我係死神,專門審判自殺嘅人(2)

1001 回覆
402 Like 6 Dislike
2017-05-14 23:19:02
留名
2017-05-14 23:40:41
留名
2017-05-14 23:47:47
今日無啦?


有 不過要夜啲 因為母親節

慶祝到咁夜
2017-05-14 23:57:47
今日無啦?


有 不過要夜啲 因為母親節

慶祝到咁夜

我覺得會同琴晚一樣到三點先有我都係訓教算
2017-05-15 00:02:48
喂 死神可以讀下阿宏個心知佢下一球點打喔
2017-05-15 00:29:28
墨巴個firend加油
2017-05-15 00:37:38
喺脫離到阿敏捕捉我食午餐個陣,我喺學校外面周圍行,行行下,就遇到有個女仔拎住粒水晶一直行一直望完全唔睇路,最後仲直接撞到我。


我低頭望住佢‧‧‧‧‧‧


佢咪係‧‧‧阿敏補習班嘅朋友,神婆?


「‧‧‧」佢皮膚雖然冇阿敏咁光滑,但係佢抬起頭時,有住一副任何人都覺得精靈嘅五觀。


「唔‧‧‧唔好意思!」佢呆咗幾秒後繼續緊抱住水晶球,不斷向我躬身道歉。


「唔緊要。」我答。


「喔‧‧‧原來你喺到。」阿敏抱住手悠悠閒閒咁行過嚟,直到見到神婆後先變番正常嘅神態:「咦‧‧‧神婆!?」


「Hi!阿敏!」神婆佢立即打招呼。


「咁啱嘅,去邊啊?」阿敏問。


「我‧‧‧我搵人‧‧‧」神婆立即收番水晶喺身後。

「搵咩‧‧‧?」阿敏再問。


「‧‧‧唔」神婆沉沉呻呻咁答:「冇嘢啦,我要返屋企先!下次見!」


講完,佢就一枝箭咁走咗去。
2017-05-15 00:40:35
哇 係文啊可以安心訓
2017-05-15 00:41:35
岩岩f5就有文
2017-05-15 00:41:52
岩岩f5就有文

I know that feel
2017-05-15 00:47:16
神婆係杞小松?
2017-05-15 00:52:01
所以交戰過幾百球後,我都已經追返分數,依家二比二。在場圍觀嘅人越嚟越多,包括個一嗰‧‧‧‧‧‧即將自殺嘅人

墨巴又係成日將呢兩個字調轉左 不過我信你係墨巴朋友架真係
2017-05-15 00:56:27
「神婆成日都神神經經質咁嘅‧‧‧‧‧‧」阿敏冇當一回事,好快就面向返我:「死神,行囉。」


「去邊。」我跟住喺佢身後。


「去跟下個嗰就快自殺嘅人。」阿敏說。


阿敏話坐未見過坐輪椅嘅人,因為讀得呢間學校都係健全,咁證明對方應該係趁開訪日嚟來睇下。


我哋一直跟喺佢身後,發現學校好多人,包括老師或者同學都好熱心幫個位殘疾人士,都對佢關懷備至。又問需唔需要飲嘢食嘢、又問需唔需要幫佢推輪椅或者幫佢領路。


「咁多人關心佢‧‧‧我都埋唔到身。」阿敏喺一旁苦笑咁講。


「真係關心?」我反問一句。


「‧‧‧」阿敏望住我,再望番個位殘疾人士:「不過佢好似都唔領情咁嘅‧‧‧‧‧‧」
2017-05-15 00:58:26
加速加速
2017-05-15 00:58:58
「我反而有啲好奇,敢問依位巫婆大師何方神聖?」盧頌晴問。

巫婆聽到盧頌晴這麼說後,露出了一雙滑手揭開了面罩,隨即露出一位可人兒的少艾……

「嘿嘿……」她露出了一把少女的奸笑聲。

精靈細緻的五觀與杏仁般的雙眼……莫非就是七大女童軍的杞小松?

source: 墨說《虔誠者》
match
2017-05-15 00:59:42
今日無啦?


有 不過要夜啲 因為母親節


母親節快樂
2017-05-15 01:00:13
「我反而有啲好奇,敢問依位巫婆大師何方神聖?」盧頌晴問。

巫婆聽到盧頌晴這麼說後,露出了一雙滑手揭開了面罩,隨即露出一位可人兒的少艾……

「嘿嘿……」她露出了一把少女的奸笑聲。

精靈細緻的五觀與杏仁般的雙眼……莫非就是七大女童軍的杞小松?

source: 墨說《虔誠者》
match


no 不是 性格跟對方相似  
2017-05-15 01:00:47
「我反而有啲好奇,敢問依位巫婆大師何方神聖?」盧頌晴問。

巫婆聽到盧頌晴這麼說後,露出了一雙滑手揭開了面罩,隨即露出一位可人兒的少艾……

「嘿嘿……」她露出了一把少女的奸笑聲。

精靈細緻的五觀與杏仁般的雙眼……莫非就是七大女童軍的杞小松?

source: 墨說《虔誠者》
match


no 不是 性格跟對方相似  


依點真係要澄清,因為這是墨巴的角色


兩個不同的
2017-05-15 01:05:10
今日無啦?


有 不過要夜啲 因為母親節


母親節快樂

母親節快樂
2017-05-15 01:07:51
2017-05-15 01:11:54
墨巴個fd 你好
新讀者留名
2017-05-15 01:13:16
幸福兒個fd子墨巴
2017-05-15 01:24:34
上年墨說個facebook有寫:
【女童軍系列】

《離魂記》──序

我願化作一縷孤魂,飄盪於黑暗中,淪為一陣迷離的輕煙,籠罩著你無人知曉的傷痕與哀愁‧‧‧

我願化作一顆古松,永恆而靜止的凝望著如朝霞般絢爛而情深的你,任由時間的風霜將我化為塵土,只為換你一次無悔的愛戀。

我願化為岩石,堅定不移的守護著如花朵般內弱的你,觀視住你的喜悅和快樂。

「我‧‧‧係死神。」一片幻光之後,眼前站住的是個穿住純黑西裝的男人,雙眸之中就好像隱藏住千絲萬縷的情感。
「我已經‧‧‧」她望一望已化為虛無縹緲的自己,靈魂如煙現形:「終於都‧‧‧‧‧‧」
「要離開,跟我嚟。」死神伸出一隻彷彿快要消失的手。
「你‧‧‧」
「喺你死之前‧‧‧我已經逆天救你好多次‧‧‧‧‧‧」死神合上雙眼,焦急的皺一皺眉:「捉住我隻手,帶你離開。」

個情節真係一樣
2017-05-15 01:25:23
「因為佢承受緊,你最憎嘅嘢。」我淡淡地說。


阿敏又望一望我,之後反而更加深入咁望住坐輪椅嘅殘疾人士。


個位殘疾人士好快參觀完依間學校就離開,佢望住啲學生可以打鬥一片時嘅眼神,係充滿渴望帶有包含住苦澀。


阿敏一直跟一直跟,就好似從前咁,跟住喺啲自殺者背後。我唔明白當年救佢嘅男仔到底影響佢有幾大?可以軀使佢咁做。


或者有啲事情,要就快到死個刻,先至會明白。


個嗰坐輪椅嘅人去經過食店會望一望,不過都唔會入去食飯。


佢唔搭地鐵同巴士,反而揀單車徑嚟控制架輪椅行。


「哎吔小心啲啊仔!小心俾車撞啊!」單車徑路上一位年輕嘅阿媽拉住個幾十歲仔,因為個位坐輪椅嘅人兄咁啱經過佢哋隔離。


「媽咪,我都想要部啊‧‧‧」個仔望住坐輪椅個嗰人。


「傻仔!個啲俾跛嘅用嫁,吐口水再講過!」


「‧‧‧」


「喂,細路,飲番啲口水。」阿敏上前叫住個位細路,之後望向佢阿媽:「跛嘅好失禮你咩?無啦啦做要講人姐‧‧‧」


「你‧‧‧你痴線架‧‧‧」個阿媽有啲驚咁望住阿敏。

「你仲痴線,無啦啦個位先生就俾你咁講一次。」阿敏繼續講。


坐輪椅個嗰人似乎都留意到,就停咗架輪椅車,講:「小姐‧‧‧唔該你,太太唔好意思‧‧‧」之後,就繼續開動輪椅獨自上路。


阿敏呆一呆,就跟上前:「佢哋呢種人諗到咩就講咩,你唔洗太放喺心喎。」


「唔緊要‧‧‧好少事姐。」佢就好似習慣咗一樣。
2017-05-15 01:34:29
「係呢,你去邊啊?我咁啱又係依條路返屋企。」阿敏嘅嫣然一笑好少男人可以免疫,呢個人除外。


「我都係,返屋企。」佢答。


「做咩唔答地鐵巴士?方便啲喎。」


「廢事煩到人‧‧‧。」


喺佢講出依句嘅同時,阿敏心領神會咗一下,好似明白咗啲咩嘢,就即刻向前奔跑,再次返嚟個陣已經買咗一個漢堡包返嚟。


「食唔食啊?」阿敏撥一撥因為跑步搞到濕熱嘅頭髮,將個漢堡包俾輪椅人。


「‧‧‧」輪椅人不明所以。


「其實呢‧‧‧由你喺學校開始我就見到你好似有啲餓,不過唔敢叫嘢食‧‧‧‧‧‧‧‧所以我自把自為咁跑咗去前面買個包俾你,你唔會厭棄嘛?」阿敏純真嘅笑容,可能感染到對方。


令到佢,真係收下咗個漢堡包。


「多謝你‧‧‧」

因為運動而臉紅紅嘅阿敏點頭:「唔洗。」而佢肺部都喘得幾勁,不過冇喘出聲咁解。


喺路上,輪椅人同阿敏就一同而行,好似無言中嘅一種共識。


「係呢,未知你叫咩名?」阿敏低頭望住佢。

「‧‧‧詹士。」

「哈‧‧‧咁型嘅,叫我阿敏啊。」佢輕輕拍一拍詹士膊頭。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