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死神,專門審判自殺嘅人(2)

1001 回覆
402 Like 6 Dislike
2017-05-14 02:44:49
夜啲出... 真係咁夜既
2017-05-14 02:47:33
夜啲出,夜到凌晨三點都未有
呢點同墨巴好似
果然係黑巴既朋友
2017-05-14 02:47:55
2017-05-14 02:50:03
我信樓主唔係墨巴本人












係呢,墨巴個fd,你覺得墨巴啲故仔點呀?可唔可以比下評語



nice
2017-05-14 02:50:30
留名
2017-05-14 02:52:47
我信樓主唔係墨巴本人












係呢,墨巴個fd,你覺得墨巴啲故仔點呀?可唔可以比下評語



nice

有文未
想睇埋先瞓
2017-05-14 03:08:38
「波都唔識打先生,繼續讓俾你發球。」阿宏對住我微笑,再次拋個羽毛球俾我。


我定一定神,拋起羽毛球就揮打向對面。


阿宏亦都上前輕易揮打返羽毛球向我個邊,我揮拍還擊,久而久之我哋雙方步伐開始變大,移動速度亦都變快。


估唔到‧‧‧幾有挑戰。


一直打落去,阿宏臉色就由輕鬆漸變緊張,在場嘅人都睇得出佢正喺到同我苦戰。


或者人類唯一可以贏到死神嘅事情,就係由佢哋制定落嚟嘅比賽。



直到交戰三十多球後,我搵到破綻位置後立即揮打過去,阿宏卻突然雙眼一銳,以狂快嘅步姿衝向前方跳起使出殺球!


「二比零‧‧‧!」身為評判嘅老師都因為佢依一記而吃驚‧‧‧‧‧‧


因為剛才阿宏喺短短幾秒反應完後,就立即上前去迎擋我本來嘅一擊,完全係強行推郁自己隻腳去反應,一瞬間發力搞到強行拉傷咗,亦正正因為咁,佢撳住隻腳好似有啲痛咁。


「‧‧‧阿仔?」阿宏父親見自己個仔神色唔對路。


「老豆‧‧‧‧‧‧唔洗阻止我。」阿宏咬牙切齒,望住我。
2017-05-14 03:10:15
臨訓有文
2017-05-14 03:11:40
好啦,我可以去瞓喇
2017-05-14 03:13:44
支持下墨巴
你啲故真係個個高質
2017-05-14 03:14:07
好正啊
2017-05-14 03:18:47
終於出 可以瞓 巴打辛苦啦
2017-05-14 03:19:29
post 2 留名
2017-05-14 03:21:14
打佢老母
2017-05-14 03:26:52
今次佢老豆又要點
2017-05-14 03:28:30
lm
2017-05-14 03:30:19
「但係隻腳好似好痛咁喎‧‧‧‧‧‧」佢地中海嘅老豆再問。


「連自己最愛嘅嘢都受到挑戰,仲算咩英雄好漢‧‧‧!」阿宏對佢老豆講出一句。


「‧‧‧‧‧‧講得好!」佢老豆好似受到自己個仔鼓勵咁。


「咁我開始認真。」我執起地上個羽毛球,轉頭望住阿宏。


阿宏不是味兒咁盯咗我一眼。


比賽又再開始,只要我再輸多一球就玩完。


之後嘅交戰當中,我都明顯佔上風,因為佢隻腳似乎已經唔似一開始快捷,而且有啲疲態,而我嘅體力係無窮無盡。


所以交戰過幾百球後,我都已經追返分數,依家二比二。在場圍觀嘅人越嚟越多,包括個一嗰‧‧‧‧‧‧即將自殺嘅人

「最後一球。」我起球,將羽毛球打過去。

阿宏立即上前還擊,我只係有啲唔明‧‧‧‧‧‧


點解佢要死撐?


明明外場人都睇得出,佢隻腳已經因為剛才接我個球而受咗傷,不過到依一刻都不斷發力,到底係咪搵自己笨。


羽毛球嘅交戰過程中,我搵唔出答案。


「啊!」阿宏終於辛苦都怪叫咗一聲嚟喘氣。


「咁努力,為乜。」我上前使出殺球,跳起一刻以居高臨下姿態凝視住低下嘅佢:「你贏咗都唔得到任何嘢。」


「呀!!」阿宏又怪叫一聲,上前雙腳彎曲,擋住我一球!打返過去!


亦都因為咁,佢隻左腳即刻抽搐,佢痛楚嘅表情在場所有人有眼得見。


人類,真係奇怪嘅生物。


你哋就係咁永不言敗?如果係咁,點解仲要自殺。


因為絕望到‧‧‧覺得自己反擊嘅力氣都冇?


最後,我將羽毛球打向一個相較比阿宏遠嘅位置,原本諗住抽筋嘅佢已經跑唔到個嗰位‧‧‧點不知,佢竟然單腳一跳一跳咁過去,再一個飛撲、伸手揮拍!成功將羽毛球打返過嚟‧‧‧‧‧‧


望到依一幕,我愣咗一秒。


然後‧‧‧


我選擇咗垂低隻手。



而羽毛球就係咁,喺我身邊擦身而過落到場上,得分。



「三比二!宏同學贏!」老師宣佈。


「哈‧‧‧哈‧‧‧‧‧‧哈哈哈!我贏咗啊!贏咗呀!」仆喺地上嘅阿宏好開心咁大叫。


現場亦傳嚟一片短暫嘅拍手歡呼聲。


「哈,死神‧‧‧輸咗喎。」阿敏深深咁望住我、凝視住我。




「係啊。」我默默揚起嘴角:「輸咗。」
2017-05-14 03:42:05
比人讓得咁明顯有咩值得高興
2017-05-14 03:42:13
「啍,真係弱~~」阿敏刻意斜視住我,不過嘴角帶有淺澀嘅笑意。


「你要接觸嘅人,已經到咗。」我雙手插返入袋。


「‧‧‧邊到?」


「坐輪椅,啱啱一直睇我哋比賽。」我望住禮堂遠處,一個坐住輪椅嘅男仔。


「佢‧‧‧有殘疾‧‧‧」阿敏望住佢。


「唔。」



「哈佬。」阿敏主動行過去。


個嗰男仔相貌一般,但五觀尚算端正,只不過係雙腳殘疾。


出奇地,以往殘疾嘅自殺者往往比健全者少,今日終於可以睇下殘疾嘅人點自殺?


「‧‧‧Hi。」個男仔同佢打聲招呼。


「我係呢家學校嘅學生啊,你係咪想參觀?」阿敏問。


「嗯‧‧‧不過我自己周圍睇下就得‧‧‧唔洗麻煩你‧‧‧唔該。」個男仔回答時唔會望返人哋視線。


「唔緊要。」


個男仔離開禮堂之前,偷偷抬頭望咗阿敏一眼,就開住輪椅車離開‧‧‧‧‧‧
2017-05-14 03:42:22
比人讓得咁明顯有咩值得高興

我指阿宏
2017-05-14 03:43:15

好好睇
2017-05-14 03:43:29
yeahhhh lived
2017-05-14 03:46:13
,真係弱~~」阿敏刻意斜視住我,不過嘴角帶有淺澀嘅笑意。


「你要接觸嘅人,已經到咗。」我雙手插返入袋。


「‧‧‧邊到?」


「坐輪椅,啱啱一直睇我哋比賽。」我望住禮堂遠處,一個坐住輪椅嘅男仔。


「佢‧‧‧有殘疾‧‧‧」阿敏望住佢。


「唔。」



「哈佬。」阿敏主動行過去。


個嗰男仔相貌一般,但五觀尚算端正,只不過係雙腳殘疾。


出奇地,以往殘疾嘅自殺者往往比健全者少,今日終於可以睇下殘疾嘅人點自殺?


「‧‧‧Hi。」個男仔同佢打聲招呼。


「我係呢家學校嘅學生啊,你係咪想參觀?」阿敏問。


「嗯‧‧‧不過我自己周圍睇下就得‧‧‧唔洗麻煩你‧‧‧唔該。」個男仔回答時唔會望返人哋視線。


「唔緊要。」


個男仔離開禮堂之前,偷偷抬頭望咗阿敏一眼,就開住輪椅車離開‧‧‧‧‧‧

墨巴專用既啍字,好有親切感
2017-05-14 03:52:44
Live
2017-05-14 04:21:35
Lm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