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死神,專門審判自殺嘅人(2)

1001 回覆
402 Like 6 Dislike
2017-05-20 02:10:24
最近好似少文左



最近搞緊14天啲野,不過依個故都到一半嫁啦
2017-05-20 02:58:29
「你講咩啊‧‧‧」詹士雙眼越嚟越紅,我就好似觸犯咗佢心中嘅底線一樣。


「你夢想唔係想自由行走?」我反問。


「你‧‧‧」詹士又縮向後:「呃人‧‧‧‧‧‧」


「真係呃人?」我對佢腳趾,施咗少少魔法。


「‧‧‧點‧‧‧‧‧‧點解嫁!!」詹士用力揭開張被,發現自己十隻腳趾可以郁得番。


「死神,從來唔會呃人。」我嚴峻地說。


「你‧‧‧你到底想點啊‧‧‧」


「帶你走番正確嘅道路,應走嘅路。」


「‧‧‧」


「一句,接受定拒絕?」我望望手錶:「我時間寶貴。」



「我‧‧‧我‧‧‧」詹士望一望自己雙腳,又再望向放喺床邊,抱住嚟訓嘅木結他:「我可唔可以唔揀‧‧‧‧‧‧可唔可以唔揀‧‧‧我都唔知啊‧‧‧!」

「咁就俾你完全感受一下。」我手指啪一聲,詹士雙腳就完全康復。


原本殘廢嘅一雙腿,突然注滿電力一樣能夠運作。
2017-05-20 03:06:52
魔鬼
2017-05-20 03:09:01
...
2017-05-20 03:10:06
2017-05-20 03:11:14
詹士一感覺到自己雙腿能夠移動,眼淚就流得更勁,似乎係因為終於感受到雙腿嘅感覺,每一下神經嘅接觸‧‧‧都係幾咁奇妙。而依種感覺,亦徹底沖暈咗佢頭腦,令到詹士一邊手震一邊簽下「魔鬼合約」。



個一刻,佢同自殺嘅人一樣。


並無諗到咁多,或者咁長遠。


因為個一刻帶俾佢嘅感覺,係如此深厚。



「我會遵守合約內容,今晚你性命就會係原定時間結束。」我離開之前,拋低一句俾詹士:「好好享受,真正嘅人生。」


殘廢就冇真正嘅人生?唔係,只不過佢哋嘅人生有一半都係捱緊苦,真係享受又有幾多?平日總係充滿正能量,叫人珍惜一切嘅殘疾人士,喺眾人後面又真係咁勵志?定只係自欺欺人。


所以佢哋憎恨世界嘅一切,都係正常。


於我而言。


詹士擁有番一雙腳可以行動後,第一件事就係落床一步一步試行路,越成功跨出一步佢就越開心,到最後仲激動到流淚。


以隱形狀態喺一邊觀視住嘅我,就默默咁望佢一日。
2017-05-20 03:13:48
啊敏係咪會黎阻止
2017-05-20 03:23:36
詹士發現自己真係行到路個刻,坐咗喺地下掩頭流淚咗好耐,平伏咗心情之後似乎有好多嘢想做,因為腳步有啲猶豫不定。


最後,佢選擇咗見一個人──阿敏。


「我要即刻搵佢‧‧‧」詹士打開手機,即刻打俾佢:「阿‧‧‧阿敏‧‧‧‧‧‧」


「詹士?」阿敏另一邊問。


「我行到路啊‧‧‧」


「唔?」


「我隻腳行到路啊!!」


「吓‧‧‧?詹士‧‧‧‧‧‧你認真?」


「真架真架!」詹士難忍激動:「一‧‧‧一係咁!我哋約咗本來星期一見,我哋今日就見啦!」


「我同屋企人拜山‧‧‧可能要遲啲,你等到?」


「得‧‧‧得!」


「好啦,再電聯。」阿敏笑答。

兩人,就咁收線。


「係‧‧‧」詹士全身開心到抖震,左望右望,拎起咗枝結他:「我應該喺佢面前彈首歌佢聽‧‧‧?不過‧‧‧不過又只係得一日‧‧‧‧‧‧」


‧‧‧


「死‧‧‧死神!!」詹士突然對住空氣跪地求饒:「我願意用十世之後嘅靈魂換今世可以做個健全又長命嘅人啊!求你呀!!」


當然,我冇理佢。


詹士跪求一陣之後似乎已經覺得好浪費時間,佢決定拎起結他,先走出街外。
2017-05-20 03:25:38
詹士發現自己真係行到路個刻,坐咗喺地下掩頭流淚咗好耐,平伏咗心情之後似乎有好多嘢想做,因為腳步有啲猶豫不定。


最後,佢選擇咗見一個人──阿敏。


「我要即刻搵佢‧‧‧」詹士打開手機,即刻打俾佢:「阿‧‧‧阿敏‧‧‧‧‧‧」


「詹士?」阿敏另一邊問。


「我行到路啊‧‧‧」


「唔?」


「我隻腳行到路啊!!」


「吓‧‧‧?詹士‧‧‧‧‧‧你認真?」


「真架真架!」詹士難忍激動:「一‧‧‧一係咁!我哋約咗本來星期一見,我哋今日就見啦!」


「我同屋企人拜山‧‧‧可能要遲啲,你等到?」


「得‧‧‧得!」


「好啦,再電聯。」阿敏笑答。

兩人,就咁收線。


「係‧‧‧」詹士全身開心到抖震,左望右望,拎起咗枝結他:「我應該喺佢面前彈首歌佢聽‧‧‧?不過‧‧‧不過又只係得一日‧‧‧‧‧‧」


‧‧‧


「死‧‧‧死神!!」詹士突然對住空氣跪地求饒:「我願意用十世之後嘅靈魂換今世可以做個健全又長命嘅人啊!求你呀!!」


當然,我冇理佢。


詹士跪求一陣之後似乎已經覺得好浪費時間,佢決定拎起結他,先走出街外。

2017-05-20 03:52:43
詹士發現自己真係行到路個刻,坐咗喺地下掩頭流淚咗好耐,平伏咗心情之後似乎有好多嘢想做,因為腳步有啲猶豫不定。


最後,佢選擇咗見一個人──阿敏。


「我要即刻搵佢‧‧‧」詹士打開手機,即刻打俾佢:「阿‧‧‧阿敏‧‧‧‧‧‧」


「詹士?」阿敏另一邊問。


「我行到路啊‧‧‧」


「唔?」


「我隻腳行到路啊!!」


「吓‧‧‧?詹士‧‧‧‧‧‧你認真?」


「真架真架!」詹士難忍激動:「一‧‧‧一係咁!我哋約咗本來星期一見,我哋今日就見啦!」


「我同屋企人拜山‧‧‧可能要遲啲,你等到?」


「得‧‧‧得!」


「好啦,再電聯。」阿敏笑答。

兩人,就咁收線。


「係‧‧‧」詹士全身開心到抖震,左望右望,拎起咗枝結他:「我應該喺佢面前彈首歌佢聽‧‧‧?不過‧‧‧不過又只係得一日‧‧‧‧‧‧」


‧‧‧


「死‧‧‧死神!!」詹士突然對住空氣跪地求饒:「我願意用十世之後嘅靈魂換今世可以做個健全又長命嘅人啊!求你呀!!」


當然,我冇理佢。


詹士跪求一陣之後似乎已經覺得好浪費時間,佢決定拎起結他,先走出街外。


2017-05-20 04:15:24
「啪」我瞬間轉移到阿敏個一邊,發現佢正行緊上一座山廟嘅百層梯,最上之處有一個個墓碑。


「呼‧‧‧」佢望住長長嘅石梯:「咁長嘅。」


「阿敏,難你唔到啊?哈哈哈。」佢老豆拍一拍佢膊頭。


「你兩個唔好再玩,準備要見阿爸同阿媽。」阿敏母親任何時候都幾認真下。



依到‧‧‧


就係所謂嘅墳場?



阿敏佢哋一家去到一個墓碑前,放低咗鮮花,講一啲嘢交代下就完結。我行過去,望住冰冷嘅墓碑,裡面根本就無任何人或者靈魂存在。


換言之,就算佢哋喺到講乜,都只係同空氣講。


「死神?今朝唔見你嘅‧‧‧」清風輕拂住阿敏嘅頭髮,佢望到啱啱出現嘅我。


「依到,就係你哋同亡魂溝通嘅聖地?」我望住墓碑。
2017-05-20 04:29:52
Live
2017-05-20 04:30:04
2017-05-20 04:55:39
Live
2017-05-20 05:04:13
2017-05-20 05:22:30
咁夜都唔訓
2017-05-20 05:34:41
Live
2017-05-20 06:35:02
Live
2017-05-20 07:10:36
Live
2017-05-20 10:32:12
唔 好死呀
2017-05-20 10:33:03
2017-05-20 10:36:10
live
2017-05-20 11:28:31
死神
2017-05-20 12:13:09
阿敏一定會好失望
2017-05-20 12:47:52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