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冒險][戰略]係異世界打輸仗做逃兵,點知比個靚女係城牆截停左。

1001 回覆
117 Like 5 Dislike
2017-01-14 01:36:10
上季d字用哂去解釋d乜解釋d物咁
搞到太多字
今季冇用太多字數去解釋每一樣野
比讀者用下腦都唔錯

竟然,我本來怕今季一開始太多設定要解釋搞到好冗長。

多多都唔夠皮
就算同篇幅 比起上一季既訊息量都大好多
上季有時睇完好似無睇過野咁
希望幾條線都兼顧得到啦
2017-01-14 03:05:41
嚟料
2017-01-14 03:19:00
「神神子。。。怎麼了?」松美已經察覺到神神子神色有異。

「無法辨識問題:‘怎麼了’。」40個神神子同時平然淡色回答,聲音
就像播放器一樣整齊,令濕凍的地牢更添詭異。

「你可以收起分身嗎?」尼菲特額角冒汗問。

「拒絕。」神神子斬釘截鐵,鏗鏘有力說,跟剛才死氣沉沉的回答截
然不同。

「你瘋了嗎?!你要我們如何向安多莉亞交代阿?!」六口彌生受夠
複雜的心理戰,直斥其非。

「你瘋了嗎。你如何向我交代阿。」40名神神子機械式重覆六口彌
生的句子,卻換了數個關鍵字。

「向你交代?別像小孩子一樣鬥嘴,回答我的問題阿!」六口彌生情
不自禁握著拳套說。

地牢一閃,上方出現多面星型鏡盾,全數對準六口彌生。

「別像小孩子一樣鬥嘴,回答你的問題。」神神子重覆,鏡盾就是她
的答案。

「神神子。。。你身體不適。。。嗎?」真子如履薄冰問。

「。。。。。。。。。。這裡。」40名銀髮神神子突然從中分開,
一起指著後方神神子的金髮本尊———她垂下頭,按著自己的胸口。

「這裡。。。。。。很痛。」神神子陌生地看著自己胸脯說。

「你怎麼不跟我說阿?」松美急忙說。

「只要停止‘思考’由‘邏輯’主導行為,‘這裡’便沒有痛楚。‘這裡’到底是
哪’,我並不清楚。我無法找出‘痛楚源頭’,更準確的說法為:生理狀
態跟神經報告不吻合。總結:出現‘不確定因素’。」神神子開始變回機
械式的回答。

「是否你的程式有Bug了?要找工程師維修一下嗎?」六口彌生決定
不再追問‘燒森林’及‘處死盟友’的原因,轉為理性發問,希望先解決神
神子的‘異常狀態’。

「程式。。。Bug。。。維修。。。」40個銀髮神神子像人偶般慢
慢扭動頭部盯著六口彌生,上方星形鏡盾微微顫抖。

「神神子,冷靜!」尼菲特踏前一步,強行進入神神子的‘心理安全
區’。

然而,她成功得到神神子的注意。

「白箭術!」地牢被強光吞噬!

澎~~~~~~~~!!!!!!!!!!!!

近百支光炮轟擊四人,地牢灰塵滾滾。

尼菲特的藍光球被動魔法護盾擋下神神子的攻擊。

「你。。。為甚麼。。。」尼菲特大驚,神神子雖然沒有痛下殺手
———但她已經披上黑斗篷。

「神神子!清醒一點!我下線跟你聊吧!」松美驚呼。

「順道跟工程師說一下!」六口彌生拔出掌套以防萬一。

「AI,人工智能。‘模仿’及‘學習’人類行為,‘程式’以‘邏輯’決定行
為,數據處理方法為‘二進制’。。。」神神子再次自言自語。

「提問,我有壓倒性的分析力及管理能力。所以你讓我‘成為代理會
長,在你們外征時管理城邑’此定義正確嗎?」神神子突然向眾人發
問。

尼菲特及六口彌生皺眉思考,不明白神神子挑出這句的意思。

「大。。。大約。。。吧?」尼菲特聲音顫抖回答。

神神子伸出魔符右臂,百多面星盾開始閃爍黑紅光。

「提問,AI有壓倒性的分析力及管理能力。所以你讓AI‘成為代理
會長,在你們外征時管理城邑’此定義正確嗎?」神神子再次更換關鍵
字發問,地牢的氣氛開始染黑。

「不就一。。。」尼菲特正想反問神神子兩句句子本質相同,卻被六
口彌生猛力拉到身邊。

「停。」六口彌生神色凝重說。

「到底她怎麼了?」尼菲特害怕得像小貓般發抖,輕聲問。

「她只把‘AI’換成‘我’,引導我們承認把她當成‘AI’。」六口彌生嚥
下口水,說出自己的猜測。

「但她的確。。。是AI阿?」尼菲特偷偷瞄看神神子冰冷的表情。

神神子安靜地等待她們回答。

六口彌生暗使手勢讓松美靠近自己。

「她‘現實’有古怪嗎?」六口彌生跟松美耳語。

「沒有,很正常!只是她數天前問我為甚麼不主動找她聊天,我解釋
在俄服太累而已。然後她便長篇大論跟我解釋多巴胺。。。」松美大
呻冤枉。


「問?她問?她主動問?」六口彌生的眼神變得凌厲,質問。

「對。。。對阿。。很出奇嗎?」松美不忿說。

「AI發問肯定遇到‘無法辨識’的問題阿蠢材!」六口彌生咬緊牙齒壓
下怒火說。

「回答。」神神子在彼方追問。
2017-01-14 03:19:34
六口彌生及尼菲特不敢輕率回答。

「神神子,你甚麼時候感到不適阿?」真子勇敢發問。

「完成公會事務看著火爐、坐在長桌、在塔頂看風景。這裡便隱隱作
痛。」神神子再次撫摸胸脯說。

「火爐、長桌及塔頂,是公會大廳!共通點是甚麼,聯想阿蠢材!」
六口彌生咬緊嘴唇,極速思考。

「的確很無聊寂寞呢,整天都要獨力處理大理事務。明天開始我來陪
你吧~反正我在俄服毫無作用。」真子苦笑說。

六口彌生難以置信看著真子—————寂寞。

「神神子在公會大廳總是獨自一人,主動追問松美為甚麼不聯絡她。
她感到寂寞。正確,真子正確。但為甚麼她要提及AI。。。AI它
們。。。」六口彌生喃喃自語,嘗試從‘神神子’的角度了解她的想法。

「六口。。。」尼菲特突然握著六口彌生的手臂,愧臉愁眉說。

「從‘人’的角度出發。她覺得‘寂寞’,然後怪罪我們把她當成工具,沒
有理會她感受阿。。。。。」尼菲特內疚說。

。。。。。。。。

「神神子!!!!!!!!!!!!」六口彌生突然狂吼!

神神子嚇一跳,恐懼之色一閃即逝。

「回答。」神神子冷色道。

「你今天城務都完成了嗎?!怎麼有時間在這裡‘發脾氣’阿!」六口彌
生出言挑釁!

「喂六口!」尼菲特大驚。

「你幹甚麼阿?!」松美驚呼。

真子皺眉看著六口彌生,並沒有出言質問。

神神子握緊拳頭,所有分身盯著六口彌生。

「你不願意便直接拒絕阿!整天把自己想法藏起來卻把‘被忽略’的責任
推到別人身上,作為‘一個人’也太失敗了吧?!」六口彌生突擊!同時
嚇出一身冷汗。

「‘被忽略’的責任。。。作為一個‘人’。。。失敗。。。」神神子重覆
六口彌生的用字,開始‘思考’。

「對阿!不願意要拒絕、被誤會要解釋、被忽略要爭取!這是‘人與人
之間’的互動阿!其他人沒有責任也沒有能力分析你的心思,正因如此
你要好好表達‘自己的感受’知道了嗎?松美也很辛苦阿,你常常詞不達
意要她猜測你的意思,太難為她了吧?!」六口彌生突破神神子心
防,直插要害。

「人與人的互動。。。我為難松美?」神神子臉有難色說。

「對阿!你‧錯‧了。!」六口彌生微笑,指著神神子本尊說。

「到底我‘對’還是‘錯’?你的句子有語病。」神神子冷不防反將一軍。

「你。。吓?」六口彌生一頭霧水。

「六口指你‘正確理解她的說話:你一直用錯的方法跟別人‘溝通’。」
尼菲特馬上補答。

「呃。。。對。。。是這個意思。」六口彌生尷尬說著。

「。。。。。。。。」神神子沉思。

「神神子!」六口彌生大叫,踮出腳尖一小步。

神神子沒有攻擊,靜靜看著六口彌生。

「對不起,我錯。請原諒我吧。」六口彌生慢慢走到神神子眾面前誠
懇說。

「你又錯了?到底‘溝通’是甚麼一回事,跟我‘這裡’的痛楚有關嗎?」
神神子百思不得其解,頭痛欲裂。

「對阿~你錯,我又錯,‘溝通’就是這麼一回事。換角度想想,‘正
確’又如何?‘這裡’一樣會痛。」六口彌生指著自己胸脯笑說。

「‘這裡’是甚麼。。。」神神子皺眉問。

「呃。。。怎解釋,‘這裡’。。。」這問題考起六口彌生的表達能力。

心臟?不,非生理器官。

心情?不太貼切。

靈魂?好像不太相干。

「‘這裡’就是‘你’阿~」真子甜笑說。
2017-01-14 03:20:35
「‘我’?!」神神子對‘我’這字十分敏感。

「嗯!你的感受、你的想法,一切一切就在‘這裡’了。好好照顧‘自己’吧。勇敢把‘自己’表現出來,相信自己的內心阿。」真子的笑容成
為壓跨神神子神精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痛楚。。。就是。。。寂寞。」神神子低頭,‘寂寞’開始從眼睛溢
出。

「寂寞。。。很難受。。。我不喜歡。。。我不想要寂寞。。。
我。。。我想陪在大家身邊,不要獨自一人。」神神子嗚咽,40個
分身終於消失。

尼菲特罪疚感油然而生,她跟真子一起擁抱神神子。

「把你的想法都說出來吧,神神子。一直忽略你的感受,對不起。」
尼菲特咬著嘴唇道歉,不禁哭起來。

眼淚這玩意在女生間猶如病毒一樣傳染性極高,真子也開始流淚。

可惜~六口彌生有眼淚抗體,乖乖站在一旁等待。

「我想。。。我想跟松美吃Pizza、我想跟松美坐船、我想跟松美到主
題公園玩、我想跟松美看電影、我想跟松美到圖書館、我吃松美煎的
牛扒、我想跟松美去運動、我想跟松美上學、我想跟松美購物、我想
跟松美。。。。。。。」神神子嚎啕大哭,爆出一大串要求。

「Pizza、坐船,煮飯。。。你不是跟她做了嗎?我上次把你趕下線讓
你煮飯阿?!」六口彌生大感奇怪,逼問松美。

「呃。。。那個嘛。聽我解釋。。。當天呢~晚嘛,菜市埸關了,超
級市埸的價格又。。。嗚~~~」松美神色慌張,七嘴八唇說。

六口彌生一手抓著松美的嘴巴把她舉起。

「你這個渣男~~~~~~~~」六口彌生怒火中燒,把松美的嘴巴
掐歪,力度越來越狠。

「我想跟松美‘交配’。」

「。。。。。。。。。。。。。。。。。」

尼菲特及真子全身觸電,同時放開神神子。

三女同時目瞪口呆看著松美。

「等等,我沒有對她做出奇怪的行為,也沒有灌輸奇怪的想法,是她
自己。。。。」松美馬上解釋。

「信你才怪!!!!!!!」

澎~~~~~~

六口彌生把松美單手摔到石壁上。

~~~~~~~~~~~~



「好了神神子,以後你不愉快要說明。但決不可以濫用私刑發洩在無
辜的人身上,知道嗎?我會跟安多莉亞解釋,你不用擔心。」六口彌
生說。

「私刑?我不明白。」神神子的情緒回復平靜,反問。

「燒森林我不追究。你到底殺了多少‘銀色龍紋’的會員?」六口彌生苦
惱問。

「5個。」神神子回答。

「為甚麼。。。」尼菲特聞言色變,問。

「他們。。。不懂我們的語言阿。」神神子若無其是解釋。

「說明。」六口彌生命令。

「當天NPC報告哈格古北森林的‘獸人營地’被襲,我查看北森林根本
沒有NPC營地。我反覆檢查7000次我們並沒有獸人NPC藏在
北森林同時衛兵的報告不會有誤。唯一合理解釋就是有‘隱藏村莊’存
在。我帶領獸人兵走遍北森林,最後在中央石山旁發現一個30人規
模的‘黑皮獸人村莊’。」神神子說。

「黑皮獸人?!」三女大驚。

「嗯。黑皮獸人村莊的NPC表示它們是獸人及精靈的混血種族,
在‘世界大戰’後人口急降便躲到translate error。」神神子說。

「便躲到translate error?」六口彌生怪問。

「我當下到‘幽語森林’問 蕾有關獸人跟精靈的資料。蕾表示精靈決不
會跟外送通婚。綜合所得情報,‘黑皮獸人村莊’的存在‘並不合理’。他
們很可能是。。。」神神子皺眉說。

「很可能是‘魔王’。。。。。」尼菲特沉重地接下去。

神神子點頭。

「已經到了嗎。。。。。。」六口彌生馬上感到戰況複雜了數倍。

「為免打草驚蛇。我以‘趕絕妖魔’為由把整片‘北森林’燒毀,一來可以
把‘黑皮獸人村莊’摧毀,二來避免 ‘黑皮獸人村莊’感到被針對。我認
為‘魔王’已經降臨,決定把‘潛在危機’剷除。我覆核公會名單並沒有‘外
語玩家’但我並不掌握‘銀色龍紋’的名單,所以誘騙他們到‘哈格古’提供
個人資料,發現‘外語’玩家便當埸擊殺。」神神子終於把來龍去脈解釋
清楚。

「為甚麼。。。你可以做得那麼仔細。不跟我們商討一下?」六口彌
生一邊佩服神神子的分析力,一邊埋怨她獨行獨斷。

「你們的指令是:好好保護姆大陸吧。我理解為‘確保領土完整’及‘所
有狀態不變’。‘魔王入侵’跟你們的指令有衝突,所以我決定行動。至
於為甚麼不跟你們商討。。。當時我停止了‘思考’來減低‘寂寞’的感
覺,換成純粹以‘邏輯’行動。我認為‘乎合命令’範圍內的行動我不需要
請求你們意見,抱歉。下不為例。」神神子面有難色說。

「唉~不怪你,某人要負‧全‧責‧阿!」六口彌生盯著牆邊奄奄一息的
松美說。

「呼~~~總算水落石出了。」尼菲特感嘆說。

「恐怕又要跟安多莉亞冷戰一陣子了。」六口彌生苦笑說。

「基於‘魔王降臨’這個猜測,我還處理了一件事。」神神子說。

「嗯?」六口彌生問。

「我們伺服器新的‘神台匙石’,我已經從 蕾口中探得口風了。」神神
子笑說。

「對阿!!!!神台匙石!!!!」眾人驚呼。
2017-01-14 03:25:26
結果今日係出左8000字
2017-01-14 04:34:40
神神子連發脾氣都咁屈機
2017-01-14 05:02:19
松美好廢 自己條女發脾氣
竟然等六口尼菲同真子幫佢氹掂
明明第一季係個唔要命都救多多嘅男人
又係沙漠單挑獸族巫台

點解今季咁撚廢

跪求男角發揮機會
(除雙大劍同樹巴)
2017-01-14 09:12:55
松美好廢 自己條女發脾氣
竟然等六口尼菲同真子幫佢氹掂
明明第一季係個唔要命都救多多嘅男人
又係沙漠單挑獸族巫台

點解今季咁撚廢

跪求男角發揮機會
(除雙大劍同樹巴)

其實廢青狼好勁

佢隻揪實力係安多莉亞之上,平均智力算係男角中最高果幾個。係性格怪小小
2017-01-14 09:22:38
神神子
2017-01-14 09:35:12
松美好廢 自己條女發脾氣
竟然等六口尼菲同真子幫佢氹掂
明明第一季係個唔要命都救多多嘅男人
又係沙漠單挑獸族巫台

點解今季咁撚廢

跪求男角發揮機會
(除雙大劍同樹巴)

其實廢青狼好勁

佢隻揪實力係安多莉亞之上,平均智力算係男角中最高果幾個。係性格怪小小

2017-01-14 09:54:02
松美好廢 自己條女發脾氣
竟然等六口尼菲同真子幫佢氹掂
明明第一季係個唔要命都救多多嘅男人
又係沙漠單挑獸族巫台

點解今季咁撚廢

跪求男角發揮機會
(除雙大劍同樹巴)

其實廢青狼好勁

佢隻揪實力係安多莉亞之上,平均智力算係男角中最高果幾個。係性格怪小小

要比下男角發揮下 男角打得 又有少少性格 有男人味既得廢青狼一個 其他男角全部小男人咁比六口,安安騎住
2017-01-14 10:02:38
松美好廢 自己條女發脾氣
竟然等六口尼菲同真子幫佢氹掂
明明第一季係個唔要命都救多多嘅男人
又係沙漠單挑獸族巫台

點解今季咁撚廢

跪求男角發揮機會
(除雙大劍同樹巴)

其實廢青狼好勁

佢隻揪實力係安多莉亞之上,平均智力算係男角中最高果幾個。係性格怪小小

要比下男角發揮下 男角打得 又有少少性格 有男人味既得廢青狼一個 其他男角全部小男人咁比六口,安安騎住

雙大劍 同 工程師 算係獨當一面
不過第二季深潛中
2017-01-14 10:04:27
松美好廢 自己條女發脾氣
竟然等六口尼菲同真子幫佢氹掂
明明第一季係個唔要命都救多多嘅男人
又係沙漠單挑獸族巫台

點解今季咁撚廢

跪求男角發揮機會
(除雙大劍同樹巴)

其實廢青狼好勁

佢隻揪實力係安多莉亞之上,平均智力算係男角中最高果幾個。係性格怪小小

直到佢上次講神台匙石之前我一直都覺得廢青狼低低地
2017-01-14 10:35:41
可能隔左太耐沒睇第一季👷🏻

我覺得今季講既感情戲(神神子寂莫難耐)比起上一季既感情戲(真子既on9 帕修斯既on9 神神子變人既過程例如打柑柑時妒忌羨慕恨搞到爆seed打)......

好似寫得真實左好多咁
2017-01-14 12:28:51
ON撚鳩我今朝有個衝動棄故唔打......

尋晚太攰...去完廁所急急腳番房瞓....

發現隻飛機杯洗完放左係廁所冇拎番房
2017-01-14 12:42:56
可能隔左太耐沒睇第一季👷🏻

我覺得今季講既感情戲(神神子寂莫難耐)比起上一季既感情戲(真子既on9 帕修斯既on9 神神子變人既過程例如打柑柑時妒忌羨慕恨搞到爆seed打)......

好似寫得真實左好多咁


神神子依篇就係我篇屍故整體節奏。

我唔想變得冗長,盡量將情緒既變化寫得更鮮明令節奏變快
2017-01-14 12:53:57
唉真係好柒。。。。我既世界灰左
2017-01-14 13:26:15
俄服正副會長嗰幕寫得好正
2017-01-14 13:40:00
飛機杯
2017-01-14 13:42:50
2017-01-14 13:43:38
我呀媽仲問我食唔食腸仔包,係唔係潤緊我?
2017-01-14 13:44:00
俄服正副會長嗰幕寫得好正

2017-01-14 13:47:32
2017-01-14 13:54:21
ON撚鳩我今朝有個衝動棄故唔打......

尋晚太攰...去完廁所急急腳番房瞓....

發現隻飛機杯洗完放左係廁所冇拎番房

棄左故 應該就用唔着個飛機杯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