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冒險][戰略]係異世界打輸仗做逃兵,點知比個靚女係城牆截停左。

1001 回覆
117 Like 5 Dislike
2017-01-03 21:48:26
大家好,拖足巴絲打兩個月既《一起討伐魔王吧!》第二季———

一起成為魔王吧!》終於要同大家見面喇。

第一季花左好多心思係伏筆同劇情設計,結果巴絲打好評如潮令我自信大增,全個創作過程齊都樂在其中。請受小弟一拜

正因如此,我知道第二季受到大家期待令我壓力倍增,怕比不上第一季般精彩所以創作過程甚慢。

不過過左嚟連登之後得到一批新讀者鼓勵同舊讀者既問候

第二季基本上已經有哂大綱,終於要同大家見面。

*更新速度唔會好似第一季咁一日三千字咁快 ,約一日一千左右。

廢話少講,去文。

希望大家鐘意~《一起成為魔王吧!
2017-01-03 21:51:34
第一季 既posthttps://lihkg.na.cx/thread/41632/page/1

己知職業表

一轉  二轉  三轉    四轉(隱藏)       

         血魔  - 食師    
     浪人<
         狂戰士 - 暴君    
劍士<
         禁衛軍 -守魂使    
     騎士<
         騎兵  -翼騎兵    
------------------------
         行刑官 - 判官
     神官<
         主教  - 樞機     
神職者<
         木靈  - 地靈              
     異教徙<
         修羅  - 狂熱者
------------------------

         賢者  -
     巫師<
         鏡像師 - 幻像師   
魔法師<
         馭魔師 -
     召喚使<
         靈媒  -
--------------------
         影鬼  - 夢魘 
     刺客<
         毒劑師 -
弓箭手<
         陷阱師 - 工程師  
     獵人<
         狙擊手-

————————————————————————————

徵角表:

名:
姓別:
技能:
性格:

——————————————————————————————
將會登埸的巴絲打角色:


名字:乞衣王子
SEX: 男
性格:沉厚寡言
職業:槍騎士
想入廢青狼陣營做打手

名字:西城勇
SEX: 男
性格:冷酷無情 對敵人部下心狠手辣 但對愛人從一而中 羅剎教主 終極武痴
職業:羅剎 全部技能都是體術 防禦力和血量愈低時攻擊力愈高

名:西方失敗
技:今次係用針 出神入化
特色:除左對主角隊多野講之外 一個字都唔講
性別:男

名:屍人  (得個名同技作死我咩)
技:心靈操控

將會登埸的巴絲打魔物:

深淵潛伏者

背景:相傳多年前曾經挑戰魔王既騎士團 因最後俾魔王殲滅而失去大部分既事蹟 但唯一受世人所知就係魔王垂青當時佢地想殺死自己既意志 所以復活所有既騎士團成員 收歸其下 每當有黑暗就有深淵潛伏者既存在 將所有挑戰魔王既冒險者一一消滅 也許這就是他們當年的意志吧。。。
戰鬥方式:群體既魔物 擁有極高既戰術 而且可以從影子中生出分身 分身會無限復活 但需要時間回復 係一種人越多就越難打既魔物 但只要傷害到本體 就會隨著傷害量而減少分身既數量
技能1:深淵之霧 係本體直徑10米內噴出致盲及劇毒既迷霧 同時召喚出同伴造成傷害
技能2:騎士團的輓歌 只要係同一公會內既成員戰鬥中都會受到同樣既能力減輻 所有攻擊同防禦力減半 CD增加20%
2017-01-03 21:51:58
—序—
2017-01-03 22:02:46
數千個玩家像猶如一大群沙甸魚般擠滿綠油油的大草原舉行派對。

歡呼聲及碰杯聲此起彼落。

眾人放任靈魂,在虛擬的世界裡展現自己狂野的本性。

盡管身體沾滿對方的體液,但他們毫不在意,渾然忘我投入進瘋狂
的派對。

大家互相呼叫、擁抱、親吻;噬咬、砍劈、互相轟擊、翠綠的草
原血流成河,哀鴻遍野。

兩個陣營傾巢而出,決一死戰。

左方為四族之王—弗拉米基爾的軍隊,右方為反抗軍。

戰況最激烈的前線腥風血雨,戰死的玩家變成光塵被魔法爆風捲上天際變成‘雪花’。

’雪花’隨隨降落在下方正殊死奮戰的士兵頭上,為殘忍野蠻的戰場抹上一層悲壯的美感。

戰士們身上沾滿白光點及紅鮮血,他們已經無法分辨身上的人體
組織是屬於戰友還是敵人,腦海裡只知道一個字,殺!

突然,一聲沉實雄壯的龍吟掩蓋整個戰場的喊殺聲,全場玩家被‘沉
默’半秒,無法使用技能。

蔚藍的天空出現突兀的黑紅色影子;燃燒著橙色龍焰的黑裝甲、變成
火龍頭的左手、右手一把龍牙單手劍、背後長著一對龍翼────令人
聞風喪膽、被稱為‘恐怖大帝’的四族首都之主 弗拉米基爾在天空盤
旋。

蝙蝠一樣翅膀被陽光透射出薄紅色,翼膜上的血管脈絡清晰可見。血
液正向他左手龍頭凝聚,燎牙間竄出星星火舌。

「又來了~~~快逃命吧!!!」

「剛剛他已經燒死了百多人了~~~不可能打贏的,快逃吧!!!」

反抗軍看到惡魔模樣的弗拉米基爾後心膽俱裂,士氣像沙塔一樣崩
潰,向後敗走。

軍心大亂!反抗軍本來岌岌可危的前線瞬間瓦解,王軍的重甲隊猶如
餓狼般撲進反抗軍的中心位置,大肆屠殺神職者及魔法師這類脆弱的
職業。

一發不可收拾,反軍兵敗如山倒。本來他們已經處於人數劣勢,現在
更是戰意頹喪。盡管仍有一千兵力,但他們夾著尾巴頭也不回
逃命,拋棄前線的戰友任由敵人宰殺。

空中再次響起龍吟,大氣的粒子、玩家的骨骼隨之顫動。

弗拉米基爾左手噴出一條金紅色的火柱燒向地上的嘍蟻。

「翼騎隊上阿!!!」反抗陣營的女將軍急道。

5個龍騎士二話不說拼靠成肉盾擋下火柱。

前方的藍龍馬上焦頭爛額,發出尖銳刺耳的怒吼。

原本鮮艷潤澤的龍鱗被高溫燒成灰白色,像薯片一樣脆弱。

「哇阿~~~~~~~~~」藍龍騎士變成火流星拉著黑煙尾巴從天
空墜落,地上的玩家紛紛停下戰鬥,抬頭呆望這場不同層次的戰鬥。

四名龍騎士口吐烈焰、張牙舞爪圍攻弗拉米基爾。

弗拉米基爾身法遠比笨重的飛龍輕巧,他在飛龍四肢間游走,看準一
條綠龍拍翼的動作,嗖一聲從綠龍的腋下竄出重圍,順勢用龍牙劍在
綠龍翼下劃一刀。綠龍痛得縮起翅膀,無法拍翼維持高度,慢慢滑翔
下降,只剩下三條飛龍追趕他。

弗拉米基爾急速拍翼拉開跟龍群的距離,猛然回首,伸出左龍頭準備
噴火。

「使用‘碎顱彈’,瞄準!!!」金髮女狙擊手舉起來複槍瞄準空中的龍
翼惡魔。

鏘鏘鏘鏘鏘~~~數十下上膛聲,三十多個狙擊手把準星放在惡魔身
上。

「開火!!!!!!!!」

澎~~~~~~~~~~~!

數十顆發熱的金子彈劃破長空射向弗拉米基爾。

他聞聲立即摺起龍翼急降廿米,金子彈盡數在他頭上飛過,只有數顆
打穿他的翼膜,沒有造成傷害。

熊~~~~~~~~~

空中噴出一條大火柱,又一條飛龍渾身著火被逼降落。

「他太快了!打了三百多發子彈也沒有命中過。我的‘武器’必須要一擊
必殺,不然他會發現我的存在立即撲向我,你還有更多龍騎士嗎?!
再不截停他的話。。。」金髮狙擊手急忙說。

「米諾娃,之後的事情交給你。不要射偏了。。。」女將軍苦笑說,
一邊動手脫下自己深藍色的高貴絨毛披風,露出鑲滿寶石的秘銀重
甲,深褐色長髮在空中搖曳。

「安契諾娃?!」狙擊手米諾娃大吃一驚。

「你說要截停他!沒有其他方法了!」安契諾娃看著最後兩名龍騎士
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抵抗惡魔,而自己的軍隊已經軍心大亂,向後敗
退。她必須馬上行動,速戰速決。

「但失去你後誰帶領我們阿?!我們已經沒有復活用的‘護心石’了!」
米諾娃用力抓緊安契諾娃的寶石聖甲焦急說。

「你要背肩起這個責任!這是推翻弗拉米基爾千載難逢的機會,失敗的話前功盡廢,所有人也會臣服於他膝下。做好覺悟,米諾娃!你的‘武器’就是為了這一刻而存在。盡管只是遊戲世界,我們的民族不再需要獨裁者,我們都是為了自由而戰阿!」安契諾娃激昂怒吼,身邊的守衛立即安靜下來。

「等。。。!」米諾娃聞言心知不妙,馬上拿起地上蓋著黑布的‘長武器’。

「雙生靈魂!!!」安契諾娃變成一團粉藍光芒消失。
2017-01-03 22:04:51
未睇先推+正評
2017-01-03 22:04:55
新讀者劉明正跟進
btw得閒加我呢個新角

名: 飛鳥
姓別:男
技能:任何物品都可作為武器戰鬥的能力
性格:自稱路過的魔法師,實際上劍技係媲美血魔級的劍士,因性格同外表都較為女性關係經常被誤會係女性
2017-01-03 22:05:02
紅龍一口咬向弗拉米基爾被巧妙躲開,他右手的龍牙劍從下而上劏開
紅龍的頸甲,空中撒下一波龍血雨。

他伸出左手正想燒死最後兩名龍騎士時突然腰間一緊─────安契諾
娃突然從後熊抱著他。

龍騎士看到自己的將軍出現在空中大感震驚,不敢後退。

「安契諾娃。。。你臉皮真厚阿。使用‘守魂使’的技能出現在我面前,
你這個叛徒。」惡魔回頭,金色的龍目斜眼看著背後的安契諾娃。

「弗拉米基爾。。。我一直不解除跟你的‘魂之契約’就是等這一刻。你
的霸業將要結束,我們不會再受你控制了!」安契諾娃雙手像鐵銬般
鉗著弗拉米基爾下腰。黑甲被勒進肌肉,隱隱作痛。

「哼哼~這就是你忠誠的表現嗎?前副會長。」弗拉米基爾完全不把
背後的‘守魂使’放在眼內,鼻孔噴出熾熱的氣息譏笑。

「快包圍他!」盡管安契諾娃牢牢抱著弗拉米基爾,但他強壯的龍翼
依然可以勉強拍動。兩龍騎士火速飛向二人,用龍爪把二人抓緊。

「獄焰真皮!」弗拉米基爾大吼一聲,黑甲冒出紫紅色的高溫烈焰,
安契諾娃及兩條飛龍血量暴瀉。

「嗚阿~~~~~~~~~~~!!!!!!」

「系統提示:裝備 彩鑽秘銀甲 耐久度0%,請維修。」

安契諾娃正以肉身攬著熾熱新星太陽,寶石甲被高溫燒溶黏在她

的皮膚上。

安契諾娃痛得喊不出話,肌肉條件反射顫動,大腦告訴她快放開弗拉
米基但被她強大的意志力壓倒,雙臂勒得更用力。

「安契諾娃大人,紅龍快支撐不住了!。」龍騎士看到自己的座騎身
負重傷,慌寸大亂。

「如此接近的距離無法有效輸出阿!」另一名龍騎士在上方叫喊。

「為了其他人的未來,犧牲是必要的。。。」安契諾娃神色黯然說,
龍騎士面面相覷,難道。。。

「命運逆轉!」安契諾娃大吼一聲,一條淡藍光線連接著她跟弗拉米
基爾的身體────守魂使的技能,把守魂使承受的傷害部份轉移到‘契
約者’身上。

「婊。。。婊子,難道你?!」弗拉米基爾膽怯起來。

他想不到安契諾娃膽敢接近自己,更想不對手似乎做好玉石俱焚的覺
悟。

「受死吧!弗拉米基爾,連同你泯滅人性的帝國消失吧!哈哈哈哈哈
哈!」安契諾娃猙獰大笑,瞳孔擴張形成黑洞吞噬弗拉米基爾的靈
魂。

「系統警告:已被鎖定 倒數5秒。」

「系統警告:已被鎖定 倒數4秒。」

「系統警告:已被鎖定 倒數3秒。」

弗拉米基爾眼前浮現一個小視窗不斷倒數,赫見高空有一部手掌大的
遙控偵察機正用紅光瞄準自己胸膛。他的注意力一直及安契諾娃及龍
騎士吸引,沒有留意小偵察機稍稍飛到自己頭上。

弗拉米基爾猛力拍打背翼,安契諾娃及兩條飛龍把他勒得更緊,幾乎
窒息。

「系統警告:已被鎖定 倒數0秒。」

「可惡阿!!!」弗拉米基爾縱聲咆哮,突然身體一輕。

安契諾娃突然放開弗拉米基爾,伸手輕按‘介面’,身體瞬間變成全裸。
她把裝甲全部脫下───防禦力變零。

時空急凍!地面慘烈的戰鬥突然靜止,箭雨魔法在戰士頭上相撞,盾
牌的碎片散成華麗的閃鑽凝結在空中。

弗拉米基爾在電光石火間回望安契諾娃,發現她掛著詭異的笑容。

咔。

塵土飛揚!大地震動────一道大裂紋把反抗陣營從中劈開,分成上
下兩半,大量玩家走避不及跌進裂紋裡一命嗚呼。

裂紋前端閃出一點金光。。。。。

「系統提示:好友 安契諾娃 血量剩餘20%」

安契諾娃赤裸的身體被一般巨力攔腰打斷,血肉橫飛。

她承受龐大的傷害部份轉移到弗拉米基爾身上,令他腰痛欲裂,失去
三份一體力。

一顆拳頭大小的赤金色的焰玉彈超越音速打穿安契諾娃的身體,眨眼
間轟到弗拉米基爾後腦,他傲視一切的目光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系統提示:命中目標。」

米諾娃從人群中舉起一把近5米長,畫滿幻虹光紋的白銀火繩槍發
炮。

戰場上方亮起一顆太陽,全場玩家的視線變成純白。。。。。

澎~~~~~~~~~~~~~~~~~~~!!!!!!!!

「系統提示:好友 安契諾娃 血量剩餘0%」

「系統提示:公會會長 弗拉米基爾 血量剩餘20%」

「安契諾娃。。。」娜茜提亞看著敵我主帥被光芒熾熱的原爆吞噬,
卻為敵方主帥擔憂。

強勁的爆風像海嘯一樣撲倒下方數百名玩家,連站在戰場最外圍觀戰
的中立玩家臉上也被原爆燙得發熱。

安契諾娃及兩名翼騎兵用生命拖著弗拉米基爾的行動讓米諾娃能夠命
中目標。

數秒過後,戰士們撐開模糊雙眼望向天空─────弗拉米基爾一翼被
炸斷、另一翼只燒剩少許皮骨、全身著火冒煙墜落在人群之中。

‘恐佈大帝’在他引以為傲的天空戰場被擊落。

。。。。。。。。。。。。。。。。。。。。。。。。。

「для Родины!!!!!!!!!!!」(為了祖地)

本來瀕臨崩潰的反抗軍振臂狂呼,激昂的戰吼響徹大地!
2017-01-03 22:06:01
反抗軍毅然奮起,回頭迎擊王軍。本來死氣沉沉,暗瓦無色的反抗軍
瞬間士氣如虹,軍中閃出五光十色───多人同時‘超載’;重甲站穩住
腳、神職者立即為同伴上滿祝福加持、法師及弓箭手開始反擊!

「Товарищ, заряд!заряд!!!」(同志,衝鋒!衝鋒!)

米諾娃劍眉一皺,指著前方怒吼。

形勢逆轉,本來扮演獵人捕殺敵人的王軍目睹所向披靡的戰神弗拉米
基爾像負傷小鳥般像天空墜落。他們神話及信仰的泡沫在高空爆破,
恐懼變成一陣滂沱大雨從天而降,籠罩王軍。

士氣此消彼長,加上反抗軍猶如猛虎出籠以一敵十,王軍節節敗退。

情況一發不可收拾,反抗軍越戰越勇,一口氣反推王軍數百米,殺敵
百餘人。前線光塵像雪粉一樣噴滿天空,死傷枕藉。

「快救出大公!」娜茜提亞慌張大叫,她沒想到要出動後備騎兵團。

不消一會,四十名騎兵只剩十多人回來。

從存活騎兵身上的血污及崩裂的裝甲可見戰況何等慘烈,這場決戰將
會改寫俄羅斯伺服器的歷史。

燒成焦黑,奄奄一息的弗拉米基爾被背回來,昏迷不醒。

「柴可夫的狙擊班呢?!」娜茜提亞站在石上遠眺。

咻~~~

三顆子彈從她頭頂擦過,反抗軍已經打敗王軍的主力,開始把追殺殘
兵,王軍敗局已定。

「狙擊班從弗拉米基爾大公上前線迎敵時被柴可夫大人調走,再沒有
出現。」神職者回報。

「難道。。。」娜茜提亞標緻的臉蛋緊張得泛起皺紋,一邊啃食指
甲。

轟隆~~~~!!!

一個火球把她身旁的石塊炸碎,意味著敵人已經推進到咫尺之間。

「撤退!全軍退回普拉姆斯!!!」娜茜提亞決定撤軍!

王軍的本陣把黑翼軍旗換成白布,王軍看到‘撤退’的白旗後立即爭先恐
後奔離戰場,殘兵連綿數百米。

噗~最後一個殘兵在血染的草原上被斬殺,變成光塵消失。

反抗軍氣喘如牛,目露兇光搜尋下一個敵人────沒有。王軍已經完
全敗退,頭也不回向普拉姆斯逃命。

戰勝了嗎?反抗軍喜上眉梢,不敢幻想戰果,現場一片死寂。

「吼阿!!!!!!!」米諾娃舉起幻虹火繩槍振臂狂呼。

「РОССИЯ!!!!!!!!!!!!!!」(俄羅斯)

活下來的六百名反抗軍熾烈回應,戰場上響起雄壯的凱歌。
2017-01-03 22:06:16
第一章-鐵幕國度
2017-01-03 22:06:39
新讀者劉明正跟進
btw得閒加我呢個新角

名: 飛鳥
姓別:男
技能:任何物品都可作為武器戰鬥的能力
性格:自稱路過的魔法師,實際上劍技係媲美血魔級的劍士,因性格同外表都較為女性關係經常被誤會係女性


已MARK
2017-01-03 22:07:52
新讀者劉明正跟進
btw得閒加我呢個新角

名: 飛鳥
姓別:男
技能:任何物品都可作為武器戰鬥的能力
性格:自稱路過的魔法師,實際上劍技係媲美血魔級的劍士,因性格同外表都較為女性關係經常被誤會係女性


已MARK

2017-01-03 22:10:42
普拉姆斯的西側城門一如往日車水馬龍。

玩家像鮪魚般擠滿入口,舉步為艱。看來俄羅斯服務器的人口比其他
伺服器密集很多。

「喲~好久沒上線了!我們去空羽谷獵殺‘火蝴蝶’好嗎?我的單手劍欠
15片‘蟲羽火鱗’便可以‘附魔’了。」男劍士問身邊的兩個同伴。

兩個同伴以一個靦腆的笑容回答他。

「怎麼了?」男劍士奇怪同伴的反應如此冷淡,好像拆開禮物後發現
是爛蘋果一樣沒趣。

「現在我們需要交出錢包才可以出城狩獵,回來後要到拍賣所‘繳稅’,
假如隔天不親身取回錢包便會充公,出城狩獵很可能血本無歸。」同
伴女劍士嘆氣回答。

「吓?這是甚麼鬼政策?豈不令其他玩家不敢進入普拉姆斯了嗎?」
男劍士驚訝問。

兩個同伴皺眉,把他拉到身邊耳語。

「你沒有看論壇嗎?‘黑邪翼’於‘黑草原決戰’ 被‘叛軍’擊敗,弗拉米基
爾生死未明。很多玩家趁機離開‘黑邪翼’投靠‘哈格古’的‘叛軍’。‘黑邪
翼’決定進一步控制玩家人口,勒令所有玩家需要交出金錢或裝備逼我
們回來以免投靠‘叛軍’。」同伴男神職者說。

「唉~又苦了我們這些蟻民。你說換一個聰明強悍一點的領導人不可
以嗎?」男劍士抱怨 。

「當心你的用字。現在非常時期,很多人猜測弗拉米基爾還活著,但
重傷至不能動彈。」女劍士把男劍士推到城牆下草叢旁說,確保沒有
其他玩家聽到他們談話。

「假如你到‘黑邪翼’公會大廳加入‘獵龍隊’的話,‘黑邪翼’不旦讓你保留
自己的金錢與物資,更會提供藥水及工錢給你。」男神職者說。

「‘獵龍隊’是甚麼玩意?」男劍士問。

「不清楚,只知道目前仍未有玩家活著回來分享,討論區上有數篇疑
似‘獵龍隊’的討論被馬上刪除,恐怕兇多吉少。很多人猜測弗拉米基爾
需要‘龍族’某一種素材才可以康復,所以‘黑邪翼’才會不惜工本派人獵
龍。」男神職者答。

「現在我們被軟禁了?」男劍士問。

「對。數天前陸續有玩家翻越城牆逃走,‘黑邪翼’已經多派了百多名狙
擊手在城牆上駐守,只要玩家不是由城門離開便當埸射殺。‘他們同時
封鎖了傳送NPC,餘下方法只有買點數傳送道具,但點數商人也被
多個‘影鬼’駐守,我建議你不要冒險了。」男神職者說。

「本來我們要‘繳稅’及‘社會服務’也罷,現在連狩獵的地方也限制,太
不方便了。不如我們也逃跑吧?」男劍士大膽建議。

三人即時緊張得像兔子一樣左顧右盼。

「我跟莫露寶娜計劃過,但風險很高。北面的牆城守備森嚴但逃至城
外便有樹林掩護,南邊有大量兵器工廠可以讓我們無聲無息靠近城
牆,假如。。。」男神職者換上嚴肅認真的語氣說。

「同志,我昨晚喝了數公升伏特加頭還疼著。可以把話簡化嗎?」男
劍士聽到神職者喋喋不休不耐煩說。

「數公升~你可以嗎?」女劍士剔起挑逗嘴唇笑說,低頭打量著男劍
士的身體。

「寶娜~想‘挑戰’我嗎?」男劍士舔唇奸笑,把手橫放在莫露寶娜肩
上。

「咳咳,你們到底要不要逃跑?」神職者乾咳打斷二人調情。

「抱歉。。。」二人識趣分開。

「聽好了。。。。。」三人蹲在城牆角落開始從長計議。
2017-01-03 22:16:55
凌晨三時,俄羅斯伺服器的普拉姆斯城酒館依然熱鬧。

「對阿~~~學期初時有人在學校用雪球扔校長呢!」

「最近兼職的工錢好少,看來我儲不夠錢當‘資產’要被軍隊徵召入伍
了。。。」

「明晚他約我去市中心的高級餐廳吃飯但我沒有晚裝呢。。。。。」

「再來兩杯!哈哈哈哈!」

「天氣很冷呢~要不要我來暖暖你的床?寶貝。」

「哈,想得美。不過。。。咦?!快看!!!」

「怎麼了?」

「哇~失火了!」

所有食客擠到窗邊向北邊眺望───商店街上方的漆黑夜空變得火紅。

「趕快去搶裝備阿!」

「對阿!!!拍賣所的倉庫!!!」

百多人馬上湧向失火處。



商店街旁邊一條昏暗的小巷────

「失火了?!」男劍士看著一街之隔的數間裝備店突然燒起熊熊烈
火,一波波熱浪撲臉而來。

「可惡!偏偏在這個時候!!!」女劍士大驚,這場大火根本不在他
們逃跑的計劃之內。

「趕快逃跑吧了!」男神職者當機立斷,拉著同伴跑向北邊城牆。



「娜茜提亞大人,北邊的商店街。。。咦?!?」黑邪翼的會員慌張
撞開‘會長房間’的門,赫見娜茜提亞正背著門口坐在床邊───焦黑如
炭,骨瘦如柴的弗拉米基爾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娜茜提亞立召出床簾把弗拉米基爾圍著,站起來回首瞪著他。

「弗。。。會長原來傷成這個模樣?!但你說。。。」黑邪翼會員大
驚。

娜茜提亞一直對外宣稱弗拉米基爾只是‘不便走動但頭腦清醒’,絕不是
現在奄奄一息的樣子。

「北邊的商店街怎麼了?」娜茜提亞若無其事問。

「失火了。近百名玩家正湧向拍賣所想趁火打劫,NPC衛兵正全力
抵抗。」公會成員心不在焉說著。他眼睛一直盯著床簾,弗拉米基爾
殘喘的黑影若隱若現。

「我親自到現場指揮,你幫我看守著這房間不容許任何人進來,可以
嗎?來,有甚麼突發情況在窗邊大吼,我會立即趕回來。」娜茜提亞
披上黑斗蓬,走到窗邊眺望街道。

「可以!」公會成員跑到窗邊爽快答應,如此一來便可以窺探弗拉米
基爾的情況了。

「但你跟我密語即可,我不用大吼阿?」成員站到窗邊奇怪問。

「嗯。」娜茜提亞冷漠說,手中已經握著一把粉晶長杖。

房間白光一閃,砰!成員被巨力轟出窗外直墮百米地面,粉身碎骨命
喪當場。

「商店街的木材是火抗性+50的上等水楊木,理論上不會失
火。。。

大部份玩家趕向失火處。。。這場火不簡單。。。」娜茜提亞脫下黑
斗篷沉思,看著床上的弗拉米基爾嘆氣,轉身離開房間並上鎖。



三人轉眼間已經跑到城牆附近,沿途未見一人。

「意外地順利呢~」男劍士的心情輕鬆起來。

「那場大火剛好吸引了守備隊的注意力,走運了。」女劍士微笑說。

「快躲起來!」男神職者不敢掉以輕心,蹲到轉角數個大木箱後視察
最後的路程。

他們跟城牆只剩下一條距離百米長的大街,但大街兩旁木屋林立並全
部上鎖,假若在街上遇到巡邏隊便無路可逃。

「乾脆一口氣衝到底吧。」男劍士大膽建議。

「我們應該再觀察多一會。」女劍士擔憂起來。

「再觀察也不會改變事實,我們應該找另一條路前進。」男神職者皺
眉說。

「但。。。」男劍士失去耐性,跟神職者理論起來。

突然後方傳來一陣急喘的腳步聲,三人馬上縮到木屋旁的草叢裡,跟
暗影融為一體。

6個黑衣人匆匆忙忙貼在左邊木屋牆壁彎腰急步前進,全程未發一
聲。

他們像鬼魅一樣經過三人躲藏的草叢跑向城牆。

「誰阿?!」男劍士好奇探頭張望。

「不清楚,但不像‘黑邪翼’的人。」男神職者被一連串莫明奇妙的事弄
得一頭霧水。

城牆方向突然迎面走來十多個黑邪翼的狙擊手,他們正在街道中央大
搖大擺走回市中心失火的位置。

「唉~又要值夜班,失火又要我們付責,娜茜提亞真會使喚別人。」

「別嘮叨了,趕快完成便回到城牆打盹吧。我明天還要上班。。。呵
~~~欠。」

「所有守備隊也不呼喚,只叫北牆的人幫忙算甚麼意思?值班的人只
剩下一半在牆上阿。」

「你別多多牢騷,有種當面跟她說阿!」

「嘖~~~唉。隨意敷衍一下好吧。」

十人懶洋洋聊著天走向市中心,背影漸漸遠去。

他們並沒有發現附近躲了三個打算翻牆逃走的玩家。
2017-01-03 22:25:49
冷清昏暗的石磚大街寂靜無人,他們沿路發現不少冒著白光的NPC
裝備掉在街上無人拾取。

黑衣眾以純熟的手法殺掉所有遇上的NPC守衛。

不消一會,三人已經成功抵達牆下,上方果然沒有狙擊手佈防,更沒
有重甲NPC的蹤影。

他們見狀衝上城牆,赫見黑衣眾的背影一字排開默視前方。

黑衣眾渾身發出五光十色的狀態加持,明顯是為了戰鬥而準備───
但,在夜瀾人靜的城牆上有誰可以令這七人如臨大敵?

一個堪比精靈俗脫的仙女站在城垛上看著黑衣眾。

淡金色長直髮、海藍色的瞳孔、深邃的眼窩、高挺的鼻樑、櫻紅的嘴
唇、手中一把巨型粉晶魔杖─────黑邪翼’副會長,娜茜提亞。

「商店街的物料無法點燃,除非使用‘公會管理’的‘刪除建築’功能才可
以清除建築。我還好奇為甚麼‘黑草原決戰’後你一直沒有上線,原來你
在密謀叛變,柴可夫。」身穿墨綠色配上白花紋長袍的娜茜提亞慢慢
轉身,幽幽道。

「我不跟你廢話,娜娜。你是明白事理的人,弗拉米基爾已經是強弩
之末,我多次勸說你也不聽,現在休怪我無情。」柴可夫握緊手中的
狙擊槍說。

「你們打算投靠米諾娃嗎?我不明白你們的目標是甚麼。」娜茜提亞
愁眉苦臉說。

「當然是另起燼灶,擺脫弗拉米基爾的操控!」女黑衣人插嘴。

「擺脫他的操控,然後被另一個霸主操控?或是你想成為霸主操控其
他人?為了拉倒一個強權而建立一個強權,然後再被下一個革命家拉
倒,我參不透當中意義。」娜茜提亞尖銳反問。

「一切源於弗拉米基爾害怕被推翻所以壓榨其他玩家,令我們伺服器
整體玩家的質素一直無法提升。所有好的裝備及資料都被弗拉米基爾
搶去,一般玩家如何享受遊戲阿?!」柴可夫反駁。

「你有甚麼好建議嗎?我們是首批統一姆大陸的伺服器之一,當其他
伺服器平均等級還在100時我們伺服器已經超過160。我們更幾
乎征服別的伺服。。。」娜茜提亞不屑哼笑說。

「呸,平均等級只是被弗拉米基爾的親衛隊拉高而已!你們盡佔好的
練功埸、徵重稅、沒收裝備,榨盡我們的血汗成果然後告訴我們是為
了伺服好。你當我們是傻瓜嗎?!」男黑衣人憤憤不平說。

「你不得不否認我們伺服器平均實力很強,在我角度看弗拉米基爾的
政策十分有效。他只是效法現實政府的運作而已,你們平日活在其中
為何不反抗?只要你乖乖服從的話弗拉米基爾會提供基本裝備給大眾
玩家,那些裝備質素比其他伺服器的新手裝備好多了。你們不會知
道,因為你們不明白跟其他伺服器較勁的困難,你們根本沒見過世
面。」娜茜提亞逐點反駁,對自己的說話深信不疑。

「大言不慚!你把自私當成偉大了?!碎岩!!!」大劍黑衣人忍無
可忍,舉起大劍飛身重斬向娜茜提亞。

「門沙克別衝動!她。。。」柴可夫大驚,來不及拉著同伴。

娜茜提亞隨手把粉晶杖往腳邊一篤,門沙克整個人被異力浮起。

「吼阿!!!!!!!!!!!」門沙克使出狂戰士的‘野蠻戰吼’把娜
茜提亞的‘重力異常’狀態解除,雙腳重新著陸。

他一個箭步搶到娜茜提亞面前,平刺出大劍。

娜茜提亞皺眉盯著他,咚一聲,粉晶魔杖再輕篤一下。

門沙克雙腳被‘冰牢’封在地面,大劍剛好在娜茜提亞鼻前停下。

娜茜提亞被劍風挑起幾縷髮絲,眾人在兩秒內驚呼連連。

「野牛轟。。。」門沙克打算用範圍技把‘冰牢’打碎。

他舉起大劍正想轟向地面時赫見頸前閃出一絲銀光,嚇得馬上收起手
臂勁力停住身體。

一枝細如繡花針的冰尖刺從地上冒出,抵在他喉嚨前方。尖銳的冰鋒
已經刺破了他少許表皮,滲出血絲。

門沙克嚇得不敢動彈,滿額冷汗。

「當心你的動作。」娜茜提亞冷冷道。

「娜娜,念在過往交情放我們走吧。」柴可夫求情。

「念在舊情,我把北牆的狙擊手都調走了。」娜茜提亞幽幽道。

「但為甚麼你要站在這裡擋著我們去路?!」女黑衣人憤然問。

「我想找個機會跟你們坦誠相對,好好交流。」娜茜提亞說。

「既然你不是要擋路,那麼。。。嗚!」一直被冰刺抵著喉嚨的門沙
克說,冰刺立即刺進少許。

「你認錯,我便放走你。你只需要承認為了一己之慾想另立強權取代
弗拉米基爾,並非打著正義的旗號反抗。」娜茜提亞跟門沙克四目交
投,認真說。

「吓?我隨口說說,欺騙你也可以嗎?」門沙克的忍受著喉嚨的癢痛
說。

「可以,因為你騙不了自己。讓我見識一下為了所謂的‘正義’,你的底
線是甚麼吧。」娜茜提亞眼神變得冷漠起來。
2017-01-03 22:26:25
「好~~~我說。。。」門沙克嘆氣搖頭,娜茜提亞冷笑一聲。

「去死吧蠢。。。」門沙克向前衝刺,冰刺馬上刺穿他的喉嚨。

「不要阿門沙克!!!!!!!!!!!!」柴可夫嚇得面如土色。
他並非擔心門沙克的安危,而是怕他喚醒娜茜提亞沉睡的一面。

門沙克啟動‘狂暴狀態’攻擊力上升一倍但額外承受120%傷害,身上
的橙光連同大劍綠光混成一條光影斬向娜茜提亞。

這一擊出乎意料,站在城垛上的娜茜提亞無路可退,只能跳到城牆之
外。

她馬上在牆壁上結出一塊水平冰面把自己接著。

「她摔下去了,快跳下城牆逃跑吧!!!」女黑衣人大叫,其他人如
夢初醒,馬上翻身出牆,避開娜茜提亞的冰面摔到地上向森林疾走。

「咳!!!嗚咳!!!」門沙克跪在城牆上嘔出幾大泡鮮血,女黑衣
人見狀馬上扶起他。

「你太重了,我的‘體質’點數比你小,你要自己跑阿!」女黑衣人驚
呼。

門沙克指著面如白紙的柴可夫,他神色慌張按著牆邊盯著牆外的娜茜
提亞。

「你知道自己做了甚麼好事嗎?!我花了多少功夫,冒多大的險才可
以把你們救出來。娜茜提亞絕不食言,你才是蠢材阿!!!」柴可夫
悲憤說,淚水滾滾而下。

「廢話少說,跑吧!」女黑衣人對著柴可夫怒吼。

正當柴可夫張口說話之際,漆黑的夜空冒出一片白雲,份外醒目。

「完了。。。城外的人都完了。。。。」柴可夫氣餒說。

牆下爆出一道刺眼銀光,娜茜提亞用粉晶杖指著天空,綠白色的長袍
被強風吹得發發作響。

「開元石。」娜茜提亞說。

白雲四周突然泛起紅光,一顆燃燒中的小形黑色隕石從高空冒出,以
毀天滅地之勢墜落地面,在空中留下一條濃煙尾巴。

「那是。。。。。」兩個逃到城外的黑衣人放慢腳步,嚇得魂飛魄散
呆望天空。其他人則閉起雙眼死命衝刺,希望離開隕石的攻擊範圍。

「這個年代,講道理的人不多了。。。」娜茜提亞感慨留下一句。

轟~~~~~~~~隆!!!!!!!!!

整個普拉姆斯像地震一樣地動山搖,北牆上的玩家被震倒在地,內臟
波濤洶湧翻攪,腸子、胃袋、肺部、心臟互相交擊。

眾人還未在劇震中恢復,突然視野變黑───隕石激起漫天碎土把普拉
姆斯北邊的天空淹沒。。。



哈格古城───

「米諾娃大人,普拉姆斯昨晚發生地震,未知成因。」一名反抗軍高
層向米諾娃報告。

「不。。。那個不是地震。。。是賢者四轉‘魔源師’的技能。。。」米
諾娃眼神閃過一絲恐懼。

「我們快決定何時進攻精靈城及普拉姆斯吧。」另一個彪形大漢說。
2017-01-03 22:27:12
一入黎睇下我個角色有冇唔見左, 點知見到既係投訴
2017-01-03 22:29:03
ごきげんよう
2017-01-03 22:30:20
2017-01-03 22:31:11
一轉  二轉  三轉    四轉(隱藏)     五轉(限量)

         血魔  - 食師(偷取屬性)   
     浪人<
         狂戰士 - 暴君(單手持雙手武器)
劍士<
         禁衛軍 -守魂使 (絕對防禦)
     騎士<
         騎兵  -翼騎兵 (唯一飛行塵騎)—????
------------------------
         行刑官 - 判官(????)
     神官<
         主教  - 樞機(強大反制能力) 
神職者<
         木靈  - 地靈(操控地形)             
     異教徙<
         修羅  - 狂熱者 (操控超載)
------------------------

         賢者  -魔源師(???)
     巫師<
         鏡像師 - 幻像師(分身+幻術)
魔法師<
         馭魔師 -
     召喚使<
         靈媒  -
--------------------
         影鬼  - 夢魘(穿透地形+易容) 
     刺客<
         毒劑師 -
弓箭手<
         陷阱師 - 工程師(炮台製作)
     獵人<
         狙擊手-
2017-01-03 22:31:44
一入黎睇下我個角色有冇唔見左, 點知見到既係投訴

2017-01-03 22:33:10
第二章-蟲穴

拿~約法三章,我真係出唔到一日唔千,比我瞓
2017-01-03 22:34:01
第二章-蟲穴

拿~約法三章,我真係出唔到一日千,比我瞓
2017-01-03 22:37:45
一入黎睇下我個角色有冇唔見左, 點知見到既係投訴


我係出面見到個TOPIC名笑左 變成咁樣
2017-01-03 22:45:35
一日一千字? 你唔係諗住出咁少就可以呀嘛?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