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冒險][戰略]係異世界打輸仗做逃兵,點知比個靚女係城牆截停左。

1001 回覆
117 Like 5 Dislike
2017-01-06 01:00:40
魔王玩家有冇得附去隱藏種族例如龍族、海族?


當然有
2017-01-06 01:27:41
留名
2017-01-06 02:34:30
每日更新?
2017-01-06 06:36:14
每日更新?


2017-01-06 07:08:15
留名


Welcome
2017-01-06 07:49:19
今日0930出一篇
2017-01-06 09:07:23
「這位是?」娜茜提亞氣定神閒看著艾佛利。

娜茜提亞簡單的眼神已經令艾佛利感到窒息。

「我。。。我叫。。。」艾佛利支吾以對。

「在‘代理教皇’面前趕快消失,臭小子!」普耳金一手推走艾佛利。

自從弗拉米基爾‘消失’後娜茜提亞接手一切管理工作,包括‘樞機’的任
命。

「這是上星期兩個‘樞機’轉職的申請,已經批准了。」娜茜提亞把一張
用紅蠟封好的信紙交給普耳金。

「都批准了?我以為。。。」普耳金驚喜說。

「我們只是代理‘教皇’一職。再者,要是玩家向GM投訴我們‘黑邪翼’越
權便麻煩了。」娜茜提亞自嘲說。

「哈哈。。。哈哈。。。」普耳金作狀陪笑。

以前弗拉米基爾總會召見‘見習樞機’並‘邀請’他們加入黑邪翼。要是拒絕
的話他們便會在遊戲人間蒸發。畢竟弗拉米基爾控制四城,向GM投訴
有何用?壓榨其他玩家,根本是遊戲精髓之一;人性精髓之一。

「你臉色很難看呢~普耳金。」娜茜提亞注意到普耳金神色有異。

「是嗎?天氣冷嘛。」普耳金苦笑說。

「喔~~~又轉冷了?」娜茜提亞扶著粉晶魔杖、叉腰耐人尋味盯著普
耳金。

普耳金嚇得屁也不敢放,低頭看著地板。

「普耳金。。。我只想維持現狀,不想有甚麼改變。我會盡力配合你的
工作,希望你可以在‘教廷’事務多多指教。」娜茜提亞溫柔說著。

「哪裡哪裡~~~娜茜提亞大人,我。。。」普耳金如釋重負,笑說。

「喂大聲點阿!!!」安多莉亞在普耳金頭頂盤旋。

「安多莉亞大人!你飛太近了!」諾克斯躲在娜茜提亞背後。

他們透過系統的‘語音翻譯’大約明白俄語內容。

「但,假如,我發現有人在背後計劃甚麼的話。。。」娜茜提亞貼到他
耳邊細語。

普耳金嚥下口水,渾身發抖。

「他的下埸會變成這樣。。。」

啪!

空中突然爆出一星花火!

娜茜提亞把普耳金頭上的蒼蠅瞬間引爆,蒼蠅肢離破碎命喪當埸。

「安多莉亞大人!!!!!!!!」

嗡~~~~~~~~~~~~

諾克斯首次看到安多莉亞‘戰死’,悲慟大喊。



「哇!!!!!!!!!!!!!!!!!!!!」安多莉亞張開眼,
她的意識已經回到魔都控制室。

紅色警報燈把藍藍黑黑的控制室照亮,現埸一片吵鬧。

眾人神色慌張看著螢幕上多個紅色感嘆號。根本沒有人在意安多莉亞的
尖叫。

「‘育嬰室’失守!敵人正向蟻后前進!」有人匯報。

「救命阿!!!!!!!!!」

「尼菲特會長,我這裡。。。嗚阿!!!!!!!!」

情況好像十分危急,安多莉亞擠到尼菲特身邊查看。

「讓兵蟻把戰線拉後拖延時間!工蟻馬上挖隧道繞到敵人後方準備包
抄!讓它們全部困死在‘育嬰室’!」控制室傳來六口彌生的咆哮。

「安多莉亞!!!趕快進入單位代碼:KS02的意識戰鬥!敵人死後
會流出綠色的‘蟻酸’,沾上後每秒失去5%體力,小心阿!!!」尼菲
特發現安多莉亞後馬上派她出戰。

「吓?!甚麼事?我不要阿!!!」安多莉亞驕性大作。
2017-01-06 09:31:11
每日更新?




每個鐘更新
2017-01-06 10:39:30
每日更新?




每個鐘更新


唉,冇人權
2017-01-06 10:46:26
每日更新?




每個鐘更新


唉,冇人權


最少都要早午晚三餐
2017-01-06 11:31:49
留名
2017-01-06 12:12:00
終於得閒追晒,發現守魂使無個好
2017-01-06 12:20:25
每日更新?




每個鐘更新


唉,冇人權


最少都要早午晚三餐

我地一日食開十餐
2017-01-06 12:25:37
終於得閒追晒,發現守魂使無個好


好似又係啵 帕修斯算唔算
2017-01-06 13:32:32
終於得閒追晒,發現守魂使無個好


好似又係啵 帕修斯算唔算

個個都拎傷害轉移嚟自爆
2017-01-06 15:19:32
1730
2017-01-06 15:20:29
幫我pish下
2017-01-06 15:25:14
pish
2017-01-06 17:17:55
推9你
2017-01-06 17:33:35
1730了,推一下
2017-01-06 17:33:38
1730


17:33啦...
2017-01-06 17:33:59
仲寫緊,屌停唔到
2017-01-06 17:39:09
黃昏懶洋洋的柔光把羊毛大床烘出暖香,鬆軟的棉被下二人纏綿得難捨
難離,偶爾聽到他們喁喁細語、輕輕竊笑的聲音。

一名不識趣的禁衛軍拖著雜吵的裝甲纍音撞進房間。

「柑柑大人,街上。。。街。。。對不起我先出去了。」禁衛軍看到床
上的人形正在蠕動,尷尬離開房間。

「不用~」被子傳來柑柑甜膩的聲音。

她掀起被子走到門口,身上穿著往日的緊身黑旗袍。

一個強壯的大叔從另一側床走到窗邊,從他滿佈經文的赤紅色皮膚及雄
渾的背肌便知他就是臭名遠播的廢青狼。

「怎麼了?」柑柑泛起小酒窩笑說,。

她嫣然一笑,禁衛軍的靈魂馬上被柑柑傾國傾城的美貌融化,痴呆傻
笑。

「她問~有甚麼事。」廢青狼從後攬著柑柑的蜂腰,擺出勝利者的笑容
問。

「商店街發生偷竊事件。」禁衛軍回過神,答。

「為這麼小事打擾城主,活膩了嗎?」廢青狼耐人尋味笑說。

「你別嚇人了~這些事你處理便可以,不用跟我報告。」柑柑用手肘輕
撞廢青狼舊用眼神責備他,一邊跟禁衛軍說。

「柑柑大人,小偷聲稱是‘夢幻唇彩’的成員。他。。。」禁衛軍面有難
色說。

「馬上帶我去!!!」柑柑高亢大叫。

她臉上陣紅陣綠,興奮得渾身發抖。



‘黑珍珠’被毀滅後那片頹垣敗瓦已經人去樓空,隨後被不死族佔據變成
一個頗熱門的練功地點。新手練功時總會繪形繪聲聊起當天‘黑珍珠’的
激戰,如何變成現在身邊的戰埸遺跡。

柑柑跟‘Kanatheon’和解後一直尋找失散的公會成員。她走遍姆大陸卻
只找到寥寥數人。歷史學家勞倫伯特索價10000龍幣才願意‘私下供
出’‘夢幻唇彩’解散後成員的動向。柑柑已經無力負擔這筆巨款,明白‘夢
幻唇彩’已成過去,跟舊友道別後便隨著廢青狼開始浪跡天崖的日子
────直到一日,六口彌生及尼菲特親自到‘龍尾海灣’找上門來。



當天柑柑及廢青狼正在海邊獵殺海蛇,赫見二人站在沙灘盯著自己。貴
為兩族首領的尼菲特居然沒有隨身侍衛,身邊只有不帶武器的六口彌
生,狀況奇怪。

。。。。。。

「吓。。。?」柑柑眸視六口彌生,猶如發現外星人般呆若木雞。

「嗯,你沒聽錯。我想送你一座‘城鎮’。」六口彌生眼神堅定說。

柑柑跟廢青狼驚訝對望,剎那間不知反應。

六口彌生分享成為‘魔王’及入侵俄服的情報,二人聞言色變。

「所以魔王就是玩家?我們統一四城後可以變成魔王?」廢青狼興奮追
問。

「大約吧~」尼菲特苦笑答。

「為甚麼要把大教堂武裝起來?跟我們伺服器的玩家遠征有何關係?」
廢青狼好奇問。

「‘本土玩家’從‘其他伺服器’傳送回來時將會出現在‘華斯汀大教堂’。可
惜傳送需時,剛到埗的玩家可能被偷襲,故需要把大教堂的防務做好,
起碼讓‘本土玩家’可以安心傳送回來。」尼菲特解釋。

「呵~~~嗦咖~(日語)」廢青狼立即對俄服充滿幻想。

「我們將會在大教堂四周興建城牆、設立商業區及傳送NPC,基本具
備首都一切功能,我們簡稱‘教皇城’吧。但無論‘教皇
城’由‘Kanatheon’或‘銀色龍紋’管理也會破壞彼此平衡,共同管理的話
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跟安多莉亞認為‘教皇城’屬於伺服器的公共建
設,質性理應‘中立’。商討後她並不反對把管理權交給你,再者你是姆
大陸上少數有管理城鎮經驗的人,正好可以令‘教皇城’的‘中立’認受性更
強。」尼菲特看著柑柑說。

「。。。。。。。。」柑柑沉默不語。
2017-01-06 17:39:48
「意下如何?」尼菲特親切握著柑柑手臂,誠懇問。

「我為何要幫你?再者,一直以來幫我打理大小事務的迪貝爾已經失蹤
了。。。。。因為你。」柑柑瞪著尼菲特反問,嚴肅的眼神停在六口彌
生身上。

尼菲特早料到柑柑不會輕易答應,她急忙擋在二女之間以免擦槍走火。

「這樣嘛~往好處想,‘教皇城’它。。。」尼菲特打算以‘教皇城’的收入
打動柑柑。

「有甚麼了不起?要不是‘黑珍珠’被‘聖戰’肯定比所謂‘教皇城’更繁盛。
你認為我稀罕嗎?我才不要你們施捨。」柑柑厲聲打斷尼菲特說話。

「不是施捨而是互相合作,假如。。。」尼菲特努力擠出笑容希望說服
柑柑。

「她啞了?你不讓她狡辯兩句?」柑柑冷笑一聲,挑釁地用鼻子點了六
口彌生一下。

解鈴還須繫鈴人,尼菲特苦惱搖頭,退下來。

「開條件吧。」六口彌生單刀直入說。

柑柑聞言一愣,瞬間血衝腦門,臉紅耳赤。

「豈有此理!是你有求於我好嗎?!兩個臭錢誰稀罕阿!八婆!」柑柑
差點一巴掌甩向六口彌生。

二女的眼神隔空交火,現埸充滿著濃烈的火藥味。

沙沙~~~~~~~~悠揚海浪聲填補了死寂的氣氛。

六口彌生嘆氣,從背包拿出一張便條。

「解釋前我要澄清一件事。出兵‘黑珍珠’只是基於公會發展考慮,並不
針對‘夢幻唇彩’,換作另一公會控制‘黑珍珠’我也主張武力征服。尼
菲。。。。」六口彌生認真說著,柑柑輕蔑譏笑一聲,擺出一張臭臉。

「尼菲特卻一直主張雙邊合作,出兵的決定是經過多次討論的結果。可
以嗎?」六口彌生忍耐柑柑,繼續說。

「哦~」柑柑冷淡回應。

六口彌生交出一張十人名單給柑柑,柑柑猶豫接過一看。

「春得濟毒劑 幽語森林 三天前。

賢曦 狙擊手 古滋 五天前。

八松板 禁衛軍 古滋 五天前。

仁仁仁仁仁 賢者 哈格古 昨天。

。。。。。。。。。。。」

柑柑哇一聲淚線決堤,酒紅色眼眸湧出源源不絕的淚水把名單打濕。她
急忙擦去淚水,生怕紙上情報被淚水沖走。

「‘黑珍珠事件’後我派人‘留意’你的動向,發現你一直尋找‘夢幻唇彩’的
會員。我數天前委派‘銀色龍紋’及‘Kanatheon’的刺客四出打聽‘夢幻唇
彩’成員的行蹤。奈何你退出公會後副會長迪貝爾也沒有上線,勞倫伯特
便按照‘公會約章’解散‘夢幻唇彩’。以上十人已經是我們傾盡全力聯絡到
的人,我告訴他們一星期後你將會在大教堂出現,讓他們把消息在存活
的成員間流傳。恕我直言,你肯定有加公會成員好友吧?你只要查看‘好
友名單’不就一清二楚,甚至密語便可。為何大費周章到處探訪?」六口
彌生奇怪問。

「你還假惺惺裝模作樣!?要不是你。。。」柑柑暴跳如雷,正想大罵
六口彌生卑鄙下流,打勝仗後還刪除她的好友名單。

「算了算了算了~~~退一步海闊天空嘛~~~」這回廢青狼撲出來說
出跟他不配的對白。
2017-01-06 17:40:28
「我裝模作樣?算,我不跟你計教。從其他伺服器傳送回來的玩家必定
是高級玩家。所以‘教皇城’將是最頂尖的玩家聚集之地,跟之前‘黑珍
珠’以新手及練功者作主要人流截然不同,收入自然隨之上升,理論上你
沒有拒絕的理由。感性方面你可以怪罪我攻打‘黑珍珠’而拒絕我。但我
可以保證,那張名單的內容千真萬確,要是你拒絕的話,我很難保證一
星期後他們還活著呢~柑柑。」六口彌生苦笑說。

「你算甚麼意思?!」柑柑怒吼,貼到六口彌生臉前威嚇她。

「發現他們後,我的刺客及影鬼沒閒著阿,一直跟在他們身後。其實接
管‘教皇城’對你來說百利而無一害。我將會派300個精靈兵,你不用
擔心人手不足呢。」六口彌生嘆氣說。

「你這個混蛋!到頭來也是威脅我就範阿!」柑柑破口大罵。

「‘幫助防守教皇城’其實是監視我們吧?」廢青狼冷笑說。

「仔細想想。為你好,為他們好。答應吧。」尼菲特誠懇說。

柑柑百感交集,她看著手中的名單苦苦思良。

「放心吧,我不會干涉你的管治。等你當上一星期‘城主’後還想逃跑的
話便隨你去吧,我不會留你。」六口彌生向柑柑伸出手以示和好。

柑柑再篤看名單一眼,哼一聲跟廢青狼離去。

尼菲特及六口彌生也鬆一口氣。

「最大的反叛勢力已經平熄,這樣可以安心到俄服發展了吧?」尼菲特
感嘆說。

「唉。。。後悔。」六口彌生搖頭苦笑。

「後悔?」尼菲特首次聽到六口彌生使用這個詞語。

「他們也是溫柔的人呢。。。」六口彌生微笑看著廢青狼及柑柑的背影
說。



時空一跳,故事回到已經運作一星期的‘教皇城’─────

「柑柑大人,小偷被囚禁在轉角的後巷。」禁衛軍帶著柑柑及廢青狼走
到商店街後方渺無人煙的暗巷。

兩個重甲兵把一個衣衫襤褸的人按在地上。

「春得濟?是你嗎?」柑柑立即大叫。

小偷沒有回應。

「賢曦?」柑柑急步跑向小偷,補問。

小偷也沒有回應。

「城主大人跟你說話阿!」重甲兵一腳踩在他頭上。

「住手!!!!!!」柑柑喝停重甲兵。

廢青狼一手把小偷揪起來─────完全陌生的臉孔。

「你是誰?」柑柑驚問。

「抱。。。抱歉柑柑大人。。。我一時性急之下才說慌而已,放過我
吧!」小偷聲淚俱下求情。

柑柑空歡一埸,失落地回頭離去。

六口彌生的名單是真的,所有人也到齊跟柑柑相認,唯獨春得濟及賢曦
沒有到來。

「柑柑大人,這小偷應該。。。」重甲兵問,柑柑已經恍惚地離開後
巷。

「放走吧~下不為例。」廢青狼說。

重甲兵讓出一條路,小偷一溜煙逃去。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