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冒險][戰略]係異世界打輸仗做逃兵,點知比個靚女係城牆截停左。

1001 回覆
117 Like 5 Dislike
2017-01-12 23:34:22
病嬌
2017-01-12 23:39:43
黑化神神子
2017-01-13 00:05:04
你地開始捉到我路。我想寫神神子時你地就問幾時寫,我正想變角色關係你地就話不如變下

咁我問下你幾時獵殺廢青狼

100%失敗
2017-01-13 00:16:58
神神子
2017-01-13 00:28:48
神神子要黑化了,松美有女友唔理掛住打機
2017-01-13 00:32:17
見到樹巴同自己出場
做花生友


用三個字交代我地在場呀嘛

樹 里奧 完
2017-01-13 01:45:43
今日忙到HIHI,聽日又得 閒番啲
2017-01-13 01:58:49
深夜推文
2017-01-13 02:00:07
試下聽日出番多啲
2017-01-13 02:12:27
今日好似唔係幾夠喉喎
2017-01-13 02:58:59
見到樹巴同自己出場
做花生友


用三個字交代我地在場呀嘛

樹 里奧 完


證明我地仲在生 就黎做啊公級人馬
2017-01-13 09:39:10
今早有嘢搞 臨新年真係忙到癲。
2017-01-13 11:34:23
神神子 痴撚左線呀
2017-01-13 12:37:20
見到樹巴同自己出場
做花生友


用三個字交代我地在場呀嘛

樹 里奧 完


證明我地仲在生 就黎做啊公級人馬


元老級路人
2017-01-13 13:15:42
獸人村落會唔會同美國玩家有關
2017-01-13 14:52:18
獸人村落會唔會同美國玩家有關

睇怕係
2017-01-13 14:59:19
今日1730有貨, PISH一下
2017-01-13 15:22:28
2017-01-13 16:20:58
推推推 加速呀
2017-01-13 16:21:50


用三個字交代我地在場呀嘛

樹 里奧 完


證明我地仲在生 就黎做啊公級人馬


元老級路人

樹巴係嘔血既代表
每次都吧嘔十九幾兩血
2017-01-13 16:38:24
2017-01-13 17:29:43
娜茜提亞看著龍尾灣的地圖沉思,床上傳來一聲咳嗽。

「還沒取得‘上龍玉’嗎?」弗拉米基爾吃力撐起乾巴巴的身體,渾身酸
痛。

「談何容易,你再休息一會吧。」娜茜提亞全程盯著地圖,對弗拉米基
爾頗為冷淡。

「時日無多,再過一星期便到開始城戰了。你的進度如何?」弗拉米基
爾從背包拿出一瓶深綠色的草漿,放在唇邊猶豫要不要喝下去。

「我共派了6隊人馬登島,首三隊全軍覆沒。第四隊失蹤,直到第五隊
發現米諾娃建造了艦隊在‘莫球婭’一帶攔截‘獵龍隊’。拿著,加進草漿會
變甜。」娜茜提亞若無其事,把一袋粉紅色的櫻糖拋給弗拉米基爾。

期間二人猶如陌生人般不說一話。

「哇~~~好苦。」弗拉米基爾灌下草漿,一陣腥臊馬上從口腔爆發,
令人作嘔。

娜茜提亞專注研究地圖,沒有理會他。

「怎麼了,情況很壞嗎?」弗拉米基爾坐在床上問。

「如無意外的話,下一埸城戰我們將會失去古滋。然後普拉姆斯會被封
鎖,經濟蕭條,人口流失等等。再下一埸城戰前便會自然枯死。」娜茜
提亞以事不關己的口吻說。

「嗯。。。」弗拉米基爾低頭看著自己瘦如乾柴一樣的四肢,感慨搖
頭。

「公會情況呢?」弗拉米基爾大可以打開介面查看,他其實想跟娜苖提
亞交談而已。

「你想像到,不多說了。」娜茜提亞露出煩厭的表情。

「嗯。。。」弗拉米基爾沮喪起來。

「我打算親自前往‘龍血島’獵取‘上龍玉’,屆時你可以上線嗎?我不能一
直守在你身邊,同時公會裡可信的人已經所剩無幾。再拖延下去你不會
康復的。」娜茜提亞說。

「來,坐到我身邊。」弗拉米基爾拍拍床邊。

「嗯?」她站在床邊說。

「你為甚麼不跟米諾娃走?」弗拉米基爾的眼神變得感慨起來。

這句說立即勾起娜茜提亞的興趣,她仔細盯著弗拉米基爾雙眼嘗試找出
答案。

「甚麼意思?」娜茜提亞反問。

「離開公會,到其他地方發展。」他說。

「為甚麼我要離開公會?你在試探我嗎?」娜茜提亞感到被冒犯,語帶
責意問。

「不敢不敢,現在跟你聊聊心事,表情寬容友善點吧。」弗拉米基爾賠
笑說。


娜茜提亞半信半疑,坐在床邊的木椅說。

「甚麼心事?」娜茜提亞問。

「哈,最近我上學時總會想起我們新手升級的時光。考考你,記得我第
一把稀有金裝是甚麼嗎?」弗拉米基爾打趣問。

「。。。。。白絲后的八爪大劍?」娜茜提亞皺眉一想,答。


「錯!是人魚王的套裝阿!唉~~~記性真差。」弗拉米基爾哈哈大笑
說。
「對喔,換裝後你像變性人一樣妖艷被我們恥笑一星期,最後你把它刪
除了。」娜茜提亞剔起微笑。

「要是當初把它放到拍賣,說不定我們可以早一點創公會。」弗拉米基
爾婉惜說。

「都過去了~」娜茜提亞苦笑搖頭。

「嗯,都過去了。。。」弗拉米基爾低頭玩弄手指,傻笑說。

二人再次沉默起來。
2017-01-13 17:30:24
弗拉米基爾慢慢抬頭,視線聚焦在娜拉茜亞身上,娜茜提亞也嚴肅回望,等待他說話。

「別再花時間派人到‘龍血島’了。」弗拉米基爾皺眉說。

「沒有‘龍玉粉’製成的魔藥,你的身體會一直維持虛弱狀態,連低級妖
魔也可以殺死你。」娜茜提亞恢復冷冰冰的態度。

「米諾娃射出的不是子彈,而是用整粒‘龍玉’製成的魔力彈。」弗拉米
基爾說。

「龍玉彈?她怎會得到龍玉?」娜茜提亞首次聽到弗拉米基爾提及自己
的傷勢。

「安契諾娃吧~以她的防禦力可以擋下‘上龍族’的攻擊。」弗拉米基爾
說。

「那麼你讓我停止搜尋龍玉是甚麼意思?」娜茜提亞問。

「我的‘玉心’仍有部份未被破壞。我可以把它剩餘的力量釋放出來參加
城戰,等力量消褪後死亡。」弗拉米基爾平淡說。

「嘖,給你護心石不就可以了嗎。」娜茜提亞不耐煩說。

「不。‘帝騎’跟座騎‘熔合’後便會變成異體同心的生命,將會得到座騎的
屬性、體力及技能,所以‘基礎屬性’比其他職業強。但‘護心石’不會復活
座騎,所有‘帝騎’戰死後將會失去座騎的靈魂變回‘翼騎兵’,‘護心石’也
無補於事。」弗拉米基爾解釋。

「甚麼。。。意思?」娜茜提亞聽出弦外之音,暗暗吃驚。

「變回‘翼騎兵’後公會不需要我了,我將會盡力殺死最多的叛軍。然後
把公會會長之位交給你,你準備好了嗎?」弗拉米基爾笑說。

「別開玩笑好不好,我很忙阿。」娜茜提亞氣急敗壞,轉身回到桌上。

「娜茜提亞!」弗拉米基爾把她喝停,娜茜提亞慢慢轉身。

「好不好?」弗拉米基爾用眼神懇求娜茜提亞。

「你要放棄了嗎?我們建立這一切花了多少心血阿?不就被打敗一次就
想把責任都推在我身上嗎?該死的男人,告訴你我明天開始不上線
了!」娜茜提亞勃然大怒,指著弗拉米基爾破口大罵。

「。。。。。。。」弗拉米基爾靜靜看著娜茜提亞,臉帶微笑。

「很好笑嗎?!我認真討論你卻嬉皮笑臉,再見!」娜茜提亞拂袖而
去。

「娜茜提亞!!!」弗拉米基爾把娜茜提亞再次喝停。

娜茜提亞沒有回應停在門前,弗拉米基爾接下來的一句將會決定娜茜提
亞的去留。

「拜託了。。。」弗拉米基爾淡然說。

「只要我跟你同時上陣便可以把普拉姆斯守下來,為甚麼你要放棄
阿?!理念呢?!覺悟呢?!你用狗眼看看公會名單還有多少元老在線
上,只有我而已!只剩下我記著當初的‘教信’,我獨自一人支撐那麼
久,你上線便告訴我你也放棄。原來我才唯一的蠢材,枉作小人?!」
娜茜提亞忍不住嗚咽,回頭瞪著弗拉米基爾說。

「娜茜提亞,主要的敵人。。。並不是叛軍呢。」弗拉米基爾舉起枯手
指著牆上的大地圖北邊說,娜茜提亞沉默不語。

「這遊戲有能者居之,他們打敗我了,俄羅斯伺服器已經不需要弗拉米
基爾。讓我退下來吧,娜茜提亞。你有堅毅的意志、強大的力量及細膩
的心思,我相信你能夠把俄服再次振興,帶領我們的取得勝利。」弗拉
米基爾說。

「哪你乾脆讓安契諾娃接手不就解決問題了,為甚麼你要跟她決戰?」
娜茜提亞質問。

「她們總認為所謂‘自由’及‘民主’會令伺服器興盛,大錯特錯。影響伺服
器興衰的唯一因素就是人民的質素。平均等級才100,甚麼自由也談
不上。娜茜提亞,你是‘黑邪翼’元老之一。你最清楚我的理念所以才留
下來,不是嗎?我不會強逼你接手,但這是你應得的舞台。好好貫徹自
己的理念,然後像我一樣無憾地離開遊戲吧。」弗拉米基爾送上一個幸
福的笑容。

「。。。。。。。」娜茜提亞若有所思,咀嚼弗拉米基爾的話。
2017-01-13 17:34:23
母伺服器的哈格古北部森林火光紅紅,黑煙變成飛龍直衝天際。

「冠桐!帶60騎兵趕到樹林滅火,在城裡抓幾個法師幫忙!」六口彌
生從安多莉亞的石龍跳下來,馬上指揮救災。

「冠桐說今天要去約會,不上線。」加奈回答。

「吓?你不打算告訴我阿?!」六口彌生語氣差劣責怪加奈。

「喂!你讓我負責防禦組的事,防務以外關我屁事阿?!」加奈不服反
駁。

「不管了~你帶60人去救火,快!要趕在火勢蔓延到‘幽語森林’前撲
熄,不然財政崩潰阿!」六口彌生已經沒有閒暇追究,急道。

「我不依。」加奈疊起雙手別過頭拒絕。

「我去吧!」松美自動請纓。

「你閉嘴等待,你的麻煩更大!」六口彌生心急如焚。

「加奈,幫忙可以嗎?」尼菲特請求加奈幫忙。

「現埸很多人阿!你不呼喝他們阿?」加奈不忿大罵。

「唉我去吧,你們真像一群小孩~~~~加奈,來吧。」安多莉亞不悅
說。

「加奈,我們要處理更麻煩的事,拜託了。」尼菲特皺眉說。

「哼~」加奈不屑地剔起下巴,自行浮到龍背上跟安多莉亞北去。



哈格古內湖要塞人山人海,當六口彌生看到城內的玩家時氣得眼前一
黑,差點昏厥────全部都是‘銀色龍紋’的成員。

難怪柑柑要親自到俄服,走到尼菲特耳邊告密。

「離線。。。全都調成離線。。。別讓安多莉亞知道我們的位
置。。。」尼菲特說,她已經魂飛魄散,雙目放空。

「神神子!!!!你到底發生甚麼事阿?!」松美急得六神無主。

眾人飛奔向公會大廳,沿途‘銀色龍紋’的成員向他們親切地揮手。

「回來了尼菲特大人。」

「晚安阿,六口惡魔。」

「哈哈哈。」

「你們為甚麼聚集在這裡?」六口彌生氣喘如牛,問‘銀色龍紋’的成
員。

「咦?你公會正舉行抽獎不是嗎?」銀色龍紋的成員反問。

「阿~~~對!我都忘記了!我先準備一下!」六口彌生馬上衝到高塔
之內,眾人聞言臉如土色。

「甚麼事?」‘銀色龍紋’的成員議論紛紛,大感奇怪。

砰!尼菲特撞開大門────空無一人。

「神神子呢?!」六口彌生質問獸人NPC。

「神神子大人在地牢。」NPC回答。



砰!六口彌生撞開鐵門,果然看到神神子正跟一名‘銀色龍紋’的成員聊
天。

「再見神神子大人~」神神子把一個大布袋送給‘銀色龍紋’的成員。

「那個~~~銀色龍紋的朋友!放下布袋!」六口彌生急道。

「矣~六口惡魔,你不是在俄服嗎?這布袋屬於我了~我不會交給你阿
~」‘銀色龍紋’的成員把布袋攬得更緊!

神神子看到眾人後馬上站起來。

「神阿你是我最後的護盾!」尼菲特馬上為‘銀色龍紋’成員施法。

。。。。。。。。。。。。。。。。。

沒有爆炸,也沒有毒氣。

「你們。。。別開玩笑好嗎?我。。。我不要了。。。」該玩家嚇得掉
下布袋。

砰~~~叮叮叮叮叮。

布袋滾出多個龍幣,並不是致死的陷阱。

「矣~~~~哈!神神子~我都說100龍幣不夠,特別獎送500龍
幣阿!哈哈哈哈!」六口彌生表情誇張,把500龍幣送給該成員。

「。。。。。。。。。。」神神子沒有回應。

「真的嗎?太好了!」成員接過錢袋後離開。

「對了~特別獎抽完了,跟你的朋友說抽獎到此為止,你是最後一
位。」尼菲特拉著他說。

「好!」他心滿意足離開。



砰,大門關上。

神神子站在長桌彼端目無表情凝視她們。

「你幹甚麼阿?!」六口彌生直接開罵。

澎~~~~~~~~~!

四十多個銀髮的神神子分身站滿地牢,近百隻死灰色的眼睛盯著四人,
埸面陰深恐怖。

「神。。。神子?」松美小心翼翼問。

所有眼睛同時停在松美身上。

「你好,松美。」神神子對松美變回剛認識的陌生語氣。
2017-01-13 17:44:54
仲有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