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RPG][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999 回覆
77 Like 3 Dislike
2017-08-17 19:16:05
大家好,第三季係舊讀們瘋狂追擊下早產出世

*三日前先係西藏返香港,三日內逼我出第三季,真係攞命

廢話少講,去文。
==================================
第一季 一起討伐魔王吧 :https://lihkg.com/thread/41632/page/1
第二季 第一版https://lihkg.com/thread/66216/page/1
外傳https://lihkg.com/thread/294898/page/1

==================================

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g/Pure-White-453476685018862/about/?ref=page_internal

紙言未有時間更新

==================================
已知職業表:


==================================

徵角表:

名:
姓別:
技能:
性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起征服世界吧
2017-08-17 19:17:52
巴打投角表:

姓名:月神夜
職業:判官
介紹:母服藍判官。玩遊戲揀判官係因為想貫徹自己係現實無法實行嘅正義。一登入就遇到仲係異教徒嘅廢青狼,諗住屌下佢賺善惡值點知俾人屌打返。廢青狼了解咗佢嘅故事之後願意收佢為第二個徒弟,同佢一齊升LV去新世界(陪親生仔搵賤婦)。佢對正義嘅概念被廢青狼顛覆,情緒變得容易波動,之後成為左著名嘅「紅判官」
———————
名︰威靈頓
職︰補師/奶媽/教皇系
性格︰obvious gay,muscular,好 nice,鍾意食甜品
鄭子誠咁?聲,幫人回復果陣鍾意叫人地個名
eg 小心啊,某某 / 舒唔舒服啊,某某 / 開唔開心呢,某某
———————
名: 鴨腳
職:main工程師 sub翼騎
(太op就sub轉普通騎士)
特色: 隻坐騎可以掛機槍/機炮當apc/戰機
人:極度衝動, 成日一開打就長期20%血
明明係拉打角但係成日鳩衝
但係平時講野反應好慢
人地講完a轉左話題到b
佢先應返a topic
坐騎名:澪(尼服), 疾風(日服), messer(德服), Veltro(羅馬服), 米格(俄服)
———————————
名: ErioM
職:長槍兵
性格:堅毅 行事果斷 絕對服從命令
羅馬ser玩家
—————————————
名字:諾基
性別:男
職業:劍士類
外表: 風度翩翩,第一印象比人覺得正義凜然,慈祥和藹,面上永遠笑住,但比人感覺個笑容好撚心寒,永遠唔知佢想點。

性格:城府極深,唔會相信任何人。做好多小動作

———————————

名字:瑟寵
性別:女
職業:異教徒路線
外表:萌,可憐
性格: sheshe, 憎恨主角一團人,原因係對佢地果份友情感到嘔心,想盡方法想睇到主角一團人全部絕交
—————————
名︰春尼特
職︰肉盾
性格︰固執、忠心(e.g.首領話…先去做)
————————————
名字:賈翼珍
性別:男
職業:你話事
背景: 係新世界有一個小領土,但因為自己個服太細,無能力拓展,只可以靠賣週邊勢力既資訊比人勉強生存,毫無戰力可言
外表:滄桑老人一個
———————————
名:健三
職業:喚靈師
性格:理性,為朋友設想,重感情,動物控,無咩自信心
戰場定位:喚靈師本身定位係突擊手?可以既希望支援隊友為主,因為佢無信心做到主力

本身係一個輕鬆型玩家,對公會dominate其他服無咩興趣
因為對自己無信心就算同人pvp都覺得自己輸
俾德國sm之前,大多時間都係周圍睇風景
召喚d毛神神既大小形動物陪自己,彈下結他咁
玩game最大原因係現實無可能同獅子老虎等動物咁close
但俾德國sm之後,無晒自由,加上睇唔過眼自己人俾異族打壓,開始想為自己既世界付出...

我改左少少,大約咁上下,唔知會唔會同你既story line有衝突
————————————————
姓名︰洛海
性別:男
職業︰狙擊手
武器︰散彈、機槍、刺槍
故事︰本來係個冇人識?細公會度,做輔助型狙手,配合重甲遠程輸出,和平主義 PVE 型玩家。但係德軍入侵之後,親見住公會比人滅團(因為企得後所以死剩佢一個),一怒之下換左支散彈衝上前近爆一隊德軍嘍囉,自此覺醒成為獵殺嗜血型玩家。(係嘍囉咋,三轉秒一隊二轉咁啦,如果四轉可唔可以唔進化做狩魔人,進做坦槍兵)依家變左 solo 型玩家,久唔久會單槍入陣擊破德運?嘍囉據點。利用獵人索敵技巧,避開德軍。
殺法參考惡之教典,特別要求︰唔好咁柒
——————————————
名: 小白
姓別:女
技能:工程師4轉加夢魘5轉
外型:白色背心長外套連帽 白色牛仔褲 白色長靴 有一把白色匕首係外套入面 「無人知」 有一架人做機械白獅虎獸做座騎「身上有激光炮同保護罩」
平時會扮純工程師 無人知係雙修 當用夢魘時候會另外有一套一樣但係黑色?服裝 只有係唔比人發現?情況下先會用夢魘?能力 獅虎獸都唔會用 黑色匕首有改裝過打中人會有詛咒疊層
性格:好憎聖識者 一見到就會有強烈殺人?衝動 好小講野 但一講就好精境 得閑無野做個陣會不斷係野外做陷阱 最大興趣就係睇人仆街 最強係戰略部署 但有時無聊會推人去死 不過從來無人知係佢做 IQ好高 無人知道真正性格好黑
——————————————
名:莫比烏斯
職:幻象師+陷阱師
現實中是因意外切除雙腳的短跑隊少年,遊戲中一樣不走路,用鏡體推輪椅,戰鬥時以鏡體偽裝環境隱藏自己及陷阱,只有在危急時才會跑動戰鬥。設置的陷阱和偽裝有如莫比烏斯帶般充滿特性。
性格:喜歡折磨人帶給人絕望,相信絕望亦像莫比烏斯帶般不停單面無限輪迴……
—————————————
性名:小路人
性別:男
職業:劍士
武器:有無得用槍,無就劍
描述:平凡一個普通新手,買左一堆花之後不停送花比個NPC,誤打誤撞咁觸發到傳奇任,拎到把成長型武器,唔會壞,會跟住持有者愈強而變強。
拎到成長武器之後?某一日,打打下野怪比其他玩家開紅/魔王?怪攻擊,就快死果時乞丐王子路過救左我一命,機緣巧合之下入左火野良個陣營。
性格:怕事,但係朋友有事一定幫到底

———————————
2017-08-17 19:20:55
「這世界宏大得遠超你的想像…
看不完的奇山風景;
聽不完的歌謠故事。
事件就像迷宮一樣,關上一扇門,卻發現另一扇窗。
我應該從何說起好呢?」


==================================
第三季———亞特蘭蒂斯戰記

==================================

序—

「紅櫻要塞…………太誇張了吧?」火良野站在‘大櫻門’前,身軀小如沙粒一樣。

「我們的工程師花了8個月強化‘大櫻門’。它由近百噸‘純晶鋼’鑄造,同時具有
自動修復能力。沒有相當火力是無法攻破‘大櫻門’的。」蒼蒹淡然笑道,自豪地
仰望聳立在山脈窄口的東洋城堡。

「8個月?!此遊戲才開放6個月而已,難道你們———」火良野大驚,瞪着
眼睛問。

「非也。亞特蘭蒂斯大陸的時間比‘舊世界’快。這裡一天約等於‘現實’五天左右
吧。」蒼蒹白袖飄飄,悠然地帶着火良野沿着城牆慢步。





「哪些是NPC還是你們的玩家?」火良野指着在稻田裡工作的農夫問。

「都是我們日本伺服器的玩家。我們沒有足夠的人手征服‘境內之城’,也沒有實
力佔領‘紅櫻要塞’外的‘境外之城’。所以我跟無名武士決定把‘基礎建設’做好,靜
侯你們這樣的援兵。」蒼蒹笑道。





他帶着火良野穿過稻田,來到一個小市集。這裡的店舖多半出售食糧,並不見
奢侈品或武器。





「我們加入後…‘亞洲組’的總玩家人數有多少?」火良野語重深長問,蒼蒹不禁
嘆一口氣。

「我跟無名武士各率領一個伺服器,共有800人。然而三個月前韓服來了1
200人,他們卻拒絕聽取我們的意見先征服‘境內之地’,一意孤行挑戰紅櫻要
塞外的‘亞特蘭蒂斯中央大陸’。結果在兩星期後只剩下80個俘虜,被‘羅馬軍
團’押回來了。」蒼蒹苦笑道。

「我伺服器的玩家均是身經百戰的老兵,決不是魯莽之人。你可以放心。」火
良野拍拍胸口,對自己的戰友信心十足。

「好!朋友…跟我來。」蒼蒹會心微笑,友善地輕拍火良野的肩膀,把他帶到
山下一座和式道館。

大門旁插着一面隨風飄揚的黑龍角大旗,甚是威風。





「這裡是………?」火良野嚥下口水問。

「身經百戰的老兵之家。」蒼蒹打趣說。

 推開大門,鏗鏘的擊劍聲撲面而來。

40名穿着劍道裝甲,手執竹刀的武士們捉對切磋。

他們屏神翨息,鐵罩面下瞪起殺氣騰騰的眼睛,雙手穩持竹刀對峙。

每當對手踏前一步,他便後退一步,來回十多回合均未出手。

「他們在幹甚麼?練習對打就要上次對砍啊。」火良野不禁譏笑說,看着數十
人像跳舞一樣滑稽。

「劍,只是工具。但心中有‘道’的人持劍,則是‘靈魂’的延伸。」蒼蒹耐人尋味
說。

「太故弄玄虛了,遊戲內只是—————」火良野罷手搖頭,拒絕承認蒼蒹的
說話。

蒼蒹突然舉起食指,讓火良野閉嘴。

他拿出三味線,突然彈指一撥!

清風響勁的弦線聲突然響透寧靜的道館—————

啪啪啪啪啪!

「嗚哈!」近半武士抓着對手分心的瞬間,一劍打在他們的頭盔上。

勝負而分。

火良野自己也被弦聲嚇了一跳,向前一望———近半武士倒地不起。





「笨蛋!告訴你們多少遍不可以分心!特別在單對單的決鬥,半秒的分神足以
致命!戰敗者馬上回去‘本服’修練!」坐在道館台上的黑鬍子武士拍腿怒吼。





武士們互相敬禮,戰敗者收拾物品離開。



「獨島,這是剛到步的盟軍大將,火良野先生。」蒼蒹向館主介紹火良野。

「你好。」火良野收起心裡的氣焰,禮貌點頭問好。

「我們見過面了。在下八湖獨島,人稱龍角武士。貴服被德軍入侵時曾參與救
援戰。」八湖獨島身穿輕便的和裝,闊袍大袖,張開大腿穩坐在道館中央的木
椅上。





「火良野先生。八湖獨島乃我們近戰職業的大將,未知閣下願不願意跟獨島館
主交流一番?」蒼蒹微笑問。

「剛來報到便大打出手,不乎合禮節吧………」火良野苦笑婉拒。

「道埸之內,‘武道’便是禮節。先生不必多慮。」獨島聲如洪鐘,語氣卻甚有禮
貌。

「實在相暪,火良野先生。貴服安多莉亞及尼菲特小姐正破解‘境內之地’的劇
情,我們也必須加緊‘出征’的準備。」蒼蒹鐵起劍眉,認真道。

「出征指………?」火良野疑問。

「出兵‘境外之地’。亞特蘭蒂斯的‘領土系統’跟‘姆大陸’分別很大。

只要你修建了一座‘建築物’,你便會得到四周領土的‘控制權’。修築的‘建築物’越
大,你的領土便越大。但‘境外之地’不但怪物兇悍,有時候會發生天災,我們實
在分不到多餘的人力或人才到外發展。同時………我們的‘風哨子’打聽而來的情
報…‘亞洲板塊’中有一個名為‘唐卡拉王朝’的古老王國。它終年藏在深山的雲霧
裡,領土範圍大得令我們無法在附近的山上修築哨塔,所以我們才被逼退守‘紅
櫻要塞’。」蒼蒹皺眉說。
2017-08-17 19:21:14
「‘唐卡拉王朝’的領土這麼大…難道其他玩家已經攻到家門了?!」火良野大吃
一驚問。

「非也。‘唐卡拉王朝’目前應該乃屬於中立的NPC勢力,否則敵人早便依山修
建炮台轟炸‘大櫻門’了。」蒼蒹袖裡打開一卷地圖,只看到紅櫻要塞外有數片大
山脈,包圍着中央大片謎樣的空白範圍。





「那麼………跟我比試有甚麼好處?」火良野嚥下口水,一本正經問。

八湖獨島跟蒼蒹對望一眼,凝重地跟火良野說。

「我們認為貴服玩家的實力…乃不足以出征‘境外之地’。」八湖獨島皺眉,雙手
交疊在胸前。

「為免重覆韓服盟友的錯誤,希望你可以留在‘紅櫻要塞’內一起修練。只要時機
成熟我們便一起出發。」蒼蒹認真道。





「為甚麼跟我談,而不跟我服的女神說呢?她們才是手握大權的人啊。我服的
男角色一直處於劣勢。」火良野苦笑說。

「她們正—————」蒼蒹正想回答,一名傳令兵快步跑進道館,向蒼蒹耳
語。



「火良野先生,恐怕你要跟我來一躺了。」蒼蒹皺眉說。


二人走到大櫻門下,已經看到成群玩家向守門的武士挑罵。

「你們是誰啊?!除了我服的會長外沒有人可以限制我們的自由!」莉莉奈背
着狙擊槍,向城樓上的武士大將喝罵。

「莉莉奈!你怎麼了?!」火良野急急喝停雙方的罵戰。

「是火良野先生啊。」武士大將從百米高空一躍而下,落地時卻輕如花瓣,沒
有吹起半點塵埃。

「無名,為甚麼你不解釋?」蒼蒹不悅道。

「虎與羊,不相語。」無名笑說。

「豈有此理!甚麼虎虎羊羊自抬身價?!我們要到城外收集情報,而我們全部
都是4轉玩家,能夠照顧自己。快快給我開門啊!」莉莉奈怒不可遏,指罵無
名武士。

此時加奈,里奧及樹也趕到。

「怎麼了?」加奈急問。

「他們不讓我到城外收集情報。我快在城牆上悶死了!整日望天打掛,這遊戲
有意思嗎?!」莉莉奈不服反罵。

「他們並非不願開門…只是開門的風險行大。‘大櫻門’太笨重,每次打開需時很
長。可能———」樹急忙解釋。

「非也。假如她有更好的理由我們會放她出去。好像貴服的柑柑小姐及她的隨
從便到‘境外之地’開餐館。現在已經變成我們‘風哨子’的情報收集地。但你們的
狙擊手實力太弱,只會影響,甚至連累‘風哨子’的行動而已。」無名武士平淡
說,卻字字有力。





「甚麼‘風哨子’,很了不起嗎?!隨便改一個名字我也會啊!」莉莉奈繼續罵。

「‘風哨子’乃我服‘情報員’的簡稱。職業跟閣下一樣是‘狩魔人’或是‘夢魘’。」蒼
蒹慢條斯理解釋。

「呸!我才沒有興趣知道你們的事。我只為我的會長做事,別妨礙我!」莉莉
奈硬闖大櫻門,立即被多名武士攔下。

「再動,便斬。」無名武士收起笑容,恐嚇莉莉奈。

「你試試看!」莉莉奈大袍一揚,眨眼間舉起巨型狙擊槍對準武士的面門。





蒼蒹看到莉莉奈的狙擊槍後鬆一口氣,嘆息微笑。

「莉莉奈小姐。在下有一個愚見,希望閣下能夠—————」蒼蒹謙虛說。

「有屁便放!別用嘔心的態度跟我說話。」莉莉奈嘴上不服輸道。

「注意你的語氣。人家好歹是一服之主,跟尼菲特無異。」加奈忍不住喝停莉
莉奈的氣焰。

莉莉奈悶哼一聲,別過頭。

「莉莉奈小姐求勝心切,在下十分理解。可惜‘風哨子’分工仔細,難以跟外人配
合。這樣吧,莉莉奈小姐。你可否到‘靶埸’跟白千松交談,看看他可否給你‘風
哨子’的資格。」蒼蒹笑道。

「誰想當———」莉莉奈像炸彈一樣爆發。

「要是你覺得自己有能力的話,一試無妨啊!人家比我們早到,肯定比我們更
有心得。」加奈再次打斷莉莉奈。

「但,加奈———」莉莉奈心有不甘,放下狙擊槍。

「去吧~你不想惹加奈生氣吧?」樹苦笑說。

「嘖………」莉莉奈沒勁地背上狙擊槍,跟隨蒼蒹及火良野走到‘靶埸’。
2017-08-17 19:21:26
‘靶埸’就在稻田的中央,相隔數百米已經聽到銳利的鋼羽滑空之聲。

十多人正在稻田裡拉弓射靶,每一個動作也慢條斯理,毫不紊亂———但甚少
人命中20米外的靶。



「慢慢呼吸,別被多餘的思緒影響你的動作。」坦胸露臂,穿着藍色弓道袍的
白千松慢慢側身拉弓,手指一鬆。

羽箭發出尖嘯聲,命中百米外的靶。

此時莉莉奈才發現武士們正用圓頭的箭練習,並沒有殺傷力。

「白千松,這是莉莉奈小姐。她急於到‘紅櫻要塞’外探索,希望你可以短時間內
給她‘風哨子’的資格。」蒼蒹苦笑說。

「你知道甚麼是‘風哨子’嗎?」白千松放下木弓,凝視莉莉奈問。

「我沒有興趣知道,只想盡快出城而已。」莉莉奈扁嘴說。

「這…就是風哨子。」白千松拾起練習用的圓頭木箭笑說。

莉莉奈接過木頭,看到箭頭被雕成中空,像牧童笛上的音孔一樣。

「你要試試看射一箭嗎?」白千松交出木弓。

「不了,我有更好的武器。」莉莉奈恥笑一樣,自豪地拔出自己的黑狙擊槍。

白千松向蒼蒹苦笑,然後抱頭看着莉莉奈。

「看來莉莉奈小姐急於打敗我呢~我也不想失禮於人前。這樣吧,我叫一名學
員跟你對打,要是你得勝的話便承認你有‘風哨子’的實力。意下說如何?」白千
松笑問。

咔嚓———莉莉奈立即為狙擊槍上膛。

「求之不得。」她譏笑道。

莉莉奈跟一名木弓學員分別站在稻田裡,相隔百米,腰上均掛着一個盛着一把
米的紅色‘錦布袋’。

「條件很簡單,誰的米流光便輸。可以吧?」白千松朗聲問。

「可以!」莉莉奈大聲回答。

「看我一槍射爆你愚蠢的頭顱吧……還用弓的原始人…」莉莉奈手指已經按在
板機上。

「系統提示:進入 玩家 白千松的競技埸。(Y/N)」

「競技埸………?隨便吧。」莉莉奈按下Y。





白光一眨————沙啦沙啦沙啦沙啦。

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滂沱大雨。

火良野、白千松、加奈、樹及里奧也瞬間消失。

「甚————」莉莉奈大吃一驚,突然聽到刺耳的哨子聲破風而來!

嗖!

一枝‘風哨箭’就在她腋下擦過,差小許擊中她的米袋。

「可惡!」她立即回過神來,舉起狙擊槍,在大雨中尋找敵人。

「糟糕………」莉莉奈舉起狙擊槍的瞬間便知道自己遇上天大的麻煩

—————她的狙擊槍被雨水打濕,無法瞄準了!

鏘~~~~~~~~~嗖!

她肩上一疼,已中一箭。

「可惡!!!!!!!!!」她立即伏在地上,用長袍擋着雨水,仍然無法瞄
準。
2017-08-17 19:21:51
我個異零同零異變左做八月十五?
想幫輕下個工程師。
太耐無文忘記了個名
2017-08-17 19:22:02
莉莉奈憑空消失,火良野焦急地踏前一步探看,只看到空曠的稻田。

「為甚麼要進入副本決鬥?公開決鬥不是更公平嗎?」火良野問。

「先生,這裡是亞特蘭蒂斯大陸啊。狙擊槍的鏡片、彈簧、槍管甚至子彈的素
材也需要玩家自行收集。過份依賴科技,當它們失靈時便像廢人一樣,豈能勝
任‘風哨子’的工作?」白千松淡然一笑,用腳挑起木弓,拋到火良野手上。

「試試看嗎?」白千松遞上一枝‘風哨箭’。

木弓在手,火良野不覺特別沉重,弓弦也只是普通的馬尾毛搓成。

「你射中50米以外的靶,我願意把‘風哨子’的指揮權交給你。」白千松指着稻
田內一個紅箭靶,笑道。

「區區50米…我豈會射不中?」火良野心想,卻不敢回答白千松的戲言。

他側身紮馬,架好‘風哨箭’長臂一拉,弦線立即啪勒作響,變成鋼索一樣堅韌。

火良野使出舞動大劍的力量才拉滿弓弦。

弓弦開始在指頭滑走,他心裡一急,剎那間抓不住箭尾,嗖一聲射到百米之
外,落入茫茫稻海之中。

「姿勢不錯。」白千松仰望稻田笑說。

「這把弓跟‘大櫻門’一樣硬得離譜啊~」火良野滿額大汗,苦笑地放下木弓。

「此弓弦將近百斤重,需要200點以上的‘力量屬性’才可以穩定拉弦。」白千
松邊笑邊拉弓,猶如橡皮一樣弱軟。

「200點力量?!你是甚麼職業?!」火良野嚇得心臟停跳。他身為暴
君,‘力量屬性’也不過900左右。

「狩魔人。」白千松五指輕梳馬尾,簡潔回答。

「你有200點……力量………」火良野乾笑一聲,痴呆重覆。

白千松淡然一笑,對火良野點點頭。

「先生,想必你沒有升級‘敏捷屬性’吧?來到亞特蘭蒂斯後你的‘攻速’將會暴
跌,恐怕三秒內也砍不出一刀。‘新世界’的‘點數’不再透過升級得到,而是不斷
練習,點數便會自然上升。」蒼蒹解釋。

「那麼你們只使用單手長太刀的原因………」火良野突然明白日本武士雖為‘暴
君’,卻不使用破壞力最高的大劍或大斧的武器。

「其中一個原因而已。‘劍’即‘魂’,得‘道’的武士,每劍必定爆擊。」蒼蒹每次談
起己服的武士,總會昂首自豪地微笑。

「必定爆擊…………那麼八湖獨島他……」火良野突然覺得自己像森林內的一
株小草,武士猶如巨人般屹立在自己身邊。

「才沒有那麼簡單。獨島也只不過有額外27%的爆擊率而已。不過,一但他
同時使用長太刀‘三千飛葉’及脇差‘靛藍’的話,爆擊率差不多有80%吧~」蒼
蒹得意說着。

「哦~有結果了。」白千松面前彈出一個視窗,莉莉奈及弓道武士再之出現在
稻田中。

莉莉奈動也不動躺在田裡,腰間的米袋被撕出兩個破口,一顆米也不剩。

弓道武士站在彼方,舉起手臂指着莉莉奈。

「她……用了實彈………」他話畢倒地昏去。

不但腰間的米袋被打出3大個彈孔,他身上的道袍也佈滿彈孔,半身沾血。

「手槍嗎…這女孩真狠勁。我小覤你們了。」白千松查看弓道武士的傷勢,悠
然笑說。

「我………贏了吧。」莉莉奈抓緊泥巴,吃力站起來。

白千松跟蒼蒹暗暗佩服她的意志。

「於我而言,你們平手而已。」白千松指着她的米袋苦笑說。

「你說………米袋流乾。他已經流乾了………我算………勝利了吧。」弓道武
士每箭也像重拳一樣打在莉莉奈的肚皮上。

她光是站起來已經劇痛無比,內傷不輕。

「哈哈哈。少女…你叫甚麼名字。我喜歡你。」白千松開懷大笑。

莉莉奈白眼一翻,最終倒地昏死過去。

眾人搖頭苦笑,把傷員接回平房裡休息。



「這樣下來…她也明白‘境外之地’有多危險吧。」蒼蒹嘆氣說。

「仔細一想,我決定跟八湖獨島先生修練,直到尼菲特她們攻略‘境內之地’為
止。」火良野親自體會在新世界射一枝箭已經如此困難,遑論跟敵對玩家戰
鬥。

「太好了!太陽國也氣數已盡,皇女帶着最後部隊死守‘彌法城’。相信可以在一
個月內擊殺皇女,打敗‘太陽國’。」蒼蒹喜道。

「一個月………」火良野握緊拳頭,內心重燃新手時期的興奮之情。

。。。。。。。。。。。。。。。。。。。。。。。。。。
2017-08-17 19:22:48
軍營內,近百名身穿金甲的騎士雙手被反綁,屈膝下跪。

「彌法的糧草只剩下二十日,屆時不攻自破。你們已經戰敗了,何不加入我
們,一起征服‘境外之地’,建立比‘奧蘭多爾帝國’更強盛的國家呢?」安多莉亞
勸降‘帝國騎士團’的殘兵。

她字字誠懇有力,拍動黑翼時呼呼生風,卻吹不到騎士團的意志。

他們雖淪落為戰俘,但尊嚴卻掛在頸上,寧死不降。

「別囉嗦了,成全他們吧。」吉蒂從人群中揪出一名騎士,拔出匕首就割向他
的頸部。

「等等!」尼菲特急忙喝停她,吉蒂不耐煩地踢開戰俘。

「諸君,我們本來為了‘月神族’的存亡而戰鬥,根本無意毀滅‘奧蘭多爾帝國’,
假如你們加入我軍,定可以幫助戰後的重建啊!」尼菲特說之以理,誠懇道。

但金騎士紋風不動,像石頭一樣對她的話置若罔聞。

三女圍在一起商議。

「喂…你的心計不可行啊。」安多莉亞皺眉抱怨。

「豈能怪我!天知道NPC‘白聖女’會對我們入侵‘太陽國’領土感到不滿。她對
我的‘好感度’已經連續下降了9天。要是我們強攻‘彌法城’的話恐怕她會單方面
解除‘同盟關係’。」尼菲特大感冤枉。

「假如失去‘白聖女’的支持,等於我們失去‘月神族’部隊的控制權。最後兩面不
是人,這埸仗豈不是白打了?」吉蒂環顧四周。

軍營內站滿戴着白狐面的‘月神武士’,它們均是‘精英級’的單位,不能輕敵。

「起初要我們支持一方起義,最後卻無法以蠻力戰勝劇情。我們一定錯過了甚
麼。松美那邊有消失嗎?」安多莉亞問。

「他們正調查‘月神族’郊區的劇情,傳聞有一個女巫住在深山,令農民不敢在四
周耕作。所以‘月神族’的人口一直無法提升。」尼菲特回答。

「真子呢?那丫頭對征服NPC別具心得啊!」吉蒂如夢初醒,問。

「真子………已經失去消息快半個月了吧。到底她有哪裡呢………」尼菲特打
開好友介面,僅看到真子在‘亞特蘭蒂斯大陸’而已。

到底…她在哪兒呢?

。。。。。。。。。。。。。。。。。。。。。。。。。。。。。



「老闆娘!來三碗‘牛肉湯’!」

「我的‘辣炒甜菜頭’呢?!」

「老闆娘~~~~」

「老闆娘~~~~~~~~」

「給我老實地等啊!我就只有一雙手而已!」蓬頭垢面的柑柑穿着圍巾,香汗
淋漓地從廚房衝出來怒吼。

「系統提示:茶客 對你好感度 +1」

「系統提示:茶客 對你好感度 +1」

「系統提示:車夫 對你好感度 +1」

「系統提示:商隊騎士 對你好感度 +1」

「系統提示:商隊騎士 對你好感度 +1」

「系統提示:商隊騎士 對你好感度 +1」

「系統提示:商人 對你好感度 +1」

「系統提示:殺手 對你好感度 +1」

「好美啊~~~~~」眾NPC大漢看到紅粉緋緋的柑柑不由得心花怒放,被
罵得甚是痛快。

「姑娘,你也很可愛啊。是老闆娘的妹妹嗎?」騎士一手抓向女侍應的屁股,
卻被她巧妙地扭腰避開,騎士吃了一驚。
2017-08-17 19:23:08
「請大人自重。」真子苦笑說。

「哈哈哈哈!我給你3法隆,陪我乾一杯!」騎士拿出3個金幣放在桌上。

「3法隆!」真子嚥下口水,拿起酒杯一像而盡。

烈酒就像熔岩一樣滑進她的胃袋,灼痛無比。

她皺着眉嚥下去,擦擦嘴巴拾起NPC族她的金幣。

「終於…可以買藥水了。」她珍而重之地把金幣放進錢包裡。

「姑娘………」一名NPC乞丐撐着木杖走進店內,其他人立即起哄。

「好臭啊老頭,快走吧!」他們齊聲呼喝。

「姑娘…可以施捨我一個發財錢嗎?」老乞丐伸出骨瘦發黃的手指說。

真子一呆,按着寥寥可數的法隆錢包,心如刀割地夾了一個金幣給他。

「謝謝你,姑娘。老夫可以告訴你…一個寶貝的位置。」老乞丐眉飛眼笑。

「甚麼寶貝?!」真子精神為之一振,問。

「撫白山谷內…有一隻金鳳凰…只要拔下它三條羽毛便可以───」老乞丐說。

「哈哈哈!老頭,這個金鳳凰時裝誰也知道啊!但從來沒有人打敗,甚至親眼
目睹金鳳凰的存在,說不定只是一個神話而已。」其他茶客笑道。

真子卻燃起收集時裝的激情───最少她知道,這個情報假不了。

「柑柑姊!我出去了!」真子走進廚房,抬起魔杖,隨手拿數個饅頭便出發。

「好啊~到哪裡去啊?」柑柑專心切菜,敷衍問。

「去打鳳凰啊!」真子邊跳邊說,轉眼間已經消失在田邊。

「喔~那麼今天晚餐你想吃………等等。打鳳凰?!」柑柑大吃一驚,咔一聲
切傷了手指,鮮血直流。

「真要命!」柑柑吸啜着傷口,只能等待乞丐王子回來幫忙打理店務。

「等我啊!鳳凰時裝!」真子興奮地衝向北邊去。

然而,她根本不知道‘撫白山谷’在哪裡…………

===========================
2017-08-17 19:24:01
真子徒步百里,青蔥綠地開始禿黃,平坦的石原上只有一條小河川。前方山脈
連連,為免迷路,她決定先到河邊的小屋打聽情報。

小屋以木板搭建,旁邊的竹杆只晾曬着少量粗糙衣物。

一名農夫剛好挑着兩大籃蔬菜離開。

「你好~請問你知道‘撫白山谷’在哪裡嗎?」真子急步上前追問。

「喔~~~是‘旅人’嗎?」老農夫瞇起和善的笑容問。

他跟真子噓寒幾句後尷尬苦笑。

「其實老夫也不知道‘撫白山谷’在哪裡。但我知道你可以在哪裡得到答案。」老
農夫說。

「太好了!請告訴我吧,我正悶得發慌!」真子連日在小餐館工作。她整天忙
着點菜、傳菜、洗碗,開始掛念舊世界危機四伏的練功日子。

「旅人姑娘~我的日子十分艱難呢。假如你可以幫我買一點菜便好了。」農夫
掀開菜籃,捧起數顆白菜說。

「你想要多少錢?」真子嘆一口氣,直接掏出錢包。

「4斤菜賣1法隆。」農夫喜道。

「4斤菜………你覺得我是牛嗎?」真子反諷農夫,順勢白他一眼。

「行個方便吧,姑娘。我還有兩個小娃娃要養,賺錢不容易啊。」農夫哀求真
子,把白菜捧到她面前。

真子側身查看農舍。

「不會吧………」她心想,然後瞇起眼睛凝視農夫。

「求求你吧。市集甚遠,一半的蔬菜會在路上腐爛,剩下的一半會被菜販壓
價。看在小孩子的份上幫我買幾棵菜吧。」農夫挖起多棵白菜,全部也葉綠莖
白,肥美飽滿。

「噢,你…想得到我的同情嗎?」真子冷笑一聲,從深藍魔袍下抽出魔杖,頂
着農夫下巴。

「姑娘!這是────」農夫驚呼,卻被真子打斷。

「噓~~~~~~~~~~

你們一家四口的‘衣物’真少啊。

然而,作為農民,你生孩子的年紀太大了吧?

再者…你的小屋也太靜了吧。你的孩子都是啞巴嗎?

還是………根本不存在啊?」她咧起嘴角微笑,眼睛卻像玄冰一樣冷漠。

「我知錯了!請不要───」農夫害怕得眼眉也塌到鼻上哀求。

真子的魔杖慢慢發熱,開始燒焦他的鬚根。

她側着頭打量農夫,傾聽着他的呻吟,臉頰浮現滿足的笑容。

「你提及的‘市集’,在哪?」真子柔眨深邃的紫曈,譏笑問。

「向西北走60里,平原上的建築群就是‘古驛站’。你會得到想要的情報。」農
夫直指遠方。

真子把眼睛瞇成一線,貼到農夫臉前,不懷好意笑着。

「請姑娘高抬貴手啊!」農夫急出眼淚說。

真子慢慢收回法杖,並交出1個金幣。

「這是……」農夫錯愕地接過法隆幣。

「情報的錢。」真子淡然笑道,魔杖卻冒出白光。

「然而…這是你說謊的代價。」

澎!

農夫被‘白箭術’攆飛,率毀了農舍的木門,裡頭果然空無一人。

真子拍走魔袍上的泥塊,哼笑一聲轉身離去。

「系統提示:農夫 對你好感 -50。」

「系統提示:農夫 對你好感度 +1。」

「系統提示:區域(鹿石平原) 聲望+1。」

真子剎停腳步,拉闊眼前的視窗研究。

「‘聲望’?」真子喃喃自語。

「嗯!‘聲望’系統。」某把清脆的鈴音在她耳邊響起。

真子立即抹掉視窗,魔杖橫掃一周───無人在旁。

「這裡喔。」聲音在她後方響起。

兩名穿着黑忍者服、蒙着面紗的人出現。

真子連退三步,急忙把‘召喚石’塞進魔杖裡。

蝙蝠獸破土而出,擋在真子身前嘶吼。

「閣下是真子小姐對吧?我們是朋友。」女忍者看到蝙蝠獸後急道。

「我曾經幾乎死在‘朋友’手下,你有更好的形容詞嗎?」真子乾笑一聲,眼睛毫
不鬆懈。

「你的名字寫在尼菲特將軍的‘生死冊’內。」女忍者笑說。

「尼菲特的生死冊……」真子一悟,收回召喚石,蝙蝠獸隨之消失。

「‘生死冊’取代了‘護心石’,凡是寫在‘生死冊’上的人死去才能夠‘復活’。所以‘生
死冊’上的名字都是機密,而我們就是所有‘機密’的來源~」男忍者插嘴說。

「機密的來源?」真子重覆,疑問。

男女忍者各拿出一個木哨信物。

「風哨子。」他們笑說。

「風哨子?」

。。。。。。。。。。。。。。。。。。。。。。。
2017-08-17 19:26:17
留名
2017-08-17 19:31:56
他們走到路旁的樹底下長談。

「你要去‘撫白山谷’對吧?」女忍者問。

「你們怎知道?!」真子震驚問。

「我們在柑柑小姐的餐館聽到了,決定跟蹤你。」女忍者說。

「想不到你這麼快便得到‘聲望’,我們認為你有能力幫我們完成‘任務’。」男忍
者點頭說。

「等等,慢慢解釋可以嗎?」真子一頭霧水,被大量的新名詞衝得頭昏腦漲。

「‘聲望系統’即是你在版圖內的‘榮譽’。‘榮譽’越高,NPC對你的‘起始好度
感’便提升。最終,你可以免費取得裝備,甚至招攬NPC加入你的隊伍冒
險。」男忍者解釋。

「那麼你們的‘任務’是甚麼?」真子再問。

「我們本來是三人小隊。我是夜木,她是清水涼子。」夜木沉重說。

「那麼…第三人…?」真子小心問。

兩名風哨子對望一眼,臉色沉到海底去。

「第三人是大橋本,我們的隊長。

半個月前白千松派兩隊‘風哨子’潛入‘唐卡拉王朝’,但我們在路上分散。最後我
隊的馬車在山路失事,大橋隊長摔到百米山下死了。」涼子如弱水般哀傷說。

「跟我到‘撫白山谷’有甚麼關係?」真子苦笑問。

「‘唐卡拉王朝’…就在‘撫白山谷’的深處。然而隊長身上有一條‘鳳凰羽毛’,正是
你想要的時裝素材。」夜木認真說。

「噢~然後呢?你想我給他上香唸經嗎?」真子譏笑反問。

涼子立即不悅,側過頭深呼吸。

「生死冊復活的條件…就是把屍體帶回‘生死冊’旁邊。

大橋隊長說自己直接撞上岩石,當埸死亡。

我跟涼子花了4天也找不到他的屍體,然而白千松下令撤退。再過一段時間隊
長的屍體便會消失,他也會退出遊戲。

要是你能夠把他的屍體帶回來,那根羽毛便交給你吧。」夜木捉着真子的手
說。

「山谷這麼大………如何找啊?」真子苦惱問。

「我們當時正經過‘落石路段’,隊長穿着黑色的忍服,花時間的話肯定找得
到!」夜木激動說。

「試……試試看吧。」真子騷騷後腦,嘆氣說。

「目前為止只有寥寥可數的‘風哨子’潛入‘唐卡拉王朝’,掌握的情報可
謂‘零’。‘撫白山谷’的路陡峭危險,地形多變。你必須要‘古驛站’租用馬車才有機
會進入‘唐卡拉王朝’。這個風哨子給你,只可在生死關頭吹響它,假如附近
有‘風哨子’成員的話他們會立即趕來拯救你。」夜木把自己的‘風哨子’交給真
子。

「大橋隊長…跟我們從舊世界一直奮戰到新世界。也是我的公會會長…要是救
不回隊長的話。我跟涼子會退出這遊戲。」夜木泛淚說。

石原上涼風飄飄,吹響樹葉。

真子看着荒涼的野地,憶起當日在‘高木湖’拼死救出六口彌生的情況。

「盡力而為吧。」真子撐着魔杖站起來,收下二人資助的8法隆動身離去。

「你覺得她可以帶回隊長的屍體嗎?」涼子擔憂問。

「她是唯一的希望了……回去吧,我們也差不多報到了。」夜木說。



不知不覺間已經日落黃昏,二人再次經過農舍,只見農夫又挑着菜籃過開。

「你餵飽孩子了嗎?」夜木嘲笑NPC農夫。

農夫笑而不語,低頭離開。

突然,夜木剎停腳步。

「站着!」夜木怒吼。

農夫假裝聽不見,繼續走。

咻~~~~~~~~~~~~~~~

涼子半秒間已經拉弓放箭,擦傷農夫的耳朵。

夜木也拔出‘苦無匕首’,架好姿勢。

「怎麼了?」涼子心臟怦怦大跳,跟夜木耳語。

「看……他的耳環。」夜木皺眉說。

不知何時,農夫的左耳釘着一顆耳環。

農夫慢慢轉身,用草斗帽擋着自己的臉。

「脫下帽,讓我們看清楚你的樣子!」涼子喝令。

農夫深呼吸一口氣,大手一脫────只是老農夫樣,但耳環的顏色清晰可見。

「紅藍白的橫間………難道是──────」夜木電光石火間認出耳環的‘圖案’。

啵滋~~~~~~~~~~

「…………………」涼子肚皮一濕,兩柄短劍從後刺穿她的身體,臉頰瞬間變白。

「涼子!!!!!!!!」夜木箭步搶到她身旁。

一枝無聲的平箭從遠方射來,貫穿他的咽喉。

夜木頸上掛箭,眼冒金星,依然奮力站起來。

5名戴着耳環的黑衣人從田裡冒出,風衣內透出武器的寒光。

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
。。。。。。。。。。。。。。。。。。。。。。。。。

地上只剩下一泊鮮血。

農夫淡然一笑,戴回草斗帽,挑起菜籃繼續前進。

「跟卡斯特報告,他們正向‘內陸’推進。」農夫跟黑衣人說。

黑衣眾默默點頭,在田裡引火燒毀兩名‘風哨子’的屍體,然後隨風消失…………

=============================
第一章-鬼娃森林的女巫
2017-08-17 19:38:01
我個異零同零異變左做八月十五?
想幫輕下個工程師。
太耐無文忘記了個名


可能開錯舊FILE
2017-08-17 19:38:31
留名

歡迎
2017-08-17 19:40:50
我隻jake狗仲存唔存在
2017-08-17 19:46:49
比錯正皮
2017-08-17 19:53:58
比錯正皮

我都係,明明講咗話要負皮佢
2017-08-17 20:18:50
我之前投嗰啲角無晒
係咪要我重新投過
2017-08-17 20:25:56
我個異零同零異變左做八月十五?
想幫輕下個工程師。
太耐無文忘記了個名


八月 十五 係我投既
2017-08-17 20:46:39
正評繼續爆肝出文
2017-08-17 20:49:19
比錯正皮

我都係,明明講咗話要負皮佢

我都俾錯左正皮
2017-08-17 21:41:16
2017-08-17 21:55:16
名:迎春花
別:男
職業:血魔/食師
性格:咸濕仔,特別中意飛機場,最叻打爛仔交
2017-08-17 21:59:17
評已正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