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RPG][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999 回覆
77 Like 3 Dislike
2017-08-26 00:25:30
2017-08-26 01:05:57
殺皇女,挾皇子
扶植皇子聖女冇聲出啦掛
2017-08-26 01:12:12
殺皇女,挾皇子
扶植皇子聖女冇聲出啦掛


目標,送聖女去大皇子張床到
2017-08-26 01:12:35
絲打好似比我地杯葛咁
2017-08-26 01:44:12
外傳限定既內容
2017-08-26 03:25:24
絲打好似比我地杯葛咁

No No No. 其實只係M底你嘅錯
係你話唔睇外傳都無影響人哋先無睇咋
我哋一眾毒毒又點會杯葛絲打呢

BTW,為向絲打賠罪請日更一萬
2017-08-26 08:14:54
便意唔會傳到現實?之前又有條友試毒搞到個friend瀨哂屎仲比隔離條女打嘅?
2017-08-26 09:45:25
便意唔會傳到現實?之前又有條友試毒搞到個friend瀨哂屎仲比隔離條女打嘅?


新世界,新設定
2017-08-26 09:45:36
絲打好似比我地杯葛咁

No No No. 其實只係M底你嘅錯
係你話唔睇外傳都無影響人哋先無睇咋
我哋一眾毒毒又點會杯葛絲打呢

BTW,為向絲打賠罪請日更一萬

係無咩影響既
其實係你杯我 巴打們無杯我呀
2017-08-26 10:44:36
絲打好似比我地杯葛咁

No No No. 其實只係M底你嘅錯
係你話唔睇外傳都無影響人哋先無睇咋
我哋一眾毒毒又點會杯葛絲打呢

BTW,為向絲打賠罪請日更一萬

係無咩影響既
其實係你杯我 巴打們無杯我呀

叫佢加更啦
2017-08-26 10:49:01
絲打好似比我地杯葛咁

No No No. 其實只係M底你嘅錯
係你話唔睇外傳都無影響人哋先無睇咋
我哋一眾毒毒又點會杯葛絲打呢

BTW,為向絲打賠罪請日更一萬

係無咩影響既
其實係你杯我 巴打們無杯我呀

叫佢加更啦

一定要加更加字啦咁
2017-08-26 11:18:18
文呢
2017-08-26 11:35:24
絲打好似比我地杯葛咁

No No No. 其實只係M底你嘅錯
係你話唔睇外傳都無影響人哋先無睇咋
我哋一眾毒毒又點會杯葛絲打呢

BTW,為向絲打賠罪請日更一萬

係無咩影響既
其實係你杯我 巴打們無杯我呀

如果只係接第三章故事,絲打睇外傳最後三章就夠,之前幾章算係慢慢講下外傳世界,人物。
2017-08-26 14:18:04
文呢
2017-08-26 14:19:02
便意唔會傳到現實?之前又有條友試毒搞到個friend瀨哂屎仲比隔離條女打嘅?


新世界,新設定

咁兜
2017-08-26 14:29:20
便意唔會傳到現實?之前又有條友試毒搞到個friend瀨哂屎仲比隔離條女打嘅?


新世界,新設定

咁兜


講真架,GAME既時間好長,所以盡量將佢生活化
2017-08-26 14:29:33
考慮過先咁設定
2017-08-26 15:23:15
考慮過先咁設定

咁你有無考慮加字照顧我既感受
2017-08-26 15:29:59
考慮過先咁設定

咁你有無考慮加字照顧我既感受

開聲啦 m底要識做呢
2017-08-26 15:42:56
考慮過先咁設定

咁你有無考慮加字照顧我既感受

開聲啦 m底要識做呢

Lm
2017-08-26 15:50:52
考慮過先咁設定

咁你有無考慮加字照顧我既感受

開聲啦 m底要識做呢

Lm

2017-08-26 16:01:17
考慮過先咁設定

咁你有無考慮加字照顧我既感受

加一千字係 hea
加兩千字係敷衍
加三千字叫扮晒嘢
放假嚟講 加一萬先叫有啲誠意
2017-08-26 16:28:01
考慮過先咁設定

咁你有無考慮加字照顧我既感受

加一千字係 hea
加兩千字係敷衍
加三千字叫扮晒嘢
放假嚟講 加一萬先叫有啲誠意

應該每四個月就寫起一季二百萬字,下年這個時候就可以帶住一到五季八百萬字去日本找人出動畫完夢
2017-08-26 17:25:04
明天便是‘唐卡拉王國’的開門日。

旅館外人山人海,他們開始把乾糧及補給品運上馬車。



一輛需要用4匹馬拉動,車身包着火鐵甲的馬車停在大門前。

「蘇飛,今年有自信打敗米爾頓嗎?」兩名NPC向年輕的車夫搭話。

「哼~上年客人不適,我被逼停在‘撫白山谷’裡半天才會輸給米爾頓。」鬥志高
昂的蘇飛從車頂跳下來,朗聲道。

「你不怕米爾頓針對你嗎?他的馬車不好惹啊。」茶客們憂心道。

此時,路上的馬車紛紛讓開———一輛象牙馬車慢慢駛到酒館。

車身以雕花裝飾,車頂有一個馬頭金像,華麗得像王宮橋車一樣。

茶客臉色立變,遠離蘇飛。

「聽說有人談及我呢~」米爾頓優雅地下馬。

他穿着燕尾禮服,胸前插着一朵紅玫瑰,風度翩翩。

「還在開‘女人車’啊~米爾頓。」蘇飛嘲笑說。

「品味這回事,並不是有錢便買得到。」米爾頓反駁。

兩名頂尖車夫針鋒相對,其他人圍成一圈看戲。

。。。。。。。。。。。

「那個丫頭呢!?飯菜變涼了!」保伯大怒說。

「她在店外觀看馬車,正看得入神。要把她叫回來嗎?」愛諾娜回答。

「…………讓她再看一會吧。」保伯皺眉嘆氣說。

。。。。。。。。。。。

「那輛馬車好漂亮啊………」真子對米爾頓的象牙馬車讚嘆不已。

「他就是排名第2的米爾頓。平日專門接送貴族,在‘車夫圈’中聲望很高。」掌
櫃一邊點算到達的馬車,一邊回答。

「那麼…排名第一的‘御風者‧綠萊’呢?」真子好奇第一名的車是甚麼樣子。

「綠萊已經好多年沒載人,但他的紀錄至今仍未有人打破。」掌櫃說。

「為甚麼?他肯載人的話便發大財了!」真子驚問。

「誰知道~回去吧。很多人盯着你呢。」掌櫃嚥下口水,自己也色瞇瞇地凝視
真子的護士短裙。

。。。。。。。。。。。。。。。。。。。。。



工作一天比一天忙碌,真子好不容易熬過了過債的三天。

「系統提示:稱號—吃霸王餐的窮光蛋 已經解除。

「系統提示:獲得稱號—窮光蛋。」

「…………………」真子百般無奈看着頭上的稱號。

「38、39、40、41………」

她驗屍般認真點算自己的金幣。

「43………」真子嘆一口氣,仍欠7法隆才可以請到車夫。

「掌櫃,你可以幫我跟車夫議價嗎?」她苦着嘴臉問。

「50法隆不可能再低了。再者,你有50法隆也不夠。

你起碼要聘請兩名護衛,車夫才敢接你的生意,而護衛費並不算在車資內。」
掌櫃說。

「請護衛多少錢………」真子沒精打采問。

「算吧~~~下年去也不遲啊。」掌櫃說。

「下年………好長。」真子扁嘴說。

「你有43法隆……購買食糧後只剩下30法隆。你只能問‘醉酒車夫’願不願意
載你了。」掌櫃說。

「他要7天才到唐卡拉王國,根本趕不上啊!」真子氣急敗壞說。

「提早出發,應該可以在7天內趕到。再者,到達‘唐卡拉王城’後你可以偷渡進
去啊!」掌櫃提醒真子有‘第二選擇’。

「他在哪裡,試試看吧………」真子看着瘦得可憐的錢包,別無選擇下問。

「他總會早到喝免費酒,但沒錢住宿。到馬槽看看吧。」

。。。。。。。。。。。。



你是盲人嗎?

不怕,你光靠鼻子也找得到馬槽。

它的騷臭味隔着兩座山也嗅得到。

真子掩着鼻來到馬槽,發現連馬房也有級數之分。

低級馬房只有禾草,馬匹瘦瘦弱弱;

中級馬房有獨立水槽,但馬匹卻是呆頭呆腦,毫不起眼;

高級馬房甚至比真子的柴房更大,專人替它們擦馬背,眼神高傲自信。

真子走遍馬房也未發現‘醉酒車夫’。

突然,她在馬房後聽到一陣震耳欲聾的鼻鼾聲。

女性的敏銳直覺驅使她跨過馬冀堆,走過湖一樣的馬尿泊,終於在一堆臭禾草
上發現衣衫襤褸的車夫。

古語云,物似主人形。

不意外地,他的馬同樣躺在臭水裡睡覺。

真子不敢想像他的馬車是甚麼模樣。

「那個………請問……」真子嘗試說話,尿騷味立即湧進肺部。

酩酊大醉的車夫睡得香甜,沒有發現真子。

「那個!!!請問你是‘醉酒車夫’嗎!?」真子吸一口尿氣,破喉大叫。

車夫仍然沒有反應,真子乾脆用魔杖抽打他的臉也喚不醒他,開始懷疑他已經
死了。

他是真子唯一能夠聘請的車夫,她萬般無奈下打開‘商城’頁面,購買‘任務提
示’。

「系統提示:水桶。」
2017-08-26 17:25:14
「…………嘖!」她看到提示後懊惱不已,拾起水桶潑向車夫。

沙啦~~~~~~

「哼?!」車夫驚醒過來,視野朦朧。

「你是‘醉酒車夫’嗎?我想請你載我去‘唐卡拉王城’。」真子說。

「白…白色的小褲褲……好棒……」他看到真子的內褲後含笑九泉,再次入
睡。

「你給我適可而止啊!!!!!!」真子運勁一擲,整個水桶摔到車夫頭上,
把他打得頭破血流。

「系統提示:醉酒車夫 對你好感度—5。」

「唉喲~好痛!你要謀財害命嗎?!」醉酒車夫急忙按着傷口說。

「嗯。我想你聘請你當司機。我對天發誓你再睡着或偷窺我的內褲的話便立即
打死你。」真子甜笑說。

「好了好了~~~你想怎樣。」車夫蹣跚站起來說。

「我想請你載我到‘唐卡拉王城’。你讓我說第四次便打死你。」真子笑說。

「別動不動恐嚇我啊姑娘…你出多少錢?」車夫問。

「你排名最低…質素又這麼差,恐怕沒有人會———」真子不斷批評車夫,希
望壓價。

「少來這一套。你要找我開車,肯定是一貧如洗的混蛋。」車夫譏笑說。

「我只是想體會一下———」真子被戳著死穴,急忙狡辯。

「多少錢?」車夫狠狠說。

「30………不能再多了。」真子黯然道。

「食糧及醫療品有預備嗎?」車夫問,真子點頭。

「30法隆………我可以買三箱‘草麥啤’。好吧,但我不會跟你單獨起行。你最
少找一個護衛。」車夫開條件。

「但…我剩下的錢不多。請來的護衛跟你一樣差。」真子皺眉說。

「不要緊,危險時把他扔給野狗拖時間就可以了。」車夫奸笑說。真子立起疑
心,怕車夫會在路上對自己不利。

「你能夠在關門前趕到王城嗎?」真子確認。

「說……說不準~看天氣吧。」車夫開始口齒不清。

「那麼我們半小時後出發!」真子心急道。

「好……好啊。我把馬車拖過來……在這裡集……集合。」車夫說,然後一腳
踢向自己的黑馬。

「臭東西,起來!工作了!」他對黑馬破口大罵。

黑馬嘯吼一聲,砰一聲把車夫踢到馬糞堆裡。

「………………………」真子感到這躺旅行絕對是最危險的一次。
。。。。。。。。。。。



她回到柴房收拾東西,查曼德一臉陶醉地看着真子忙碌。

「再見,我要走了。」真子簡單道別,推門離去。

「等等!怎麼走得如此急?我們還未在月下對飲啊!」查曼德急忙擋着門口。

「你有錢才請女孩子飲酒吧。」真子不悅說。

「你去哪?」查曼德追問。

「唐卡拉,別擋着我去路,我還要請保鑣,時間緊逼!」真子用魔杖推開查曼
德。

「我當你保鑣不就可以了嗎?可人兒。」查曼德笑說。

「別吧。出生皇族世家,你連碗也不會洗,怎能旨意你打架?」真子挖苦他。

「放心,守護世上的美人是我的天職!」查曼德拍拍胸膛說。

真子一悟,心想車夫只要一個‘肉盾’而已。

「我沒有工錢可以給你喔。」真子試探他。

「待在你身邊比坐擁天下財富更快樂,錢算甚麼?!」查曼德哈哈大笑說。

這句甚得真子歡心,點頭同意。

「系統提示:查曼德 已加入隊伍。」

她回到大廳,看到保伯跟掌櫃正在結算收入。

「起行了?」保伯問。

「嗯,謝謝你三天來的照顧。」真子微笑說,伸出纖手。

「系統提示:屠夫—保伯 對你好感度+10」

保伯沒有跟她握手,反而把旁邊的布袋交到真子心裡。

真子打開一看,濃郁的肉香撲鼻而來。

裡面放過多條肉乾、生果及麵包。

「錢不能借你,但店裡的食物可以送一點給你。路上會有強盜及怪物,但最致
命就是‘天氣’。萬事小心。」保伯語重深長說。

「謝謝……」真子攬着保伯的禮物,眼睛紅了一圈。

「走吧。你趕時間啊。」保伯笑說,愛諾娜打開房門跟真子揮手道別。

短短三天,她對這裡已有家的感覺。

踏出酒館,冰冷的月光照在皮膚上變成藍色,跟店內溫暖的油燈形成強烈對
比。

真子深呼吸一口氣,跟查曼德走到馬槽後方會合車夫。

「你叫甚麼名字?」她問車夫。

「醉酒佬。」車夫譏笑說。

她不以為然,把物資放進馬車。

窮光蛋、落難王子、酒鬼及一匹臭脾氣黑馬組成的偉大隊伍出發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