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RPG][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999 回覆
77 Like 3 Dislike
2017-08-27 21:40:54
咩事,點解你地連4000都唔飽。明明第二季都係一日三千

四萬你就可以大聲㗎嗱
2017-08-27 21:41:35
係唔係節奏慢?真子賺錢果部份寫太長

可以skip女僕個條
2017-08-27 21:41:46
係唔係節奏慢?真子賺錢果部份寫太長

可以skip女僕個段
2017-08-27 21:52:00
咩事,點解你地連4000都唔飽。明明第二季都係一日三千

第二季一日三千係標題寫姐,我地好努力咁教到你三千一更,最少兩更,點知你去完個旅行回來咩都唔記得晒,各位巴打都係好心教翻你一日出幾更回復正常節奏姐
2017-08-27 21:55:19
係唔係節奏慢?真子賺錢果部份寫太長

真子寫得幾生動,感覺M底係幾喜歡寫這種比較輕鬆的風格,節奏慢唔緊要,用數量彌補就冇問題
2017-08-27 22:04:36
咩事,點解你地連4000都唔飽。明明第二季都係一日三千


一日三千
你一定係放假放得太耐
明明係一更三千 每日最少2更
2017-08-27 22:04:40
第98名 車夫(34) 6天11小時 50法隆。

第99名 車夫(8) 6天17小時 50法隆。

第100名 醉酒車夫 7天03小時 10法隆。



「50法隆………」真子探向懷中,只有一杖金幣。


明明醉酒車夫因為7日內去唔到只收10法隆,99位係最後一個7日內到達先要收50法隆,點解真子請醉酒車夫時要出到30法隆咁多
2017-08-27 22:10:35
第98名 車夫(34) 6天11小時 50法隆。

第99名 車夫(8) 6天17小時 50法隆。

第100名 醉酒車夫 7天03小時 10法隆。



「50法隆………」真子探向懷中,只有一杖金幣。


明明醉酒車夫因為7日內去唔到只收10法隆,99位係最後一個7日內到達先要收50法隆,點解真子請醉酒車夫時要出到30法隆咁多

BUG
一千字
2017-08-27 22:29:17
2229留名睇文
2017-08-27 22:34:15
2234
2017-08-27 22:41:12
2234


做老師但唔守時
2017-08-27 22:47:32
2234


做老師但唔守時

做老師但唔出文做榜樣
好意思叫學生交功課嗎?
2017-08-27 22:48:46
=============================
第五章—孤狼行動

=============================

紅櫻要塞城牆上—————


「我反對。」蒼蒹板起臉說。

「我早猜到。」無名淡然笑道。

「盟友正在成長,別跟白千松犯同樣的錯誤。當務之急是奪回他的屍體。」蒼
蒹的態度罕有地強硬。

「說不定……會找到一個新盟友啊。」無名奸笑說。

「太高風險了。」蒼蒹拼命搖頭,極力反對。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無名哼笑一聲,慢步走下樓梯。

。。。。。。。。。。。。。。。。。。。。。



「喲哈!!!」秀子的戰吼響透道館。

啪!火良野額頭吃了一棍,眼冒金星。

「竹刀永遠指着敵人胸口,其他招式都是花樣。」秀子繞着火良野踱步,嚴厲
地訓話。

火良野撐起身體,二人的竹刀輕輕相碰。

他欲踏前一步,進攻的氣勢傳到竹刀上。秀子立即後退小步,令火良野的竹刀
永遠打不着她。

火良野前後試探,秀子卻左右移動,無聲無息地突進一步,嚇得他連退三步。

在火良野退勢未完之際………

「喝啊!」秀子箭步搶前,斜刀劈陷他的胸甲。

「感受對手的‘氣’,抓着‘氣’流動時的破綻,一口氣攻破對手的防禦。」秀子繼
續踱步說。

「為甚麼…你總在我進攻前已經閃過攻擊,我卻感覺不到你進攻的‘氣’?」火良
野脫下頭盔問,臉上黏着一層水膜。

「我的‘氣’流暢而已。決定進攻的瞬間,手臂的肌肉已經自動舉刀砍劈。並沒有
思考太多。」秀子說。

「但你必需考慮對手會如何防禦,有沒有反著啊!」火良野不服反駁。

「愚人自憂。」秀子收起笑容,站在火良野面前架刀。

「好!」火良野拍腿叫好,跳起來跟秀子對峙,臉帶微笑。

「明白了嗎?」秀子會心微笑,猶如春天野花一樣充滿活力。

火良野敲打秀子的竹刀,秀子輕輕回應。

兩把竹刀緊黏在一起,火良野把凡念拋開,感受到秀子的刀傳來微微的顫動,
彷彿正觸摸她的脈搏。

火良野推前一劍,秀子馬上斜架,並用力把‘交劍點’推回火良野身邊。

無論火良野如何嘗試,秀子的刀總是比他快一步,把他的攻勢封住,她的竹刀
不知不覺間已經攻到火良野臉前。

火良野知道自己的防線將被攻破,狠下心腸,大步跳後,把竹刀藏在腰後。

秀子看到火良野突然‘收刀’,突然惱羞大作,臉紅起來。

「看刀!」火良野首次看到秀子露出破綻,閃光般平刺竹刀。

竹刀咚一聲戳中秀子的肚臍,她痛得馬上彎腰。

「哈哈哈!秀吉,我終於打中你了!」火良野哈哈大笑說。

秀子臉色鐵青,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渾身欲力。

「對不起,我太用力了。」火良野大為緊張,撲到秀子身旁,扶她到牆邊休
息。



「為甚麼你會露出破綻?」火良野沉思,問。

「‘引刀’………」秀子擦去汗水,臉上再次泛起血色,唇膏變成櫻花一樣紅。

「引刀?」火良野皺眉問。

「你剛才‘收刀’的動作,我們稱為‘引刀’,‘引誘’敵人進攻從而反擊的手段。

我總是提點你的竹刀一定要指着敵人,以保持‘最大攻擊距離’。

相反,‘引刀’卻完全放棄‘先發制人’的優勢,故意令全身露出破綻,吸引敵人攻
擊。

但‘引刀’最巧妙的地方,正是比拼‘氣勢’。

敵人思考進攻與否的猶豫;

敵人進攻時的猶豫;

敵人已經防守卻不知道你從無進攻的猶豫。

對手會露出比你更多的破綻。

‘以無勝有’,就是‘引刀’的巧妙之處。」秀子解釋。

「那麼‘引刀’好強啊!為甚麼不多用?」火良野喜問,秀子立即敲打他的頭。

「萬一對手的‘氣’比你強,你便立即處於下風,未戰先敗。

所以‘引刀’只會出現於‘強者’玩弄‘弱者’的戰鬥。」秀子不悅說。

「所以我‘引刀’時,你覺得被冒犯,最終露出破綻了?」火良野明白自己如何得
勝。

「我的修行也不足啊~」秀子苦笑說。



「將軍大人!」八湖獨島突然狂吼,全埸武士肅靜起立。

「午安各位,繼續修練吧。」無名微笑說,眾人繼續練習。

他跟八湖獨島在旁邊席地聊天,八湖獨島不斷擺出擔憂的表情,多次搖頭反
對。

「發生甚麼事了嗎?」火良野好奇問。

「想必是討論奪回白千松屍體的事吧。」秀子皺眉說。

「…………」此刻火良野掛念起分散在新世角落的伙伴們。

「來吧,火良野先生。讓我復仇!」秀子笑說站起來,跟火良野繼續對打。
。。。。。。。。。。。。。。
2017-08-27 22:49:42
良夕陽慢慢斜照進道館,武士們已經各自離開。道埸只剩下火良野及秀子仍然
在對打。

自從火良野僥倖擊中秀子一次後,她不再留情,把火良野打得口腫鼻青。



「火良野先生,一切感覺還好嗎?」無名突然出現,笑問。

「不錯,我的敏捷及力量也慢慢提升了。」火良野喜道。

「貴服的朋友呢?他們可好?」無名再問。

「雖然他們各自忙碌,很享受在新世界的時間。」火良野客氣回答。

「那便好了~以後還要多多指教。」無名滿意點答。

「你們仍未走嗎?修練完趕緊去狩獵怪物賺錢啊~接任務做也不錯。」無名似
乎很在意尼服玩家的感受,呵護備至。

「秀吉答應陪我修練,我想快點學有所成,跟朋友盡情到‘境外之地’冒險。」火
良野歡笑道。

「秀……子………」秀子像母獅一樣低聲吼叫。

「哈哈哈!你果然是好導師,秀吉!」無名哈哈大笑。

「有趣有趣………我也很久沒有修練呢。先生跟我比試一下,如何?」無名微
笑問。

秀子大吃一驚,張大嘴巴看着火良野。

「好!!!」火良野狂喜大吼,興奮得竹刀不斷顫抖。

。。。。。。。。。。。。。。。



二人站在道埸中央的四方陣內。

火良野調整心跳及呼吸,把秀子每一句教導也應用出來。

他平持竹刀,腳步穩健不亂。

相反,無名像木頭一樣站在原地,抬高鼻子打量着火良野的一舉一動。

無名注意到火良野的步法兩前一後,慢慢進逼。

火良野的竹刀也畢直地指着自己胸口,毫無破綻。

「我感受到———」無名突然說話,火良野抓着他張嘴的瞬間箭步劈打!

啪!

火良野突然全身冒汗,不敢動彈——————

無名的竹刀已經抵在他的喉核前。

「我感受到你的‘氣’,流動得不錯。」無名悠然地完成句子,竹刀卻像鐵打一樣
紋風不動。

「你剛才如何出刀…………」火良野已經嚇破了膽。

「秀吉,你看到嗎?」無名後退一步,慢慢放下竹刀笑問。

「無名將軍只是挑走你的竹刀,再指着你咽喉而已。」秀子嚥下口水說,興奮
得像碰到偶像的少女一樣。

「怎可能這麼快?!」火良野心裡暗暗吃驚。

「你感受不到我的‘氣’,才覺得我的‘劍’快而已。」無名單憑火良野的表情已經
讀懂他的心底話,微笑道。

「秀吉,剛才一劍你有甚麼評價?」無名開始收拾隨身物品,問。

「抱歉,無名將軍…鄙人水平低劣,同樣無法感受到將軍的‘氣’。」秀子慚愧
說。

「你呢?」無名問火良野。

「我只是……眨眼間由攻變守,甚麼也看不到。」火良野渾身顫抖答。

「你們也正確~我根本沒有‘動氣’~~~哈哈哈哈!」無名哈哈大笑,交還竹刀
後離開。

二人呆若木雞,以敬畏的目光送起無名。

「他沒有‘殺氣’,即是瞧不起我嗎?」火良野回想,突然感到被冒犯。

「不……換一個角度思考。他已經‘氣’、‘劍’、‘體’合一,不再拘泥於‘氣’的流動
了……」秀子看着無名普通的背影,延伸出巨人一樣龐大的影子說。

「到底……他有多強……」火良野感到自己像小學生一樣弱,焦慮不安。

。。。。。。。。。。。。。。。。。。。。。。。。



三名頭戴烏紗,身穿紅袍闊袖的韓服劍客慢慢走向‘重生教堂’東北方向。

無名跟兩名武士不知從何弄來一套韓服,腰間掛着兩把長太刀慢慢走進前方小
鎮————俄羅斯玩家的村莊。

他們一進村口已經被俄羅斯玩家凝視,數十對不友善的眼睛正監視無名的一舉
一動。

「請問酒館在哪裡?」無名輕鬆微笑問路旁的俄羅斯玩家。

俄羅斯玩家猶豫地指着教堂旁邊的一間5層大屋,正是俄羅斯玩家聚集的地
點。

「謝謝。」無名點頭道謝,繼續前行。

。。。。。。。。。。。。。。。
2017-08-27 22:50:03
三人踏進酒館,一名高瘦法師便走來嘲笑他們。

「噢看~~~我們來了3隻黃猴子喔!」他以高亢滑稽的聲線說。

「我們不賣泡菜,安全套也沒有細碼!走吧!」

酒館內立即哄堂大笑。

「多少?」無名保持微笑,問身邊的侍衛。

「一層50人,5層就是250。」一人說。

「等級及職業呢?」無名再問。

「一半3轉,一半4轉。憑裝備及武器得知。」另一人回答。

「跟情報一樣。」無名不懷好意地勾起微笑。

「喂!不歡迎你們啊~~~斯‧咪‧打。」某戰士譏笑。

「人造人看膩了,想看看真正的美女嗎?寵寵寵。」一群美艷性感的俄羅斯女
玩家加入,旁在木柱外。

「你們寄居在我們強盛的‘新首爾’旁佔到不少好處吧?是時候向我們納稅了。」
無名突然朗聲道。

俄羅斯玩家立即捧着肚子大笑。

「‘新首爾’?我們連眼角也看不上你們。你們跟‘紅櫻要塞’的猴子相比差得遠
呢!」俄羅斯玩家瞧不起韓國玩家,惡言相向。

「猴子,想我們送錢給你們嗎?有本事在我屁股裡拿啊!」一名大漢把法隆夾
到屁股隙中。

嚓————————

「哇啊~~~~~~~~~~!!!!!!!!!!」剛才甚囂塵上的女玩家
突然尖叫。

大漢的皮褲被一刀劃破,兩顆米白色的‘蛋蛋’掉在血泊之中。

「收下了,謝謝。」無名的武士刀尖竟然托着那杖金幣,刀鋒上沾有少許糞
漬。

「你們找死吧!泡菜仔!」俄羅斯玩家大怒,紛紛拔出武器。

「………沒錯,正是找死!」三名武士同時拔出雙太刀,怒吼。

。。。。。。。。。。。。。。。。。。。。。。。




翌日,一隊風哨子在‘聖園堡’苦侯。

他們老遠發現有二人步向‘聖園堡’,立即衝出城外迎接。

一名武士扶着滿身是血,少了一臂的無名進入城堡。

「仍有一人呢?!」風哨子急問。

武士嘆氣搖頭,把無名放在地上。

「向蒼蒹報告………立即集結兵力………」無名強忍痛楚,抓緊風哨子的衣袖說。

。。。。。。。。。。。。。。。。。。。



「報告蒼蒹將軍!出大事了!」風哨子飛奔上紅櫻要塞,看到蒼蒹正跟負傷的
無名研究地圖。

「說。」蒼蒹喜怒不形於色,問。

「‘重生教堂’發生戰爭,俄羅斯人跟韓國人大打出手了!」風哨子急報。

蒼蒹立即跟無名對上眼色,站起來。

「八湖!」他大叫一聲,早已經穿好龍角護甲的八湖獨島大步踏前。

「以維持地區和平為由,率領‘龍角大隊’幫助韓國玩家守城。‘適量’反攻入侵
者!」蒼蒹下達鋼鐵指令。

「明白。」八湖獨島挺起鮮紅色的胴具,轉身離去。

「新的盟友…到手了。」無名灌下一口清酒笑說。
2017-08-27 22:51:33
第98名 車夫(34) 6天11小時 50法隆。

第99名 車夫(8) 6天17小時 50法隆。

第100名 醉酒車夫 7天03小時 10法隆。



「50法隆………」真子探向懷中,只有一杖金幣。


明明醉酒車夫因為7日內去唔到只收10法隆,99位係最後一個7日內到達先要收50法隆,點解真子請醉酒車夫時要出到30法隆咁多

BUG
一千字


早出發收多啲得唔得?
2017-08-27 22:51:49
2234


做老師但唔守時

做老師但唔出文做榜樣
好意思叫學生交功課嗎?

DSE寫作卷話就話最少五百字
但係真係寫得嗰五百字就實炒硬啦
所以話就話三千字
但係你作為老師就應該寫返一萬字出嚟
2017-08-27 23:26:11
Jed
2017-08-28 00:03:44
新世界斷手斷腳有冇得修補番
2017-08-28 03:30:04
要搵返條屍先可以復活?咁如果死咗係直接彈返去本服定係卡住係新世界?
2017-08-28 07:51:28
要搵返條屍先可以復活?咁如果死咗係直接彈返去本服定係卡住係新世界?

應該登出
比人復左就有通知可以登入玩
如果冇人復等條屍變骨之後先可以開新ac 重玩
9估
2017-08-28 08:09:40
2017-08-28 09:13:55
起身竟然無文
2017-08-28 09:33:06
番工無文睇全日唔開心
2017-08-28 09:35:46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