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RPG][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999 回覆
77 Like 3 Dislike
2017-09-03 18:54:22
文呢
2017-09-03 21:31:04
文呢

星期日無文
2017-09-03 22:06:29
文呢
一日兩更呢
一日一萬字呢
2017-09-03 22:16:05
雷克斯去咗邊?


Quit左game

係母服入左仙境
天上一日 地上一年
2017-09-03 22:22:24
雷克斯去咗邊?


Quit左game

係母服入左仙境
天上一日 地上一年

單機王依個名你估浪得虛名嫁
2017-09-03 23:01:41
M底宜家每日一更
好灰好少文
2017-09-03 23:39:41
竟然無文...
2017-09-03 23:43:20
雷克斯去咗邊?


Quit左game

係母服入左仙境
天上一日 地上一年

單機王依個名你估浪得虛名嫁

單機王聽到有境外副本應該會單刷
2017-09-04 00:13:33
雷克斯去咗邊?


Quit左game

係母服入左仙境
天上一日 地上一年

單機王依個名你估浪得虛名嫁

單機王聽到有境外副本應該會單刷



我要文啊
今晚唔比樓主bb訓床
2017-09-04 00:59:33
今日嘅文去咗邊?
2017-09-04 01:03:31
我地係咪再見唔到樓主M底嘅一面
2017-09-04 01:18:17
離開茶館兩天,那片廣闊的草原已變成一張綠色小地毯。

鬆軟的泥路變成硬繃繃的石頭,馬車顛簸得幾乎震斷真子的脆腰。

「不行~不行~停。」真子拍打車夫。

她跑下車,然後跑到樹邊嘔吐。

「我們趕時間啊姑娘。」車夫皺眉說。

「還不是…你的馬車慢。」真子嘴唇發紫,扶着樹幹說。

「我們當真趕得上嗎?」查曼德擔憂起來,他們十多小時沒有看到遇上馬車,
肯定包尾了。

「依照這條路走基本上6天半可到,別急。」車夫說。

「看~右邊不是有一條舊路嗎?!」查曼德指着旁邊一條雜草叢生的小路說。

它脫離主要道路,直衝上山峰,去勢甚急。

「那是綠萊的‘獨家路’………至今仍未有人敢走。全部都在山脊的尖石上駕駛,
太危險了。」車夫皺眉說。

「你要錢對吧?要是你能準時到達唐卡拉城門,我賞你額外20法隆。」真子
說。

「你看………」車夫停下馬車,指着小路上有數條小軌跡。

「我們會在三個山頭後追上他們的。」車夫說。

「這上他們?!你不是跑最慢嗎?!」查曼德驚問。

「待會你便知道………」



真子胃裡波濤洶湧,只好抓緊車邊對抗吐意。

「不要緊吧?」查曼德輕撫她的背部。

「別碰我!」真子大驚推開查曼德。

她突然動氣,終於守不住食道,嘔吐物咕嚕咕嚕飛出車外。

查曼德乾脆把真子拉進自己懷裡,橫起熊臂讓她的頸舒服地枕着,然後用衣袖
擦去她嘴邊的污垢物。

「不……不用……」真子舞動虛弱的手臂說。

查曼德沒有理會,左掌輕輕按着真子小腹,劍眉一鎖,一陣暖流慢慢滲入她的
肚子。

真子的吐意馬上消失,胃袋暖呼呼的,舒暢得放鬆身體,像海棉一樣伏在查曼
德臂彎裡。

「不打我了嗎?」查曼德的眼睛冒出少量聖陽金光,譏笑問。

「破……破例讓你抱一會吧……」真子抓着他的手臂,穩住身體後累極而睡。

「謝主隆恩。」查曼德哈哈笑道。



日換星移,血紅色的夕陽消失在山邊,銀月慢慢高掛,把石路照成灰白色。橙

黃色的山谷變成幽藍,一望無際的山脈像深海般神秘,只有少許村落的火光閃
爍。

馬車披星戴月地前進,翻過兩個山頭,終於到達兩間農舍。

「我們在這裡休息吧。」車夫把馬車停好,說。

「該起來了~」查曼德輕掐真子的鼻。

真子猛然張開眼,赫見查曼德的嘴唇就在自己眼前。


「人渣!」啪!

。。。。。。。。。。。。。。。。。。。



農戶免費讓他們借宿,但晚飯要收錢。

三人同意,低頭走進小農屋內。

「我們只有‘蕃薯泥’及‘麵包’而已。」老農婦尷尬說。

「我有酒就可以。」車夫拿出小酒壺笑說。

「可以先給我一條熱毛巾嗎?」查曼德右臉腫脹如豬,苦笑說。

「哼~」真子別過頭,臉頰發燙。

。。。。。。。。。。。。。。。。。




「想不到山上蠻清涼呢~」真子拿了一碗‘蕃薯泥’大啖起來。

她幾乎把胃裡所有食糧都吐出來,現在餓壞了。

「現在只是1500米左右、要是到達3000以上便要火把、5000以上
更是雪域,你們要當注保暖啊。」車夫警告。

真子聽到雪域後興奮得大呼小叫,她從到訪過雪境,終於如願以嘗。

「我去添點柴火……」查曼德說,然後徒手抓向火爐方的‘草餅’。

「等等~用木柴夾進去吧。」車夫急道。

「為甚麼?剛才農婦也是徒手工作啊?」查曼德好奇問。

「那是‘牛糞餅’………」車夫譏笑說。



‘蕃薯泥’是農婦用雙手搓成,黃色的泥蓉上仍能清晰看到老婦的指紋。

電光石火間,真子把兩件事聯繫在一起。

「咳~咳咳。」她假裝咳嗽,偷偷把嘴裡的薯泥都吐在掌裡,乾脆連麵包也不
吃了。

「要嗎?」她把保伯贈送的肉乾分給查曼德及車夫。


「不用了,我的牙咬不動。」查曼德按着腫臉說。

「謝訟,我要一條。」車夫珍而重之地接過肉乾,收到懷中。

「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們要穿過第3山峰,正式進入‘撫白山谷’的區域。」車夫
說,然後離開農屋。



「你今晚敢碰我一根頭髮便打死你!」真子警告查曼德。

「不敢了~不敢了~」查曼德急道。

。。。。。。。。。。。。
2017-09-04 01:18:38
真子飯後略感無聊,走到屋外觀看星空。

在這個遼闊的夜色裡,人渺小得像星星一樣,隨時被海浪淹沒。

她心裡掛念起尼菲特、松美及帕修斯他們,同時記起六口彌生及廢青狼的教

訓。

「好好休息~明天繼續努力!」真子告訴自己,轉身回屋。

此時,她赫見車夫正跟農婦在第二間農屋外糾纏!

「這個色鬼!!!」真子勃然大怒,抽出魔杖趕過去。

「不用了~~~我們足夠了。」農婦大力推開車夫,臉上卻掛着微笑。

真子好生奇怪,躲到角落偷看。

「你夠娃娃也不夠!是嗎?」車夫蹲下來笑說。

農婦背後原來藏了一個小女孩,她雙眼渾圓,玉臉胖胖,十分討人喜愛。


「那麼你多謝叔叔吧。」農婦說。

「謝謝~」小女孩伸手接着車夫的肉乾。

「還有…這裡。」車夫竟然送出數法隆。

「怎可以?!‘聖火經’說取財有道,不可貪婪!」農婦大驚拒絕。

「你不吃娃娃也要吃,讀書結婚也要錢啊!我就買買酒而已,花不了多少。」
車夫硬把錢塞進農婦腰帶裡。

「那麼………」農婦盛情難卻,突然聽到菜籃掉下來的聲音。

二人立即望向真子的位置————空無一人。

「我不客氣了。」農婦笑道。

「嗯!」

。。。。。。。。。。。。。。。。



車夫回到三人的農屋,聽到打雷般的鼻鼾聲知道查曼德已經熟睡,真子也背着
自己入睡。

他並沒有說話,靜靜躺在柴枝上睡覺。

「床舖有位………」真子背着他,突然說。

「甚麼?」車夫驚訝問。

「本來就是雙人床,我不介意你佔用一角,但我不會分你棉被。」真子冷淡
道。

「哈~不怕我吃你豆腐喔!」車夫大笑說。

「不怕,因為我會殺死你。」真子說。

「不用,我習慣了。」車夫苦笑回絕。

…………………………


室內只剩下查曼德的雷聲。

「上來吧,別要我說第二次。你是車夫,休息不足我便麻煩了。」真子說。

。。。。。。。。。。。。。。。。。。。
2017-09-04 01:19:58
「喀喀喀喀~」清晨的雞啼聲——

「哇啊!!!!!!!!!!!!!!!!!!!!!!」查曼德崩潰地吼叫,農婦立即破門而入。

「怎麼了?!」她急問。

「你……你‘睡了’她?!」查曼德指着睡在真子旁的車夫尖叫,眼睛爆出紅絲。

「甚麼鬼說話?!我睡在床上而已!」車夫大急,立即跳下床。

「我免我他著涼而已,你別————」真子被查曼德的怒吼嚇親,急忙解釋。

「上床?!?!?!?!」查曼德自動把車夫的字句過慮了。

「天洪!」

一條大水柱射飛了查曼德。

。。。。。。。。。。。。。。。。。。。。。。



他們告別農屋,繼續前進。

太陽及白雲像伸手可及一樣接近,天空變成藍色的帽子頂在頭上。

他們爬到第三山峰,立即看到山下有一堆路障。

「我們趕上了……」車夫放慢車速,下坡去。

「他們………發生甚麼事?」真子赫見7輛馬車摔成一團,碎木內夾着多具血
肉模糊的屍體。

「這是絕不能跑綠萊的路的原因。有些路段需要加速衝過去,要是你不敢,或
技術不好便變成他們了。」車夫說,慢慢繞過路中心的屍體山。

。。。。。。。。。。。。。



再次前進,真子已經習慣了搖晃的節奏,覺得馬車像搖籃一樣。


她在搖籃裡發呆,時間像漿糊一樣黏稠漫長。真子再次敵不過睡意,慢慢合起
雙眼。



再次打開,她發現馬車被白霧包圍,伸手不見五指。

「這些是甚麼霧?當心我們掉下山啊!」真子發現車輪旁便是萬丈深淵,大驚
說。

「霧?妹妹,這些是雲啊!‘撫白山谷’就是‘撫雲’的意思。」車夫哈哈大笑說。

「雲?!」真子立即張開手掌。

雲的觸感微濕,跟空氣無異,卻在她指間流走,像浮空的白水一樣奇幻有趣。

「每人第一次進入‘撫白山谷’也像你一樣,這麼————哇~~~~~!!」

碰!馬車撞到甚麼了。

真子及查曼德立即下車檢查,發現路前有一輛已粉碎的巨形鐵馬車。

車身被金鏈鎖着,車輪也被破壞。

「這輛馬車好似有哪裡看到……」真子若有所思說。

「蘇飛的車………」車夫皺眉說。

「蘇飛?!第二名的蘇飛?!為甚麼?!」真子大驚,蹲下來查看,果然是蘇
飛的鐵馬車。

「金馬鏈…恐怕是米爾頓的好事吧。」車夫檢查金鏈,皺眉說。

「但蘇飛的屍體……不在這裡呢。」查曼德以聖光照亮變形的鐵皮車,只看到
商人的屍體。

「咦?!把那具屍體拖出來看看!」車夫發現了甚麼。

查曼德扳開一塊鐵皮,拉出商人衣衫不整的屍體。

屍體胸前及背部均有刀傷,小腹更插着一枝弩箭。

「想不到米爾頓這麼狠。」真子別過臉說。

「不………他才沒有空閒時間刀殺商人,更沒有時間搶錢。

看,他們的錢包都不見了………」車夫聲音顫抖說。

「你的意思是?」查曼德站起來,眼睛變得嚴肅。

「霧鬼山賊!快走!!!」車夫大驚說,三人立即衝回馬車,急馳起來。

真子一邊擔心馬車會掉下山谷,一邊監視兩邊山線。

一陣嘈吵的馬蹄聲音從後趕至………

「喝啊~~~~~~~~~~~!!!!」三輛載滿山賊的馬車急趕而至。

「見鬼!擋住他們啊!!!」車夫驚呼,大力抽打馬鞭。

「怎擋————」真子正想問,1個盜賊已經跳上她的馬車,揮刀砍向真子。

砰!查曼德一拳揍飛他。

「當心…要來了。」他架好姿態,三輛馬車高速接近。

「系統提示:擊退‘霧鬼山賊’ 1/7波。」


「來吧!」真子抽出魔杖,召喚身型最靈巧的‘幻蝶’應戰。
2017-09-04 01:20:16
瞓多左
2017-09-04 02:04:25
瞓多左

唔夠
2017-09-04 02:07:45
瞓多左

樓主我地好肚餓
要求加更
2017-09-04 02:45:32
「這是絕不能跑綠萊的路的原因。有些路段需要加速衝過去,要是你不敢,或
技術不好便變成他們了。」車夫說,慢慢繞過路中心的屍體山。
唔係本人既話又點會知
2017-09-04 04:22:58
真子呢條線好睇
2017-09-04 08:44:17
蘇飛炒車得商人屍體,為左減低負重一個護衛都唔帶,班賊唔搶你都對唔住自己
大王子攻略怕男人的真子,之後開發商以AI幫助真子克服心理陰影為由又將大王子殖入仿生體。到時AI研究理性有神神子,講感性有大王子
2017-09-04 09:55:12
神神子比人類佔有左
唔通呢次npc要佔有返人類
2017-09-04 10:12:12
大王子崩潰果幕 好正
2017-09-04 12:49:02
1730必有一篇
2017-09-04 13:23:53
1730必有一篇

遲一分鐘加一萬字
2017-09-04 16:23:49
多輛馬車在白霧濃罩的彎曲的山路上展開亡命追逐戰。

車夫左右拉動韁繩,馬車Z型奔馳,飛刀利箭擦耳而過。

山賊像飛猴般跳到真子的馬車上,拔出彎刀長劍步步進逼。

查曼德力抗群賊,真子炮打賊車。



山賊不但無法擊退強壯的查曼德,更被他夾娃娃一樣抓起,扔出車外。

真子的火球被‘水屬性’的雲霧削弱,彈速大減,‘雷球’雖然擊中山賊,但他們
馬上換人駕車,作用不大。

最後真子使用幻蝶的‘魔法擴散效果’冰封整個車輪,賊車失控撞石,砰一聲粉
碎。



二人不知不覺間漸生默契,越戰越勇。

「系統提示:擊退山賊的攻擊 7/7波。」

最後一波攻擊,也是最激烈的一波,山賊暗中派出一輛黑馬車,車上全是弓
箭手。

他們張弓搭箭,瞄準真子。

她跟查曼德聯手抵擋登車賊,仍未發現。

「見鬼去吧!」車夫突然右轉,封住箭手馬車的去路。

他們來不及停車,急忙閃避。

「當心~~~當心啊!!!」山賊驚叫,馬車直撞樹幹,應聲碎裂。

登車賊見狀跳車逃命,車夫快馬加鞭,一溜煙逃去。



「系統提示:成功擊退山賊。」

「系統提示:區域(撫白山谷) 聲望+3。」

「呼~~~」真子收起魔杖,感到身體酸軟無力。

「想不到你蠻勇敢啊。」查曼德拍拍車夫肩膀說。

車夫一言不發,神色嚴肅地輕拉鞭繩,似乎在測試甚麼。

「出甚麼問題了嗎?」真子急問。

「車輛向右傾斜,同時發出嘰嘰聲,恐怕剛才撞壞了輪軸。」車夫擔憂說。

「能撐到唐卡拉城門嗎?!」真子驚問。

「不行,之後要走100里荒涼的碎石路,假如車子在該區域跑不動的話便
死定了。」車夫說。

「快想辦法解決啊!」真子急道。

「我必需要停下來,劈木維修馬車。你們有木鋸等工具嗎?」車夫看到兩旁
仍有杉樹,心生一計問。

真子翻轉背包,只有一柄鈍口的‘原木大劍’。

「本來無一物~~~哈。」查曼德借勢解開上衣,展示完美的肌肉笑說。

真子白眼一翻,向車夫搖頭。

「可以問農戶借嗎?」真子建議。

「我總是匆忙略過這段路,跟農戶不熟稔,也不知道哪裡有房舍。」車夫
說。

「前方不就有一條小村嗎?」查曼德指着霧中火光說。

他們駛進小村,雖然佔地不大,卻有十多戶農家。



「你好~請問你們有木鋸嗎?我想維修車輛。」車夫截停路邊農民,禮貌笑
問。

「喔~當然可以!我們村有修車匠啊,你可以直接付錢修車。」農民熱情回
答。

「呃……錢……」車夫臉有難色,支吾以對。

「多少?」真子問。

「看你們車子的損毀程度吧~最貴才8法隆。你的車子仍可以走動,應該2
法隆可以修好了~」農民誠實相告,並沒有趁機敲詐。

「我付。」真子爽快答應。

「謝謝你…但我不會少收車資啊。」車夫認真說。

「嗯……」真子若有所思,黯然說。

他們按照按示駛到修車匠店前,修車匠表示需要5小時維修。

三人泊好車子後走到小餐店打發時間。

車夫又開始逗店主的女兒玩,他掛上慈父的微笑,足以令人誤會他是女童的
父親。

「難道他有戀童癖?!」查曼德厲眼監視車夫,突然向真子搭話。

「你算吧,死色鬼。」真子反罵他。

查曼德收起笑容,一本正經指着真子。

「食色性也~性是雙向享受,別先入為主喔。」查曼德像教授一樣認真。

「你真夠無恥。」真子厭惡地瞪他一眼。

「我每個床伴也歡愉無比,甚至處女也欲求未滿。要試試看嗎?」查曼德湊
近真子笑說。

他口吻穩重自信,既不浮跨,也不含蓄。

「你摔到屎坑淹死吧。」真子憤然離席,孤自離開餐店。

「你又惹怒小姑娘了?」車夫回來,笑問。

「從來沒有女生拒絕我…twice。」查曼德誇張地豎起手指說。

「小姑娘真不錯,只是性格古怪,讓人摸不著頭腦。」車夫搖頭苦笑。

「想個辦法幫我征服她,事成重重有賞!」查曼德拍案大叫。

「簡單~待會我把車停在偏僻處,然後按着她雙手,下身任你魚肉。」車夫
奸笑說。

「女性不享受,性愛有何意思?!我堂堂查曼德豈不變成九流鼠輩?!再
想!」查曼德大怒道。

「她當面拒絕你多次,死心吧!」車夫譏笑道。

「再想!」查曼德怒吼。

「……………」

。。。。。。。。。。。。。。。。。。。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