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RPG][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999 回覆
77 Like 3 Dislike
2017-08-28 19:01:39
2017-08-28 19:04:54
條屍我估係比人用條走私路線運走左

我估之前既知情人士同日本仔唔岩傾所以無講到
母服既人係做任務既期間遇到運屍既俄羅斯人
跟手神神子佢地屎忽撞棍誓返條屍立左大工
2017-08-28 20:17:59
松美撞返卡斯特佢地!?
2017-08-28 21:03:23
條屍我估係比人用條走私路線運走左

我估之前既知情人士同日本仔唔岩傾所以無講到
母服既人係做任務既期間遇到運屍既俄羅斯人
跟手神神子佢地屎忽撞棍誓返條屍立左大工

鳩估蒼蒹知情同識卡斯特,卡斯特做雙重間諜,用白千松條屍取信於俄佬等卡斯特上位,蒼蒹就用白千松做借口令武士行動平內。
2017-08-28 23:26:24
咁少文
2017-08-29 01:31:26
訓前一推
2017-08-29 03:46:06
文呢 冇文聽朝搭車睇咩
2017-08-29 03:56:21
一日一萬
2017-08-29 05:37:27
字數就多既
但對住推進劇情呢...就好似唔夠
所以好似未夠喉咁
2017-08-29 07:57:07
冇文
搞錯
2017-08-29 08:52:23
寫梗
2017-08-29 08:53:09
寫梗

快啦
2017-08-29 09:17:32
師徒重遇記
2017-08-29 11:19:59
屌 訓醒又冇文
2017-08-29 11:25:29
屌 訓醒又冇文

2017-08-29 11:33:07
好睇,支持
2017-08-29 12:02:59
文呢?

btw幾時開學呀星期5定星期1呀m底
2017-08-29 13:02:50
文呢?

btw幾時開學呀星期5定星期1呀m底

學都未開就偷懶
到時開咗學又諸多藉口休息
2017-08-29 13:10:56
Lunch 仲未有文
2017-08-29 13:39:09
M底越忙就爆越多字,極度懷疑寫文係減壓方法,放假冇野做冇壓力唔洗減壓自然產量少
2017-08-29 13:50:14
M底越忙就爆越多字,極度懷疑寫文係減壓方法,放假冇野做冇壓力唔洗減壓自然產量少

又講得幾中wo
人黎
唔好比空堂佢休息
2017-08-29 14:55:08
Tea time都仲未有文
2017-08-29 17:25:18
做完in train 都未有文
2017-08-29 17:33:12
「到底有多遠……」松美跟神神子已經趟在馬車兩天,途徑三城七鎮。

人群喧鬧的聲音變成鳥語蟲歌,然後漸漸式微,只剩下寒風刮耳的呼呼聲。

「冷嗎?」松美摟着神神子軟綿綿的身體,溫柔地問。

「溫得很。」神神子像嬰兒一樣伏在松美懷裡。

他們駛經一座四方大城,城外綠草如茵,有大群玩家務農聊天,毫無新世界
的危機感。

「車夫,我們在哪?」松美站起來,問。

「‘新首爾’,旅人是這樣稱呼它的。」車夫回答。

「韓服玩家的主城!」松美終於目睹紅櫻武士以外的‘玩家勢力’。

「你們快躲起來,有人查問了!」車夫急說。

松美及神神子縮到木箱旁,以黑布蓋着自己。



不一會,5名韓服玩家截停馬車。

「你好啊,旅人大官。有甚麼事呢?」車夫擠出笑容說。

「我是朴寵,新首爾的守備官。你車上裝着甚麼?」朴寵問。

「‘花女樹’的種子,準備到‘地域山脈’下種植。」車夫回答。

「打開尾板,我要檢查。」朴寵說。

「但我趕時間呢~旅人大官。」車夫緊張起來,額角冒汗。

朴寵並沒有理會,強行登車檢查。

他揭起所有黑布,只發現一堆綠色的種子及大堆腐臭的爛肉,並無可疑物,
隨即下車。

「你運的肉腐爛了,下次運肉乾吧。」朴寵譏笑說,讓路放行。

「謝謝旅人大官。」車夫急急駛走馬車,心裡暗問:哪來肉?



車上銀光一閃,腐肉堆變成閃粉,慢慢凝聚成一面鏡盾。

「幸好你反應快。他說話寵寵寵個不停,好難理解。」松美抹一把冷汗說。

「你早點用隱形技能就可以了,松太。」神神子淡然一笑,繼續伏在她懷裡
休息。
2017-08-29 17:33:50
「兩位看,前方就是‘地域山脈’。它連綿萬里,地勢險要。跨過它就是‘境外之
地’了。」車夫笑說。

「喔!是紅櫻要塞!」松美發現遠西邊有一座醒目的紅城。

它座落在‘地域山脈’中最寬闊的山口上,大型的車輛或是戰爭機器無法跨越山
脈,必需經過紅櫻要塞。

正因如此,光是紅櫻要塞的稅收已經足夠養活日本武士了。

「走私道有多少條?」神神子問。

「這是商業秘密喔~姑娘。我可以告訴你,唯一通行的走私道只剩一條,其
他都被堵住了。」車夫呵呵笑道。

「堵住了?」松美好奇問。

「旅人啊~地主啊~因為不同的原因堵住走私道。
某些以大石封路、某些派猛獸防守,我們正使用的走私道幸得一部份旅人保
護才可以保持暢通。所以我們十分珍惜這條小道。」車夫回答。

「……………」神神子沉默不語。



馬車駛進一片茂密的樹林,葉子互相堆疊,爭取陽光,令森林內漆黑一片,
正午時間也需要點亮火把照明。

「兩位姑娘,可否幫我把種子及肥料隨意撒在後方?」車夫笑說。

她們就像捧着禮物袋的聖誕老人一樣撒下禮物。

「好古怪習俗。」松美滿腹疑問。

「他正隱藏車軌啊~」神神子會心微笑,指着泥路上的車軌說。

「但這些是樹種子,長不高啊?」松美驚醒,問。

「明顯他撒謊了吧?只是野草的種子而已。兩天後車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了。」神神子笑道。



穿出樹林,車速減慢,慢慢披上山坡。

重生教堂一帶的‘玩家領地’一覽無遺,宏偉的城堡也變成積木般小巧玲瓏。

「咦?有大片玩家正集體行動呢~」松美指着遠方一個小鎮說。

「………他們武器在手,好像作戰鬥準備呢。」神神子用透鏡查看,皺眉
說。

「戰鬥……?不管了~我們先忙自己的吧。」松美躺在馬車內,舒暢地打一
個呵欠。



「翻過山口後的小直路上有小茶館,我們可以休息兩小時,他們的‘香菇包’味
道不錯。」車夫笑說。

「貴不貴?可以利用關係幫我們殺價嗎?」神神子已經變成精打細算的婦
人,盡量為松美省下一分一毫。

。。。。。。。。。。。。。



不知不覺間,紅櫻要塞已經隱於山背,他們總算進入‘境外之地’。

簡陋的茶館就在前方,車夫急不及待地駛過去。

「喲~~~老朋友,我又來了!」車夫興高采烈走進茶館。

松美扶着神神子下車,用力呼吸清新的空氣。

「哼嗯~~~~是自由的氣味啊!」憩靜的鄉郊洗滌二人的靈魂,‘疲勞值’慢

慢回復。

「意外地熱鬧呢。」神神子冷眼評估環境,發現有另外三輛馬車停在茶館
外,證明有其他商人使用這條秘道。

「不管了~我們吃點甚麼吧!」松美拉着神神子快步前進。

她們經過第3輛馬車時突然聞到一陣濃烈的香料味,就像乾辣椒跟咖哩粉一
樣刺鼻,教人退避三舍。

  此馬車由兩名車夫把守,他們不苟言笑,外貌嚴肅,年齡比一般車夫
輕。

  「他們不需要休息………還是車上貨品十分貴重……?是我多疑吧。」
神神子皺眉沉思,總覺得這麼多‘走私馬車’聚在一處,非比尋常。

「怎麼了?快來啊~」松美發現神神子板起嘴臉,對小店充滿界心。

「你先進去,我想在草叢小便。」神神子直話直說。

「哦呵~~~一起去吧。」松美奸笑道。

「我樂意讓松太看到我的裸體,但不想其他人看到。你不如到店內先點菜等我?」神神子甜笑說。



「老闆!來4個香菇包!」松美進店後大叫,坐到窗旁。

此時神神子慢條斯理到來。

「松太,低調。」神神子責備她。

「吓?為甚麼啊…難得離開‘境內之地’,應該盡情探索一番!」松美的心情像
脫韁野馬一樣激動。

「他們………不像NPC。」神神子輕聲說。

松美小心翼翼回頭,發現小茶館內竟然坐滿黑衣人。

他們全部戴着兜帽,把樣貌藏在陰影裡。兜帽卻藏不了他們冰冷的目光,松
美及神神子立即感到自己被監視。



本來熱鬧的茶館瞬間沉寂下來,只有車夫喋喋不休,說個不停。



「怎……怎會這麼多玩家。」松美終於發現詭異之處,跟神神子低聲討論。

「我們回去馬車等候吧………」神神子拖着松美的手急步離開。

「等等!」某人喝停二女。



她們心中一寒,慢慢回頭。

「你們點的香菇包不要了嗎?」店小二捧着4隻大包問。

「不要,謝謝。」神神子句子再說完便轉身離開。

「兩位姑娘進來休息吧!離開這裡沒有熱食了喔!」車夫熱情地拉着他們。

「拒絕,我們討厭熱食!」神神子急於脫身,用字狠毒。

「別這麼兇吧,我向你們介紹,這是一直保護我們的旅人───」車夫把二人
拉到一個黑衣人面前。

黑衣人立即站起來,用力拉着車夫的手臂搖頭。

「怎麼了?大家是‘走私犯’,不用怕嘛!」車夫笑道。

黑衣人的頭搖得更用力,其他黑衣人同時站起來,包圍三人。

「不…不互相認識一下嗎?」車夫知難而退,苦笑說。

黑衣人使一個手勢,全體離席,像鬼魅一樣消失。

松美及神神子讓到一旁,不敢擋路。

但神神子已經猜出他們並非善男信女,不碰為妙。

「這麼快便走了嗎?」車夫失望道。

黑衣人點頭,跟松美擦身而過。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