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RPG][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999 回覆
77 Like 3 Dislike
2017-09-04 22:33:43
暫時評1,2,3季你地有咩意見?

第3季我文筆會似番第一季,特別係真子條線,著重返第一季既冒險感覺同輕快既節奏

其實用意係邊
第一季一開始介紹個background都明
但都黎到第三季,唔驚cool down個故咩
2017-09-04 22:39:15
暫時評1,2,3季你地有咩意見?

第3季我文筆會似番第一季,特別係真子條線,著重返第一季既冒險感覺同輕快既節奏

控制一下劇情描寫的輕重,唔係我地想咩都當有伏筆,而係M底寫野設定夠細心,放低條線時點都留低一點蛛絲馬跡。相反,想推劇情而又冇伏筆的位,很多時對描寫的著墨會很輕,變的以推劇情進度為主。

有時廢話都講多兩句,明明係二打六都寫得詳細少少,等人估估下究竟係咪重要角色時,先容易隱藏真正的伏線。

當然,現在一日出得一更大把巴打屌緊唔夠喉時仲要為左藏伏而做場大龍鳳一定俾人插到開花,唯有靠M底一日寫一萬字以量來推進才時正解
2017-09-04 22:41:10
當然,現在一日出得一更大把巴打屌緊唔夠喉時仲要為左藏伏而做場大龍鳳一定俾人插到開花,唯有靠M底一日寫一萬字以量來推進才正解
2017-09-04 22:43:10
有機會大家有興趣既出嚟食個飯,話哂你地支持我,我先有信心出去闖

Lm

lm

利申想見水龍巴

LM
點解想見我


成晚可以睇你同m底互動

諗起都扯扯地

跟住送我返屋企既時候肯定係想圖謀不軌


護送樓主哩個重任一定係交比你 放心

梗係佢送我返屋企喇
2017-09-04 23:31:29
2017-09-05 00:01:32
開party綁起m底
2017-09-05 00:18:27
開party綁起m底



btw今日睇黎都唔會有文咁
2017-09-05 01:11:10
早啲瞓,聽日繼續啦
2017-09-05 05:00:11
我可以負責揸機幫你地影大合照
2017-09-05 07:06:38
文啊
2017-09-05 08:08:25
有機會大家有興趣既出嚟食個飯,話哂你地支持我,我先有信心出去闖

Lm

lm

利申想見水龍巴

LM
點解想見我


成晚可以睇你同m底互動

諗起都扯扯地

跟住送我返屋企既時候肯定係想圖謀不軌


護送樓主哩個重任一定係交比你 放心

梗係佢送我返屋企喇

邊個送邊個都無所謂啦,返到去先戲玉,反正都過夜架啦
2017-09-05 08:22:00
唉,屌終於記番密碼

食屎狗撞左我成個月

Lm join飯局
2017-09-05 09:52:57
唉,屌終於記番密碼

食屎狗撞左我成個月

Lm join飯局


樹巴
2017-09-05 10:06:11
有機會大家有興趣既出嚟食個飯,話哂你地支持我,我先有信心出去闖

Lm

lm

利申想見水龍巴

LM
點解想見我


成晚可以睇你同m底互動

諗起都扯扯地

跟住送我返屋企既時候肯定係想圖謀不軌


護送樓主哩個重任一定係交比你 放心

梗係佢送我返屋企喇

邊個送邊個都無所謂啦,返到去先戲玉,反正都過夜架啦

咁你又岩
但個晚大家就可能無文睇
2017-09-05 10:13:00
唉,屌終於記番密碼

食屎狗撞左我成個月

Lm join飯局


樹巴

樹巴
一齊鞭鳩M底一日出翻兩更文先
2017-09-05 10:17:05
唉,屌終於記番密碼

食屎狗撞左我成個月

Lm join飯局


樹巴

樹巴
一齊鞭鳩M底一日出翻兩更文先

WELCOME BACK!
2017-09-05 10:40:28
留名Join M底飯局
2017-09-05 11:03:06
留名Join M底飯局

樓主bb睇下幾多人支持你
2017-09-05 11:14:44
求其畫隻雷克斯再撩隻龜
有冇得諗

再唔係安德魯都 ok
2017-09-05 11:17:56
Btw 今日篇文呢?

系統提示︰滿足毒毒 1/3 篇。
2017-09-05 11:34:29
Btw 今日篇文呢?

每日任務提示︰滿足毒毒 0/3 篇。
2017-09-05 11:45:12
Btw 今日篇文呢?

每日任務提示︰滿足毒毒 0/30 篇。
2017-09-05 12:18:17
Btw 今日篇文呢?

每日任務提示︰滿足毒毒 0/30 篇。

你咁狠心要M底每日出30次

細水長流才可長玩長有阿
2017-09-05 12:22:12
「這裡是…咦?」車夫從宿醉中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小溪旁,身上披着一張大兔皮。

「你醒了~哈哈!想不到你喝醉後才使出真功夫!」查曼德搭着車夫讚嘆。

「我喝醉了?我有開車嗎?!」車夫驚問。

「哈!山賊騎馬也追不上你的馬車。你成功使用綠萊的路線,知道嗎!?」
查曼德興起說,恨不得再來一次。

車夫聞言痛心地揪緊頭髮,懊惱不矣。

「小姑娘呢?」車夫問。

查曼德指向下游。

「嗚嚕嗚嚕嗚嚕~~~」

真子跪在溪邊吐出黃黃綠綠的液體,幾乎掏空整個胃袋。

「她幾乎吐了整個早上。」查曼德苦笑說。

車夫沒有回應,沉默地維修馬車。

「要出發了嗎?」真子跌盪回來,掩着嘴巴問。

車夫環顧四周,白霧已經消散,森林變成光禿禿的石地,只有一層薄薄的草
皮。

他們停在一個曠闊的谷地裡,被山脈包圍。

「再跑4天便到王城。」車夫說。

「行程開始兩天,再跑四天到王城,總共就是6天。昨晚短短數小時趕了半
日路程?!」真子屈指一數,驚覺。

「走吧…還有很長的路。」車夫冷淡說。

馬車再次出發,但慢得出奇,連草原上的毛牛吃着草也趕過他們。



「這個速度…你肯定?」真子憂心問。

「你乖乖安坐就是了。」車夫的口吻突然厭惡起來。

真子跟查曼德對望一眼,二人均無頭緒。



位於高山俯瞰低地,建築物變成沙粒一樣細小。

馬車已經穿過雲層線,真子看着白雲飄到懸崖下方,滲進墨綠色的森林。

視覺就像從飛機向外張望一樣,卻少隔一層窗戶。

高海拔的冷風滑過皮膚份外冰涼,馬車的震動,壓碎石子的沙沙聲…每個感
官也敏銳起來,令你精神爽利。



「你走了綠萊的路…」真子突然說。

「……………………」車夫沒有回答,繼續駕車。

「你的經驗絕對不輸其他車夫。

提醒我們買糧食、知道補給點、懂得避開山賊、熟悉綠萊的路………」她逐
一點出車夫不經意展示的本領。

「你…是綠萊吧?」真子認真問。

「不,那傢伙死了比較好。」車夫回答。

「最少…你認識綠萊吧?」她追問。

車夫沒有回答,也沒有否認。

「你肯定不是最慢的車夫…為甚麼?」真子死心不息,問。

「你吵着我開車,小姑娘。」車夫酒醒後說話不足10句,性情大變。

真子扁嘴,向查曼德求救。

「你幫我撬開他的嘴巴吧。」真子說。

「嗯?……嗯………」查曼德罕有地安靜下來,兩眉深鎖,按摩着太陽穴。

「怎麼了?」真子發現他神色有異,問。

查曼德搖搖頭,像小孩般抱膝縮成一團,身體開始顫抖。

真子大驚,輕摸他的額頭,非常燙手。

「你該不會生病吧?」真子驚道,她知道查曼德有特珠的溫暖體質,但絕非
這個樣子。

「好冷……」查曼德顫抖說。

真子馬上翻開背包,她有‘解毒藥’、‘回復藥水’、‘魔力藥水’、‘石化草’及最後
一瓶‘萬能藥’。

她毫不猶豫交出‘萬能藥’,但查曼德服後病況沒有好轉。

「醒醒啊,別作弄我啊!」真子赫見查曼德昏昏欲睡,急忙搖醒他。

「好頭痛………別搖。」查曼德推開真子。

「讓我看看。」車夫停下馬車,跳到車內。

他翻開查曼德的眼皮、測試額頭溫度,然後按摩他的後腦。

「這裡痛嗎?」他老練地夾着查曼德後頸一處,問。

「嗯……好像要裂開。」查曼德皺眉說。

「他患了甚麼怪病嗎?!」真子立即追問。

「不是病…而是‘症狀’───高山症。」車夫說。
2017-09-05 12:23:49
「甚麼是‘高山症’?!」真子追問。

「高山症不算疾病,而是身體在‘低氧環境’下產生的不適而已。他體魄強健,
心肺功能好卻會有反效果。因為身體習慣‘高氧運作’的話,對‘高山症’反應特
別大。」車夫解釋,輕士放下查曼德,讓他躺下來。

「喔~嚇壞我了。我還怕他會死呢。」真子抹一把冷汗,笑說。

「搞不好會致命的。他就像吊在半空中,繩子隨時斷裂。」車夫冷冷道。

「怎辦啊?!我沒有合適的藥了!」真子剛才平伏心情,再次焦急起來。

「只要服用‘莫斯草’便能舒緩‘症狀’。」車夫說。

「莫斯草!哪裡?!」真子四處張望,漫山都是草皮,那一根才是‘莫斯草’?

「它只生長在‘祟火廟’附近。‘祟火廟’是一個───」車夫正想解釋,立即被真
子打斷。

「別管‘設定’了!告訴我‘莫斯草’在哪裡?!」不知何故,真子害怕查曼德會
就此病死。

「前方的碎石坡下有一座‘舊廟’,但它建於樹林內陡峭的絕壁上。你採草救他
的話可能趕不上到達唐卡拉王城。」車夫說。

真子一悟,內心的天秤浮動起來。

「他是NPC而已………充其量是個性十足的AI。要是我錯過進城機會便
花額外時間及金錢。

他只是NPC而已……反正我也親手………多他一個不算甚麼。

不!他病死而已,我不算殺死他!」她的天秤已經傾向一邊。

但查曼德痛苦的樣子變成一個無形無實,卻重量十足的法碼,放在真子內心
的天秤上。

「那…那也沒法了。」真子狠下腸說。

「‘沒法’的意思是?」車夫小心問。

「去‘祟火廟’吧,速去速回!」真子決定救查曼德。



車夫用石頭壓穩車輪,解開馬匹的韁繩,三人騎馬下山去。

他們再次進入雲層,這裡的樹木上刻有奇怪的圖騰。

車夫在林內打轉,時左時右,更需要停下來思考。

「你不會迷路了吧?!」真子驚問。

「誰會記住破廟的位置?再者,根本沒有人冒險走進這裡。我只是偶爾經過
而已。」車夫說。

再繞一會,車夫摸着絕壁前進,終於發現一間霉霉黑黑的大廟宇。

木柱被濕雲浸得發漲,天花塌多處,滿地都是碎渣,雜草從地磚間冒出。

一道晨光穿過天花破洞透射進來,令肅靜的破廟保存莊嚴神聖的感覺。

「我去拔草。」車夫翻身下馬,走向草叢。

真子扶着查曼德到樹下休息,自己走到破廟內查看。

一個大金盆放在祭壇上,牆壁依稀看到鮮紅色的油漆。

真子繞着房間走一圈,停在一幅發霉的壁畫面前。



第一部份,一名白衣小孩帶着一群人遊山玩水。

第二部份,白衣小孩走到火盆前,四周的白衣人正跟黑衣人戰鬥。

白衣人手持火把,黑衣人拿着水壺,雙方也臉目猙獰。

第三部份,只是畫着一個大火盆而已。

「雖然多個人物已經臉目全非,但仍可以猜出圖案……

但這些畫有甚麼意思………」真子沉思,探頭到火盆裡。

甚麼也沒有,只有枯葉及碎木而已。



此時她肚子雷聲作響,連日嘔吐已經耗盡食糧。

但荒山野嶺如何得到食物?

她在破廟裡踱步,忽聞金火盆旁邊的香爐傳出沙沙聲。

5條小蟲子正在爐灰上掙扎。

真子嚥下口水,心中閃過一絲餓意。

「才不吃蟲!」真子扁嘴回頭,卻注意到蟲子們並非掙扎,而是互相殘殺。

四條紅蟲正合力撕咬一條綠蟲。綠蟲身上多處負傷,依然拼命爬走,在爐灰
上留下一條綠色的汁痕。

真子停下腳步,好奇地觀看這埸蟲族大戰。

紅蟲似乎比較強,弓彈兩次便追上綠蟲,把它拖回爐中央繼續分食。

綠蟲不斷掙扎,突然跟真子對上視線。

它身上奇獨的花紋微微變色,然後極力爬向真子。

「我想多了吧?」真子挪向左邊,綠蟲便追向左邊。

「我也救不了你啊……弱者要學會保護自己……」真子嘆氣,對着蟲子自言
自語。

兩條紅蟲突然咬着它的尾巴,綠蟲已經無力掙扎,在爐灰中打滾。

「真子…學會保護自己,再守護內心的純潔。」廢青狼的說話再次響
起………

「…………………」她冷眼凝視小蟲。

。。。。。。。。。。。。。。。。



「小姑娘,他已經服藥了,等一小時,藥效發作才移動吧。」車夫走進破廟
說。

「嗯……」真子掌心已經捧着小綠蟲,並摘了兩片樹葉餵食。

「好冷,你能生個火嗎?」車夫往手掌呼氣,說。

「星火燎原………咦?!」真子抽出魔杖,燒着地上一堆枯葉。

就在她觸摸魔杖的一刻,一條系統訊息彈出。

「職業提示:收服 ????。(Y/N)」

「矣?!?!?!?!」

=================================
第八章-承諾的重量

=================================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