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RPG][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999 回覆
77 Like 3 Dislike
2017-08-19 11:57:30
新文
2017-08-19 13:09:42
文呢
2017-08-19 16:33:52
文呢
2017-08-19 16:46:03
咁多同行 話說屎忽樹去左邊

Mark左我隻角未

邊隻?

寵寵寵
2017-08-19 16:46:56
m底mark左未
2017-08-19 18:01:53
m底mark左未

名: 寵寵寵
姓別:男
技能:好似RO個舞者咁, 可以幫人補下血加下輔助咁
性格:死淨種韓仔, 係新世界返到去紅櫻. 出境外前好撚串, 但返到黎見識過出面變左死狗.

marked



瞓著左
2017-08-19 18:37:52
文呢
2017-08-19 18:53:49
2017-08-19 18:58:04
文呢
2017-08-19 19:06:44
2017-08-19 19:32:51
m底mark左未

名: 寵寵寵
姓別:男
技能:好似RO個舞者咁, 可以幫人補下血加下輔助咁
性格:死淨種韓仔, 係新世界返到去紅櫻. 出境外前好撚串, 但返到黎見識過出面變左死狗.

marked



瞓著左

我係呢個呀

名:迎春花
別:男
職業:血魔/食師
性格:咸濕仔,特別中意飛機場,最叻打爛仔交
2017-08-19 19:59:45
m底mark左未

名: 寵寵寵
姓別:男
技能:好似RO個舞者咁, 可以幫人補下血加下輔助咁
性格:死淨種韓仔, 係新世界返到去紅櫻. 出境外前好撚串, 但返到黎見識過出面變左死狗.

marked



瞓著左

我係呢個呀

名:迎春花
別:男
職業:血魔/食師
性格:咸濕仔,特別中意飛機場,最叻打爛仔交


已MARK,


寫梗,我戴住耳機打文,我家姐突然開我房門,嚇到我彈起
2017-08-19 20:02:58
m底mark左未

名: 寵寵寵
姓別:男
技能:好似RO個舞者咁, 可以幫人補下血加下輔助咁
性格:死淨種韓仔, 係新世界返到去紅櫻. 出境外前好撚串, 但返到黎見識過出面變左死狗.

marked



瞓著左

我係呢個呀

名:迎春花
別:男
職業:血魔/食師
性格:咸濕仔,特別中意飛機場,最叻打爛仔交


已MARK,


寫梗,我戴住耳機打文,我家姐突然開我房門,嚇到我彈起

又唔係打丁
咁都嚇親
渣ga
2017-08-19 20:15:43
m底mark左未

名: 寵寵寵
姓別:男
技能:好似RO個舞者咁, 可以幫人補下血加下輔助咁
性格:死淨種韓仔, 係新世界返到去紅櫻. 出境外前好撚串, 但返到黎見識過出面變左死狗.

marked



瞓著左

我係呢個呀

名:迎春花
別:男
職業:血魔/食師
性格:咸濕仔,特別中意飛機場,最叻打爛仔交


已MARK,


寫梗,我戴住耳機打文,我家姐突然開我房門,嚇到我彈起

又唔係打丁
咁都嚇親
渣ga

洗左杯未
2017-08-19 20:22:46
‘女鬼’無聲無息出現,神神子吃了一驚,正想解除分身之際———

「你迷路…了嗎?」‘女鬼’突然說,語氣甚是溫柔,沒有敵意。

「…………………」神神子大感意外,不敢回答。

「你睡在我跟丈夫的床上了。」‘女鬼’穿着一條髒兮兮的藍裙,表面滿佈黑色污
垢,好像醬油漬混合泥巴一樣黏黏稠稠。

「對不起。」神神子急忙從空墳爬上來,但墳坑深約兩米,難以攀爬。

‘女鬼’蹲下來,向神神子伸出蒼白的手臂。

神神子猶豫半秒,最終在女鬼幫忙下爬出來。

「打攪了。」她點頭道謝,急步離去。

「再見……………」‘女鬼’慢慢回頭,用奇怪弱軟的步姿走回屋內。

未幾,小屋再次傳出嗚咽。



神神子跟松美商討後決定再用分身試探女巫。



喀喀喀。

女鬼應門,神神子終於看到她的正面。

紙一樣白的皮膚下佈滿血絲,眼窩深陷,嘴唇發紫,瞳孔跟人類無類。

「你又迷路了嗎…………」‘女鬼’問。

「抱歉,我餓得雙腳發軟,你可以施捨一點食物嗎?」神神子按着肚子苦笑。

「嗯…進來吧。」女鬼慢慢移開身體,邀請陌生人進屋。

神神子小心翼翼探身進門,眼睛像快門一樣眨門,記下屋內所有細節。

她本來期待房屋中央會有‘血魔法陣’或是用屍體進行某種獻祭———但這裡普通
的農舍而已,牆上也沒有掛着乾老鼠或蝙蝠等的魔藥材料。

「坐吧………」女鬼指着角落的舊木椅說。

「謝謝你,請問你有同伴嗎?」神神子開始試探。

「沒有。」女鬼背着神神子彎腰,在木箱內尋找食物,似乎不怕神神子會暗算
她。

女鬼交出一塊發霉麵包,再倒了一杯泥水給神神子。

然後她靜靜地走到角落的嬰兒床旁邊,輕輕推搖,嘴角勾起一個僵硬的笑容,
眼神卻像藍霧一樣抑鬱。

「是你的孩子嗎?」神神子打趣問。

「嗯………」女鬼回答。

農舍像密室一樣安靜,只剩下搖床的嘰嘰聲。

「他睡得真香甜呢。」神神子決定以‘嬰兒’作切入點,熱情笑道。

「嗯…他是愛睡鬼。」女鬼淡淡回答。

神神子立覺不妥,因為室內並沒有任何嬰兒衣物,也沒有嬰兒食品。

「女巫說謊。」她心想,然後循着此邏輯偵查,亦不見任何男性衣物。

「你吃完了嗎?」女鬼問。

「嗯。」神神子急忙把麵包及泥水藏在懷裡。

「你只要一路向東走,跟隨樹上的白箭頭記號便可以離開森林。」女鬼哄着搖
床內的‘東西’說。

「森林內吊着很多死屍,我很害怕。」神神子揪緊衣物道。

「他是我的丈夫…………別怕。他不會傷害你。」女鬼幽幽道。

「夜晚的森林還是很可怕,我能夠借宿一晚嗎?」神神子大膽問。

「不…我的寶寶怕陌生人。」女鬼道。

神神子悄悄把一束頭髮變成鏡盾,浮到搖床上查看—————果然,也是一隻
布偶。

她知道女巫即將趕走自己,決定深入調查。

「他的名字是甚麼?」神神子笑問。

女鬼像木頭一樣凝視着搖床。

神神子開始感到頭暈、噁心,‘疲勞值’同時下降。

「未決定。老人說名字會影響寶寶的未來,我未曾上學,怕改了一個低俗的賤
名。」女鬼說。

「我可以看看他的樣子嗎?」神神子問,知道女巫肯定會拒絕。

豈料女巫大方地抱起‘嬰兒’。

「可愛嗎?」女巫冷冰冰問。

神神子僵立原地—————她看到一個活生生的嬰兒正啜着姆指,凝視自己。

「不可能!」她立即退出分身的意識檢查,發現自己中了‘幻術’。

雖然萬般不願意,她仍然回到分身的意識內。

「你識字嗎?」女巫問。

「一點點。」神神子豈只識字,她根本是‘人形字典’。

「你能夠幫他取名字嗎?」女巫眨着啡瞳問,二人首次四目交投。

「系統提示:接受 女巫 的委託(Y/N)。」

女巫的眼睛始終冷若冰霜,完全沒有當媽媽的興奮之情。

直覺告訴神神子———女巫根本是清醒的,她知道自己並沒有孩子。

而這個名字………就是劇情的大門。

Y———

「讓我想想………」神神子接受女巫的委託,開始細心選字。
2017-08-19 20:22:57
「女巫吊着丈夫的人偶,肯定十分痛恨他,多半是婚外情吧?

她挺疼愛小孩,但為甚麼森林內的嬰兒會被撕去四肢?

她因愛成恨殺死了自己的寶寶嗎?

但屋前只有丈夫的空墳…未見埋葬小孩的墓地…

寶寶應該未誕生便夭折,所以用人偶代替。



她的丈夫人偶上有‘太陽’的標誌,明顯是‘奧蘭多爾—太陽帝國’的象徵。

唯一肯定的是———女巫的丈夫是‘太陽帝國’的人,然而她痛恨丈夫。

關鍵字是:‘痛恨’、‘太陽’、‘死亡’。」神神子眨眼間完成以上推測。



「哈蒙德。」神神子說。

「哈蒙德………甚麼意思?」女巫抱着嬰兒問。

「奧蘭多語———寂寞的長眠。」神神子嚴肅說。



「系統提示: 女巫 對你好感度—1。」
「系統提示: 女巫 對名字:哈蒙德 不感興趣。」



「你喜歡嗎?」女巫逗着人偶說。

神神子依然看到是活生生的嬰兒,不禁用力拭擦眼睛。

「謝謝你,我想———」女巫淡淡說。

「不,這是給你的名字。」神神子插嘴道。

「系統提示: 女巫 對你好感度—3。」
「系統提示: 女巫 對你的說話感到興趣。」

「我的名字?」女巫重覆。

「沒錯。你的丈夫拋棄你跟嬰兒。最後嬰兒死了,只剩下你一人,決定孤獨地
死在這片樹林裡。所以哈蒙德是送給你的名字。」神神子一句話扭轉了局面,
女巫首次展露吃驚的表情。



「你只猜中…少許…………」女巫臉色越來越黑,屋內的空氣似水泥一樣沉
重。

守在屋外的松美也感到不妥,潛伏到窗外準備攻擊。

「我的孩子被殺死了…然而,我根本沒有所謂的丈夫,只有令我懷孕的男
人。」女巫幽幽道。

「要‧動‧手‧嗎?」松美在窗外作手勢,神神子認真評估女巫的戰鬥力。

她並非‘不死族’,也不是‘精靈’等強大的種族。

屋內未見武器,她只會少許幻術,理應不難應付。



「我其實是‘月神族—卡伯萊斯部落’的使者。我們需要開發這片森林,但你的存
在嚇怕了農民。你可以搬家嗎?」神神子坦白說。

「我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我將會死在這裡,變成厲鬼,直到世界毀滅的一
日。」女巫當面拒絕,神神子開始感到渾身難受。

「別‧動‧手。」神神子使眼色,生怕松美秒殺女巫後她會‘變身’。



「OK。」松美舉手示意—————卻蹲下來磨刀,第一刀必定‘爆擊’。

「要是…我可以幫你找到丈夫———令你懷孕的男人呢?」神神子問。

「你不可能找到他的………他本來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最後畏罪潛逃。他有
高強的本領避開帝國的通緝,自然可以躲過你的追捕。」女巫說。

「帝國的大人物…通緝犯…強大的戰鬥力…」神神子突然覺得這些形容詞有點
熟悉。

「可以告訴我他的名字嗎?」神神子問。

「假如…你答案我,會把他帶回來。」女巫拿出‘契約書’問。

「系統提示:接受 女巫的任務:帶回她的愛人(Y/N)」

神神子接過契約書,簽下自己的名字。

「系統提示: 女巫 對你好感度+1。」



「他的名字是………貝倫。」女巫說。

「貝倫…嗯。

等等!貝倫?!你叫甚麼名字?!」神神子緊張地捉着女巫瘦弱的白手。

「蜜塔琳………」她說。

澎冷~~~~~~~~松美看到神神子‘出手’,破窗而入。

「要害掃瞄!」「背刺!」

她一刀刺向蜜塔琳!

「等等啊,松太————」



嚓。

==================================
第二章— 道


==================================
2017-08-19 20:35:50
2017-08-19 20:42:26
松太
2017-08-19 21:15:59
何解劇情去得咁快
蜜塔琳守生寡
2017-08-19 22:15:51
唔吊引 直接開估
好小可會咁
2017-08-19 22:21:19
唔吊引 直接開估
好小可會咁


好多嘢要出,拖會比人屌老母

節奏太快?
2017-08-19 22:39:53
唔吊引 直接開估
好小可會咁


好多嘢要出,拖會比人屌老母

節奏太快?

唔係呀 用蜜塔琳嚟帶入劇情幾好 又可以講返外傳嘅後續
2017-08-19 22:55:23
睇黎要重睇外傳了
2017-08-19 22:56:29
唔吊引 直接開估
好小可會咁


好多嘢要出,拖會比人屌老母

節奏太快?

唔快
只係之前你成日都吊我地癮姐
而家咁樣幾好
唔快唔慢
2017-08-19 23:09:05
睇黎要重睇外傳了

M底ge一字一句都好重要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