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RPG][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999 回覆
77 Like 3 Dislike
2017-08-28 09:38:59
文呢
2017-08-28 09:40:01
2017-08-28 09:41:55
樓主,我係你學生,再唔出文我唔交功課架
2017-08-28 09:43:07
文呢
2017-08-28 09:45:09
文呢
2017-08-28 09:45:55
留左名先,好難追文
2017-08-28 09:48:37
留左名先,好難追文


我想搞紙言,但係打文已經用哂啲時間.

2017-08-28 09:53:43
留左名先,好難追文


我想搞紙言,但係打文已經用哂啲時間.


叫你d 學生幫你搞級言個邊
2017-08-28 10:06:02
留左名先,好難追文


我想搞紙言,但係打文已經用哂啲時間.


老師出文未
2017-08-28 10:10:42
留左名先,好難追文


我想搞紙言,但係打文已經用哂啲時間.


老師出文未


打梗喇
2017-08-28 10:11:23
留左名先,好難追文


我想搞紙言,但係打文已經用哂啲時間.


叫你d 學生幫你搞級言個邊

2017-08-28 10:17:39
留左名先,好難追文


我想搞紙言,但係打文已經用哂啲時間.


叫你d 學生幫你搞級言個邊


真,俾學生知道阿sir日日打4k字都要俾人喪屌追文,自己做人辨俾學生睇
2017-08-28 13:04:34
放飯冇文
2017-08-28 13:09:01
文呢
2017-08-28 13:22:50
咩事,點解你地連4000都唔飽。明明第二季都係一日三千

明明第一季一日一萬
依家不增反減仲嫌我地大食
2017-08-28 14:07:36
經過一整天廝殺, ‘新首爾’滿目瘡痍。

濃煙直衝百米高空,密麻麻的屍體鋪滿大街小巷。

戰況最激烈的城牆更血流成河,把灰石牆染成深紅色。

韓國玩家雖然滿身神器,等級較高。但他們主要以PVE為主,對自由度高
及擬真的PVP並不熟練。

相反,俄羅斯玩家雖然等級較低,最好的裝備只是‘稀有’金裝,但他們好勇鬥
狠,人數是韓兵數倍之多。他們不惜踩着同伴的屍體衝上‘新首爾’的城牆,一
度攻入‘皇宮’之內。



幸得八湖獨島率領武士‘剛好’趕到,扭轉戰局。他更一口氣殺入俄羅斯小鎮,
逼俄羅斯玩家議和。



「為免同類事件發生,我們將銷毀你們的武器。」八湖獨島說,然後趁機徹
底搜尋小鎮。

他們翻轉木桌,劈開衣櫃,甚至強行爆破金庫的門,搜刮出大量金器財富。

「你們這群混蛋,跟泡菜仔借故挑起戰火,謀財害命!」失去武器的俄羅斯
玩家在廣埸上破口大罵。

「先撩者賤。」八湖獨島厲眼道。

「佔盡便宜還賣乖?!數天前兩名韓國人闖進我們小鎮,殺了數十人,我們
只是復仇而已。你們……日本武士,自封為王,卻偏幫泡菜國,果然黃皮猴
子們都一樣低劣!」俄羅斯玩家群起反駁。

「你們膽敢說自己沒有陰謀?!」八湖獨島大怒,眾武士立即拔刀。

「我們只在小鎮附近搜集資源供養母服,對你們的猴子戲才不感興趣!有種
便殺光我們!」俄羅斯鎮長站起來,跟八湖獨島互瞪。
「報告八湖隊長,並未發現白千松的屍體。」武士說。

「水井呢?」八湖獨島追問。

「所有角落已經搜索完畢,同時未發現‘俄羅斯耳環’。」武士說。

「奇怪…他們把白千松的屍體藏在哪?

難道有人假冒俄羅斯玩家了?」八湖獨島鬱鬱自問。

。。。。。。。。。。。。。。。。



天下之大,尋人有如大海撈針。

假如他故意隱姓埋名,就像草原上的一根野草,你跟他擦身而過也不會發
現。



「我們找到貝倫的可能性是無限趨近零。」神神子躺在松美胸膛上說。

她們走遍布達坎村附近的大城小鎮,均空手而回。

二女絕望得只想躺在床上,等待貝倫自動敲門拜訪。

「我們陪尼菲特出戰太陽國說不定更有趣。」松美嘆氣道。

「不行喔。她們在前線作戰,把後援的重任交給我們,不能辜負她們。」神
神子輕掐松美的臉,溫柔地責罵她。

「你說可能性無限趨近零,不是跟零一樣嗎?

與其費神尋找貝倫,不如尋找打敗蜜塔琳的方法吧……」松美像洩氣的氣球
一樣說。

「你想……殺死蜜塔琳?」神神子瞪大眼睛凝視松美,一副難以置信的樣
子。

「這是最有‘效率’的方法。尼菲特急需‘月神族’的援軍,但‘月神族’糧食不足,
人口無法提升。蜜塔琳剛好是路中大石,不得不除。」松美從卡利爾口中知
道蜜塔琳悲慘的過去,婉惜說。

「………………………」神神子枕着松美的臂彎,手指在愛人的胸脯上打
圈,沉默不語。

「怎麼了?」松美用力摟緊神神子,柔聲問。

「假如蜜塔琳的角色換成我,你也下得了手嗎?」神神子認真問。

「怎可能!我單人匹馬殺上奧林匹克山,不惜單挑眾神也會救你出來。」松
美誇張笑說。

「松太………假如蜜塔琳的角色換成我,你下得了手嗎?」神神子追問。

「怎麼了?」松美對神神子奇怪的態度感到不安,反問。

「你能夠理性地作出‘擊殺蜜塔琳’的決定,因為她是NPC吧?她是‘NP
C’,無機的程式,所以你的‘道德責任’幾乎是零。所以平日我們才能夠切菜斬
草一樣砍殺NPC角色,不是嗎?

但………她們是玩家呢?你也下得了手嗎?」神神子問。

「玩家也會殺啊!我純粹以利益出發。」松美大急解釋。

「不可惜嗎?她的背景如此淒慘,難道她不配有‘幸福’嗎?」神神子開始坐正
身體,眼神變得冷漠起來。

「幸…幸福嗎?她有自己的‘劇本’吧?」松美如坐針氈,小心翼翼回答。

她知道神神子已經進入‘理事’狀態,萬一用字誤觸神神子敏感的神經,誰知道
她有甚麼反應。

「劇本………但你告訴我‘一切都是虛假,唯獨感受是真實’就像我對你的愛一
樣,她肯定承受着無比的痛苦不是嗎?」神神子問。

「你要責備我自私嗎?我不否認。要是尼菲特跟你一同遇險,我會毫不猶豫
先救你。」松美自信地說。

「不,這種討論層次低得像黃色笑話一樣,我不感興趣。

‘無惻隱之心,非人也’。

松太想殺死蜜塔琳,是‘人’嗎?

我希望幫助蜜塔琳,是‘人’嗎?

然而………蜜塔琳,是‘人’嗎?」神神子陷入無盡的思潮,猶如溺水般無力不
安。
2017-08-28 14:07:55
「‘我思故我在’,不是嗎?

你對‘真理’的執著就如蜜蜂愛花蜜一樣,是‘自我意識’的追求。

未遇上你前我只是迷糊求樂的人,並沒有甚麼目標。跟你交往後我感到生活
前所未有的充實。媽媽也說我變成‘另一人’。

假如蜜塔琳有追求的話,她也是‘人’喔。」松美揉着女友的頭說。

「是人非人………不是客觀的事實嗎?」神神子好奇問。

「哈哈~你肯定沒有聽說‘人面獸心’這成語。」松美大笑。

「‘人面獸心’就是形容行為不乎合道德基準的人,但他們本是‘人’,所以‘人’的
道德才會套在他身上,不是嗎?」神神子反問。

「這個嘛………好像………唉喲傻瓜。」松美一時語塞,生怕神神子胡思亂
想,乾脆以吻封着她的嘴巴。

神神子陶醉地瞇起雙眼,緊緊抱着松美的身體。

「我認為盡管NPC也是真實存在,最少在這個時空………

這個時空,她們有追求幸福的權利………」神神子黯然道。

「哈…哈哈…………追求幸福…………咦!?」松美突然從床上跳起來,怒
力捕獲一閃即瞬的靈感。

「追求…………我知道如何找到貝倫了!」松美興奮說,立即打開小地圖。

「我不認為你比我更聰明,松太。我想到63處貝倫可能出現的地方,然後
用‘排除法’過濾選擇。剩下8處地方我們已經到訪過,沒有貝倫的縱影。」神
神子譏笑說。

「你當然比我聰明!但我比你更有想像力啊神神子!換角度思考,找不到貝
倫,引他出來不就可以了嗎?!」松美手指像釘一樣刺在‘諾比比鎮’上。

「諾比比鎮………我們連妓院的廁所也檢查了,沒有發現貝倫啊。」神神子
大惑不解。

「不………我們不用找貝倫,找‘釀酒師‧提哈’就可以了!」松美堅定自信說。

「都聽你的。」神神子雖然不明白,但她義無反顧地相信松美,撲到她懷內
磨蹭。

。。。。。。。。。。。。。。。。。。。。。。。
2017-08-28 14:08:48
翌日朝早,二人馬不停蹄趕到諾比比鎮,拜訪釀酒師提哈的酒莊。

「絕世佳釀?你們買不起的。」釀酒師提哈哼笑說。

「開價!」松美像富豪一樣豪爽說。

「4萬法隆。」提哈認真說。

松美當埸啞然,呆望神神子。

「我們有多少錢?」松美茫茫弱問。

「61。」神神子貼到她耳邊說。

「日本武士的金庫有多少?」松美一邊僵笑,一邊問。

「已知有2萬………他們肯定不會告訴我們總資產。」神神子回答。

「怎麼了?旅人,沒有錢便請回吧~」提哈淡然一笑,回到酒莊內。

「等等!我們逼切需要美酒,你能夠送我們一瓶嗎?」松美拉着提哈手臂
問。

「你以為我開棺材店點?買一送一好不好?別拉壞我的衣服,你賠不起
啊!」提哈憤怒抽回手臂,松美立即縮手。

「我們正為‘卡伯萊斯王國’效力,‘美酒’正是‘關鍵道具’。你是‘商人’,肯定明
白‘投資’的道理吧?假如你幫助我們完成任務,事成後你得到的回報肯定‘不只
4萬法隆’。」神神子以‘關鍵字’攻破NPC的心防。

「系統提示: 釀酒師‧提哈 對你的話感興趣。」

「例如?有甚麼比現金更實際?」提哈剔起眼眉問。

「城邑。我們正跟奧蘭多爾王國戰鬥,事成後分封你一個城邑。你可以種植
更多葡萄、釀更多酒、賺更多錢。這不是你所‘追求’的嗎?」神神子笑說,跟
松美交換眼色。

「哼嗯……的確不錯。但要用‘百年純釀’作交易太高風險了。我只願意給你們
三輛馬車的‘香品果酒’。」提哈還價。

「‘香品果酒’………質素好嗎?」松美皺眉說。

「‘香品果酒’屬於‘珍貴’級的白酒,產量雖不多但十分穩定。三輛馬車份量
的‘香品果酒’要3萬法隆,跟你們開的條件相若,但我承擔的風險小很多。成
交?」提哈笑問。

「松美,這是更好的選擇。我們想派發‘免費酒’引出貝倫,肯定要以量勝質,
增加他上釣的機會。」神神子輕聲說。

「好吧!成交!」松美不假思索跟提哈握手。

「那麼馬車在哪?!我們馬上動身吧!」她覺得自己征服了全世界,自信大
笑。

「呵呵,旅人,你以為不用‘訂金’嗎?」提哈奸笑道。

「甚麼意思?!」松美收起笑容,驚問。

「我知道你們沒錢,但總不能免費贈送給你們。

這樣吧,我需要大量‘火葡萄’釀酒,你們幫我運它們回來就可以了。」提哈微
笑說。

「這不簡單嗎?!好!立即去!」松美爽快答應。

「松美…‘火葡萄’的酒品均在1000法隆以上,肯定得來不易。」神神子翻
眼白說。

「這位姑娘蠻聰明啊~」提哈譏笑,繼續說。

「‘火葡萄’只生長在‘境外之地’。每次請獵人採集後要租馬車運回來,最要命
是‘關口’由‘櫻花旅人’把守,每次也徵收重稅,令我生意成本上升50%。」
提哈嘆氣說。

「你想我們幫你免費採集嗎?」神神子問。

「不………我早已經安排好穩定的貨源,不然我怎會發達?哈哈哈!

接下來是商業秘密,你們先簽‘契約書’我才公開內容。」提哈交出一張紙說。

「系統提示:接受 提哈的‘未知任務’。(Y/N)」

「別無選擇吧………」松美無奈地按下Y。

「我有一條走私路線可以繞過‘櫻花旅人’的城堡。

你們只需要保護我的車隊。

我的車隊會自動前往‘取貨點’收集‘火葡萄’,然後運回來。」提哈笑說。

「繞過‘紅櫻要塞’到‘境外之地’!?不會吧!風哨子不可能錯過此情報
啊………」松美大驚說。

「錯誤。風哨子本來人手不足,收集‘境內’及‘境外’兩邊的情報已經疲於奔
命。再者,他們針對‘玩家勢力’行動,幾乎未曾攻略劇情,對‘走私路線’不知
情很合理。」神神子冷淡說,突然狠狠瞪着提哈。

「問題是………為甚麼你把如此重要的商業秘密簡單地供出來?」神神子尖
銳發問。

提哈一悟,知道無法躲過神神子的法眼,嘆氣搖頭。

「一直以來有旅人幫我護送車隊,最近他卻不知所蹤。我的‘火葡萄’存貨已經
耗盡,急需補貨。」提哈坦白說。

「有旅人知道此事?!」松美再次驚呼。

「不管如何,我們會完成任務。」神神子點頭說。

「好!今天午夜在酒莊出發吧!」提哈喜道。



「有玩家知道‘走私道’的存在,卻不通報日本武士?
不可能吧…不論甚麼國籍的玩家也可以從武士手上得到好處。
再者,跟實力最穩固的紅櫻武士作對非理性之舉。
難道武士早知道‘秘道’存在,想困住我們而已?」神神子皺眉沉思。
2017-08-28 14:18:58
這個位停?
文呢
2017-08-28 14:19:58
卡斯特走私屍體 去歐服俄羅斯搵救兵之後潛入境內之地 松美意外發現—>被俘—>武士去救佢=開戰
2017-08-28 14:20:39
這個位停?
文呢

 知唔知度對白好難架
2017-08-28 14:29:47
唔撚夠
再多d 再多d
2017-08-28 15:09:17
這個位停?
文呢

 知唔知度對白好難架



日落之前第二更唔該

卡斯特走水貨
2017-08-28 15:25:48
俄羅斯水貨狗
搵日本海關捉9佢啦
2017-08-28 15:54:51
條屍我估係比人用條走私路線運走左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