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7-21 10:29:12
程鵬出事, 然後苗基將隻死貓塞畀羅志恆係好合理既事.
First blood 出現了
2020-07-21 10:33:38
叫美月嘅都係機心重



2020-07-21 10:39:32
仁月臭g
2020-07-21 10:43:36
見到個名已經
仲要 吐了吐舌頭
2020-07-21 10:45:07
感覺係萬虎頂左
2020-07-21 10:48:00
why not both
2020-07-21 11:10:39
你地針對人地個名
2020-07-21 12:08:29
有人想揾人材?過黎孤兒院啦
2020-07-21 12:30:21
人材又點...命短...
2020-07-21 12:54:22
臭雞
2020-07-21 14:03:26
孤兒院first blood事件出現
2020-07-21 15:23:13
三點三,
-8
2020-07-21 15:29:21
成班已經屈咗喺條女做嘅


















臭雞!
2020-07-21 15:31:51
說好的外傳呢
2020-07-21 18:42:18
2020-07-21 19:15:15
又甩底
2020-07-21 19:54:23


「老闆,我回來了。」



遊戲之道外傳──且隨風行

https://www.penana.com/article/451166




有追看三魂行的朋友,這大概便是三魂行的前傳了,哈哈哈!
2020-07-21 19:54:36
冇d咁ge事
2020-07-21 20:07:52
2020-07-21 20:14:47
2020-07-22 00:05:28

between,-6
掌掌要開始準備了
2020-07-22 02:48:39
2020-07-22 07:42:14
第三百三十一章──竹園

張風坐在風馳後面,看著窗外如跑馬燈掠過的景色。

他有點無奈地開口:「我是一定要去嗎?」

開著車的莫小生有點無語,看了倒後鏡一眼:「這位的邀請,倒是有點難推辭。若非如此,深知懶惰如你,我又豈會接受?」

「唉。」張風深深嘆一口氣。

比起這些應酬,他更願意跟江小白整理維修店開張的事宜。

「你最近跟小姐靠得有點近。」莫小生意味深長的盯了倒後鏡裡的張風一眼。後者心下漏了一拍,卻是面色如常:「是嗎?」

「哼。我沒有反對,但請不要再鬧出像你跟梁樂心之間的事。」

確實,與張風相處三年,加上之前在精英學院的觀察。張風整個人都挑不出甚麼瑕疵。只是想到張風身邊總是圍繞著各種各樣的女人,莫小生就有點頭疼。

對於這種事情,張風很識趣地不吭一聲,彷彿窗外閃過的光影有著無窮的吸引力,死盯不放。

…………

首都之大,自然非曾江能相比。

張風雖然來了首都不短日子,但卻沒有真的四處逛過。

此刻,漆黑如墨的風馳,便駛進了一座雅致的別院。這座別院,遠遠看上去,便能看見那一根根聳立翠綠的竹子。不論是別院內外,還是馳進別院途中的車道兩旁,都充滿著這些竹子。

有一種說法,是竹道是隔絕塵世之路。

此刻走過竹道進入的,是仙境。

這裡是首都很有名的食府──竹園。

還是那句,在首都裡寸金尺土。能夠在首都佔地如此廣,花費大心機佈下這一大片竹林,可見其大手筆。只是竹園不像寰宇酒店般,看似入世、實則各不相幫。

竹園很簡單。

因為竹園,是信家的產業。

也因此,哪怕竹園佔的地若換作聯邦幣計算,可是以上億計,但仍然屹立不倒。

而竹園跟寰宇酒店、只接待熟客不同。想要進竹園的人很簡單,只需要有錢就可以了。除了錢之外,也是需要預約。若最基本的預約,現在也排到半年之後。

若想要插隊──也是可以的,付錢就可以了。

竹園認人,卻也認錢。

因為這裡的食物質素,被認為聯邦首屈一指的食府。

…………

張風對竹園略有聽聞,但卻不感興趣。畢竟他出身寒微,對美食會享受,但卻沒有刻意的追求。

好吃是一頓,不好吃的也是一頓。

進食有時候,是一種生存下去的手段。

所以這次特意來到竹園,自然是應邀而來。

莫小生開著風馳,停在竹園之前。

早有接待生在門前等待:「是張先生對吧?公子早有打過招呼。」張風拄著拐杖微笑:「那就煩請帶路了。」

…………

莫小生留在車上,只有張風一人跟著接待生走進竹園。

張風走著,也是有點嘖嘖稱奇。

眼前一座如廣場般的地方,樓頂堪比張風見過精英學院的機鬥場。頂端有著無盞水晶燈閃耀,把此地照得形同白晝。

而在這廣場中,有一道道由竹牆組成、分割出一座座包廂。

雖然只是竹牆而無法隔音,但因為包廂之間相距寬闊,所以還是難以聽到其他包廂的聲音。

明明是一體的空間,卻用這種方式分隔開來。

熱鬧中帶著獨立的靜意,就像整座身處於聯邦首都的竹園一般,在繁華盛世中分隔出一座仙境。

就連每一位接待員、侍應,從禮儀到長相都是相當出眾,竹園能夠有今時今日的地位,非是僥倖。

張風隨著接待員而走,直至走廊之末。

同樣一座被竹排隔間住的包廂,卻是有著一面玻璃隔著的景觀。景觀之外,是一片人造的山水。

有矮山、川流、小橋,花草。

哪怕是在夜裡,被強光照耀下,仍然帶著一股自然的寧靜之意。

而在包廂之中,一名青年早已坐在桌子上,看到張風面上露出微笑:「歡迎,張風。」

張風看著面容爽朗的青年,雖然與此人素未謀面。但還是難免有所認知。不是因為此人的身份地位,而是因為他是那丫頭的哥哥?

接待員把張風送進來後,便鞠躬行禮,方緩緩離去。

偌大的包廂,只剩下他們二人。

…………

青年看著那接待員離開,方面露笑容:「或者我該喊你一聲──張風準將?」

張風面露苦笑:「就別再拿此事開玩笑了,我大概也知道,是你們搞的鬼。」

青年哈哈大笑,做了個請坐的手勢:「千萬別這樣說,一切都是你應得的。」他目光微不可察,瞄了張風手中的拐杖一眼:「特別是在你的犧牲以後。」

張風只是笑了笑的坐下,沒有答話。

青年自我介紹:「我是信玄,初次見面。三年前你在醫院做手術的時候,我也在朝陽。只是因為你尚未醒來,所以緣慳一面。現在得知你來到首都,自然得見見我妹妹的救命恩人。」

張風笑著開口:「信家公子,又怎會不知道?只是……」他看著信玄的目光泛過一抹古怪:「信公子,你……」信玄眼眸泛過一抹異色,有點古怪,也有點佩服。

二人四目交投。

因此,信玄也知道,張風看的、問的也是他的雙眸。

「呵呵,這事很多人都會想問,但更多都是不敢問。張風果然坦蕩,難怪與舍妹能成為朋友。」

信玄緩緩開口:「家父先有了我這兒子,後來生母病逝,家父再與母親相遇,入贅進信家。我也改姓為信。」

「所以嚴格來說,我沒有信家的血脈,自然沒有那雙驚豔的眸子。」

「原來如此。」張風有點感慨:「豪門真是複雜啊。」

信玄盯著張風,在確認他眼中沒有半分同情與憐憫,方爽朗一笑:「張風。舍妹對你讚不絕口,現在看來,果真是名不虛傳。」他一拍手,包廂門口便有人捧著酒菜走進來。

信玄拿起杯子,朝張風示意:「這杯敬你的。」

張風微笑,拿起杯子一飲而盡。

只覺入口清涼甘甜,若不知道的,恐怕以為是清晨的露水。卻又有著一股烈性於咽喉間來回折返,舒暢無比。

「好酒!」張風面露驚色:「信公子,未知這酒?」

「哈哈。」信玄一笑:「張兄弟恐怕是初次來到竹園。這是竹園遠近馳名的【清竹酒】,是只有竹園才能品嘗到的美味。」

「再來。」

「好!」
2020-07-22 07:42:52
2020-07-22 07:43:24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