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7-15 08:35:22
2020-07-15 09:06:51
香港早晨!掌掌訓緊!(仲未有文)
2020-07-15 09:20:05
起身屌閪啦 屌完再屌呀
2020-07-15 09:45:41
第三百二十四章──短髮

張風看著整裝待發的觀音機甲,向一名工程師道:「送往訓練室。」

工程師聞言也是有點疑惑,只是人家畢竟是老闆,也不能說些甚麼。

……………

張風來到訓練室,空曠無比的訓練室,只有張風與莫小生二人,及觀音機甲。

看著組裝完畢的觀音機甲,也是有點茫然。

感受著身旁機甲、機身仍然帶著滾燙的溫度,張風生出複雜的情感。彷彿這不是一台機甲,而是他的孩子。

「以軒?」

「嗯,張風。所有監控鏡頭都幫我屏蔽掉。」

「好。」

張風這才放下心來,拐杖舉起,如槍。拐杖的末端,響起一陣細微的機關聲響。

嗤。

一道鋼索射出,落在觀音機甲的操控台旁,勾緊。

呼。

鋼索收回,張風的身影便往上攀升,很快便落在機甲的操控台旁,鑽了進機甲黑球中。

黑球似被點亮的燭光,無數數據流在他面前如瀑布般掠過。

良久,張風在完成了初始程序後,觀音機甲的眼眸驟然亮起。

…………

張風渾身冒汗,自機甲中走出來,雙眸很亮。

觀音機甲,是他為信惠度身訂造的機甲,自然與信惠契合度極高。但因為這台機甲同樣是他一手打造,細微至每一根能量迴路、大至機甲的每一種武器,他都瞭如指掌。

所以當他掌握起這台機甲來,還真有種人機合一的感覺。

只是,這台機甲終究不適合他的風格,他不可能像信惠那般,對十八般兵器的各種戰術動作指令信手拈來。

一邊想著,張風都在想該甚麼時候替自己弄台機甲?在那邊無意義地想著,他已經自機甲跳下來。

拐杖頂端的銀鷹雕像似是活了起來,那展翅欲飛的雙翼,竟然真的生出兩道翼來,像個降落傘般,把張風下墜之勢銳減,輕巧地落在地上。

他來到莫小生面前,卻察覺到莫小生神色有點不對。

「怎麼了嗎?」

莫小生聞言一激靈,旋即低下頭,面色如往日般平靜,又似一塊黑石般,啞黑無色:「沒事。」

「嗯,走吧。」張風也沒有想太多,拄著拐杖走出了研究室,對在外等候著研究人員道:「回復初始設定、把機甲上色以後,便送到東湖吧。」

研究人員內心像被貓撓般,想要知道張風做了甚麼測試,但也不知張風做了些甚麼,竟然把整個測試場都封禁起來,就連監控鏡頭也都失效。

這種未知的神秘,令他們對張風更加敬畏,恭敬地稱是,便目送張風離開。

莫小生跟在張風身後,面色複雜至極。

他不是機士、也不是機甲設計師,嚴格而言,他與機甲沒有太多的交集。但他是一個相當出色的秘書。

曾經跟在江別樹身邊無數載的他,哪怕知道自己沒有機士天賦,但也得去了解。所以他曾花了很多時間,研究機甲及機士。

他很了解張風,像是且隨風行的身份,他都知曉。

這也代表,他早就知道張風是同時兼修機甲設計、機士的人。

他也曾見過張風與信惠的對決,但也僅此而已。在他看來,張風還是更適合當一名研究人員。而他也認為張風深知此理,且隨風行自那年獲得機甲大賽冠軍後,已消聲匿跡多年,泯沒眾人。

直至現在。

在看到張風的操作後,莫小生才知道自己錯得有多嚴重。

他見過強大機士的影片很多,眼力勁夠,能分清強弱好壞。而張風剛才操控觀音機甲測試的畫面,還是狠狠地震驚了他一把。

他眼含深意看著張風的背影,披著風衣的身影,就像能吞噬光芒的墨黑,令人怎麼看都看不透。

…………

夜,張風已回到了住所。

在他身前,懸浮著一個光幕。

而入目的,總是很單純、很純粹,卻又很霸道地佔據人們眼球的翠綠。那雙如翠玉般的眼眸,彷彿上天賜予的藝術品。

這眼眸的本身,便是一個象徵,一個印記,一個圖騰。

一望便知身份。

他與她已經很多年沒見,更多只是透過信息傳遞。哪怕她已經很努力想要改變,但那種上位者的氣息仍然渾然不減。但張風因為首屆首名的緣故,也沒有在意。

畢竟本來就是他欠了的。

與三年前相比,除了是張風斷了一條腿、臉龐多了幾分風霜,便是她剪了一頭短髮。

短髮及肩,看上去精神爽利。

與曾經披散而下的三千縷青絲不同,現在短髮的她看上去很精神。

也很凶。

她看著他,仔細打量了一番,劈頭就問:「機甲怎麼樣了?」

張風有點好笑,卻沒有繞圈子:「明天大概可以開始送來。我在機甲珠設了特殊權限密碼,只有妳才能打開。」

畫面中的,自然便是身處東湖的信惠。

她住在獨立的居所,但仍然難跟居住在【森海】的居所相比。只是她這三年卻是過得很充實。

在這裡,她沒有掩飾自己的身份。但在其他人眼中,她只是其中一名機士。

數以百計、千計的機士之一。

更加是一個連戰場都沒有真正上過的菜鳥。

她很高興、很自在,彷彿獲得了大自在的籠中鳥。但也因此,她更加鬱悶。她很想要上戰場表現,卻因為觀音機甲的研發遲遲未完成,只能躲在東湖,看著那些不斷上戰場的伙伴。

只是她也知道,機甲研發動輒以年計。未完成品的機甲,上到戰場就是個計時炸彈,不單自傷,更是傷人。所以她胸懷雄心壯志,卻只能日復日,悶悶地繼續進行著機士訓練。

張風仔細的打量……或者說是欣賞著眼前的女孩兒,三年間,除了剪短了髮,她身上還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張風笑著道:「這些年間,吃了不少苦吧?」

「吃苦還算不上,倒真是變強了不少。」她那雙貓眼石般的眼眸泛過明亮的光芒:「現在再跟林東起打一起,我有信心勝過他。」

張風聞言苦笑,這丫頭還真是超級好勝。自己還真是千萬不要給她知道自己就是且隨風行,否則恐怕死纏著自己,要跟自己打一場。
2020-07-15 09:51:45
一開眼就有文 真好
2020-07-15 09:56:45
短毛
2020-07-15 09:57:07
通常話唔想俾人知嘅野,好快就會通哂天
2020-07-15 10:20:24
2020-07-15 10:22:21
2020-07-15 10:29:20
嗯,張風。所有監控鏡頭都幫我屏蔽掉。

已被我屏蔽掉
2020-07-15 10:30:11
個鷹頭係降落傘
2020-07-15 10:46:13
Ching你link埋[ ] 緊係死圖
2020-07-15 12:03:56

唔明
2020-07-15 12:04:16
又開車
2020-07-15 12:17:49
乜唔係應該以軒熄鏡頭咩
2020-07-15 12:23:20
張風:「以軒?」

A:「嗯,張風。所有監控鏡頭都幫我屏蔽掉。」

以軒:「好。」

假設中間個句係張風講

張風:「嗯,張風。所有監控鏡頭都幫我屏蔽掉。」

你仲未覺得有點怪?
2020-07-15 12:28:45
咁要加更了
2020-07-15 12:28:47
同埋以軒唔係叫開張風做風子咩?好似「嗯,風子,所有監控鏡頭已被我屏蔽掉」之後張風答返「好」好啲
2020-07-15 12:42:33
係wo!

依家去改
2020-07-15 13:56:51
要加更喇咁大個bug
2020-07-15 14:02:37
錯一句姐
2020-07-15 14:42:15
一日錯一句
錯錯吓更幾兩更啦
2020-07-15 14:59:55
我覺得錯得有點離譜
2020-07-15 16:07:58
唔俾你地圍攻佢



btw
加更加更
2020-07-15 19:59:00
琴日冇睇,一嚟就有三餐食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