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23 17:07:52
汲取過教訓 知道冇咁易推爆
2020-08-23 17:08:48
憤怒二推
2020-08-23 17:22:03
Push
2020-08-23 17:22:28
憤怒三推
2020-08-23 17:23:08
荊棘好可憐
2020-08-23 17:24:16
咁能廢
兩次都收皮咁款
2020-08-23 17:38:26
2020-08-23 17:52:15
渣到
2020-08-23 17:52:51
一般人去到哩個位已經好好
2020-08-23 17:56:04
2020-08-23 20:42:48
三魂行condom排名
1 - 潘志祥
2020-08-23 21:44:37
2020-08-23 22:17:23
2020-08-23 22:20:33
2020-08-24 03:23:06
2020-08-24 03:27:55
仲有唔夠六十個回覆就有加更
2020-08-24 05:05:21
好掛住初戀
2020-08-24 07:11:17
自動早餐機係逢幾點
2020-08-24 07:35:55
八,好似係
2020-08-24 08:21:58
penana 瘋狂 f5 中
2020-08-24 08:35:18
原來唔係 8
定早餐機只係 set 咗一日
2020-08-24 08:36:33
今日冇開
驚開得多你地唔會掛住我
2020-08-24 08:49:51
點會呢,開咗我地都會追你加更
2020-08-24 08:56:26
早晨

第三百六十七章──鬼

她倒在地上,狼狽後退著。以往在虛擬網無所不能的她,極其不習慣沒有程序的保護,彷彿像是赤裸走在人前,渾身上下盡是不習慣:「別過來!別過來!」

張風高舉雙手:「我們沒有惡意。」

比起張風的善意,以軒那漠然沒有起伏的聲線,更像是綁架犯般:「若我們有惡意的話,妳現在也沒有開口的機會了。」

那女人看了張風一眼,又禁不住看了他頭頂的以軒一眼,卻是連忙移開目光,眸色盡是驚恐:「本以為是傳說……」

張風也是漸漸失去耐性了:「甚麼傳說,快說出來。」

以軒很適時地渾身冒出電蛇,看上去恐怖至極。

那女人又是尖叫一聲:「我說!我說!」她深呼吸一口氣,目光極盡驚恐地想要避過以軒:「在我們駭者當中有一個傳說──在虛擬網被創作的時候,出現了一個重大的程序錯誤。」

「因此,虛擬網衍生出一個Bug。這個Bug吸收了虛擬網先進的演算,有了智慧。它,就是虛擬網的鬼,也是虛擬網中的第一位駭者。」

「更有說法是,初代駭客奉他為師,因為他教導了初代的駭者。」

「另一種說法則是──初代駭者中,有不服這如鬼魂般的存在,想要透過駭入挖掘出他所有的駭客程序。畢竟在所有駭者眼中,他就像是一座寶藏。一種充滿無窮駭客技術的寶藏。」

「只是……」

直至現在,她都能想起當年那位授她駭客技術的師父那副模樣。

那是如見鬼一般,面色蒼白如紙。

「那些駭者全部都死了。」

荊棘吞了吞口水,低下頭來,不敢抬頭仰望。

「虛擬網發展至今,很多駭者消失、也有很多駭者如雨後甘旬出現,但這個【虛擬網的鬼】的傳說,卻一直流傳下來。」

「那個……通體幽藍的鬼魂……」

張風聽得嘖嘖稱奇,雖然這傳說中肯定有不實,更有些誇大。但不可能就這樣誤打誤撞,以軒那奇特的形態。很有可能,這些傢伙傳說中的人,便是以軒。

張風心頭微動:「怎樣,以軒,有印象嗎?」

以軒的聲音自腦海傳來:「沒有,聽著她的說話……彷彿在說著一個與我毫不相干的人……沒有半分記憶。」二人異魂同體,張風也能感受到以軒的迷茫與悵然。他連忙安慰道:「別擔心,這至少是一個開始。」

他看著那女人:「你這些都是從哪裡聽來的?初代駭者?」

她點了點頭:「我的老師是初代駭者,只是早在二十多年前已絕跡虛擬網,大概早就死了。除此之外,我便再也沒有見過第二位初代的駭者。至少在我由三十年前成為駭客,並在十二年前成為駭者之後,從沒有見過。」

荊棘不禁多看了她一眼,看著她那平庸蒼老的婦人面龐,怎麼都跟強大的駭者拉不上關係。

以軒的聲音自腦海中傳來:「風子,先問你的事。她跑不掉,我可以之後慢慢詢問。」

「嗯。」張風應了一聲,看著她:「該怎麼稱呼妳?」

經過初始的驚恐,以及察覺他們真的沒有殺意之後,她漸漸平伏下來。她看了戴著面具的青年一眼,怎麼都沒想到竟然有人能夠折服虛擬網的鬼,收為手下。

她沉默片刻,方開口道:「我叫白霧。」

張風無語,果然是駭者,代號都是這般。

一個是荊棘,一個是白霧。

張風一揮手,播出了一段聲音。

那聲音正是白霧與梁樂心之間的對話。荊棘面色如常,顯然早已聽過此錄音。但白霧卻已是面色大變:「你是從何……」她抬頭看了以軒一眼,卻似乎對於自己利用駭客程序分解的資料被還原這種鬼神的手段,有了一個最直白的解釋。

她面如死灰,慘笑一聲:「沒想到,原來當年幫著那小子的人,便是虛擬網的鬼。這下我就是死也甘心。」彷彿感到死到臨頭,她也是變得強硬起來,看向張風惡狠狠的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只是那丫頭與這一切無關!」

張風聽得一頭冒水,但也是察覺到不對勁。

他的神色變得冰冷起來。

雖然三年多的過去,他對梁樂心的感情已化成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深藏於心底。但只要想到,因為眼前之人便是自己與梁樂心分開的人,他心情便越發差勁。

「你到底是誰,你與梁樂心有甚麼關係?」

剛才看到以軒像見鬼般驚恐的白霧,竟然強硬起來。那臉龐盡是堅定之色,彷彿不論張風怎樣威逼利誘,也都隻字不提。

以軒似是察覺到張風的無奈,渾身再次冒出電光。

那湛藍的藍色閃電,把白霧身上照得通體皆藍。只是她雖眼泛恐懼,卻仍然緊緊抿著嘴唇,默不作聲。

張風擺了擺手,以軒會意,那電光驟然消失。

就在這時,張風把狐狸面具脫下:「我是張風,你認識我嗎?」

荊棘還好,他早就知道自己這位老闆是何等神通廣大的大人物。甚至他也暗自竊喜過,放眼聯邦大概沒多少人知道自己這位老闆,同時便是曾經的「且隨風行」。

想到這裡,他目光看向白霧,在看到白霧面上那震驚之色,他又再次得意洋洋起來。彷彿心底的秘密終於有了分享的對象。

只是白霧的震驚,比荊棘想像中更甚。

……………

「妳真的決定了?」

站在白霧身前的,是梁樂心婷婷玉立的身影。哪怕在虛擬網中,仍然如鶴立雞群,只要一眼,便能從人群中注意到她的存在。

她眼泛悲傷,喃喃自語:「還是有不捨啊……」

「霧姨,妳知道嗎?我戀愛了,那是一個很有趣又幽默的青年。」

白霧幽幽一嘆,聲音隔著重重霧色傳出來,略顯空洞:「妳……樂心,死者已矣。妳又何必為此而搭上人生?我相信他在天之靈也不樂見──」

「若有大仇不報,哪怕百年歸老之後,九泉之下,我又哪有面目見他?」

梁樂心的語氣陡然一轉,變得剛硬如獅子。

那鵝蛋狀的臉蛋,此刻卻堅定如磐石:「我決定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