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04 00:41:08
三魂行封面
2020-08-04 00:41:40
話說tg group入多個人有加更!link係樓頂
2020-08-04 03:34:26
2020-08-04 04:23:19
跳得勁過恆指,記得要 cap screen
2020-08-04 04:23:57
重啟佬唔洗訓?
2020-08-04 09:24:31
2020-08-04 09:34:36
幾個鐘醒一次
2020-08-04 09:43:34
掌掌早晨
起身更文
2020-08-04 09:47:56
要係 TG 拋西瓜
2020-08-04 09:48:27
拋西瓜圖?
2020-08-04 10:12:18
你?你唔係hk?
2020-08-04 10:12:45
鄭天月對著張風擺了擺手:「不用來這一套。我與江別樹也有認識,無人之下,你也可以稱呼我一聲月姨。」張風聞言面色古怪,卻不敢多說甚麼,只是唯唯諾諾。


睇錯月蛾
2020-08-04 10:14:18
我個靈魂唔係, 我係一個靈魂活係印度時區既人
2020-08-04 10:19:37
月蛾姨
2020-08-04 10:53:41
重口味
2020-08-04 10:59:02
搵左畫師啦
等佢開工
2020-08-04 11:50:44
「你是一個很不錯的年輕人。不論是【海天一色】的修復,還是【觀音】的創造,都是相當出色的成就,對聯邦做出貢獻。


紅色嗰句好似有啲突兀
2020-08-04 12:18:44
鄭天月
天係for天鵝個天
2020-08-04 12:57:31
thanks
我睇下點改先
2020-08-04 13:07:24
TG group 200人加更。

第三百四十四章──晉室閒話

聽到麥靜思的抱怨,張風連忙笑著走過來,點頭哈腰:「麥教授,最近有點忙而已。你老人家身體還好嗎?」看著張風那副模樣,麥靜思也是笑了起來。

這小子對著自己沒有別的學生那般戰戰競競,有點意思。他咳咳兩聲:「年紀大,自然機械壞哈。」

二人一邊聊著,一邊在科學院走著。

只是老者健步如飛,看上去身壯年健。另一邊的青年卻是如畏冷般披著風衣,手中拄著拐杖一跛一跛的走著,怎麼看都充滿著違和感。

二人都是搞科技的,哪怕張風因為成功創出觀音以後,現在是真真正正的「機甲設計師」。但要跟麥靜思相比,他還是嫩得很。所以二人的話題隨著一般寒暄問暖,變成後來的技術討論。

再到後來,幾乎都是張風單方面提出疑問,而麥靜思一一解答。

短短一程路間,張風都是收益匪淺。畢竟他雖然那三年成功製造出觀音,但他更多都是靠著自己摸索及以軒的模擬矩陣。這三年來對機甲的疑惑,此刻隨著麥靜思三言兩語之間,一一道破。

只是不長的時間,張風便覺得自己對機甲的理解再次升華。

良久,麥靜思已來到了科學院的機甲設計分院門口。

張風朝麥靜思恭敬的行禮:「謝麥教授解惑。」麥靜思則是搖著頭:「這些哈,過些年你都會知道的。我現在的解答,只是讓你減少些時間而已哈。」

說得輕描淡寫,但張風知道,麥靜思所言的「過些年」,可能是五年、十年。

想到這裡,張風對麥靜思越發尊敬。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小跑過來,在看到麥靜思後如獲大赦:「呃,麥教授。」他像是壓根兒沒看到張風,小跑過來喘著氣道:「看到你就好了。孫教授有急事請假,大概得請麥教授你來代課了。」

「嗯,這樣好吧。」麥靜思看向張風:「我有事哈,下週再來找我喝喝茶哈,我有事找你。」

「這個自然。」張風很有禮貌的向他行禮,目送他離開。

按以軒的意思,若張風無法拿取科學院某種特殊權限的話,神通廣大如以軒也無法探測到太多。因此張風也沒有留在這裡的意思,轉身離去。

……………

首都,有一林。

此林驟眼看去密集如海,故名【森海】。很難想像,在這森林之中,竟然有一座豪華的別墅。

所謂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

而這座如宮殿般的別墅,隱於森海。這座森海卻又在繁囂的首都之中,真要說的話,也不知道這該算作小隱還是大隱。

此刻,一輛輪車緩緩行駛於森海之間。說是茂密的森林,但畢竟有著一座宮殿在其中,自然有著一條經開闢、卻又隱藏得很好的道路。

輪車低調簡樸,通體淺灰,彷彿是時代殘留下來的事物。帶著略顯嘈吵的聲音,劃過寂靜的森林,驚起不知多少飛鳥。

良久,灰色輪車來到宮殿前。

後座的人打開了門,走下車來。

簡潔的短髮,溫和的神色,與那輛輪車很是契合。但若知道此人的身份,卻會覺得格格不入。因為這車,怎麼看都與當今聯邦總統的身份不相符。

站在門外,有一名青年。

若張風在此,便會認出此人便是邀請他於竹園赴宴的信玄。信玄面露微笑:「家母在內等候。」

鄭天月微微一笑,舉步就走:「信公子長大得很快,真是了不得。」信玄溫和一笑,未曾答話。鄭天月也不以為然,走進宮內。面對寬敞而不失溫暖的住所,她面色不變。

畢竟她現在就住的【黑宮】同樣不遑多讓。

她信步走進去,登上了二樓。

信玄就目送她走進去,並未跟上。

…………

甫入室,木香飄然而來。

這是一間通體由上等沉香木打造而成的靜室,看似樸素,實則奢華到了極致。一般這種靜室,是用作冥想沉思之用。但在首都,這座靜室名為【晉室】。

見的,是那位坐在靜室中央,沏著茶的老婦人。

她動作很緩慢,不知道是因為她年紀漸老還是怎樣。但她的動作看上去,卻似蘊著某種玄奧,令她那平凡的動作帶著一絲奇異難喻的美感。

「坐。」


老婦人開口,將鄭天月驚醒過來。她面上重新露出溫和的微笑,走了過去,跪坐在那老婦人一桌之隔的對座。

呼──

老婦人沏著茶,倒了一杯給鄭天月。茶水香煙四溢,明明是帶著苦澀的茶香,卻是薰得人迷醉。

鄭天月輕輕接過,吹了吹茶杯,方輕抿一口。片刻,她泛過一抹動容之色:「此乃何茶?」老婦人呵呵一笑:「異域接壤,終究還是能為我們帶來一些好事。這是以生長於異域的落葉,嘗試造出來的茶。我稱為【醉香茶】。」

「有酒醉之香卻具茶之回甘,確實是新鮮的味道。」鄭天香讚嘆一聲。

兩名婦人就像是在各家各戶能看見般,品著茶、細說著話,品著閒話家常。

只是若能細聽二人的說話,卻發現她們說的不是家常。

家乃少數之事。

國卻是眾數大事。

她們說的,是整個聯邦的大事。

像某個不安份的企業冒起,然後在二人三言兩語之下,注定了它的命運;

明天將會被數以百家寂寂無名的公司大肆收購股份,在三個月內被進駐董事會,最後那位董事長將會被辭去;

又例如某種聯邦新科技的面世,又會怎樣安排……

這是兩位,能夠決定整個聯邦走向、命運的女人。

良久,那放於鄭天月身前的茶杯不再冒煙,因為杯中物已飲盡。她們這才開始說些不重要的事情:「王守禮回來了。」

老婦人輕哦一聲,接過鄭天月的杯子清洗著:「那頭小瘋狗嗎?」

鄭天月微微點頭:「真不愧是王強的兒子,那股瘋勁名不虛傳。竟然在寰宇酒店中,與張風大打出手。」

老婦人聽到張風的名字,清洗的動作漸漸一頓,隨即很快便繼續著。鄭天月似是恍若不覺,逕自道:「我擔心他對信家不滿,畢竟他身邊帶著一隊兵。」

「狗就是狗,沒甚麼好擔心的。聯邦早已棲息著各種虎狼,還害怕一頭瘋狗不成?」老婦人擺了擺手,似是渾不在意。
2020-08-04 13:16:51
慣左
2020-08-04 17:32:27
鄭天月=林鄭
2020-08-04 18:42:04
為聯邦作出貢獻?
2020-08-04 19:18:28
最後好似成句刪左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