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08 09:43:34
掌掌真係好衰
呢啲時候叫返樂心bb出嚟
但係又唔畀張風同小白一齊
2020-08-08 09:57:28
睇黎大家已經好憎樂心
2020-08-08 09:57:49
我只係旁觀者
咩都唔知
2020-08-08 10:04:38
掌掌小心畀人燒春袋啊
2020-08-08 11:38:09
心心同白白琴晚話我知今日有佢戲份 叫我記得睇
2020-08-08 11:56:39
負評,拉!
2020-08-08 11:57:53
留返個信惠畀你 不過佢星期一至日要過我度做丫鬟
2020-08-08 12:21:45
臭雞 阻頭阻勢
2020-08-08 12:30:51
臭雞形象深入民心
2020-08-08 12:49:23
希望係風子同小白打破一紙之隔ge機會呢
2020-08-08 13:58:12
2020-08-08 14:45:53
星期六決定幫掌掌推爆個post
2020-08-08 14:45:55
掌掌同樂心有冇上過床
2020-08-08 14:53:02
我有,唔知掌掌有冇
2020-08-08 14:58:22
多事啦你
樂心唔比我講
2020-08-08 15:31:32
2020-08-08 15:40:24
官方認證臭g
2020-08-08 17:22:33
2020-08-08 19:10:54
2020-08-08 19:20:05
我咩都冇講
我地清白
2020-08-08 21:45:45
聽日加更
2020-08-09 00:06:34
2020-08-09 09:30:52
心情好加更。

第三百四十九章──黑獸

南宮藏看了副駕駛座的梁樂心一眼,面露微笑:「遇見熟人了?」

「嗯。你也是知道的,曾經訪問過他一段時間。只是也幾年不見了,沒想到會在這裡見面。」梁樂心輕挽耳間髮絲,促狹看著他:「怎樣?吃醋了?」

南宮藏聞言一笑:「怎麼可能?」

「我可是南宮藏。」

梁樂心面上笑容泛過一抹僵硬,旋即失笑:「就跟你開個玩笑,這麼認真幹嗎?不是要去竹園吃飯嗎?快走吧。」

…………

張風怔怔地看著店門口,彷彿仍然看到她的背影。

三年過去,當她的身影重新出現,便如同夢魘一般,把三年前的各種傷害、痛楚重新勾起,令他內心五味雜陳。

江小白瞧了他一眼。

她知道,那三年多前,張風曾因某些事而陷入低迷。機甲設計、機修考試都幾近零分。她雖然外表冰冷,卻是聰明至極。要猜到張風與梁樂心的關係,一點也不困難。

看到此刻張風茫然的表情,她內心沒有妒忌,反而是生出一抹憐惜。

也正因為她知道,曾經他有多痛。而此刻在重新看到梁樂心後,他又會有多難受。

只是她不會太多這種安慰的方式,只能用最笨拙的方式分散他的心神:「我們來看看他的機甲吧。」

張風聞言一怔,看向了她。

江小白露出一抹狡黠之色:「我們看看,堂堂太子的機甲會是怎麼一副模樣。」

……………

江小白把機修台的路軌收起,準備把修好的藍鋼狼收回機甲珠。張風看著忙碌的江小白,開口問道:「為何妳一直稱呼他為太子?」

江小白操控著機修台,一邊頭也不回的開口:「你不知道嗎?」

「你也知道吧,聯邦一直跟四大勢力關係若即若離。表面上因為異域而唇亡齒寒,但實際上相互忌憚。要說最無私的,大概也只有東湖罷了。」

「但比起東湖,聯邦最忌憚的,是南城。」

張風聞言一怔。

一直以來,他所聽說的都是東湖。因為東湖是最強。比鄰異域,能夠不斷進行機甲實戰訓練,同時也囊括聯邦八成以上最強大的機士。更不用說鼎鼎大名的【十葉】。

除此之外,北林最有名的狙擊機士也是名頭極大。因為【獵瞳】的緣故,最頂級的狙擊機士,只會出現在北林之中。

而西山的近戰機士無雙,因為【奇山經】的存在,西山的機士在操控起機甲進行各種詭異及匪夷所思的變向時,能夠毫不考慮身體狀況。

但是南城,除了聽聞是最有錢及機甲科技先進之外,似是無甚特別。

江小白續道:「北林也好、西山也罷,他們只是有著私心的私軍。以學院為名,背地裡暗自出產屬於自己學院的機甲,嚴格而言,也只能算是學術研究,而若道破了,也只是建立私軍的軍閥罷了。」

「在本質上,他們仍然是一間學院,只是擁有屬於自己的武裝力量的學院而已。」

「但南城,卻是徹底的另一回事。」

「南城,以城為名。它本質已不是一間學院,而是獨立建國。單單的一座『學院』裡面,卻是自給自足。有各種生產、商業、農業、軍力……簡單而言,這是一座表面上棲息於聯邦內,實則早已名存實亡的國家。」

江小白拈起藍鋼狼本身的機甲珠,把它收回。偌大的機修店重新變得空曠起來。

「所以,聯邦極其忌憚南城。而四大勢力中,也只有南城才真正有力量可以發起軍變,顛覆聯邦──當然,他們自己口中是不會承認的。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覆他們只是一間『學院』。」

在看到學院二字,江小白面上露出嘲諷之色。

「也正因此,聯邦不放心南城的存在。這多年來,南城與聯邦暗地裡達成了協議──南城當代的領導,必須將自己親生的兒子或女兒,居住在聯邦首都。」

「而南城之首南宮家,當今家主南宮傾世的兒子,便是南宮藏。」

張風聽得嘖嘖稱奇,很難想像這種古老的方式,竟然會出現在當今民主自由的聯邦國度:「這跟歷史記載中、別國的質子有甚麼分別?」

江小白面上古井無波,理所當然的道:「沒有分別啊,所以才有了『太子』的這個名頭。南宮藏自十二歲已來到首都,一住便是十七個年頭。」

「雖然他以質子身份住在首都,但不論他太子的身份,還是南城背後幾近無限的金錢,令他在聯邦首都地位極高,可說是翻手為雲的存在。」

張風越聽越覺得詭異,這種方式,竟然光明正大地於聯邦發生,但人們卻如視若無睹?

然後他又想到了一件事──如果說南宮藏是南城的「太子」的話,那麼若嫁給他的梁樂心,豈不是成了太子妃?不論二人的曾經種種已成雲煙,但當想起這一點,張風內心還是難免生出不爽。

對男人這種複雜的佔有慾,江小白自然不理解。她只是拈起南宮藏給予的機甲珠,啟動。

…………

在機甲的世界,有一種說法。

每一台頂級的機甲,都有它的風韻。

像【海天一色】,哪怕單是站立在原地,卻像是橫亙於天與海交錯的海平線,一望了然,又似它的存在如海水般倒灌進眸子裡。以一種霸道而不失溫柔的方式,掠奪著人們的視野。

像觀音雖然還未算得上超級機甲,但已是擁有其獨特的風韻,莊嚴而神聖。

狩馬的狂暴與靜穆………

這兩台機甲,若將來於張風及洛星努力下,很有機會成為超級機甲。

但這些是後話。

如果說,張風曾見過的海天一色,是一望無際的海水。

那麼在張風眼前的,便是凶厲。

眼前的機甲呈人形,通體漆黑,唯有可見別的顏色,便是當中的關節泛著金光。那種黑不是黑得發亮,而是毫不反光,似能吞噬一切光線的寂靜。而這機甲肩膀、雙肘、雙膝、拳頭、腳掌,均有尖刺凸出,看上去像一頭猙獰無比的凶獸。

張風看著這台機甲,明明還沒有啟動,卻似是被某種可怕的目光凝視著,令他望而生寒。

「這是甚麼機甲?」張風看得感慨而駭然。

江小白讀著留於機甲珠,南宮藏的信息:「機甲【黑獸】。是南城替南宮藏研發,度身訂造的機甲。」她面露一抹訝色,跟張風一起打量著這頭機甲:「這台機甲,跟超級機甲大概相差無幾。」

張風這時內心漸漸平靜下來,聞言也是看向她:「那得看怎麼定義『超級』。」
2020-08-09 09:53:30
加更萬歲
2020-08-09 10:25:39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