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11 08:21:53
2020-08-11 09:10:34
作者自己分sick 係發生咩事
2020-08-11 09:40:21
遲啲會唔會寫篇外傳叫黑獸:墜落的太子
2020-08-11 09:49:06
認真左
作者分析不代表故事劇情
2020-08-11 10:17:52
第三百五十一章──癮君子

漆黑密封的審訊室中,張風與江小白坐在一方,而莫小生則站在二人身後。

在三人對面的,是一名警探。

尹鐵平站在他們對面,雙腿大字張開,口咬著筆,手撓著那如鳥窩一般的頭,看上去更像個黑道的小混混。只是他是重案組的頭子,實權很大,哪怕在首都黑道白道的人看到他,都稱呼他一聲鐵哥。

此刻,尹鐵平翻著手中那強烈要求而列印出來的紙張報告後,然後看向張風,又看了看江小白:「你們二人這麼年輕,不像是范子德的監護人。」

張風面色不變,也沒有吭聲。

身後莫小生便很熟練的自手中的手提包拿出文件:「張先生與范子德同是出自曾江的孤兒院,而早在多年前,張先生成年的時候,已同時獲得了所有曾江孤兒的監護人身份。這裡是證明文件。」

尹鐵平看了那文件一眼,便冷哼一聲:「文件是沒問題,但是啊,你知道你家的孩子發生甚麼事嗎?」

他在審訊室內的桌子輕彈,調出畫面。

在張風眼前的,是酒吧監視鏡頭紀錄。

酒店燈紅酒綠,卻古怪地在畫面中央留出一個空曠的地帶。在這地帶的中央,有一名青年。

張風一眼便認出,那青年便是范子德。卻見范子德的眼鏡不知道掉哪裡去了,一頭亂髮,如入魔怔。手中提著一個碎掉的酒瓶,胡亂揮舞。

每次他的揮舞,便會引來無數驚呼,尖聲四起。

尹鐵平冷笑連連:「檢查過了,他身上血液對毒品呈陽性反應。而且他口袋裡也放著一小袋毒品。除此之外,被他傷了的有三、四人。」

「蓄意傷人、意圖謀殺、藏毒……哎喲,這麼多條罪名。真不知道該從哪一條先告起。」

…………

張風開口道:「我要替他申請保釋。」

尹鐵平伸出尾指挖了挖耳洞,彈出污垢:「我也大有方法讓他不能保釋。」

身後的莫小生卻是開口了:「不,你不可以。根據聯邦法章,范子德雖然傷人、身上血液也對毒品呈陽性反應。但首先沒有造成人命傷亡。另外,你也需要進行搜證,所以無法在二十四小時內將他送入法院受審。」

「在這些前題之下,張先生可以替范子德申請保釋。」

尹鐵平盯了他一眼:「你是誰?」

莫小生面色不變:「我是范子德這案件的律師。」說著,他把自己的律師證展示。尹鐵平對律師證看得多了,一眼便看出真與假──這張是真的。

尹鐵平看著他們:「你以為這樣就對我有用?你知道我的綽號是甚麼嗎?」他舔了舔嘴唇:「我的綽號是狂犬,只要被我咬著的,就會死咬不放。」

他看著莫小生:「你這種方式,對我沒用。」

「而且──」他看向張風,目光陰冷至極:「我最討厭就是癮君子,他們都應該抓去關到死為止。」

張風與他對望,面色平靜。

良久,他突然開口:「你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嗎?」

尹鐵平沒有答話,只是冷笑的看著他。

張風續道:「今天,是聯邦醫學院的畢業典禮。我家孩子,也就是你所謂的『癮君子』,是個以一級榮譽畢業的醫生。他未來無可限量,一片光明。」

「現在你跟我說,一名理智、冷靜的醫科生,會拋棄自己的康莊大道,做一個癮君子嗎?」

尹鐵平仍然沒有吭聲,面上的冷笑卻漸沖斂去,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張風面色很誠摯:「我只希望把他保釋出去,並確保他肯定不會離開首都。保釋金你要多少也可以。」

一邊說著,他從風衣的內袋中,拿出一物,放在桌子上。

「麻煩你了。」

尹鐵平看著桌上之物,面上露出一抹駭然。他重新看著張風,如見鬼一般。

這是一條標準的軍方肩帶。

而在肩帶上面,有著一顆閃亮的銀色星星。

…………

范子德失魂落魄地被警察自拘留所帶出來,看到張風後頓時露出激動之色:「風哥哥!不是我做的!我沒吸毒!」

張風摸了摸他的腦袋,面露心疼之色:「我相信你。走吧,我們回去再說。」

旁邊尹鐵平面色難看至極,聲音幽幽響起:「記得每週來治安局報到一次。」

張風似是充耳不聞,帶著范子德離開,江小白緊隨其後。

莫小生則把光點彈向尹鐵平:「這是我的聯繫,一切關於我當事人的事,你都可以直接聯絡我。」語畢,他朝尹鐵平行禮,便轉身離去。

旁邊的警員也是看得嘖嘖稱奇。

堂堂「嫉毒如仇」的狂犬尹鐵平,竟然就這樣給那癮君子保釋了?

「怎樣?老大,這不像你啊。」

尹鐵平沒好氣盯了他一眼:「那小子扔了條準將肩帶出來,我還能怎樣?」四周頓時面面相覷,寂靜無聲:「準將?那黝黑的大塊頭?」

尹鐵平冷笑連連:「是那個跛腳的殘廢。」語畢,他也是有點惱怒:「還在這裡閒聊?!快給我查!把所有監視紀錄,當晚進出酒吧的人員名單弄出來!」

「若給我查到那小子真的是癮君子,哪怕是元帥大人我也得跟他爭一爭!」

尹鐵平咬著牙,盯著走廊的末端,如一隻餓極了的狗。

…………

風馳無聲而行,越野車行走,卻帶著一股詭異的寂靜。

車內,江小白坐在副駕駛座,偶爾看向倒後鏡的二人,內心輕嘆不語。

范子德激動的抓住張風的手:「風哥哥,真的不是我。」

「我知道。」張風輕輕拍著他的手背,似是在安慰著他。就在尹鐵平還在動員找著資料的時候,張風已讓以軒直接駭入酒吧的系統進行資料搜尋。

這對以軒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風子,找不到畫面。動手腳的人,很巧妙地躲過監視鏡頭,從死角動手。若光從監視鏡頭畫面去看,沒有看到任何異常。」

「嗯。」

不論是張風,還是以軒。他們都是對范子德無條件的信任,所以從一開始他們都是找著對范子德下藥的人。

張風也是有點頭疼。

這事說大不大。

大不了的話,張風頂著壓力直接把范子德送離首都,然後自己想方法解決便是了。但說小卻也不小,畢竟范子德花了這麼大心機在醫學院讀書,更是拿了個一級榮譽。

眼見未來一片光明之際,卻一下子變成逃犯?
2020-08-11 11:23:45
任何刑事案件,只要見尹鐵平有份出現,你就知道,這件案件必會變為業餘、不認真,和像馬戲團。
2020-08-11 12:30:24
以軒都好忙下
2020-08-11 12:31:33
係hacker出動時候啦
2020-08-11 12:35:39
工具人
2020-08-11 14:54:57
江小白名正言順坐埋喺度
2020-08-11 16:19:05
准將d權力有排還比信家
2020-08-11 22:18:35
尹鐵平除咗喺度出現過,仲有邊出現過
2020-08-11 22:18:49
點解你會咁講
2020-08-11 22:22:08
一search"尹鐵平 lihkg"
search到隻狗
2020-08-11 23:05:51
我都想知
2020-08-12 00:12:44
波台潮文
2020-08-12 00:38:42
pm狗 尹志平 高登嘅巴打
2020-08-12 00:55:25
2020-08-12 11:11:27
人呢
2020-08-12 11:57:49
覺得佢似李桂華

跟住而家出面有李桂華嘅post,就有呢段文
2020-08-12 18:41:26
有文未?
2020-08-12 22:28:32
Penana 30000讚好加更。(2/2)

第三百五十四章──大蛇丸

來到眾獸之後的觀音機甲,並沒有停下來。明明是金屬的機械臂,卻帶了幾分飄逸。

一手光矛連點──【春風化雨】。

一手光劍悄然刺出──【毒蛇吐信】。

嗤嗤嗤嗤──

又是十頭鑽地獸就此倒地不起!

張瑞秋、卓不凡看得目眶欲裂!一邊感到震驚的同時,也是相當的眼紅!

好強大的機甲,好強大的操作!

這就是度身訂造的機甲,配上強大的機士嗎?

卓不凡如打了雞血般:「軍功!軍功!」每位前往異域的機士,都會在機甲安裝監控系統,以計算軍功。

張瑞秋被卓不凡提醒,也是雙眸赤紅,手中狙擊光槍射擊。每一次開炮,便是幾頭鑽地獸的死亡。

只是不論二人再努力……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

此刻觀音真的有四隻手。

他們擊殺的速度,遠遠被觀音拋在其後。

良久,上百頭鑽地獸的屍體躺在地面,赤紅色的地面分不清那到底是鑽地獸的血,還是本來就是這個顏色。哪怕三人身處於黑球中,彷彿隱約嗅到刺鼻至極的血腥味兒。

機士的戰鬥,往往都會在短時間來分勝負。

此刻三人雖然把這上百頭鑽地獸盡殲,已是足夠令人震驚。若是換了一支與他們同輩的三人小隊,或許直接就會死在鑽地獸的鑽頭之下。

想到這裡,卓不凡與張瑞秋一邊喘著大氣,一邊看向觀音。

若非有信惠的抖鞭法進行大範圍攻擊,一旦被鑽地獸纏上,恐怕當真只有機毀人亡一途。

信惠面色略顯蒼白,只是雙眸卻是仍然興奮。

太強了。

觀音-II型比她測試中還要更加強大。除了武器威力大增,變得更得心應手之外,更關鍵的是張風解決了能量迴路的問題。因為四隻手臂,觀音機甲對能量迴路的要求比一般機甲要來得更高。

像當年精英學院的比試,張風以取巧形式將雙腿的能量迴路調給四根手臂。但三年過後,張風早已對觀音的黑球進行特制。黑球雖然仍然只有兩百七十個按鍵,但連接著機甲全身的能量迴路,比起一般機甲多上三份之一。

這等改動,放眼聯邦大概也只有張風能夠做到。

縱是如此,以信惠的身體承受實機的【幻影步】及各種操作,還是有點吃力。此刻她的狀態已大幅下降。

轟轟轟轟轟───

只是三人還沒有喘過氣來,又聽到連串聲響!

無數紅影自地面射出。

上百……數百頭鑽地獸,就在他們久戰的時候,不知從何方來到這裡!那一雙雙自鑽頭兩旁的紅眸,幽幽地盯著三頭機甲。

在看到如此可怕的數量,饒是三人心志極堅,也不禁心底發寒!

吼──

數百頭鑽地獸同時吼叫,再次對三頭機甲撲來!

「幹幹幹!」張瑞秋手中拿著光槍,一炮一炮狙擊著。在如此密集的攻勢下,他根本不需要怎麼瞄準,隨便射便是數台鑽地獸的死去。

只是飛入眼中的熾天使,卻留意不到上空的影子。

信惠眼利,察覺到那紅霧裡滑過的黑影:「張瑞秋小心!」她已來不及說甚麼,心動手動。觀音似是她十指的延伸,碧綠色的光鞭似是化成一根筆直修長的光矛,朝著空中的熾天使射去!

當張瑞秋還在訝異之際,已被信惠的光鞭纏住了機械腿,下一刻猛地一揮!

熾天使機甲在巨力帶動之下,憑空橫移了數寸!

嗤嗤嗤嗤嗤──

一連串細密……卻又足以令人心寒的聲音響起。

因為這一橫移,在熾天使剛才身處的位置,一蓬泛著奇異光芒的利針從天而降,沒入地面不見。

張瑞秋深呼吸著,胸口起伏,雙眸盡是死裡逃生的駭然。

信惠冷哼一聲,因為她這一分神,已有數十頭鑽地獸撲到身前。她在救援張瑞秋後,已馬上進行下一個戰術動作。她另一隻手,拈著一朵金屬蓮花。

與當年的「玫瑰炮」不同。

這是經姜小哲改良的蓮花炮。

只見那蓮花綻放,每一朵花瓣尖都射出一條光束!

【散花射擊】!

每一條光束,精準地沒入鑽地獸的弱點──咽喉,只剩下一個赤紅的孔洞,那些鑽地獸頓時倒地不起。

但卻已有數頭鑽地獸突破了槍、劍、矛的攻擊,死死纏住了觀音。

信惠面色一變:「卓不凡,你在幹甚麼?!」

…………

卓不凡面露駭然,身體不由自主地發抖,似是被某種威勢所震懾。他只呆呆地看著那沒入地面、殘留一個個深不見底如針孔般的細洞。

空中,自有威勢。

有一團紅雲不知從何飄來,只是隱見無數黑影於紅雲中呼嘯而過,未能窺見真容。

卓不凡顫聲開口:「【蜂魔】,是蜂魔!是異域外星怪物!」

信惠【坐忘功】修練得精湛,心神堅定。她嬌喝一聲:「冷靜下來!」數頭鑽地頭四爪緊緊纏著觀音機甲,那鑽頭已落在觀音機甲的裝甲上,綻放出無數火星!

「別動!」

張瑞秋因為死裡逃生之下,在一眼想要望向「救命恩人」的信惠身上,便看到她的絕境。只見他眼眸中似有一抹幽蘭若谷的靜意,熾天使機甲猛地抽出了強狙手槍──

轟轟轟轟!

一口氣連斃四頭纏於觀音機甲的鑽地獸,而沒有誤傷觀音本體,可見其射擊之精準!

只是仍然有兩頭鑽地獸纏在觀音機甲上,鑽頭仍然轉動得不亦樂乎,已是向著胸口的駕駛艙鑽去!

信惠面色蒼白,難道自己初戰就要死在異域?還要死得如此窩囊!?

就在張瑞秋面露焦急,等著強狙手槍的冷卻、卓不凡被空中怪物震懾、信惠絕望之際,他們的頻道同時響起一道悅耳而冰冷的聲音:「別怕,我來了。」

戰場遠處,隱見一條黑影。

黑影蜿蜒,隔著紅霧遠遠看去,似是一頭隱於雲裡間的傳說神龍。

只是龍非龍,而是蛇。

尚未盡見真容之際,率先而來的是數十上百道黑光!

噗噗噗噗噗噗───

地面剩餘的鑽地獸,包括觀音身上死纏不放的那兩頭鑽地獸,均被黑色光彈射爆。

只是一息之間,地面再沒有一頭鑽地獸能夠活著站在原地。

黑色身影穿過紅霧而來,露出真容。

只見那是一頭遁入空中、以雲作地盤踞起來的黑色大蛇!這條大蛇若是舒展開來,起碼有數十米長!大蛇栩栩如生,形同活物,就連身上的每一塊漆黑發亮的鱗片,都是精細無比。

但若仔細看去,會發現這些鱗片泛著的,是一種金屬光澤。

它盤踞於空中,似能把紅霧的天色變成夜色,一種陰冷之氣充斥天際,與不遠處那隱於雲間密集飛翔著的黑影對峙。

這,便是聯邦的超級機甲──【大蛇丸】!
2020-08-12 22:29:24


三萬Thx!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