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14 08:41:42
2020-08-14 09:12:59
2020-08-14 09:15:18
2020-08-14 09:23:19
掌掌
2020-08-14 10:48:47
2020-08-14 10:49:21
第三百五十六章──好友

夜裡。

聯邦首都,繁華之地。

相比之下,醫學院顯得有點安靜,當真就如所有地方的醫院一般,充斥著神聖與肅穆。而醫學院的宿舍,同樣如此。

此刻宿舍中某間房間,門「吱啞」打開。

噗。

燈被打開,漆黑被光芒驅散,露出那一直坐在黑暗裡的身影。

「哇,嚇死人。」

關慎嚇得一大跳,待看清身影以後,才長舒一口氣。他大手拍著自己的胸口,責怪地看著那身影:「我說你這傢伙,別這樣神出鬼沒,嚇死人了。」

一道身影坐在床沿,笑著看著他。

沒戴眼鏡的他,看上去少了幾分往日的文靜,更能看出他本來面孔的棱角。

此人,正是范子德。

他看了床一眼,笑著道:「久久沒回來,快要畢業,想要回來懷念一下。」

這是二人宿舍,也是范子德住了好幾年的地方。

關慎把門關上,鬆了鬆領帶,把背包隨意擱在地上:「也是啦,快要被趕出去了。」范子德聞言莞爾:「別用趕字,我們本來就畢業了。暫時能住在這裡,算是學院通容。」

關慎聳了聳肩:「是啦,畢竟之後我們便要開始駐院實習──大概除你之外吧,嘿嘿。」范子德看著他一身正裝:「剛去面試?」

「嗯。首都醫院的小兒外科,門檻可高著呢。也不知道它們請不請。」

范子德微笑著:「你一定可以的。」

關慎看著他,面露笑容:「那就承你貴言了。對了,你那邊沒事吧?」范子德搖了搖頭,看了宿舍一眼。

他在這裡住很久。

他住最久的地方,是蒲公英孤兒院,其次便是這裡了。范子德看著他,笑道:「你記得我們初次見面嗎?」關慎聞言,面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

…………

文靜的青年背著背包,走了進來。

只見一名黝黑的青年早已坐在房間內,播放著大聲的音樂,嘴巴像是含著一顆雞蛋般跟著唱:「快使用雙截棍哼哼哈兮!」

「哎喲,我的室友來了。」青年連忙停了音樂,跳了起來。他走到文靜青年面前,伸出了手:「你好,我叫關慎。」

文靜青年見狀也是露出一抹笑容,同樣伸出手:「范子德。」

二人握了握手。

……………

范子德四處張望著。

對於這宿舍,他很熟悉。哪怕是牆壁的焦痕,那是二人偷偷窩在房裡做實驗時的失火;還有角落的塗鴉;還有曾經二人奮鬥到天明的溫習、功課時用的書桌……

太多太多。

「真是美好的回憶啊。」

關慎咧嘴一笑:「誰說不是呢?」

范子德的眼鏡在酒吧碎了,現在還沒有配幅新的。令他看上去四周帶著一絲模糊。縱是如此,他對這宿舍還是相當熟悉。當他的目光落在那坐在書桌前的關慎,略顯模糊的畫面,似是隱約與當年那「哼哼哈兮」的身影重疊。

但現在的他,才知道他從始至今,都沒有看清過此人。

「但你為甚麼要害我?」


關慎聞言一愣,看向了范子德:「甚麼?」

剛剛氛圍還是溫馨地懷念著往昔的美好,卻是陡然一變。范子德平靜看著他:「你聽到的,我也不會重複一遍。」

關慎失笑,誇張地在范子德面前揮著手:「喂喂喂,你是不是搞錯了甚麼?是沒戴眼鏡看不清了嗎?我是關慎啊,你的老友啊!」

范子德沒有笑,目光平靜若水:「本來我也是在想,是否某位學院的學員,因為我拿下一級榮譽畢業而遷怒於我,繼而下毒陷害我。」

「但我已經查過當晚的紀錄──整間酒吧的出入人員當中,除了我們三人之外,就沒有任何醫學院的學員。」

「我很不想承認,於是繼續查找。整晚,我都是喝玻璃瓶裝的啤酒,沒有讓人下毒的機會──唯一的話,便是你給了我一杯高濃度的龍舌蘭,說是一定要喝,慶祝我們畢業。」

關慎笑得很誇張,眼淚都快要掉下來:「喂喂喂,子德。你是哪根筋不對勁啊?這是笑話嗎?不好笑啊!」

范子德沒有理會他,如自說自話:「【小時候】嗎?這種沒有太大副作用的毒品,應該很容易拿到手。按道理計,這種毒品吸食之後,最多會感受到興奮及產生幻覺。但因為我孤兒的身世,這種毒品卻成了勾引出的內心最陰暗的回憶。」

「而整所醫學院知道我童年的人,就只有你,連美月也不知道。」

范子德對於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的關慎視若無睹,一字一句的道:「我越想越是不對勁,於是繼續查。小慎,就跟你很了解我一般,我也很了解你──或者說我曾經認為我很了解你。」

「所以我找了駭客破解了你的千機環。」

范子德盯著他,那因為沒戴眼鏡而略顯失焦的視點,顯得有點空洞:「小慎,那天論文的講稿,沒有任何人動手腳吧?是你自己刪掉了,對吧?」

關慎的笑容漸漸斂去,漠然看著他。

二人四目交投,曾經的知己好友,此刻相視形同陌路。

范子德再次開口:「我想要一個理由──能夠讓你不惜讓自己的論文被當掉,也要弄死我的原因。」

「還有甚麼原因?」關慎哈哈一笑,只是笑容中的爽朗不再,只有一種不甘、羞憤:「我不會說甚麼嫉妒、羨慕。」

「你天賦好,聰明,在你身上幾乎看不到任何缺點。」

「我甚麼都能讓給你──但只有美月不能。」

關慎認真地看著他:「我喜歡美月,由我進醫學院看到她的第一刻開始,我已經喜歡她。但在她眼裡面,從來都沒有我。她眼中只有你。」

「那麼,若是我毀了你之後,她是否就能夠把我放進眼內?」

范子德覺得有點好笑。

這一切就是因為愛情?

關慎看著他,拍了拍手:「你很厲害,老天,你若是當不成醫生,也能當個偵探。但你能怎樣?」

「論文的事,哪怕被人查到,最多被說兩句。」

「至於下毒之事──你可是沒證沒據,單是你片面之詞,沒有任何監視紀錄。」
2020-08-14 11:14:02
子德有冇開錄像珠
2020-08-14 11:22:10
錄哂音喇傻仔 不過子德會唔會放過佢
2020-08-14 11:37:58
美月聽到 做證人
2020-08-14 11:41:52
然後同子德天長地久

2020-08-14 12:21:26
好sad出孤兒院第一個fd就為女咁
2020-08-14 12:44:33
朋友拎黎出賣
2020-08-14 13:00:31
個理由好簡單好真,但又唔似張愛玲果種最終幻想浪漫,係咪身邊朋友真人真事
2020-08-14 13:20:48
牙掌
2020-08-14 17:40:37
傳說中嘅30更
2020-08-14 22:19:29
掌掌係咪會join Penana訂閱計劃?
2020-08-14 22:55:27
會呀
2020-08-14 22:55:54
無可奉告
2020-08-14 22:56:16
G持
2020-08-14 22:57:19
抵錫
呢兩日應該會post 宣傳
2020-08-14 22:58:53
不過Penana 會唔會更新到可以喺app入面俾錢?
要轉去網頁版有d煩
2020-08-14 23:39:02
岩岩問左
好似話Apple機係咁
如果因為apple app store 食水深
2020-08-14 23:56:01
明嘅
2020-08-15 04:21:22
美月累事
2020-08-15 04:50:42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