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7-20 06:42:45
終於頂過禮拜日
2020-07-20 07:41:52
咁辛苦就整個緊急任務玩下
2020-07-20 07:42:47
【緊急任務】:八月之前,「三魂行.八」夠150正評,加一更。
2020-07-20 08:32:51
終於捱到星期一
2020-07-20 09:19:04
「好了,正更說完了,加更吧。」
2020-07-20 09:25:46
冇呀
2020-07-20 11:29:10
-26正評
2020-07-20 11:42:39
諗住149正皮至正皮
2020-07-20 12:11:55
P牌手動正皮
2020-07-20 13:30:03
掌掌成日恰啲P牌無得正評!!!
2020-07-20 14:30:40
不如十個 p 牌留言加一更
2020-07-20 14:37:07
連你都冇得正評
2020-07-20 14:48:06
上次都夠
今次應該輕鬆la
2020-07-20 18:18:25
150正皮 沖牙!
2020-07-20 19:18:52
外傳
2020-07-21 00:45:44
深夜一推
2020-07-21 00:55:47
人推我又推

報數 -15
2020-07-21 08:35:19
2020-07-21 09:12:15
晨早報數

今朝數字 -12
2020-07-21 09:15:53
2020-07-21 09:45:30
2020-07-21 10:05:19
香港早晨

第三百三十章──即興

萬虎似是苦口婆心的開口:「你說你這又何苦呢?」

他那滿臉橫肉的臉龐,卻是戛然露出一抹鬼崇之色,看上去很是好笑。只見他小心翼翼的道:「而且啊,這台機甲一看便不是尋常貨色,所以我便四處打探。結果啊,這機甲的主人當真是不得了。」

他再多看了門口一眼,確認苗基已離開,方小聲道:「治安局長的兒子,程鵬。」

「出身聯邦第一軍校,已在異域戰線服役的機士,有身份有背景,加上前線戰鬥的軍功。天啊,誰知道他以後能走到多遠?」

「白石也好、十木也罷,我們這些大企業的機修部,都是有嚴密的條款及流程。像你現在,只需要按照死人臉說的去做就好了。」

「退一萬步說,哪怕最後出了問題那又怎樣?那都是他負責的,因為是他指示你啊。」

「況且,小傢伙,老子也是被白石挖角過來的機修師。2毫米的彎曲?這可是連自檢程序都查不出來的。你這樣只是自討沒趣,光是要跟那死人臉找碴而已。」

羅志恆聞言大怒:「我是用肉眼觀察到的!不信你自己去看!」

萬虎面露狐疑之色,控制著機修台,來到機甲後方的主引擎看了一眼,一下來便打了羅志恆一個爆粟:「你這小鬼,在這邊胡說八道。」

「趕快把機甲修一修啦!引擎甚麼的,就別幻想了。不然倒楣的不光光是你,還有我呢!」萬虎走下機修台,拍了拍屁股。自己真的是老了,竟然跟這種小鬼較真。

他一邊哼著小調,一邊轉身離去,留下滿臉不甘、疑惑的羅志恆。

羅志恆再次操控著機修台,來到機甲後方的引擎,仔細地觀察著:「確實有著2毫米的彎曲啊……為甚麼每個人都不信我。」羅志恆氣惱不已,只是想到萬虎最後的那句說話,只得長嘆一聲。

「罷了罷了,反正機甲又不是自己的。要說的都說了,他們不相信也不是我的問題。」羅志恆在安慰著自己,開始了他對機甲的打磨工作。

…………

范子德亦步亦趨的朝著醫學院走去。

饒是冷靜如他,看著聳立神聖的醫學院,也是有點緊張。

今天會是一份論文的匯報,匯報在其中佔的分數很高。而他的性子喜靜,向來不太擅長在多人面前說話。

「子德。」

一道聲音響起。

只見一抹嬌小的倩影,背著小背包、身穿短裙跑了過來,氣喘噓噓:「哎喲,我喊了你好幾聲啦!」

「呃……抱歉,美月。我有點太緊張了。」

童美月掩嘴一笑:「很難得看見我們小兒專科的王子殿下會緊張,好啦,原諒你了。」范子德尷尬的撓了撓頭:「走吧。」

童美月在醫學院都是略有名氣,原因還是很簡單──因為她長得美。雖然個子不高,但甜美的長相加上嬌小的身影,很容易令人生起保護的衝動。

只見童美月歪著腦袋看著范子德,那紮在腦袋後面的小馬尾同樣一歪,看上去煞是可愛:「匯報你都準備好了嗎?」范子德點了點頭:「小慎應該準備好了。」

童美月有點頭疼的揉了揉腦袋:「小慎你都信得過……那傢伙太過粗心大意了啦!你就那麼放心喔?」

范子德呵呵一笑:「小慎看上去粗神經,實則還是很細心的。這次論文他幫了我很多。」童美月嬌哼一聲:「我看是你幫他很多了吧?老天,若沒有你的話,我真不知道他能不能順利畢業。」

「喂!子德!美月!」

一道大嗓子響起,自二人身後跑過來,一把勾住了二人的肩膀:「嘿嘿嘿!還好能醒過來!老天,昨夜我可是忙到凌晨四點才睡!」范子德笑著道:「匯報的稿子都準備好了?」

這夾在中間的男子,身形壯碩,一點也不像文弱的醫科生,更像是體育健將。他對著范子德比了個大拇指:「自然是沒問題。」

童美月似是拿他沒辦法:「關慎,你最好準備得好一點。」

關慎嘿嘿一笑:「哎喲,別那麼囉嗦啦!走嘍!」

范子德看著二人微笑。

他們就是范子德這幾年來,唯一結交到的好友。

…………

走進醫學院的講堂。

整個講堂氣氛嚴肅,寂靜無聲。

因為在講台前面,坐著三人。

分別是小兒外科的負責導師黃白謙,副導師胡雅雯。而坐在中央的男子,卻是大有名氣的嚴沛。這也是一般聯邦醫學院對論文匯報時的陣容,由兩名該科的導師,加上一名別科的導師進行評審。

童美月、關慎及范子德相視一眼,也是不敢吭聲。

童美月吐了吐舌頭,比了個嘴型「加油」,便跑回她的組員那邊去了。

范子德壓低了聲音在關慎耳邊道:「檢查一下匯報資料。」

關慎比了個手勢,便開始進行檢查。

一組又一組走到講堂進行匯報。

而關慎額角的汗水便流了下來。范子德見狀也是察覺到不對勁:「怎麼了?」關慎雖然壓低了聲音,但神色仍是難掩驚慌:「數據不見了,怎麼可能。我昨晚整晚在家裡弄,一早上就跑來學院了。」

四周有人察覺到二人略高亢的聲音,不禁盯了過來。

有不滿,更多的是嫉妒與忌憚。

范子德,乃是小兒外科的天之驕子。只是在此之前,他出身曾江孤兒院的事,還是不難被找出來。一時間,曾經的孤兒成為現在醫學院的風雲人物,如此大的反差,自然引起不少人的嫉妒。

「范子德,關慎!」

黃白謙冷聲開口,目光落在二人身上:「該你們了。」

…………

關慎滿頭盡是汗水,面色緊張。

范子德卻是很鎮定,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握緊了拳頭之間盡是汗水。

他深呼吸一口氣,目光掃視了講堂一眼。

無數學員,有不善的目光,也有童美月對他打氣的聲音,更有嚴沛微不可察的鼓勵神色。

他想起了風哥哥曾跟他說過,他在學院被盯上了。

范子德不知道這事是誰做的。但他可以肯定,那人現在就在這講堂中,等著看他的笑話。

他深深呼吸一口氣,自腕間千機環中彈出光幕:「我這次的論文題目是,早產兒氣腹症無腸胃道穿孔。」

光幕有著無數道畫面閃過,范子德侃侃而談的身影,看得嚴沛暗暗點頭。有欣慰之餘,更有理所當然。這可是老師的弟子,能達到這個水平也是自然。

但他卻不知道,眼下范子德看上去條理分明的匯報,全部都是即興發揮,沒有任何稿子。

就連關慎也是看得目瞪口呆,還有這招?

范子德面色從容。

敵人越是在看,他便越要成功。

這種小把戲,對他沒用。
2020-07-21 10:11:58
到底蒲公英既人有幾屈
2020-07-21 10:23:53
實係美月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