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7-16 15:12:59
Tea 都未有, 掌掌變咗
2020-07-16 17:00:00
2020-07-16 17:12:06
連登100正評加更。

第三百二十六章──覺悟

安特的身子微微傾前,看著眼前的少年:「我要給你一個心理準備。」

「你接下來會參與的,是一個聯邦與我聯手舉辦的一次設計過程,為期三年。從剛才的問答,你可以得知──你是一張白紙。從設計的理論、學問一竅不通。」

安特的聲音漠然,嚴厲。

只是她沒有說的是,在這種一無所知之下設計出那座虛擬學院,是何等匪夷所思的成就。

「因為這次的設計,將會是掛著我安特的名字。我會以最高的要求去設計,哪怕這是虛擬,我也不容許我設計出垃圾!」

「所以若你真的要參與的話,將會受到我最嚴格的教導。我不知道你成長的世界是怎麼樣。但在我手下受訓的話,你就要進入地獄的覺悟。」

安特平靜看著夏山:「你,有覺悟嗎?」

咕嚕。

夏山吞了吞唾沫。

他只是呆萌,卻不代表他是個白癡。若是白癡的話,也設計不出那座連安特都得驚豔的虛擬學院。在得知今天要見安特之前,他已經從網上查探過安特的存在。

光是獲得的搜尋結果便超過數百條訊息,每一條都是讚美、驚嘆。

而安特也是自趙連天獎成立以來,唯一一名獲得過三次趙連天設計成就獎的人。

就連張春樹也只是獲得過一次。

安特是真正的聯邦大人物,她是設計界的女王。她手中沒有實權,但她卻是掌控整個聯邦潮流方向指標的人。無數高官的妻子、女朋友,甚至情婦,都可以為得到安特一句指點而傾家蕩產。

所以她的潛在影響力,驚人至極。

安閣主三個字,背後代表的意義有太多太多。

…………

夏山看著眼前的婦人,內心掙扎。

他好幾次想要無禮地下線,逃離眼前這個咄咄逼人、如不顛閣本體的婦人。但在他腦海中又知道,若是這樣逃避的話,他就永遠不會再成長。

永遠只是拉著衣角,哭著鼻子的小山。

永遠只是個拖油瓶。

他是夏山,是蒲公英孤兒院裡,所有人最疼愛的老么。但他也有自己的夢想。

他的夢想是,替孤兒院所有人,設計一個夢想的家居,然後大家快快樂樂地住在一起。

但以現在的他,這無疑是癡人說夢。

他看著眼前的婦人,肉乎乎的臉蛋隨著點頭而晃動,不帶半點虛幻:「我有覺悟了。」

「很好。」

安特面色仍然冰冷,只是眸底深處泛過一抹滿意:「我給你一個小時時候──我現在人在曾江博物館,收拾你所有行裝來會合我。」

夏山聞言一驚:「所有行裝?」

安特木無表情:「是的,那三年時間──從今天就開始。」

夏山又耍起性子來:「但是……我還沒跟家人說……」

「你還有時間讓你浪費嗎?」安特尖銳生硬的聲音響起,把夏山的說話重新塞回嘴巴裡:「一個小時後沒出現在曾江博物館,就代表你放棄這次機會。」

她一擺手,夏山的身影便消失不見。

…………

夏山自虛擬網中退出來,面上盡是焦急之色。

他緊張之下,連忙拿著千機環撥打給張風。

「甚麼?」張風在江小白新租下的維修鋪裡閒著,聞言也是站起來。

待他聽著夏山結巴地把事情說一遍後,也是有點無語。這到底是甚麼跟甚麼,不是說曾江是神棄之地嗎?怎麼出了一個又一個的怪物?

以軒接收到小山說的話後,便把安特及與聯邦合作的虛擬學院項目說了給張風得知。

「風子,這是個大項目。對小山而言,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張風聽著以軒冰冷的聲音、夏山緊張的喘氣聲,便開口道:「小山,你現在馬上去收抬行李,我打給祭司。」

…………

在張春樹接到張風的電話後,整座孤兒院動起來──除了某位無所事事的老人。

林嘯遠在這裡呆了不少時間,但在這裡,他毫無大人物的感覺。

往日在西山,哪個看到他不尊敬的行禮、又或者緊張得瑟縮發抖?

但在這裡,他倒真像個平平無奇的糟老頭,先不說歡歡喜喜待他毫無禮貌尊敬,就連其他孩子對他也是相當平靜。最令他有印象的是,夏山曾認真地向他遞來一把掃帚,讓林嘯遠幫忙把操場的落葉灰塵掃淨。

更是委屈的是……他還真的去掃了。

只是林嘯遠,終究不可能一出生便是那個威名遠播的林嘯遠。他也曾平平無奇過,只是因為太久沒經歷這種待遇,一時三刻有點不習慣而已。

習慣以後,反而令他有種想當年的奇怪感覺。

此刻看到孤兒院的眾人有種風風火火的感覺,他連忙抓了個孩子來問:「發生甚麼事了?」

「小山要走了,我們要去踐行。」語畢,那孩子便把堂堂西山林嘯遠晾在一邊,轉身離去。

經過這段時間無情的對待,林嘯遠已是習而為常,摸著下巴。

…………

曾江博物館的停車場。

安特坐在高貴的房車之中,哪怕租的是輪車,她都要租最舒適的。至於曾江博物館,她已經實地看過一遍。對於整個項目都有了定數。

她對設計要求極高,這才有了特意來的一行。

一個小時,對普通人而言只是彈指即逝。但對於安特而言,一小時能夠為她帶來海量的財富。

可能是一場能談成百萬的生意合作餐聚;

可能是一個設計的念頭;

也有可能只是一場會議;

安特會特意浪費一個小時等夏山,已顯得她相當看重。她看著腕間古樸腕錶狀的千機環。這也是由她特製,全聯邦限量八塊的千機環。

她沒有開玩笑。

若一小時內夏山不來,她會毫不猶豫地坐船回首都去。

天才難得,但安特見過的天才就少了嗎?

與她同期之中,同樣有不少設計的天才。但現在聯邦只有一個安特,只有一座不顛閣。這就是分野。

看著時間將至,她已戴著那副昂貴得難以用聯邦幣去衡量的墨鏡,準備讓司機開車。

就在這時,一輛小黃巴浩浩蕩蕩地駛了過來,明明是一輛又殘又舊的小黃巴,但開起來竟帶有幾分風火之勢!
2020-07-16 17:33:14
你接下來會參與的,是一個聯邦與我聯手舉辦的一次設計過程


設計過程?

我給你一個小時時候──我現在人在曾江博物館,收拾你所有行裝來會合我。」


小時時候
時間定時候
2020-07-16 17:33:46
Sor, quote 咗文
2020-07-16 17:34:22
thanks
一陣番去改
2020-07-16 18:22:53

唔知點解睇到眼濕濕
2020-07-16 21:03:25
2020-07-16 21:06:08
點解呀
我地小山長大了
2020-07-16 21:55:45
即係就死
2020-07-17 08:36:17
2020-07-17 08:38:00
2020-07-17 08:42:11
2020-07-17 08:51:15
從剛才的問答,你可以得知──你是一張白紙

我可以得知?
2020-07-17 09:41:43
各位早

第三百二十七章──你的孩子,我的弟子

安特重新拉下了墨鏡,如劍鋒般的眼眸,盯著這輛小黃巴。

只見夏山背著一個厚厚的背包,驟眼看去就像一隻蝸牛一般,也不知道裡面裝著些甚麼。

而隨著夏山身後的,正是張春樹。

「哦?」安特看了張春樹一眼,在別人眼中神秘、高高在上的大主教張春樹,安特並不陌生。她也走了下車來。

…………

「祭司,我走了。」夏山面色堅定,但相當了解他的張春樹,可以看出他眼眸深處的膽怯、緊張,與不捨。

「小山乖,好好學習。安閣主是個大人物,好好加油。」

夏山聽著張春樹柔聲安慰,嘴巴一扁便想要哭。

「哭甚麼哭。」

安特走了過來,那高跟鞋落在水泥地上,仍然清脆入耳,似是惡魔踏入九幽之火走來:「張春樹,好久不見。沒想到你躲在這種鄉下地方。」

張春樹看向她,面色溫和:「安特,這麼多年,怎麼脾氣還是那般暴躁。」

「哼。」

安特冷哼一聲:「少廢話。」她的目光落在夏山身上:「若要跟著我,第一個條件就是──不準哭。哭便是怯懦,露出自己的弱點。當被人找到弱點,便會受到攻擊。」

張春樹張了張嘴想要說些甚麼,卻被安特一眼瞪了過來。

最終,張春樹還是沒有吭聲。

而在小黃巴上,一個個孩子聽著氣惱,想要開口責罵。這時,前來看熱鬧的林嘯遠卻是悠然開口:「安特,可是整個聯邦的建築設計大家。小山能跟著她學習,是燒了幾輩子高香都難求來的機遇。若你們真為他好,還是不要得罪她。」

眾孩子聞言面面相覷,最終沉默不語。

夏山扁著嘴巴,眼淚在眼眶裡流,只是在安特如魔鬼般的目光下,最終還是沒有流下來。

「我走了。」

在司機的幫忙下,夏山便登上了高貴的轎車。

「哼。」安特重新戴上墨鏡,轉身朝車子走去。

「安特。」張春樹喊了一聲,那清脆刺耳的高跟鞋聲戛然而止。

張春樹那蒼老的身子微彎:「我的孩子,就拜託妳了。」

堂堂天神教會的大主教的禮,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受。只見安特身也不轉,只是腦袋微微彎過來,拉下了墨鏡:「張春樹,從今天開始,夏山不再是你的孩子──」

「而是我的弟子了。」


高跟鞋聲再次響起,走進車裡不見。

「小山!再見了!」

「小山!自己保重!」

「別再哭鼻子了!」

「嗚嗚嗚……小山……」

夏山仰著小臉,隔著玻璃看著那輛小黃巴。無數聲響混雜在一起,吵鬧至極。聽著那一道道以往每天隨處能聽到,親切無比的聲音。他知道往後的日子,恐怕很難再聽到了。

想到這裡,悲從中來又想要哭。

只是他眼角盯了在那邊戴著墨鏡、抱手不語的安特,便悄悄地擦了擦眼角。

轎車已把曾江博物館拋在身後。

夏山深呼吸一口氣。

該是向前走的時候了。

那張小臉上,取而代之的是堅定的神色。

這一切,安特都看在眼內。

她看著夏山的目光很複雜。

有欣賞,有不屑,更多的是期待。

她一點也不喜歡張春樹,在她看來,張春樹這種偽君子,在吃人的社會很難活下去──事實上,當年想要殺死張春樹的人無數。光是林嘯遠保護已不知多少次。

而在張春樹教出來的孩子,在她的指導下,會變成一個怎麼樣的人?

想到這裡,她便漠然開口:「你與他們終究是不同世界的人──若你要跟著我學習,便要趁早理解這一點。」

說到如父的張春樹、如親人的伙伴們、如家的孤兒院,向來怯懦的小山也是堅定起來:「不會的。」

「嘿。」

安特尖聲冷笑:「聯邦繁華似綿,又豈是如此窮鄉僻壤能夠相比?」她拉下了墨鏡,看向很努力露出倔強神色的夏山:「若我沒有猜錯,你是打算三年後學成歸來,回到曾江、回到這個所謂的家吧?」

夏山沒有說話,那強裝倔強的神色卻仍然表露無遺。

「這個問題,三年後我會再問你一次。到時候你會留在聯邦,還是回到曾江。」安特再次冷笑一聲,把墨鏡戴回去。

「我很期待三年後,你的答案。」

…………

「是嗎?」

夜,遠在西山。

西山靜齋依山而建,採古風式設計。大部份學員只要在宿舍的窗戶探頭出去,便能看見山下風光。

王猛看著山下景色,有點發愣。

他沒想到,那個向來只會哭鼻子、堆沙堡的小山,竟然也有離開孤兒院的一天。只是他也衷心的祝福小山。

「這也是一件好事。」

與西山高處不勝寒不同,北林則是隱於林裡,似是聯邦中的隱士。

陳浩看著窗外的樹林,靜靜開口:「小山也到了該長大的時候了。」

「嗯。」

張風看著窗外的夜色,手中拿著通訊珠:「你們兩個呢?還適應嗎?」

「每天就是訓練訓練訓練,充實無比。」王猛似是打起精神,朝錄像珠比了比個肌肉的姿勢。陳浩則是托了托他那副圓大的眼鏡,同樣點頭道:「我也是。這裡的訓練確實很全面。」

「那就好了。你們可要加油,學成歸來的話,讓風哥哥我替你們設計機甲。」

「真的?」二人聞言都高興起來。

雖然他們都被視作王牌般培養,將來想要自己的專屬機甲也不是難事。但聽到張風想要為他們度身製作機甲,都是不約而同的高興起來。

王猛嘿嘿一笑:「浩子,要不要打賭。以後我跟你再打一場,誰贏了,風哥哥就先替誰弄機甲。」

陳浩冷著臉孔:「一言為定。」

「哎喲哎喲,小浩子好像忘記上次是怎麼敗在我的利爪之下。」一邊說著,王猛還裝了個老虎的姿勢。陳浩面色越發難看:「只是一次僥倖,看你還能囂張到甚麼時候?」

「大概囂張到小浩子甚麼時候能再贏我啊?」

看著二人的鬥嘴,張風看得好笑,苦笑地悄悄離開通話。
2020-07-17 09:53:02
王猛嘿嘿一笑:「浩子,要不要打賭。以後我跟你再打一場,誰贏了,掌哥哥就先替誰加一更。」

陳浩冷著臉孔:「一言為定。」
2020-07-17 10:30:46
唔通樹蛙同安特又有段往事
2020-07-17 10:40:25
神父= God daddy
長春樹
2020-07-17 11:19:26
大佬呀你唔好咁癡線
2020-07-17 12:11:33
孤兒院啲仔仔都食女無數
2020-07-17 13:17:52
樹蛙係情場浪子
2020-07-17 17:51:39
2020-07-18 10:03:08
早晨
2020-07-18 10:12:16
早晨
2020-07-18 10:14:37
文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