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01 06:22:05
未訓一推
2020-08-01 08:51:04
瞓醒一推
準備拋西瓜
2020-08-01 10:00:19
星期六至少等午餐是常識吧
2020-08-01 11:05:15
各位早

第三百四十一章──我是王守禮

韋喆面上露出陰沉之色,走上前道:「張先生,你沒事吧?」張風搖頭:「沒事。」韋喆看著那漸漸遠去的洪流,眼眸泛過怒意:「這真是個瘋子。」

張風面色有點古怪,隨即開口:「是啊。」

他似是想起了甚麼,轉身向韋喆開口:「對了,替我向宇文先生道謝。他給予的提示幫了我很多。」韋喆聞言一愣,蒼老的眸子泛過一抹精光:「張先生你認得我?這應該是我們初次見面吧?」

張風呵呵一笑:「那天我跟宇文先生見面時,你有在附近吧?」

韋喆同樣笑了起來:「張先生果然不凡,不枉小少爺那麼喜歡你。張先生你的話,我會帶到。」

張風朝他微笑致意,韋喆旋即轉身離去。

而張風見狀,自然不會再留在咖啡店內,轉身離開,回到自己的套房。他站在落地玻璃前,看著風和日麗、繁榮的都市,卻都不夠剛才令張風動容。

……………

「我是王守禮。」


王守禮平靜坐在張風對面,還好整以暇,對咖啡店的老板招手:「我要一杯黑咖啡。」

張風靜靜看著他。

王守禮面色不變,與之對望。

相視沉默,良久。

張風卻是笑起來:「你不像我聽說回來那般瘋狂。」

「哦?」這時,老闆把一杯黑咖啡放在桌上,才面色蒼白的離開,不敢靠近半分。

王守禮拿起黑咖啡,輕抿杯中如墨般黑湯。無奶無糖的黑咖啡極苦,他卻是面不改容:「怎麼說?」張風笑著搖頭,想起上世那如瘋狼般的男人,朝王守禮展顏一笑:「因為我見過真正狂傲之人──而你不是。」

王守禮面色平靜,把喝了一半的杯子放回桌上。

黑湯於杯裡微顫,劃出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你放心,我沒有找你麻煩的打算。」王守禮開口道,甚至還是舉起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我知道,你也只是一個被拉進這趟渾水──」

他目光掃了擱於窗邊的拐杖:「還因此而搭上一條腿的可憐人。」

張風饒有趣味的看著他。

王守禮續道:「你也是,我也是──我父親也是。」他面色變得陰沉:「我父親王強,與這場權力鬥爭衍生的謀殺,沒有一毛錢關係。」

「我父親御下鬆散,難免良莠不齊。嘿,那出手的幾人雖確實是我軍團的人,但卻並非由我父親發號施令。」

王守禮看著張風:「我父親替聯邦鎮守異域多年,雖然實力算不上八大軍團前列,但哪次我們有退縮過?打掃戰場,各種支援乃至髒活,都是由我們去做。論上戰場的次數,鬣狗軍團不會比任何一支軍團來得少。」

「但結果呢?」

「聯邦各方為了平息信家的怒火,草草找了替死鬼出來。壓根兒沒有想過理由、動機。我們父子雖然不是權傾朝野,但卻樂於當條自由的鬣狗。甚麼權力鬥爭,我們不感興趣。」

張風眼裡閃過一抹思索的光芒:「你意思是──」

王守禮緩緩開口:「我父親王強對這次刺殺毫不知情,卻被聯邦拿出來當祭品。我需要查出真相,還我父親一個清白。因此,我想要與你合作。」

他又拿起杯子喝起咖啡來:「雖然不知道你跟信家是甚麼關係,但你既然拚了命也要救那位公主,想來關係匪淺。你想想,若對那位公主不利之人仍然隱在暗處,逍遙法外。那麼他肯定會繼續有下一次的行動。」

「若你一天查不出來,她就會一直受到這種死亡的凝視。」

「你如果是重視她的話,自然得找出凶手來。」

「況且,退一萬步說──你不相信我,而我父親真的是凶手。你協助我調查,若甚麼都查不出來的話,你又沒有甚麼損失。」

王守禮把杯中黑湯飲盡,苦澀深入體內,卻比不上這三年的時間:「相反,若你真的協助調查並查出凶手。一來替信家解決一個大患,二來是你獲得了我的友誼。」

王守禮輕輕一抹光頭:「鬣狗軍團是我們王家的軍團,論軍階我可能比不上你這個準將。但論兵權,我是有一支機甲兵團。就連西山也不能命令我去做些甚麼。」

「若你獲得我的友誼,相信對你也會是有幫助。」

張風聽著王守禮說,內心也是很煩惱。他只是想安份來到首都研究機甲,時而調戲下江小白,樂得自在。怎麼又被捲進這種可怕的首都紛爭之中?

只是王守禮說得沒錯。

他雖然跟信惠沒有甚麼關係,但至少是好朋友。不論是他多次救了她的性命,還是她把首屆首名拱手相讓。

這一切,都注定張風不能坐視不理。

「你想我怎麼幫你?」

王守禮聞言,方舒了一口氣:「暫時還不用,但你作為被打上信家旗幟的人,將來自然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我會直接聯絡你。」

「好了。」王守禮眼角掃了四周一眼:「到最後,大概還是得做做戲。」

「畢竟在太多人眼中,我就是一頭瘋狗。一頭只會胡亂咬人,不會思考的瘋狗。」

「做戲,還是得做全套,對吧?」

就在張風想著他這句話是甚麼意思之際,王守禮已是一腳把小圓桌踢碎。

……………

張風回想著王守禮,面上也是有點複雜。

在所有人眼中看起來,衝動魯莽的王守禮,實則性子冷靜沉著,刻苦耐勞,而且極其隱忍。他花了足足三年,把軍團整頓的同時,卻也很好地在整個聯邦眼前,塑造了一頭瘋狗的角色。

這種瘋狗,是最好操控的。

但那披在瘋狗表皮下的,是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

而此刻這頭瘋狗闖進首都看似胡亂咬人,所有首都的人只會抱手等著看好戲,繼而對他產生放鬆警剔。實則他是在用著他狗鼻子,找著那殺死他父親的凶手。

這等心機,這等城府。

以軒的聲音複雜:「張風,人類真是複雜啊。」

「是啊。」

「風子,我已經開始懷念起曾江了。」

「我也是。」張風看著玻璃,同時也是看著自己。他的眸色變得堅定:「但身在紅塵中,豈能獨善其身?以軒,這事還得你幫忙查一下。」

「好的,風子。只是我現在有太多事情在進行計算,分身不暇。」

「沒關係,盡力即可。」

「好的。」

張風笑著開口:「以軒,要是沒了你我該怎麼辦?」

以軒的聲音重新變得平靜漠然:「風子,這機率是不會存在的。」
2020-08-01 11:05:33
係wo
又過一個月
2020-08-01 11:12:27
立 flag 了
2020-08-01 11:19:17
今日篇文好似咁長嘅
2020-08-01 11:21:31
調戲江小白嘅情節呢?
2020-08-01 11:30:47
估唔到第一個犧牲嘅係軒仔
2020-08-01 11:49:31
8月了 係咪又可以課金了
2020-08-01 12:06:16
都係二千字
2020-08-01 12:06:31
一直都有調戲緊
2020-08-01 12:06:50
諗多左諗多左
2020-08-01 12:07:03
Errr...係
2020-08-01 12:50:37
以軒要死了
2020-08-01 12:52:50
沉睡吧,跟住紅波出得
2020-08-01 12:58:14
我離開你的機率是不存在的
2020-08-01 13:07:18
調戲緊嘅時候都喺度
2020-08-01 13:08:48
好溫馨
2020-08-01 13:09:28
三魂行嘅真正意思
2020-08-01 13:11:43
無論以前樂心定依家小白 都係不知情既情況下3p緊
2020-08-01 13:39:04
我都有咁既錯覺
2020-08-01 13:40:41
6版 Xs Max嘅長度有時得3,4版
2020-08-01 13:56:40
見到有文先醒起今日唔係星期日
2020-08-01 14:26:08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