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22 15:20:35
推爆佢聽日都有文
2020-08-22 15:28:29
點推爆呀,仲有多100層樓
2020-08-22 15:29:06
咁更加要推多幾下,聽日有加更
2020-08-22 15:37:49
唔推
2020-08-22 16:21:41
2020-08-22 16:23:00
邊個推正傻仔
2020-08-22 16:35:32
扮下傻先
2020-08-22 16:36:45
你係真傻
2020-08-22 16:37:48
唔通扮得太投入?
2020-08-22 16:37:54
2020-08-22 17:48:13
有得推真係唔推?
2020-08-22 17:48:55
一定唔推
2020-08-22 18:36:33
好啦, 咁唔推啦
2020-08-22 23:17:35
荊棘其實只是連登起底組
2020-08-22 23:37:23
Push push
2020-08-22 23:52:37
2020-08-23 00:08:08
推爆佢
2020-08-23 00:38:09
推爆佢
2020-08-23 01:00:34
2020-08-23 01:21:59
又推?
2020-08-23 03:08:21
2020-08-23 10:16:12
2020-08-23 10:27:09
Penana 33000讚好加更。

第三百六十六章──白霧

一旦遇到某些奇特的地方,切勿亂闖。

若是闖進,說不定就會被駭者認為你是挑釁,繼而作出反擊。

這片霧色,明顯就是奇特之地。

若有人能夠穿過霧氣,看見其內,會發現霧的中央,有一座平平無奇的木屋。但無數霧氣,便是以此木屋為中心向外擴散。

而在這木屋其中,有著一道身影盤膝坐在中央,全身上下被霧氣包裹,無法窺見半分。

「嗯?」

霧氣人影微微蠕動,似是一個人抬起了頭。

幾乎就在他抬頭的瞬間,霧氣變得濃郁至極,向外擴散。

而同時,虛空之間驟然冒出無數墨綠色如大蛇般的數據流。只是那充滿尖刺的外貌,代表著它荊棘的身份。

那在巷道中的荊棘,隱在蓋頭斗蓬下的眼眸泛過精光:「困!」

他十指一握,袍子裡像是有某種恐怖生物蠕動,無數墨綠色身影源源不斷地透過指令傳送到那片霧色之外!

幾乎在瞬間,那些荊棘竟然就此結成一座由無數藤蔓糾纏交錯而成的囚牢!

荊棘面上露出一片狂喜之色!

這是他結合自己【荊棘】編程,及以軒教導的他技術創出的駭客攻擊──【荊棘之城】。在荊棘之城中,除了能夠強行阻止對方下線,也能夠切斷對方在虛擬網中的連結!

可以說,這是荊棘現在能夠施展最厲害的駭客程序!

……………

若有登入虛擬網的玩家來到這裡,恐怕會直接被嚇了一大跳。

只見眼前有一座墨綠色,由無數猙獰的荊棘藤蔓交錯編織而成的正方形囚牢,佔地極廣,雄偉至極!

而在荊棘之城之中,霧氣飄然。

在中央木屋裡的霧氣身影再次抬起頭。

「哼。」

低哼一聲。

這一聲哼之中,夾雜著各種複雜的情緒。有憤怒,有不滿,有感慨。憤怒,自然是因為被到駭客程序的攻擊。不滿,大概也是差不多的原因。

但感慨──

大概是因為,不知多少年沒受過駭客程序攻擊。這種駭客之間的攻防戰,令他久違多年。

只是當他還擊起來,卻又如此順手拈來。

相隔不知多遠的的荊棘,只感那聲低哼如雷響般,在他耳邊響起。

然後他便看到令他震驚而難忘一幕。

隔著【荊棘之城】的程序,他親眼看到自己建起的那座方正的囚牢,瞬間「膨漲」起來。現實中,坐在如祭壇般的連接器的荊棘面露駭然之色,他可以看到自己的荊棘程序以閃電般的速度,不斷被攻破。

他突然想起,駭客的程序,能夠透過具現化的外觀能夠略略感受到程序的風格。自己是荊棘,擅追蹤而且難纏。

而這次的對手……是霧。

霧,無形無相。

卻也無孔不入。

荊棘目瞪口呆,看著自己的程序被某種別的程序駭入,自內部分解。那才威武了不到數刻的荊棘之城,就這樣化成數據流消散於虛擬網中。

木屋之中的身影站了起來,看向那如被剖開的天空──那些荊棘便是從那處探出來。荊棘之城被破,那天空的裂縫飛快地縮小著。但那些霧氣瞬間探出,如同某種怪物的觸手般,鑽向那裂縫。

荊棘面色微變,卻又很快強自鎮定。

虛擬網中,荊棘身處的巷子只是在一秒之間,便充斥了霧氣。

「哼,初成駭者的小鬼,竟然敢胡亂攻擊。這次小懲,讓你知道天高地厚。」

聲音空洞,似是隔著重重霧氣傳來,明顯是經過處理。

感受著霧氣襲來,荊棘面色漸漸變得如常,喃喃自語:「師父,剩下來的就交給你了。」

……………

以軒懸浮在小黑房之中。

通體幽藍,隔著面具看不見其容顏的他,詭異至極。

張風戴著狐面,仰首看著以軒,只覺以軒在虛擬網的強大,足以令人敬畏。

他不是神,以軒此刻的氣質,與神遠遠談不上。

他是鬼。

虛擬網的鬼。

以軒身周漸漸冒出無數藍色的電蛇。電蛇圍繞著他身周不斷竄動,彷彿具生命一般,凝而不散。以軒的身影越飄越高,在快要到小黑房頂部的瞬間──

噗。

一切歸於寂靜,以軒已是消失不見。

…………

霧境,木屋,身影。

就在那道身周纏繞著霧的身影,在操控著程序準備對荊棘進行攻擊的瞬間──他渾身上下毛孔直豎!

一道藍色的身影,如憑空出現在他的身後。

「你──」

以軒雙手一抱,已抱在那霧影的身後。渾身的電蛇炸開,如一顆球狀的閃電不斷向外擴散。木屋、霧境,那圍在荊棘身周的霧氣,通通如雪消融。

轉眼間,荊棘的身影也出現在黑房裡,目光投向張風頭頂的以軒,盡是崇拜之色。剛才他看到那震撼的一幕──那如天罰一般的球狀閃電。

在那一瞬間,或許是因為荊棘對著以軒已有充份、近乎盲目的信心,他壓根兒沒有理會迫在眉睫的攻擊,而是專心致志地看著霧屋那邊。

也因此,他能夠看到剛才那一幕。

如果說這霧氣般的駭客程序是如無孔不入的溶解自己的荊棘程序。那麼以軒的攻擊卻是如雷霆一般霸道,直如真正的雷霆一般,所過之處,霧氣瞬間消散不見。

沒有任何懸念,就連抵抗也沒能做到。

這是由技術到程序的全方位壓制!

…………

在張風眼中看來,以軒的身影才消失不到一秒,已是重新回來──還帶著一道身影。

身影上的霧氣一掃而空,露出當中略顯平凡的模樣。

看上去略帶蒼老,顯然是有點年紀。竟然是一名婦女。此刻她似乎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甚麼回事,在黑房四處掃視一眼,目光馬上便落在戴著狐面的張風。

她心念一動,便想要發動駭客程序──

沒有回應。

「放棄吧。」

聽到聲音,她才看到了懸浮在張風頭上的以軒,似是保佑著張風的神明。只是他的模樣,怎麼看都跟神拉不上關係。

以軒的聲音緩緩道:「這裡是六大燈塔之一,妳的所有程序都會被封阻,就連下線也無法做到。」

那女人看向張風還沒有意識到甚麼、甚至第一反應便是透過駭客程序攻擊,但當她看到以軒的時候,卻是尖叫一聲:「你是──」

張風心頭一動,指著頭上的以軒:「你認識他?」

以軒先是一愣,與張風心靈相通的他,知道張風在想甚麼。

難道此人知道失憶之前的以軒?
2020-08-23 12:14:50
2020-08-23 16:46:50
憤怒一推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