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7-14 13:23:22
咩事
2020-07-14 13:24:46
掛著你個舊名 叫落好似有氣勢啲
2020-07-14 13:26:46
搵我?
2020-07-14 13:28:38
畀你搶咗個1001啫 冇事
2020-07-14 13:29:21
冇事嘅話,小弟返出去做野先
2020-07-14 13:32:46
sor阻著你做嘢
2020-07-14 13:44:54
少意思,唔使sor
2020-07-14 14:06:23
仲欠兩更
下午茶都黎喇
2020-07-14 14:42:32
三點都仲未有文

掌掌欠兩更
2020-07-14 14:48:31
2020-07-14 14:56:26
想問下破紋夜仲會唔會出?
2020-07-14 15:11:21
好似會等冇書出先
但係唔想掌掌冇書出
2020-07-14 15:17:12
連登新帖加更。

第三百二十三章──神廟

翌日,范子德聽著張風的說話,也是有點一頭冒水。

他在醫學院的生活很認真,更多時候都是整副心神投放在學業之中。雖然他是凌初晨的學生,但他在醫學的根基終究太淺薄。在就讀醫學院時,難免會感到一些辛苦。

他根本沒時間去理會那些是非。

縱是如此,在聽到張風認真地告誡後,范子德也是聽進耳裡去。

……………

莫小生最擔心的王守禮,張風倒是不太重視。

張風在告誡過范子德、讓莫小生安排人照料牧恩以後,便開始自己的忙碌。

他來首都,首要目標是觀音。

觀音-III型的開發,百廢待興,等的是明天南的引擎發開。這些都是後話。張風首要任務是完成觀音-II型,送到東湖去。雖然那三年間,他透過以軒在虛擬網設下一座森嚴的房間,在那房間中與明天南、程映文及姜小哲,完成了絕大部份觀音-II型的工序。

但數據歸數據,現實歸現實。

很多事情,終究還是要親身到來查看、檢查。

這才有了首都一行。

約半月過去,觀音-II型的組裝快將完成,張風也出發往聯邦科學院去。

不知道是因為姬明德也要對他行軍禮、還是孫世行親熱地登上過這台如怪獸般的風馳。在看到風馳駛過來,把關的人連忙放行,連問也沒問半句。

張風坐在後座,摸著拐杖的銀亮鷹首,沉吟不語。

這就是權力的味道。

只是張風並非初嘗權力味道的人,比起手執生殺大權,他更寧願藏在曾江那座平平無奇的孤兒院中,享受著寧靜。

但……

世間總是困難。

風馳再次駛到那座大樓前停下,莫小生率先下車,替張風打開車門。張風拄著拐杖,一步一步朝研究室走進去。

升降機門打開,拐杖聲響。

本來風風火火、熱鬧無比地進行著組裝的工作人員,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張風沒有在意,拄著拐杖隨便來到機甲下方的一座光幕中查看著甚麼。

莫小生亦步亦趨跟著,面色古井無波,完美地扮演著秘書……又或者是保鑣的角色。

張風看著光幕檢查著。

能夠在聯邦科學院工作的,哪怕只是普通的工程技術人員,放眼整個聯邦都是精英。張風更多是在檢測自己在操控台對觀音機甲的調整。

按道理計,不會出現甚麼錯誤。

因為張風採取的方式,就像當年江別樹給予【海天一色】的連接方法一樣,是一個一次性的連接程序。工程人員只需將程序輸入組裝機械裡即可。

但細節決定一切,張風還是得親身檢查。

「請問……」

一名工程人員小心地走過來:「你便是那位嗎?」

張風聞言一愣:「哪位?」

「那位。」

「…………」張風默然無語,只感覺這人在跟自己打著啞謎。

…………

對觀音機甲,張風可謂花盡心血。

但不論他承認與否,張風都是一個天才。而天才的思路,總是與凡人不一樣。

因此,這三年間,那些研究室裡的工程師可以說是吃盡了苦頭。但因為張風遠在曾江,他們根本接觸不了,所以索性纏上了明天南、程映文。

而明天南是引擎的天才、程映文是金屬應用的科學家,二人對於機甲各種體系兩眼摸黑,同樣做了個甩手掌櫃,向張風申請了一個能夠進入虛擬網房間查問的權限。

與明天南等人不同,這權限只供單向進入並留下對觀音的問題,而不能查看及存取任何有關房間裡的資料,以確保觀音的所有數據都是機密。

而張風……是某方面一個相當懶惰的人。

他壓根兒沒有理會這一回事。

因此,面對如此重任,他便灑脫地交給了以軒。

三年來,無數工程師走進房間,留下觀音的問題。很多都是有關於組裝各種疑問,而以軒都會一一留下答案。

令那些工程師驚為天人的,是回答者近乎全知全能,無所不知。

這就令那些工程師心生想法,問出一些與觀音無關的問題,但「那位」卻並非愚蠢,對除觀音以外的問題一概無視。那些工程師死心,只得繼續問著觀音的各種問題。

久而久之,那房間成為了某種象徵。

就像人們迷茫時會到神廟進行祈求,想要等到神明的啟示。而那房間,被戲稱為【神廟】。而那位回答的人,卻有很多名字。

全知全能的神、觀音、神明、瘋狂科學家,而更多時候,被稱之為──「那位」。彷彿其存在不得聲張言喻,以影響神聖。

一直以來,很多工程師都有猜想過,「那位」是否便是這研究室的老闆、觀音的始作俑者張風。但這個推斷被很多老工程師嗤之以鼻。

他們曾經不信邪,以觀音為名,向「那位」提出了一題難度極深的力學問題。但「那位」幾乎瞬間便回復了一個完美的答案,令那些老工程師一個個如吃了蒼蠅般難受。

後來,只變成崇拜。

而那些老工程師看來,張風如此年紀,豈能像「那位」般能夠博學兼修,每一門都達至大師境界?

但那天張風前來巡視,又令姬明德向其敬禮的事情太過駭人聽聞,人們便下意識認為,張風便是那位回答者。

……………

聽著以軒在腦海的解釋,張風有點無奈。

「我不是那位解答者。他是一位知識淵博的人,也是我請來幫忙解決觀音設計時會遇到的難題。」

那工程師聞言有點失望,頹然離開。

以軒的聲音響起:「風子,你是可以承認的。我與你一身同體,本來就不分你我。」張風笑著搖頭,在腦海中回道:「你的功勞,不應由我來承受。等他日我們搞清楚一切,說不定你會重新擁有身體,那時候,你才出來接受一切讚賞吧。」

「…………風子,這種未知,令我無法計算。而無法計算,令我有點害怕。」

「不用害怕,一切都會由我們一同面對。」

「風子,這算是安慰嗎?這種技巧在人面對困境時,能夠舒緩心境的機率達到百份之七十九。」

「是的。」

張風笑著,放下手中光幕。組裝已到了最後階段,差點顏色。張風看著觀音機甲那無悲無喜、如上古神祇的臉龐。他忽生奇想,指著機甲的眼眸:「把機甲的眼眸裝上兩顆貓眼石。」

那些工程師面面相覷,想著這機甲本來已經足夠顯眼,用得著嗎?但想到張風才是觀音的創始人,他們還是沒有吭聲,靜靜聽令而去。
2020-07-14 15:18:09

仲等緊
唯有睇住三魂行先
2020-07-14 15:22:43
第一篇睇得有啲辛苦 感覺有啲累贅 有冇人有同感
2020-07-14 15:29:49
三點三終於有文

仲欠一更
2020-07-14 15:35:56
香港午安!掌掌食晏!(仲欠兩更)
2020-07-14 15:43:37
正皮
2020-07-14 15:46:52
支持!
2020-07-14 16:34:50

依家時勢要出書真係好難
更加唔好講係大長篇
十間有九間都唔接大長篇
2020-07-14 17:32:51
明白...
徐焰某程度吸引過張風, 所以好想知佢跟住會點
2020-07-14 19:46:22
有無諗過自己印呢個option?
2020-07-14 19:55:02
暫時冇
仲觀望緊
始終一出就唔係講一集兩集
而係十幾集
2020-07-14 21:13:36
我愛楓成
2020-07-14 23:25:32
對馬戰鬼 = 真.且隨風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