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07 06:35:15
2020-08-07 10:13:53
第三百四十七章──畢業

轉眼間,張風已來到首都四個多月。

這段時間可謂充實無比,同時張風也是過著隱世的日子。基本上平常的日子,都只會在酒店、小白機修店及聯邦科學院出現。

繁華如聯邦首都,對張風而言只是一個普通的地方。

他只為自己在乎的人、事、物而活。

奢華於他而言如敝屣。

只是與生活不相符的,是他的充實。

觀音研發暫告一段落,卻換來了林東起的【狩馬】及麥靜思的【聖光之翼】,令張風忙個不亦樂乎。

而往往在忙碌過後,便讓莫小生開著車來到小白機修店,把江小白接回寰宇酒店。

日復一日,張風卻絲毫不覺得枯燥,反而樂之不疲。

能夠自由研究自己喜愛之物,身邊又有佳人在旁,沒有像上世那般時刻碰到生命的威脅,這樣的生活,夫復何求?

只是這天,張風卻是罕有來到一個從未來過的地方──聯邦醫學院。

…………

通體潔白的醫學院中,披著風衣的張風,身後跟著同是通體黑色西裝的莫小生,怎麼看都充滿著突兀。又似闖進了羊群的凶獸,引來無數注視。

只是張風現在早已不是普通人物。

他是最年輕的聯邦富豪榜中人,他是觀音機甲的研發者,他是信家公主的好友……

太多太多的名頭,注定了他的不凡。

當他只是含笑站在這裡,便如不應存在於白晝的夜色,怎麼看、怎麼紮眼。

「應屆畢業生上台獲取畢業證書。」

聽著主持人的聲音,無數穿著畢業袍的青年,面上洋溢著刺目至極的青春,邁著對未來的期許,走上台。而事實上,能夠畢業的他們,將來便會是聯邦醫學界的未來,後起之秀。

「現在有請,獲得一級榮譽畢業證書的學員──范子德上台,替我們說幾句話。」

一名青年走上台,他面色平靜,戴著眼鏡的他,看上去冷靜沉著,一點也不像個二十歲的青年,更像一名執業多年的專科醫生。

他跟主持人握了握手,並從頒獎的小兒外科導師黃白謙手中接過一級榮譽畢業證書。黃白謙面上也是露出感慨之色。

醫學無數科系,自然有不同的醫科生畢業。但每年的醫學院,只會在各種不同科系中,挑選出當中最出色的一位,獲得這一級榮譽畢業證書。

像當年嚴沛,也都曾獲過這證書。

醫生,本來就是千中挑一。而每一名獲得該證書的畢業醫生,都可以直接跳過一年實習住院醫生的時期,成為真正的醫生,可以說是萬中選一也不為過。

范子德拿著證書,目光掃過台下的眾人。在當中,他看到很多熟悉的臉孔。如自己的好友童美月、關慎,也有嚴沛,看上去像個糟老頭、一點也不起眼的凌初晨。

隨著他的目光掃視,一邊在侃侃而談,從容而自信。

當他的目光最後落在那一襲黑衣的張風身上。

張風此刻就像個看著自己孩子般的母親,腕間千機環開啟著錄像珠,實時轉播到各處地方。

機鬥城、曾江、首都、西山、北林……

無數孩子都看著眼前這一幕。

范子德舉起了手中的證書,面上展露符合他年紀的青春笑容:「我畢業啦。」

台下掌聲雷動。

曾江孤兒院裡,一個個孩子歡聲四起。張春樹在張三妹、張四妹攜扶下,面露老懷安慰之色。

機鬥城內的牧恩,笑著,看著。

西山裡的,王猛看著鏡頭,咧嘴一笑:「子德,有點本事!」

北林當中,陳浩托了托圓滾滾的大眼鏡,看著千機環的投影,微笑不語。

還更多如夏山、羅志恆……

他們四散於天下,心在此刻卻是凝聚在一起,彷彿從來沒有分離過。

張風看著范子德,對他比了個大拇指。

童美月看著台上的范子德,那雙美眸異彩連連。

凌初晨看著范子德,也是露出一抹安慰。他知道,范子德有今時今日的成就,都是靠自己一手爭取。范子德初習醫術的路子很野,霸道得很,是硬生生從醫樓中各種醫案裡,採長補短。但也因此,他的根基很差。

像醫學院這種正式規範化的學習,是他的弱項。但偏偏,醫理最是講求根本知識。看上去光榮的一級榮譽畢業,背地裡范子德付出何等艱辛的努力,是可以想像的。

…………

入夜,張風來到小白機修店。

江小白在機修台裡,戴著眼罩以擋住機修台的火花。她在修理著一台【藍剛狼】機甲。

正如張風所預料,江小白的店鋪本來就不需要開在甚麼熱鬧、人流多的機修街。以江小白的名頭,只要把消息放出去之後,根本不愁生意。

現在江小白基本上是看心情接生意,然後交托給她的機甲都在排著隊,已經排到下一年的修理期了。

張風也沒有開口,只是靜靜地欣賞著她修理的風采。常說認真的男人很吸引,但其實認真的女人,同樣極具吸引力。特別是張風很瞭解江小白,知道若她一心專注在其中,會物我兩忘,對外界的聲音充耳不聞。

良久,江小白舒出一口氣,脫下了眼罩,看著修理完畢的藍鋼狼。

站在機修台,如高高在上的她,看著下方那拄著拐杖,靜靜立在原地看著她的張風。她內心泛過一抹異樣的感受。

江小白自小受到江別樹的教育,在學業方面幾乎是直接跳過各種學校、軍校、科學院。

而後來因為與江別樹大吵一架,江小白的性子越發趨向沉靜,久而久之在很多人眼中,如冰山美人一般的固有形象。而一心鑽研機修之道的她,也沒有對感情的嚮往。

但這些年來,她與張風生活在一起。

真要說的話,二人在曾江在三年間,說的話不算多,一天最多只有幾句。但就在不知不覺間,二人的生活方式越發相近,一種默契自然衍生。

而這厚積薄發之下,當他們來到首都,張風彷彿膽子大起來,不時會調侃江小白。反之從來對外界目光渾不在意的江小白,卻對於張風的調侃會感到羞惱。

她越羞惱,張風便調侃得越發起勁。

江小白是否喜歡張風,她自己不知道。但至少她知道,她很享受與這男人生活在一起的氛圍。彷彿她甚麼都不用說,但張風卻甚麼都知道。

就如此刻一般。
2020-08-07 10:19:45
2020-08-07 10:38:00
小白眼白白望住信惠同張風激情熱吻

明明係我先架

點解會變成咁架
2020-08-07 10:43:59
2020-08-07 11:17:33
呢個時候
樂心bb就會出現返
2020-08-07 11:25:50
維修都有得排期
成年冇機用
2020-08-07 11:26:59
大牌
2020-08-07 11:29:40
2020-08-07 12:33:42
3p
2020-08-07 12:36:46
2020-08-07 13:13:44
2020-08-07 13:32:40
樂心係咪準備出返嚟
2020-08-07 14:56:18
2020-08-07 17:04:42
美月咁就完戲份
2020-08-07 17:13:36
成日掛住美月
2020-08-07 17:52:51
幾時講返上次邊個害子德
2020-08-08 03:11:09
靜到
2020-08-08 03:23:11
依排都係有文前後先有人
2020-08-08 07:03:10
唔緊要啦
大家得閒咪先回文推POST
同埋有時有d留言涉及到劇透,我會扮睇唔到
2020-08-08 07:04:21
本來放假但要番工
求安慰

第三百四十八章──重逢

機修台沿著金屬路軌往下。

江小白把眼罩掛在機修台的欄柵上,似是沒有察覺自己滿頭是汗:「你怎麼來了?今天不是小德畢業禮嗎?小德呢?」

張風聞言一笑:「小德終究是個年輕人,也有他自己的圈子。他的慶功宴,我就不摻和了。省得他玩得不愉快。」江小白面露古怪:「說得你比他大很多一般,像個糟老頭。」

張風呵呵一笑,走了過去。嗅著身前伊人香汗淋漓,他目露柔和,自口袋抽出一條手帕,替她擦著額角的汗水:「妳倒像個沒大透的孩子。」

江小白面色不變,只是她沒有留意自己臉龐紅得像蘋果:「我倒是知道自己一直都很年輕。」

一者含笑擦汗,一者面紅不語。

充滿金屬猙獰的機修店,卻充斥著曖昧的氛圍,令人不敢聲張,似是怕驚擾了畫中的情侶。

但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卻是響起。

那是一道驚呼。

…………

張風與江小白皆是一顫,旋即面色變化。前者變得尷尬,後者重新把冰山般的面具掛於臉龐,毫無剛才的少女神態。

二人同時把目光投向店門。

來者,同樣是一男一女。

但當張風的目光落去,卻再也挪不開來。

就連江小白見狀也是一怔,下意識把目光挪去張風,在察覺到他震驚的神色,內心深處泛過一抹奇異的感受。

…………

時間似是停頓。

二人四目交投。

只是在各自身旁的,已不是彼此。

她還是很美,三年的時光,彷彿沒能在她身上留下半點痕跡。此刻的她,身穿黑色短裙,白色襯衫。仍然是那股透著知性的美,卻是很巧妙揉和了她先天帶著的狡黠頑皮。

令她如夜裡林間的小妖精,誘人心神。

只是此刻的她,在看著張風的目光同樣盡是震驚之色。

她一直都知道張風的動態,甚至他來到首都、在竹園會面信玄、在寰宇酒店跟王守禮打了一場架……她都知道。因為這裡是首都,算是她呆了三年的地盤。

但她還是萬萬沒想到,身邊人一個隨性的決定,卻令二人以這種最差、最難看的方式相遇。

當她看到張風細心、溫柔地替江小白擦汗,她心如刀割,苦澀至極。那本來屬於自己的位置,已經因為她的狠心,最後變成了別人。

此人,便是梁樂心。

…………

在梁樂心身旁的男子,看著梁樂心那副變幻不定的神色,面上露出饒有趣味之色。他倒是從來沒見過梁樂心如此失態。一邊想著,他便把目光落在同樣怔然的張風身上。

看來之前調查中,有推測過張風或許與梁樂心有過不尋常的關係……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啊。

他咳咳兩聲,把目光落在江小白身上:「是江小白大師吧?」

男子的聲音,把張風與梁樂心驚醒過來,二人同時低頭看著鞋尖,沉默不語。而江小白則已經回過神來,看向那男子,面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你是……」

那男子呵呵一笑:「南宮藏。」

「原來是太子。」

南宮藏聞言莞爾:「甚麼太子,只不過是個囚徒罷了。」

聽著南宮藏與江小白的對話,張風也重新把頭抬起,看向南宮藏。或許是出於「前男友」的身份,他罕有泛過年輕人的執拗,想要看看梁樂心身邊的人,是怎麼一副模樣。

不得不說,南宮藏是長得一表人才,劍眉星目,面上總是泛著令人信服的笑容,也就只有面色略顯蒼白而已。此刻他一身藏青色的西裝,高大挺拔的身材,就像一名成功人仕。

這時,以軒的聲音也適時於張風腦海中響起。

…………

「南宮藏,出身於南城的南宮家。南宮家,是南城之首。之前在曾江打過交道的秦家,只是南宮家的附庸。」

「而南宮藏,是當今南宮家主──南宮傾世的親生兒子。」

聽著以軒的聲音,張風面色不變,內心暗暗說著:「原來是個二世祖。」

以軒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南宮藏可不簡單,現年二十八歲,曾在機甲大賽公開組打入最後八強。機士技術一流,可不是個只有空殼的花花公子。」

「而且,他在商界的成就同樣不凡,身處首都卻擔任著南城跟首都的橋樑,進行各種交易與商談。」

張風聽得內心煩躁:「好了好了,以軒。別再在我面前讚這傢伙了。你這是要我都愛上他的意思嗎?」以軒的聲音泛過一抹疑惑不解:「張風,你不是喜歡女性的嗎?還是說你男女都可以?」

「…………」

就在張風與以軒在腦海中激烈交談之際,江小白仍然與南宮藏說著話。

「未知南宮先生到來,是有機甲要修嗎?」

看著江小白,南宮藏面上泛過一抹賞色:「江大師果然快人快語,既然如此,我也不轉彎抹角了。」

「是的,我的機甲在之前訓練的時候,出了一些意外。雖不算是大問題,但……我還是得找水平夠高,及可以相信的機修師。」

「在我聽聞江大師的機修店在首都建起來,我自然得慕名而來。」

江小白面色不變:「可以,但我得看機甲情況,及我現在已排期的機甲維修。可能短期內沒辦法。」南宮藏面色仍是那般笑瞇瞇:「我相信江大師肯定可以幫到我。」

「畢竟南城……最不缺的就是錢。」

江小白也不客氣:「維修金的兩倍。」

南宮藏面色不變,反而笑著道:「三倍──還請江大師替我行個便利。」

江小白已是攤開右手的五指:「機甲給我,我會再聯絡你。」南宮藏沒有對她的態度不適應,反而像是相當高興:「呵呵呵,江大師,我越來越欣賞妳了。」

他直接自腕間的千機環中,拆出一顆珠子來。

這顆珠子,與一般的機甲珠不一樣,通體漆黑,卻又泛著點點暗金色。彷彿這顆珠子是把夜間星空凝聚而成。

「那就麻煩江大師了。」南宮藏語畢,便轉身就走。旁邊的梁樂心從始至終沒有吭聲,只是默默地跟著南宮藏離開。

二人登上磁浮車。
2020-08-08 08:47:16
2020-08-08 08:48:00
所以我扮睇唔到
2020-08-08 09:19:55
樂心唔係周圍勾佬點會有把柄俾人捉住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