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7-28 10:47:35
泥鰍又七煞第幾位
2020-07-28 15:03:13
2020-07-28 15:15:12
冇加更 唔開心
2020-07-28 20:32:47
養肝ing
2020-07-28 23:15:21
有冇地缺

總係覺得佢地係一對
2020-07-29 01:41:02
深夜一推
2020-07-29 05:27:44
天殘識唔識天殘腳
2020-07-29 09:14:19
2020-07-29 09:28:30
早晨掌掌
2020-07-29 10:09:51
2020-07-29 10:13:10
早呀!

第三百三十八章──西山的古武術

天殘看著冷蛇,懶洋洋的道:「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有人花了大錢,要保住那小子。老子這幾年好難得有這一場大生意,可不能讓你破壞了。」

冷蛇內心咒罵不斷,到底誰才是懶蛇!只是他面上不動聲色:「哦?竟然能讓你動手,看來是一筆大錢。」

天殘沒所謂的聳了聳肩:「反正你就不要動手好了。」他略為正色,看了冷蛇一眼:「若再有下次,我就要殺死你了。」冷蛇只覺眼前不是一個斷了一隻手臂的殘廢,而是一頭折角的巨獸。

巨獸就是巨獸,哪怕折了一隻角,想要踏死自己也只是眨眼間的事。

冷蛇悄然離開,覆命去了。

天殘則懶洋洋的遠遠跟在牧恩身後,內心也是暗自疑惑。

那眾說紛紜並非空穴來風,他確實是出身鬥戰堂的棄徒。也正因如此,修練了【奇山經】的他,加上鬥戰堂可怕的古武術,自然不是普通人能夠相比。

只是斬斷他手的卻不是林嘯遠,而是他自己。

若非林嘯遠及時來到救治,天殘早就死了。

後來天殘自封於機鬥城不出,這才有了七煞之首的名頭。這次說服他出手保護牧恩,除了是因為有人花了大錢之外,主要原因是他竟然收到林嘯遠的請求。

他看著牧恩那瘦削狼狽的背影。

你到底是甚麼人?

……………

曾江,旭日初昇,無風。

無風旭日,因為那灰霧霧的雲層凝而不散,哪怕是日出之時,整座曾江卻給人一種死氣沉沉,更是無法跟遠在聯邦西方之極的奇峰相比。

但林嘯遠站在操場,看著這座孤兒院,卻有一種奇特的感覺。

這裡確實是一個相當奇特的地方。

所謂絕處逢生之地,便是形容這座孤兒院。明明是這樣一個充滿絕望的城市,在這孤兒院裡卻是隨處可見的都是希望。每一名孩子都是意志堅定、心懷陽光。

他大概明白,為何當日王猛、陳浩離開時會如此不捨。為何歡歡喜喜怎樣也不走。

因為就連他這個老傢伙,也都漸漸喜歡上這個地方。

這時,歡歡喜喜起床出來,看到林嘯遠也是一愣。林嘯遠沒有多言,只是對著她們微微點頭,以示招呼。但出乎意料之外,一向對他冷眼相待的歡歡喜喜竟然走了過來,有點害羞的開口:「呃,林伯伯,事情我們都聽說過了。謝謝你幫忙,讓人保護牧恩哥哥。」

林嘯遠聞言一愣,旋即失笑:「多大點事,不用記在心裡。」他還在等著二女繼續說些甚麼的時候,自己好把她們拐回西山。只是二女聞言則是點了點頭。

李歡歡對著李喜喜道:「看,就說對這老頭而言是小事。」

李喜喜無奈地看回她:「是張一大哥要我們來的。」

語畢,二人便你一言我一語,吱吱喳喳的走開,聽得林嘯遠差點沒被氣死。這兩個死丫頭……

只是當他看著二女開始進行每天不間斷的晨舞後,面上也是露出一抹讚嘆之色。

不論看過多少遍,每次看到這舞,他都不由自主地讚不絕口。眼界越高,看得越多。在那些孩子眼中看起來很古怪的晨舞,在林嘯遠眼中被分解成一招一式。

無數移動的步法、出招的技倆。

而這種種步法與招數,卻又能夠隨意自如地進行各種組合,化成一套戰鬥體系。

林嘯遠曾聽過自己妹妹說,聯邦有與東起同輩的年輕人,能夠跟東起打成平手。那時候林嘯遠還嗤之以鼻。須知道林東起修習了奇山經,起點已跟普通人不是同一個檔次。

就像天殘於機鬥城一般。

怎麼可能有還沒修習奇山經的人,能夠跟林東起打成平手?

但當他聽歡歡喜喜說,這舞是張風教給她們之後,林嘯遠又覺得並非不可能。這一套戰鬥體系,靈活勝長,加上林東起只仗著一道蠻力,又只修習過西山的【紫雷七刀】,其餘肉搏的古武術一竅不通。

此消彼長之下,一切就變得理所當然。

李歡歡,李喜喜練著練著,眼角不時打量著那邊望得出神的林嘯遠。良久,二女又終於按捺不住性子走過來:「林伯伯,我們怎麼能變得更厲害?」

林嘯遠被二人打斷思考,看向二人露出似笑非笑之色:「年紀輕輕,怎麼想這些了?」二女低著頭,悶聲道:「若我們有你這般厲害,就可以去幫牧恩哥哥、風哥哥他們了。」

林嘯遠看得微笑。

對力量的渴求,是源於保護的念頭嗎?

很好。

「天下間唯快不破──妳們二人已經掌控了這點。」

自小不間斷跳著晨舞,歡歡喜喜的肉體早已超越同輩,加上有張風指點的步法,二人的速度飛快,難纏至極。

「但是,妳們到了一個瓶頸,便是威力不夠。」

林嘯遠看著二女。

對於她們的指點,林嘯遠早有想法。只是他一直等著她們自行開口。

「妳們有看過武器的施展方法嗎?例如劍、刀的。」

二女面面相覷,然後很可愛地一起搖頭,看得林嘯遠莞爾。他這副慈祥的模樣,若是被西山鬥戰堂的弟子看到,恐怕連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我也沒有讓你們修練兵器的意思。」他伸出了枯瘦、看似平平無奇的拳頭,面色平靜:「武者,修練到極致,渾身上下便是最可怕的武器。」

林嘯遠的右臂前伸,食指探出:「以指頭為鋒、臂作劍身,肢體為柄──人即是劍。」他又伸出右腳:「腳沿為鋒,腿為刀身──人即是刀。」

他指了指身旁不遠處,有一顆大圓石呆在牆沿。

林嘯遠深呼吸一口氣,吐氣如箭,同時右手食指朝著虛空圓石一點。

噗!

一個指頭般的小洞戛然出現在圓石上。

林嘯遠沒有止住,右腳猛地踢出。

嗤!

那圓石就在歡歡喜喜目瞪口呆之下,分開兩半。

「指如劍、腳如刀、拳如錘、肘如斧。」

林嘯遠看著李歡歡、李喜喜:「這就是我西山鬥戰堂的古武術。」

歡歡喜喜見狀很是興奮,雀躍地道:「快教我們快教我們!」林嘯遠微笑:「好。我今天就教你們【離刀】及【坎劍】。」
2020-07-29 10:13:38
張風咪地缺
2020-07-29 10:13:48
可以考慮
2020-07-29 10:14:06
早呀
2020-07-29 10:14:17
早呀
2020-07-29 10:18:16
早呀
2020-07-29 10:30:41
早呀掌掌
差啲唔記得咗後宮仲有歡歡喜喜
諗起鹿鼎記嗰對孖妹
畀小寶食晒
2020-07-29 10:50:25
隔山打牛
2020-07-29 10:50:48
張風唔玩後宮呢D野架
2020-07-29 11:51:26
養大黎食, adore
2020-07-29 11:55:56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食完咪算
2020-07-29 12:46:20
鹹濕阿伯
2020-07-29 14:22:08
呀掌專登用卦名黎命名呢兩招...可能會黎多招震錘
2020-07-29 16:49:48
即係 兌斧??
2020-07-29 18:31:53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