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18 08:55:50
2020-08-18 09:38:46
掌掌起身啦
2020-08-18 10:16:53
2020-08-18 11:31:51
公事繁忙,遲左更新

為免各位課長及助養者無法討論劇情,我新設一個Discord group,以供各位討論劇情。

https://discord.gg/qqwZTMB

基本分為大廳同二層樓,二層比各位入去爆雷同討論,免費讀者就自行小心,以免入去踩地雷。

除此之外,還有【隱閣】,只提供及課長進內休息。

暫時還沒想到課長有甚麼福利之類的(大概是我的自拍照吧?),但之後想到了甚麼,或者是有插畫的初稿之類,都會優先放在那邊。

所以請各位已成為助養者的善長仁翁及課長光環的大神,從Penana PM我你的Discord帳號,我會把你們加進組別裡面,謝謝啦。

非課長或助養善長仁翁的話,要小心進入二層樓。

建議先靜音二層樓。

進入二層樓後,右上角有靜音圖示。







第三百六十一章──蘭亭

張風面上木然,像在等待以軒的說話。

以軒的身影自千機環中投影出來,那通體深藍、戴著詭異面具的模樣,像魚一樣圍著張風遊動:「風子,對方一開口便是讓樂心到虛擬網找他,在對話中卻是一概不提。」

「加上對之後通話紀錄的破壞與加密手法,風子,對方很可能是一位駭者。」

張風面上仍然古井無波:「以軒,能找到他嗎?」

「可以的。風子,每一位駭客,都有自己的一套風格。或者說是一種編寫程序的流派。像荊棘,用的是他獨創的【荊棘算式】。只要摸清該位駭客的程序,便可以進行反向追溯。」

張風聽得心頭一動:「以軒,這麼說的話,你不也有屬於你自己的風格及流派?」

以軒聲音漠然:「我是不一樣的。」

那藍色如遊魚般,透過投影於空中飄浮的身影戛然而止,停在張風身前。他的雙手平攤,十指透射出無數藍色電光。若是仔細查看,會發現那些電光,竟然是無數1與0組成的數據流!

「對那些駭客而言,這一切都是技術、是算式、是編寫出來的駭入程序。但對我而言,於虛擬網的一切便如呼吸一般自然,行雲流水。又如魚活在水中一樣,是本能。」

張風聽得詭異,只是內心卻又覺得自己身周本來就充滿著詭異。

一個身體,兩個靈魂。

而自己更是從另一個世界穿越而來,自己又有甚麼資格說人?

「以軒,幫我追蹤他。」

「好的,風子。」

以軒的身影驟然散開,張風也重新踏步離開。

他要去見一見王守禮。

……………

聯邦首都,自有其獨特的風光。

單是首都的特色,已不是其他地方能夠相比。除了之前提及過的之外,作為繁榮似錦的首都,夜生活自然有其獨到之處。

此刻張風來到的地方,是首都赫赫有名的夜總會【蘭亭】。

張風拄著拐杖,披著風衣。

看著眼前五光十色的畫面,偏偏大門上有著一個古樸的門匾。上面鐵劃銀勾的寫著【蘭亭】二字,給人一種古意。

他看著這個門匾,不由得感慨:「首都還真多這些玩意。好好一家餐廳被稱為竹園,一家酒店原來是賣情報的,現在連夜總會都有如此雅名。」

以軒疑惑開口:「風子,那一般夜總會應該叫甚麼名字?」

「嗯……在以前的世界,都是傾向一些俗名,像甚麼【大富豪】之類的。」

就在一人一魂在門外聊著,卻渾然不覺在花花世界的蘭亭門前,他的身影是何等突兀。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走過來。

她看上去年紀漸大,約三十多歲。風塵於她臉龐上留下痕跡,但卻隱約可以看出她曾經的風華絕代。只見她面帶盈盈微笑走來:「這位先生,可是要進來尋歡嗎?」

張風搖了搖頭:「禮以行義,信以守禮,刑以正邪。」

女子面色不變,只是眸底泛過一抹異色:「先生,請跟我來。」

…………

走進蘭亭,豁然開朗。

裡面一點不像人們故有印象的夜總會般,而是通得燈火通明。裡面間隔寬敞,有著很多個包廂。而在中央的,是一座假山假水圍繞的小亭,看上去別緻。

而裡面很多小姐,也沒有想像中暴露。

她們大多都是穿著旗袍,上半身只露出脖子與手臂,只有下半身那旗袍開叉的位置,方能窺見性感的長腿。

無數長腿於包廂、川流上的小橋晃動,照得張風眼睛一片煞白。

看出張風的尷尬,那名女子掩嘴一笑:「這位先生是第一次來蘭亭吧?」

「咳咳咳……」張風避而不語,也不答話。

此女自然是不平凡。

蘭亭是聯邦首都近年炙手可熱的銷金窟。裡面的姑娘一個個美豔動人,卻帶著高貴。在蘭亭最多只能摸摸手,唯有被姑娘看對眼之後,才能自行商議後續。

否則的話,千金不換。

而這蘭亭後面也是有人,若真有人想來硬的,很多都被打斷腿扔出去。久而久之,蘭亭自成規矩。這種規矩,反倒令蘭亭帶有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感覺,令蘭亭成為首都獨一無二的夜總會。

但很多人不知道,蘭亭的老板是誰。

張風跟著此女,沿著小橋流水,穿過雅亭,來到一座包廂之中。

只見包廂內只有一人,大馬金刀坐在看上去很舒服的沙發上,滿是皺紋的手掌,輕摸著自己的光頭:「張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女子讓張風走進去後,把包廂的門關上,便走過去,坐在王守禮身旁。

張風看了那女子一眼,王守禮便即會意:「沒事,小容是我的人。」

古靜容頓時面露甜蜜之色,依偎在他胸膛不語。

張風看著二人,腦海想到了甚麼:「蘭亭是你在背後?」王守禮呵呵一笑,而古靜容則是泛過一抹訝色,旋即回復如常。

「蘭亭是小容開的,而小容是我的女人。後來她若遇上甚麼麻煩,我都找人替她解決。所以你說蘭亭屬誰,我還真很難回答你。哈哈哈哈。」

古靜容恬靜開口:「我跟禮哥不分彼此。」

張風拄著拐杖坐在二人對面,面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看來世人常傳王守禮乃好色狂傲之輩,現在看來卻是專情之人。」王守禮不屑一笑:「這世界的人只會看表面。他們看的是我常常流連風月場所,但卻不知道我只是跟小容相會。」

「但那又如何?我本來就不甚在意。」

一邊說著,王守禮身子略略坐直,雙眸盯著張風:「好了,張先生。你來找我,不是打算跟我閒話家常的吧?」

張風搖頭:「自然不是。」

「聯邦科學院那邊,我查到了。是一個叫作陳永仁的人。」

王守禮眼泛精光,像一頭看到獵物的餓狗:「我略有所聞,是麥靜思手下的人吧?」張風點頭:「只是,我只查看到他便是對那幾位軍人下達命令的人。再往之後查的話,卻是一無所獲。」

一邊說著,他朝王守禮遞向一顆離線加密過的數據珠。這種數據珠能透過離線方式儲存資料數據,保密程度十足。

王守禮接過後,面上露出詭異的笑容:「足夠了。」

他面色一肅,朝張風微微行禮:「謝謝你,張先生。你獲得了我的友誼。之後的事,便讓我繼續查下去。他日若有需要幫忙,請不用客氣。」
2020-08-18 11:32:47
公事繁忙,遲左更新

為免各位課長及助養者無法討論劇情,我新設一個Discord group,以供各位討論劇情。

https://discord.gg/qqwZTMB

基本分為大廳同二層樓,二層比各位入去爆雷同討論,免費讀者就自行小心,以免入去踩地雷。

除此之外,還有【隱閣】,只提供及課長進內休息。

暫時還沒想到課長有甚麼福利之類的(大概是我的自拍照吧?),但之後想到了甚麼,或者是有插畫的初稿之類,都會優先放在那邊。

所以請各位已成為助養者的善長仁翁及課長光環的大神,從Penana PM我你的Discord帳號,我會把你們加進組別裡面,謝謝啦。

非課長或助養善長仁翁的話,要小心進入二層樓。

建議先靜音二層樓。

進入二層樓後,右上角有靜音圖示。







第三百六十一章──蘭亭

張風面上木然,像在等待以軒的說話。

以軒的身影自千機環中投影出來,那通體深藍、戴著詭異面具的模樣,像魚一樣圍著張風遊動:「風子,對方一開口便是讓樂心到虛擬網找他,在對話中卻是一概不提。」

「加上對之後通話紀錄的破壞與加密手法,風子,對方很可能是一位駭者。」

張風面上仍然古井無波:「以軒,能找到他嗎?」

「可以的。風子,每一位駭客,都有自己的一套風格。或者說是一種編寫程序的流派。像荊棘,用的是他獨創的【荊棘算式】。只要摸清該位駭客的程序,便可以進行反向追溯。」

張風聽得心頭一動:「以軒,這麼說的話,你不也有屬於你自己的風格及流派?」

以軒聲音漠然:「我是不一樣的。」

那藍色如遊魚般,透過投影於空中飄浮的身影戛然而止,停在張風身前。他的雙手平攤,十指透射出無數藍色電光。若是仔細查看,會發現那些電光,竟然是無數1與0組成的數據流!

「對那些駭客而言,這一切都是技術、是算式、是編寫出來的駭入程序。但對我而言,於虛擬網的一切便如呼吸一般自然,行雲流水。又如魚活在水中一樣,是本能。」

張風聽得詭異,只是內心卻又覺得自己身周本來就充滿著詭異。

一個身體,兩個靈魂。

而自己更是從另一個世界穿越而來,自己又有甚麼資格說人?

「以軒,幫我追蹤他。」

「好的,風子。」

以軒的身影驟然散開,張風也重新踏步離開。

他要去見一見王守禮。

……………

聯邦首都,自有其獨特的風光。

單是首都的特色,已不是其他地方能夠相比。除了之前提及過的之外,作為繁榮似錦的首都,夜生活自然有其獨到之處。

此刻張風來到的地方,是首都赫赫有名的夜總會【蘭亭】。

張風拄著拐杖,披著風衣。

看著眼前五光十色的畫面,偏偏大門上有著一個古樸的門匾。上面鐵劃銀勾的寫著【蘭亭】二字,給人一種古意。

他看著這個門匾,不由得感慨:「首都還真多這些玩意。好好一家餐廳被稱為竹園,一家酒店原來是賣情報的,現在連夜總會都有如此雅名。」

以軒疑惑開口:「風子,那一般夜總會應該叫甚麼名字?」

「嗯……在以前的世界,都是傾向一些俗名,像甚麼【大富豪】之類的。」

就在一人一魂在門外聊著,卻渾然不覺在花花世界的蘭亭門前,他的身影是何等突兀。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走過來。

她看上去年紀漸大,約三十多歲。風塵於她臉龐上留下痕跡,但卻隱約可以看出她曾經的風華絕代。只見她面帶盈盈微笑走來:「這位先生,可是要進來尋歡嗎?」

張風搖了搖頭:「禮以行義,信以守禮,刑以正邪。」

女子面色不變,只是眸底泛過一抹異色:「先生,請跟我來。」

…………

走進蘭亭,豁然開朗。

裡面一點不像人們故有印象的夜總會般,而是通得燈火通明。裡面間隔寬敞,有著很多個包廂。而在中央的,是一座假山假水圍繞的小亭,看上去別緻。

而裡面很多小姐,也沒有想像中暴露。

她們大多都是穿著旗袍,上半身只露出脖子與手臂,只有下半身那旗袍開叉的位置,方能窺見性感的長腿。

無數長腿於包廂、川流上的小橋晃動,照得張風眼睛一片煞白。

看出張風的尷尬,那名女子掩嘴一笑:「這位先生是第一次來蘭亭吧?」

「咳咳咳……」張風避而不語,也不答話。

此女自然是不平凡。

蘭亭是聯邦首都近年炙手可熱的銷金窟。裡面的姑娘一個個美豔動人,卻帶著高貴。在蘭亭最多只能摸摸手,唯有被姑娘看對眼之後,才能自行商議後續。

否則的話,千金不換。

而這蘭亭後面也是有人,若真有人想來硬的,很多都被打斷腿扔出去。久而久之,蘭亭自成規矩。這種規矩,反倒令蘭亭帶有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感覺,令蘭亭成為首都獨一無二的夜總會。

但很多人不知道,蘭亭的老板是誰。

張風跟著此女,沿著小橋流水,穿過雅亭,來到一座包廂之中。

只見包廂內只有一人,大馬金刀坐在看上去很舒服的沙發上,滿是皺紋的手掌,輕摸著自己的光頭:「張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女子讓張風走進去後,把包廂的門關上,便走過去,坐在王守禮身旁。

張風看了那女子一眼,王守禮便即會意:「沒事,小容是我的人。」

古靜容頓時面露甜蜜之色,依偎在他胸膛不語。

張風看著二人,腦海想到了甚麼:「蘭亭是你在背後?」王守禮呵呵一笑,而古靜容則是泛過一抹訝色,旋即回復如常。

「蘭亭是小容開的,而小容是我的女人。後來她若遇上甚麼麻煩,我都找人替她解決。所以你說蘭亭屬誰,我還真很難回答你。哈哈哈哈。」

古靜容恬靜開口:「我跟禮哥不分彼此。」

張風拄著拐杖坐在二人對面,面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看來世人常傳王守禮乃好色狂傲之輩,現在看來卻是專情之人。」王守禮不屑一笑:「這世界的人只會看表面。他們看的是我常常流連風月場所,但卻不知道我只是跟小容相會。」

「但那又如何?我本來就不甚在意。」

一邊說著,王守禮身子略略坐直,雙眸盯著張風:「好了,張先生。你來找我,不是打算跟我閒話家常的吧?」

張風搖頭:「自然不是。」

「聯邦科學院那邊,我查到了。是一個叫作陳永仁的人。」

王守禮眼泛精光,像一頭看到獵物的餓狗:「我略有所聞,是麥靜思手下的人吧?」張風點頭:「只是,我只查看到他便是對那幾位軍人下達命令的人。再往之後查的話,卻是一無所獲。」

一邊說著,他朝王守禮遞向一顆離線加密過的數據珠。這種數據珠能透過離線方式儲存資料數據,保密程度十足。

王守禮接過後,面上露出詭異的笑容:「足夠了。」

他面色一肅,朝張風微微行禮:「謝謝你,張先生。你獲得了我的友誼。之後的事,便讓我繼續查下去。他日若有需要幫忙,請不用客氣。」
2020-08-18 11:37:46
扮有兩更
2020-08-18 11:45:55
今日有兩更
2020-08-18 12:02:00
唔知係咪up圖佢load耐左
我禁左兩野
2020-08-18 12:20:50
道歉時要_ _是常識吧
2020-08-18 14:12:16
道歉時要加更是常識吧

2020-08-18 17:12:43
推下先,仲未甩到P
2020-08-18 18:12:18
加油
好快甩到
就係爭你一個like就有得200加更
2020-08-18 18:51:52
2020-08-18 19:20:09
2020-08-18 21:04:58
呢個世界個力量形態係靈魂?
2020-08-19 03:13:21
2020-08-19 09:43:40
第三百六十二章──眼鏡

張風自蘭亭離開,內心也是有點複雜。

轉身看著這座蘭亭,想著古靜容及王守禮。前者雖然是流落煙花之地的女子,卻是一手建立如此有名的銷金窟。而後者更是一代梟雄,表面上張狂魯莽,實則心細慎密,城府極深,把聯邦的人玩在鼓掌之中。

想到這裡,張風對二人也是有點佩服。

只是,別人歸別人。

自己的生活,還是得自己過。

他對查出真凶這一事,實則也不算太過熱衷。雖然說信惠有遇襲的可能,但是在東湖,這可能已是大大降低──那可是充斥著各種鬼神怪物之地。

至於在首都,那是她的地盤。

想要動她……哪怕一個念頭,被人發現的話恐怕瞬間便人間蒸散,從此消失不見。

所以張風更多的只是因為欣賞王守禮而幫的忙罷了。

「以軒,我們該開始忙了。」

「好的,風子。但你這說法不算準確,因為實際上是我在忙,你只在旁邊看戲。」

「…………你這樣說,傷到我的心了。」

「張風,你的心分明在想著等會找小白吃晚飯的時間該吃甚麼。」

「………」

……………

聯邦科學院,聯邦科技先進之地。

而對於那些每日每夜埋首於研究室的老學究、研究員而言,晝夜本來就沒有太大意義。很多研究員幾乎在直接住在研究室內,數月不回家都是等閒事。

但也正是因為有這種人,才能像拉著整個世界般,把世界帶往前走。

此刻,研究室內。

一名灰頭土臉,渾身看上去像個乞丐般的傢伙,看著眼前的畫面怔住不語。

他面色像是發了很長很長的夢,此刻方如大夢初醒般,仍然在迷茫當中。

只是他面上卻也露出迷醉的氣息。

在他眼前之物,靜靜地散發著動人的光芒。其獨一無二的造形、設計,光影打在他臉龐,彷彿有一隻巨大的蜘蛛爬在他的面龐上。

「成……成功了。」

「真的成功了。」

青年此刻不知道,他的名字注定被列入史書中,經年不衰。

在很多很多年後,被人稱為【引擎之聖】。與他並列的人,都是如江別樹、蕭唯唯一般的大人物。

這些對他而言,都是遙不可及之事。

此刻青年只有看著眼前的製成品,內心盡是滿滿的成功感。

…………

「甚麼?」

張風目瞪口呆,嘴巴還咬著一塊吐司。

而在他身旁的羅志恆、江小白、莫小生也是同樣的模樣。

看著眾人這副模樣,范子德也是莞爾一笑:「風哥哥,我已經決定了──今晚就走。」

羅志恆第一個跳起來,扣住范子德的脖子:「你這傢伙!這麼大的事竟然獨斷專行!」范子德吐著舌頭,作投降狀。張風面色複雜:「是因為你那位朋友吧。」

范子德低頭不語,羅志恆也再沒有胡鬧,鬆開了手。

對於關慎的事,范子德沒有過多隱瞞,跟這些如親人、家人的伙伴說出來。

可以看出,事件雖然被范子德解決,但還是對他有很深的傷害。

傷害深得,范子德壓根兒不想再跟關慎身處在同一個城市。

「木生市嗎?這甚麼鬼?」羅志恆撩了撩耳孔,面上盡是不屑。莫小生面色漠然:「木生市,是現今聯邦醫學科技最先進的城市,被喻為【醫者之城】。像每年醫學召開最頂級的會議,都是在木生市舉行。」

羅志恆聞言聽得咋舌,閉口不語。

「老師在那邊,我也好過去繼續學習。」范子德面露笑容,顯然這是他想了好一段時間才下的決定。

「好吧,一切小心。有時間就回曾江,探探孩子跟祭司。」

「我會的,風哥哥。」范子德與張風等人抱了抱,作最後的告別。

…………

首都船場,仍然是那般熙來攘往。

因為他走得倉卒,張風等人也沒空過來送行。但他也不是第一次離開,所以也沒有像以往那般依依不捨的兒女姿態。

只是當范子德坐在行李箱上,看著人來人往的船場、繁榮的首都,他還是不禁生出悵然若失的感覺。口裡說得灑脫,但他畢竟還是在這裡住了四年的時光。

到了真正離開的時候,內心還是充滿複雜的感覺。

沒有戴上眼鏡的他,看著四周都是一片朦朧。彷彿那四年的時光都是如鏡中花,虛幻而不可及。

「喂。」


一道聲音突然在他身後響起。

范子德一愣,轉身看去。

只見一抹倩影站在他身後,哪怕沒戴眼鏡,還是能夠看到她面上掛著盈盈笑意。

「妳……」

「哼,想甩掉我跑走?門都沒有。還好我有問黃老師你的意向,他跟我說你要到木生市。哼哼,我這才特地買船票。」

「喏。」

她把一個盒子遞給范子德。

范子德下意識接過,打開。

一具金屬框架的眼鏡躺在其中。

「試試看,我挑了很久。」

他聞言便戴上,世界重新變得真實。就連眼前的倩影,都是真實鮮明無比。也可以得知,她對自己的視力度數,一早牢記於心。

在他面前的,自然便是童美月。

「美月,你──」范子德開口。只是童美月卻是把手指按在他的嘴唇上,面龐一片通紅:「你這個大傻瓜,虧我還等了你四年,就是要等你告白。你不知道一般都是該男生告白嗎?」

「好了啦好了啦,我等不及啦。」

童美月看著范子德,小臉通紅像個大蘋果:「我喜歡你啦!就別趕我走,我們一起去木生市,好嗎?」

范子德怔住不語。

良久良久。

范子德失笑:「我真是個沒用的傢伙,竟然要女生表白。」他拉著童美月的手,柔聲道:「那我們走吧。」

童美月面上盡是害羞、甜蜜之色:「嗯。」

去哪裡都可以。

只要跟你一起就可以了。

兩道身影拉著行李箱,走進登船口,消失不見。
2020-08-19 10:22:19
奇蹟, 打風竟然有早餐
2020-08-19 10:23:24
2020-08-19 10:24:44
引擎之聖
2020-08-19 10:57:11
子德同美月
2020-08-19 11:21:09
2020-08-19 11:30:47
無錯!
邊個話佢臭G
2020-08-19 12:09:37
2020-08-19 15:35:46
G就係G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