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15 09:02:28
各位早

第三百五十七章──擁抱光明

范子德看著神色略顯猙獰的關慎,不禁有點恍若隔世。

曾經爽直、性子溫厚的關慎,怎麼就變成這副模樣?

「是的,我沒有證據。我來這裡,只是想求證。」范子德站起來,緩緩向門口走去:「現在我確認了。僅此而已。」關慎聞言一愣:「你不恨我?」

「我不恨。」范子德打開了房門,看了他一眼:「我只是恨我自己曾經認錯了兄弟。」

「再見,再也不見了,小慎。」

「祝你在聯邦首都醫學院裡,一帆風順。」

噗。

門被關上,關慎愣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沒有意料之中那聲嘶力竭地質問「為甚麼」,也沒有失望落淚地說「我對你太失望」。

有的,只是平靜。

他靜靜地看著已關上了的門,久久不語。

只是明明已經毀了范子德,為何內心卻只剩下一片空虛?

…………

范子德走出了醫學院,回首望了那座聳立的潔白建築,內心複雜。

他知道,將來他大概很少會回到這裡了。

千機環動,范子德把凝於掌心的虛擬光幕放在耳邊:「喂?」

「我是以軒。」

「剛才的錄音,應該足夠我洗脫罪名?」

「足夠的,按照計算,能夠把他告入的機率更高達百份之九十七。」

「…………洗脫罪名就夠了。」

「為甚麼?他可是想害你身敗名裂。」

「但他也曾經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做得太盡。」

「你跟張風一樣,難以理解。」

「哈哈哈哈,畢竟我們也是在同一所孤兒院中走出來。」

通話被掛斷,范子德把醫學院甩在身後,掀開他人生新的一章。

……………

在收到以軒通知,范子德的事情就這樣悄無聲色地解決後,張風也是心裡的一顆石頭放下。

在把錄音交給治安局以後,范子德洗脫了罪名,但也在范子德強烈要求不追究下,莫小生進行各種處理,最終就連關慎自己也不知道當晚的對話從頭到尾被范子德錄音,也不知道自己已從牢門關走了一圈。

對於小德的做法,張風只有欣慰。

雖然以德報怨有點幼稚,但張風安慰的是,在曾經孤兒時代經歷過世間的陰暗以後,范子德還是選擇了擁抱光明。這個做法雖然不是張風想要的,但絕對是張春樹祭師樂見的。

不論張春樹曾怎麼說將來孤兒院是交給張風……

但張春樹終究才是蒲公英孤兒院的靈魂。那些孩子均是在張春樹的溫暖下成長起來,這才沒有因為曾經的陰暗的回憶而遁入黑暗當中。

張風看著那掛於椅子背後的風衣。

黑暗,就讓他來背負好了。

以軒讀張風所想,聲音再次疑惑不解:「張風,我覺得曾江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導致從曾江出來的你們都是古怪至極。你們的思想模組,與我在虛擬網數據庫中查找的人類心理大相逕庭。」

張風聞言哈哈一笑:「別忘記祭師可是堂堂天神教的大主教,由他教出來的我們,自然是不一般。」

就在這時,套房傳來門鈴的聲音。

張風被眾人折騰了整天,才剛回來不久又被找上了。他大聲喊了幾聲,才發現小白不知道是洗澡還是睡著了,莫小生跑去弄小德的事情,羅志恆更是在公司沒有回來。

無奈下,只好讓張風這個傷殘人士跛著腳拄著拐杖走去開門。

「嘩……」

甫開門,兩道身影便鑽了進來,嘩然出聲:「瘋子,你這住的是甚麼鬼地方,豪華成這樣。」

「嘖嘖嘖……富豪就是富豪,果然不同凡響。」

走進來的二人,自然便是張瑞秋與卓不凡。

張風頭疼地盯著二人,不自禁想起了當年在朝陽市,二人也是在雛菊小園搗亂。

二人看著奢華而大氣的套房,看得目不暇給。他們雖然是王牌機士級別待遇,但歸根究底還是個工產階級。而張風因為黑球的專利權,已經是暴發戶的土豪級別。

二人左摸摸右摸摸的,口水都快要流出來。

「咦,瘋子,你這邊有空房!」

二人如風一樣跑了上樓,剛好看見一道房門打開。

「嘶──」

一陣倒抽涼氣的聲音響起。

只見身穿小熊睡衣,一邊拿著毛巾擦著頭髮走出來。哪怕是寬鬆的小熊睡衣,依然難掩她那風韻與童顏巨……

江小白看著二人也是有點訝異,然後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便沿著樓梯走往主廳。她看到拄著拐杖走上來,想要追趕張、卓二人的張風,開口道:「等會找我,跟你談談機甲事宜。」

「嗯。」張風應了一聲,二人便擦肩而過。

…………

六間房間,只剩下一間空房。

二人拉著張風神秘地走進房間,關上門來。卓不凡才大笑出聲,大力拍著張風的肩膀:「風子,有點本事。連小白女神都成功攻略了。」

「嘎嘎嘎嘎嘎,怎樣?手感如何──」張瑞笑怪笑開口,那雙眼眸似是要發光一樣般,既猥褻又可怕。

張風見狀只是冷笑連連:「有種你們就在她面前說。」

二人聞言頓時縮了縮脖子,不敢吭聲,顯然在精英學院那一年吃盡了苦頭,哪怕現在離開學院都有陰影了。

「不是你們想像那般。」張風為保江小白清白,還是開口解釋。只是二人那滿臉猥褻的模樣,看來張風怎麼解釋都不會相信,張風見狀只感一陣心累,最終還是放棄無力的抵抗。

三人胡鬧片刻後,張風才開口道:「怎樣?來找我不是光為了參觀吧?」

二人相視一眼,然後嘿嘿一笑。

「送你的。」卓不凡拿出一個盒子,遞給張風。張瑞秋也在旁嘿嘿一笑。

張風見狀大奇,接過盒子打開,裡面安然放著一顆機甲珠。

「我們知道你沒有自己的機甲,便一起儲錢買了一台給你。」

張風怔怔地看著二人,內心只有感動。

他們的相識,還是具很大的巧合。

但正因為這種巧合,令他們三人雖然身處不到地方、背後有不同勢力,但那友情卻是越發堅固,哪怕萬載也無法影響。

「謝了,兩個臭傢伙。」

「哎喲哎喲,大恩不言謝。只要記得有空就替我們二人度身訂造機甲就好了,我要求不高,就比大蛇丸弱一個檔次、比觀音強一百倍就可以了。」

「我的話,要比狩馬快,要比狩馬高,要比狩馬強……」

聽著二人吱吱喳喳說過不停,張風只是笑而不語。
2020-08-15 09:18:36
送多架鐵人比佢?
2020-08-15 09:34:15
唔話你知
2020-08-15 09:36:02
送架鐵人畀張風, 然後叫張風打個機甲畀回禮. 個算盤打得幾響..
但點解唔諗吓, 張風造都造畀自己先啦
2020-08-15 09:41:26
友情唔講呢d架衰野
2020-08-15 10:17:52
友情係拎黎出賣
2020-08-15 10:35:01
連佢哋兩個都要儲錢先買到,應該唔會係鐵人掛
2020-08-15 12:06:51
課金撚表示
2020-08-15 12:26:14
2020-08-15 12:27:57
課金撚劇透
2020-08-15 12:39:41
2020-08-15 12:41:46
有冇人有恆心摷返出嚟邊個落啱注
2020-08-15 13:09:29
要課幾多
2020-08-15 13:12:59
38 抵過睇場戲

58 都得
2020-08-15 13:25:56
2020-08-15 13:27:16
可唔可以譯金睇破紋夜
2020-08-15 13:27:46
原來有得月課
58已課
2020-08-15 13:29:26
2020-08-15 13:30:08
課金了,笑了
2020-08-15 13:33:00
好作者係要支持下,
一次過課曬成哥同子爭
2020-08-15 13:57:42
課金撚表示
2020-08-15 14:00:41
好多劇透大師
2020-08-15 14:04:44
2020-08-15 14:45:25
八月打賞加更任務。

目標達成:50000萬Pena幣。

第三百五十八章──003

入夜,張瑞秋與卓不凡兩個纏人的傢伙走了。

張風在跟江小白討論一番【黑獸】以後,便站起來準備離開。

「你去哪裡?」江小白問道。

「哦,沒事。那兩個傢伙送我一台機甲,想要到酒店的研究室看看而已。」一邊說著,想起那兩個傢伙,張風便不禁會心微笑。江小白看著他,內心泛過一抹欣喜,卻也帶著茫然。

因為她並不像張風,有這樣的朋友,伙伴。

她的成長之路,是充滿孤寂。

想到這裡,她便站起來:「我跟你一起去。」

…………

二人乘坐著酒店的升降機,到前台申請了研究室的借用之後,便來到空曠寬大的研究室。

雪白的燈光,把整個研究室照得形同白晝,只有二人立在這裡,顯得有點孤單。

江小白看向張風。

張風點頭,拿出那盒子。

機甲珠扣進千機環,然後進行召喚投影。

滋滋滋滋滋……

當張風看到自機甲珠跑出來的機甲後,不禁笑了起來。就連江小白也先是一愣,旋即掩嘴輕笑。

機甲呈人型,很容易成為所有人目光焦點所在。但這是因為機甲竟然通體呈黃金的顏色,看上去就像一座黃金雕像。

這竟然是一台,通體金色的鐵人!

二人一看,便知道這台鐵人,便是當年張風拿著鐵人贏下青年組冠軍後,廠商推出三十一台電鍍黃金顏色的鐵人之一。張風甚至看到機甲後方有著「003」的數字,代表這台黃金鐵人便是那三十一台中,生產的第三台。

江小白朝張風眨了眨眼:「看來你跟鐵人很有緣呢。」她眼光獨到,只是粗略掃視已得知機甲大概:「還好廠商沒算太黑心,除了顏色之外,機體也進行大規模改良。這機甲比起一般市面上能買的機甲只高不差。大概也不便宜呢。」

張風點了點頭。

以往的鐵人,本來就已是多年前的產物,製造簡單,零件不算太過複雜。

但也因此,能夠做出的動作之細膩、承受操作的極限有限。像當年張風一次弧線槍就把機械臂弄斷,便可得知。

但現在的鐵人驟眼看上去外表只有變成金色,其他沒太大分別。其實各種零件都是重新改造、設計,與往日的型號大相逕庭。真要說的話,這台機甲已能稱為【鐵人-II型】。

雖然不說能夠跟【觀音】、【狩馬】這種窮無限資源進行改良的機甲相比,但至少與一般市面上能見的機甲,如【藍鋼狼】、【曲君子】等已是不遑多讓。

「一台自己的機甲嗎?當作消遣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張風仰首,看著通體燦金,沉默地站在身前的鐵人,不禁展顏一笑。

……………

森海之中,隱聞鳥聲蟲鳴。

只是當一台輪車呼嘯過去,頓時作鳥獸散。

輪車穿過林海,停在那豪華如宮殿的別墅之前。一道短髮身影走了下車,那短髮很短、剪得很粗糙而突兀,毫無美感。但放在傾城絕色的她身上,仍然美麗絕倫。

只是與這別墅相比,她還是難免有點格格不入。

「歡迎小姐回來。」

無數下人恭敬行禮,齊聲開口。

少女似是無動於衷,恍若不聞大踏步走了進去。她看著旁邊的老管家孫叔:「玄哥哥呢?」

「少爺有事外出,得知妳回來,今晚會回來吃飯。」

「老爺跟夫人在晉室品茶。」

「嗯。」少女點頭,大踏步便朝晉室走了過去。

孫叔看著少女的背影,眉頭輕皺。

數年過後,小姐變了很多。

想到小姐這樣走進去……孫叔面露苦笑之色。

…………

晉室,寧靜致遠。

一老男人,一老婦人相對而坐,品茶。

他們沒有交談,有的只是沏茶分茶時嘩啦啦的水聲。只是這樣多年的過去,二人之間彷彿早有默契,哪怕不說話,卻一點也不尷尬。

呼啦──

木門被拉開,少女夾雜著刺目的短髮走進來。老男人看得眉頭輕皺,正要開言訓斥,卻被老婦人舉起手。

她這看似普通的舉手,似是靜了聲、止了風。

光是一舉手,便把空間化成了畫。

老男人止住不語,站起來往外面走去,關門不見。

少女眉毛挑了挑,便走到婦人對面坐下。

她坐得並不端莊,而是盤膝坐下。

她拿起婦人替她倒的茶,卻是一口飲盡。

婦人看得眉頭一皺,不禁開口:「在東湖的這些年,便把妳教成這副模樣嗎?」

感受到婦人的怒意,少女也是略略收斂,安靜地把杯子放在桌上。

或許是因為,這名婦人的一言可令血流成河,一句能令骨山連山。又或許是因為這婦人是她的母親。

「抱歉,媽媽。」

少女平靜開口:「在東湖,最常見的是生死。於非生即死的戰場上,想要不死,只好拚了命的去訓練。而在訓練之下,最缺的是時間。」

「久而久之,我也變得風火起來,沒有心情像往日般溫吞、悠然自得。」

婦人見狀,那碧綠的眼眸泛過一抹柔色:「妳也是辛苦了。」

少女搖頭:「不辛苦,我喜歡。」

婦人長嘆一聲,看著她目光溫柔,就像是看著頑皮的孩子:「妳急著一回來找我,是有何事?」

少女走過去,拉了拉婦人的手:「就只是想念媽媽而已。」

「呵呵,妳少來。」婦人雖然口裡這般說著,但她面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來,如夏天喝涼水般渾身舒爽。

「說吧,怎麼突然回來了?」

少女這時才露出幾分女兒神態,跟自家的母親說著她在東湖的驚心動魄。

沒有勾心鬥角,沒有機關算盡。

有的,只是倆母女間說著近況的悄悄話。

這便是世間最有地位的母女。

這就是信家兩代的正統。
2020-08-15 14:53:52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