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7-29 20:41:12
唔知呢
2020-07-29 21:22:39
坤腿
2020-07-29 22:14:50
2020-07-30 07:43:55
早晨早晨

第三百三十九章──瘋狗上門

張風把事情交給莫小生後,自己便沒有太多的理會。一來是經過三年以來,他對莫小生已產生很大的信任。往往他交帶下來的事情,莫小生都會完美安排好。

二來是他大概學習了某位不良老闆的甩手掌櫃性子,把事情交下去便一概不理。

更重要的是,他現在埋首於【狩馬】機甲的設計圖中。

狩馬,確實是一台令他驚豔的機甲。

那天只在研究室草草看過,但當張風越是細看,便越是心驚。三年過後,狩馬在各種完善之下,最高速度達到八赫半之高!這已不是理論速度,已是鐵定能夠達到的速度!

更不用說在洛星對狩馬的裝甲、骨骼組裝進行極其完善的重組,變向更快、更精確,而且狩馬拿著斬馬刀揮斬的角度也更加廣闊。

若不是有了洛星所言的續戰力問題,狩馬簡直就是可怕的近戰殺器,遠程機士的惡夢。

張風暗暗盤算,若張瑞秋拿著熾天使與林東起的狩馬交手,大概只有兩槍機會。

若兩槍不能把林東起狙死,那麼死的就是張瑞秋。

至於卓不凡的話,反倒是成了近戰交手時的操作。雖然張風肯定卓不凡不會原地踏步,但……張風無可避免地更看好林東起。

不單單是因為林東起本身技術的緣故。

更大的原因是林東起與狩馬之間的契合,太過可怕。由狩馬發動【一瞬】及【紫雷七刀】,那威力……光是想像已令張風背心冒汗。

這也是為何每位機士夢寐以求的便是度身打造的機甲。

機士與度身打造的機甲之間,不是加數,而是倍數的實力增長。

而卓不凡也好、張瑞秋也罷,二人都沒有自己的度身訂造機甲,與之相比自然遜色。

當然,在讚歎著【狩馬】機甲的同時,張風也有在開始進行對能量迴路連接進行模擬。

幽冥水母的資料,也在洛星給的資料當中。這種只出現異域的水母,確實奇特。因為會產生異樣的電波,張風推想中,大概在連接四根機械腿的能量迴路,大概要用別的材料了。

但利用別的材料改裝約髮絲粗幼的能量迴路……這種做法,放眼聯邦大概只有張風敢做。

只是現在張風只有一個大概的想法,具體的還是交給以軒。

「風子,你想要尋找適合作能量迴路的替代材料,卻又能夠避過幽冥水母產生的異樣電波──我需要時間進行模擬。」

「好的,你盡管去弄吧。」

張風伸展一下身體,骨骼啪啪作響。在廢寢忘餐之下,張風總算把狩馬四根機械臂的連接方式搞清楚,便建下可行的重新連接算法。現在就只缺以軒找到替代的材料就可以了。

「該出去走走了,這些天困在這裡快悶死。」

「好的,張風。」

……………

首都的船場,仍然保持每天熙來攘往。

有人走,有人前來。

但今天的船場,卻難得一靜。

因為有一隊人馬,自飛船走出來。他們人數很多,身穿整齊的土黃色軍服,一個個面上不苟言笑,面色漠然地走出來。在無數人望而沉默的目光下,他們那厚底軍靴整齊踏在地上的聲音,猶似雷動。

身處黃色洪流當中的許松,是一名頭髮花白的軍官。他看著整齊劃一、軍紀森嚴的鬣狗軍團,面上露出一抹欣慰。在王強手下的鬣狗軍團,是一群散亂的瘋狗。

但這不代表那時候的鬣狗軍團不可怕。他們散亂,卻在各自為戰之中自有章法,最擅長的是切割戰場,以少數配合取勝。鬣狗軍團軍紀散亂,行事只憑喜惡,在八大軍團之中惡名昭彰。

但當王強身死,許松繼位,並全力扶持身位副團長的王守禮。整個鬣狗軍團陡然一變,雖然也因此,不少團員不習慣新的鬣狗軍團而離開,但剩下來的都變得更加凝聚,更加強大。

現在的鬣狗軍團也是一群瘋狗,但卻是以王守禮為首、令行禁止的瘋狗。

在土黃色的洪流中,一顆隱見枯黃髮根光頭冒了出來。那彷彿有髮根欲自枯乾泥土之中掙扎生長出來,異常醒目。

而這土黃色洪流,便是圍繞著這男人而遊動。

一路無話。

直至他們登上早於船場外等侯的軍車,四周的人才鬆了一口氣。

…………

軍車裡,王守禮面色漠然,摸了摸自己的頭,感受著掌心傳來微刺的感覺。

開車的是一名年輕人,看上去機靈。他轉首看向王守禮:「頭兒,我們先去哪?」

此年輕人是唐天志,是王守禮的副手。其身份有點像當年王強身邊的許松無異。

王守禮仍然摸著頭,平靜開口:「寰宇酒店。」

…………

張風拄著拐杖,在酒店大堂走著。

寰宇酒店很大,作為首都中,首屈一指的酒店。各種配套自然健全。或者說,寰宇酒店本身就是一個景點、旅遊區。健身室、泳池、賭場、購物區、餐廳……應有盡有。

張風找了間咖啡廳坐下,喝著微酸帶苦澀的咖啡,以緩解腦袋的僵硬。

這家名為寰宇咖啡店,水準很不錯。

張風一邊喝,另一邊跟以軒聊著:「以軒,你對首都有記憶嗎?」

「沒有,暫時只有坐忘經……還有一間奇特的房間。」

張風聞言一愣:「房間?」

「嗯。」以軒的聲音帶著茫然:「一室皆藍,一切似是隔著一層玻璃般。然後,有一顆太陽突然冒出來──記憶就到這裡中止。」

張風聽得一頭冒水,但以軒的茫然令他知道一切也急不來:「放心,隨著時間,肯定會想回來的。等首都事了,回曾江打點好一切後,我們便到東湖走一趟,看看有沒有甚麼蛛絲馬跡。」

「好的,張風。放心,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也是很有趣。」

這樣多年過去,張風也從一開始腦海中有別的聲音而感到怪異,到現在已經習慣。若有一天腦海沒有了以軒那冰冷、平靜,卻又充滿精準的聲音,張風恐怕會相當的不習慣。

「風子,有人過來了。」

「哦?」

「來者沒有武器,但人多勢眾,從軍服的顏色判斷,大概便是莫小生說過的鬣狗軍團。要離開嗎?」

張風眸底閃過一抹精光:「不用。」

就在這時,咖啡店外迎來土黃色的洪流。
2020-07-30 08:43:55
咖啡店外迎來土黃色的洪流💩
2020-07-30 09:33:07
太有畫面
2020-07-30 11:48:54
張風總算把狩馬四根機械臂的連接方式搞清楚


機械
2020-07-30 13:01:47
2020-07-30 13:46:36
輕輕一推
2020-07-30 16:40:09
2020-07-30 18:06:37
「掌子,有人過來了。」

「哦?」

「來者手持鍵盤,人多勢眾,從帳號的名字判斷,大概便是連登的一眾讀者了。要加更嗎?」

掌掌眸底閃過一抹精光:「加更。」
2020-07-30 18:17:04
武師夠數了
2020-07-31 01:27:35
2020-07-31 07:56:21
早晨掌掌

有早餐未呀
2020-07-31 08:13:13
2020-07-31 09:16:17
2020-07-31 09:32:06
第三百四十章──妄撞

咖啡店的主人走了出來,厲聲喝道:「你們在幹甚麼?這裡是寰宇酒店!」

「我們知道。」唐天志笑瞇瞇的迎出去,看似沒多大力量便抱著那主人走到一邊:「但現在這事,不是你能夠管的。放心,有甚麼事就由我們鬣狗軍團接著了。」

聽到鬣狗軍團的名頭,那老闆面色連變,最終還是不敢對這群充滿凶厲氣息的軍人做些甚麼。

洪流漸漸散開,如被剖開的禾草堆,一道身影從中走出來,筆直朝張風坐在窗邊的桌子走來。

滋滋滋滋──

隨著他的走動,怪異的聲音不斷響起。

在他手中,竟然拿著一個剃髮的刨子,在他的頭上剃著。

無數細若微塵的黃粉灑落,那是他才剛長出來的髮根。他剛好從許松身邊走過,接過許松遞來的毛巾。當他坐在張風對面位置的時候,手巾一抹那顆光頭。

在剃掉髮根抹淨後的那顆光頭,重新變得光滑明亮。

那男子就這樣坐在張風面前,漠然開口:「我是王守禮。」

…………

在看到如此陣仗,那些本來在店裡喝著咖啡的客人自然作鳥獸散。而鬣狗軍團的軍人也被王守禮趕到店外,遠遠觀看著坐於窗邊、不知道在聊著甚麼驚心動魄的二人。

良久,唐天志看得無聊,便把臉湊到許松身旁:「松叔,你說王大哥會不會在這裡大打出手啊?」許松瞟了他一眼,蒼老的眸色盡是笑意。雖然他與唐天志的性格不同,但唐天志便是王守禮的副手,簡單而言就是無數年後的自己。

對唐天志,許松真如繼承人般對待並教導著。

「少主性格跟當年今非昔比,自然不會作出這等妄撞之事。」

「這裡終究是寰宇酒店,是不受聯邦首都的中立淨土。誰要是在這裡動手,都得負上很大的責任。我想少主不會不明白這道理。」

許松目光看向唐天志:「凡事要多想,別總是頂著嬉皮笑臉的樣子。」只是唐天志卻是面色怪異地盯著咖啡店內:「松叔……他們打起來了……」

…………

剛才還似友人閒談著的王守禮,戛然暴起。

只見他一腳把二人之間不大的小圓桌踢飛,兩杯咖啡被濺得四處翻飛,似是為這場混亂炸響了序幕。

張風卻仍然坐在金屬靠椅,面色漠然。屁股似是紮了根於椅子上,紋風不動。一腳踢飛小圓桌之後,王守禮眼眸泛過一抹瘋狂之色,朝張風撲過來,前臂高舉然後劈下。

若斧。

那壯碩如牛的手臂若是斬下來,張風看上去纖弱的身子還真不知道能不能扛住。只見張風面色不變,似是對那具如山之勢的斧臂毫不在意,雙臂交錯於頭頂,就這樣實實在在地接了下來。

王守禮眸色變幻,只感這一劈如泥牛入海,十分力量只有兩成擊實。他卻是無暇細想,右腿劈出。

呼──

張風身子旋即一蹲,腿擦過頭頂而過。

「哼!」

王守禮雙拳雙腿連動,張風雙掌或拍或打,上半身左右挪移。數息之間,王守禮已是出了十多招,但張風直至現在還沒有從椅子上站起來。

許松看得面色鐵青,而唐天志則是嘴巴張得大大,面上盡是匪夷所思。這樣一個人,竟然能夠扛著王大哥狂風暴雨般的攻擊?要知道,王守禮也有修習過奇山經啊!

久攻不下,王守禮眼中似泛過厲色,腿出如龍,又似一根標槍般,直指張風的胯下。

這一記毒辣至極,若張風仍然執意坐鬥的話,這一記可怕之極的毒龍腿,張風只有硬扛一途。只見張風眼中也是泛過一抹幽冷,右腳發力站起來,同時身子一個轉身向右側閃避。

轟!

那記踢腿把椅子踢得可憐地扭成不知名狀,而張風已執起擱於窗邊的拐杖,左手同時不慌不忙點在王守禮的肩上!

王守禮只感左肩一麻,明明只是手指一記輕點,卻覺得自己被鐵柱捅上一記,火辣辣的難受至極。他似是打出了火氣,右手閃電般自腰間抽出了光槍!

與此同時,張風同樣面色漠然,右手的拐杖如劍般刺向王守禮!

……………

畫面似是被定格。

整個咖啡店一片狼藉。

杯子破碎而成的瓦片、扭曲的金屬椅子、一腳踢爛的圓桌,似是化成一個擁有異樣力量的陣圖。

而在中心,是二人相對而立。

王守禮手中拿著光槍,遙指著張風的眉心。

張風手中的拐杖,杖尖不知何時探出一抹金屬刃鋒,鋒尖與王守禮的眼球只有數分之近。

守在外面的鬣狗軍團軍人看得目眶欲裂,一個個厲聲喝叱。只是張風仍是面色不變,那眼眸中的漠然,令他們不敢胡來。因為他們不能肯定,王守禮手中的光槍,能比張風杖尖由眼窩直透腦袋更快。

就在雙方僵持不動之際,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還真當寰宇酒店的中立形同虛設嗎?」

唐天志一愣,定睛看去,才發現一名身穿執事裝的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咖啡店內。許松面色更加難看。他知道這老人便是韋喆,由上代宇文家主一直侍奉至今,是個真正的老怪物。

韋喆目光看著王守禮,渾濁的眼眸中泛過一抹厲色:「王守禮,若你敢在寰宇酒店殺人,老夫可以保證鬣狗軍團所有人,沒有一個能活著出酒店。」

唐天志聞言嗤之以鼻,並沒有把這老者的威脅放在眼內。只有許松眸色泛過一抹緊張,看向了王守禮。

少主……可千萬別幹傻事啊……

…………

良久,王守禮手中的光槍放下。目光沒有看韋喆一眼,只有死死的盯著張風:「很高興看到你,張風。我們下次再見。」

張風沒有答話,只是平靜地看著他。

手中拐杖放下。

王守禮就這樣頭也不回地紮進土黃色的洪流,就此離去。張風隱隱聽到唐天志不禁爆了一句髒話,小聲嘀咕:「幹,跛了根腿也這麼能打,若是雙腳健全還得了?」
2020-07-31 09:32:57
我覺得將來會有個網上同人【掌魂行】
2020-07-31 09:33:07
thanks!
2020-07-31 11:07:35
happy Friday
掌掌加更好無
2020-07-31 11:14:19
反對的請舉手
2020-07-31 11:14:31
沒有 沒有 通過
2020-07-31 12:47:01
2020-07-31 21:05:50
走更傳說都寫咗出來
掌魂行都應該差唔多啦
2020-08-01 05:58:08
幾時再有加更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