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8-21 09:51:25
喝醉容易產生親密行為
2020-08-21 10:39:55
你個名
2020-08-21 11:22:18
第三百六十四章──是可忍

深夜。

羅志恆仍然在公司忙著,沒有回來。

莫小生同樣不知到哪裡去了。

張風背著江小白,一邊拄著拐杖走上來。

也虧張風因為槍鬥術改善肉體的強度,才能在跛了一隻腳之下還能背著江小白回來。

「我還要喝……」被張風背著的江小白咬著飲管,時不時把飲管揮打在張風的臉龐上,令張風面上苦笑更甚。他背著江小白,自套房中爬著樓梯走進江小白的房間,如一把隻流浪小狗扔到床上。

「呼──」張風舒出一口氣,擦了擦汗水。每到了這種時刻,他都會為自己斷了一條腿而感到苦惱。

看著江小白躺在床上之後,又很熟練地抓起了被子抱在懷中,張風這才轉身準備離去。

「張風,你給我站著。」

身後傳來江小白喃喃自語的聲音,只見她不知何時已抱著被子坐起來,雙頰紅得像個蘋果般指著站在門口、目瞪口呆的張風:「你這傢伙,到底想要拖拖拉拉到甚麼時刻。不知道女生的青春很珍貴嗎?」

她拍著胸口,似乎不知道這種動作有多大的魔力:「你就不喜歡我嗎!」

「來啊!」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

聽著江小白盡是挑釁的聲音,張風也是怒了起來,轉身把門帶上:「豈有此理……是可忍孰不可忍……竟然挑戰男人的尊嚴,就不知道我也會忍得很辛苦嗎,當個君子容易嗎……」

只是當他走到江小白的床前,剛剛還理直氣壯地罵著張風的江小白,卻是瞬間向後一躺,美眸緊閉,隱聞鼾聲,顯然已睡著過去。

張風恨得牙癢癢,強行壓抑心底的躁意。

他坐在床沿,看著睡著了的江小白。

抱著被子,像個孩子般蜷縮成一團。

張風看著她,微微一笑。

他湊近過去,輕吻她的額頭,然後離去。

走出房門後,以軒的聲音自腦海中響起:「風子,是要去洗冷水澡嗎?」

「…………」

…………

「我還能喝!老子還能喝!」

姜小哲攜扶著醉倒了的明天南,面色難看至極,顯然以她女子身扛著明天南身體大半的重量,也是無比吃力。

二人識於微時,也是知道若喝得爛醉的明天南回到家中被其父發現,肯定死定。無奈之下,她只能帶著明天南回自己的家。

「呼。」姜小哲把他扔在沙發上,喘著大氣。她是研究員,體力一點也不好。把明天南接回來,已出盡她九牛二虎之力。

只是當她感受著寂靜的氣氛,看著那醉倒於沙發上的明天南。

她才意識到不對勁。

這不就變成孤男寡女獨處一室了嗎?

她的心跳得飛快。

一直以來,二人都是如好友般相處,也不是第一次共處一室。老天,甚至都睡過同一張床,卻是甚麼事情都沒發生。

但一切,到那天張風道破姜小哲的內心,一切都變得不一樣。

一些曾經她總是想不通的感覺,變得豁然開朗。

原來她一直都喜歡明天南而不自知。

只是越喜歡,便越怕失去。

她害怕明天南不喜歡自己,繼而令二人連朋友都做不成,所以她沒有把心思跟明天南說。

「小哲?」

明天南的聲音,把姜小哲嚇了一大跳。

「啊?」

明天南醉醺醺的朝姜小哲招了招手:「過來!」姜小哲下意識走過去,被明天南一把摟住了脖子,靠在他的胸前:「嘿嘿,服了嗎?老子啊!可是劃時代啊!」

「嘿,誰知道呢!說不定將來我便是名垂千古的偉大,大人物!」

「哇哈哈哈!」

被明天南摟在懷中的姜小哲,似是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下意識地附和著:「嗯……是啊……」

「我太快活了!哈哈哈哈──唔嗯──」就在明天南放肆地大笑著之際,一抹香氣撲鼻而來,彷彿一團火焰被自己抱在懷中,似要把自己燃燒殆盡。

明天南一開始有點生澀而不知所措。

但後來於懷中火熱與酒精催發之下,一切都變成了本能。

無數記憶於熱情之下斷斷續續出現。

那是一男一女兩個孩童於小時候,在學校相遇。因為各自的問題,二人在學校都沒有甚麼朋友。

男孩鼓起勇氣走過去,跟女孩道:「我叫明天南,我看妳在玩的玩具很酷,要一起玩嗎?」

女孩那時候已是剪了一個平頭,像個男孩子般。或許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她沒有朋友。

在受到明天南的邀請,她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好啊。」


春色充斥於室間,二人之間多年的友情就在這個糊里糊塗的時刻,升華成某種刻骨銘心的感情。

…………

夜色無聲過去,光明重新灑滿了天際。

江小白徐徐醒來,伸著懶腰打了個呵欠。那驚心動魄的弧線,卻是無人可以欣賞。

她像個孩子般砸巴著嘴,走到浴室照鏡子才發現自己昨夜回來連衣服都沒換就睡著。

當她完成一切之後打開門,剛好看到張風頂著黑眼圈自黑球裡走出來,渾身上下盡是汗水。

江小白大奇:「你幹甚麼去了,整晚沒睡?」

張風略帶哀怨的盯了她一眼,最終甚麼都沒說便回房間倒頭就睡。

「真古怪。」江小白疑惑不解,帶著滿頭問號的離開套房了。

…………

當張風醒來的時候已是晚上。

他渾身上下像是散了架般,聽著以軒的聲音:「歡迎回來,風子。你已睡了十一個小時,雖然你會感到身體疲累,但你的精神已回復至百份之八十九。」

張風伸了個懶腰,看向窗外漆黑的天色,有點無語。

直至現在,江小白在抱著被子指著自己的身影,還時不時於腦海中閃過。

「風子,你──」

「以軒!」

「是的,怎麼了?」

「沒事……」張風走去梳洗過後,便走出大廳,剛好看到莫小生坐在客廳看電視。不知道是因為甚麼原因,在看到莫小生,張風便莫名其妙的感到心虛。

莫小生站起來,看著張風,面上露出奇怪之色:「你睡到現在才起床?」

「咳咳,昨夜在鍛鍊機士技術,整夜未眠。」

「哦。」莫小生這才露出恍然之色。畢竟他也是知道張風機士技術高超,現在看來是因為不間斷的苦練有功。

「我想去一趟研究室。」
2020-08-21 11:22:35
各位早呀
2020-08-21 12:18:32
早呀
2020-08-21 15:44:27
2020-08-21 18:13:19
早呀
2020-08-21 20:30:41
其實佢嘅機士能力去到乜水平 追唔追到去咗東湖嘅人
2020-08-21 22:13:03
呢邊少左人推
2020-08-21 22:20:23
同你一齊推
2020-08-21 22:24:03

自動早餐機的不是
2020-08-21 23:53:06
有冇新讀者
追故可以去penana順手like埋
2020-08-21 23:53:29
點都set埋聽日先
2020-08-21 23:54:25

定係剩係set星期六
2020-08-22 01:16:05
2020-08-22 01:23:47
2020-08-22 01:37:32
想知你哋講乜但又唔敢㩒入去
2020-08-22 01:44:40
2020-08-22 01:46:24
2020-08-22 06:43:24
2020-08-22 08:35:25
保持閱讀體驗 唔好㩒
2020-08-22 10:17:08
各位早

第三百六十五章──無人之境

以他現在的身份,不論是因為他訂下的研究室,還是因為準將的身份,都令他於夜間進入聯邦科學院而無人敢停下他的車查問。風馳已成為某種專屬於他的身份象徵,特殊無比。

既然醒著,張風索性到研究室,繼續觀音機甲的修理及鐵人機甲的改造。

只是當他來到研究室,與想像中的寂靜不相符,卻是一片熱火朝天!

「左一點左一點!好!」

在地上,明天南扯著嗓子,指揮著操控金屬儀器的程映文。鐵人後背的引擎,竟然就這樣被他們拆了出來!

「你們這些傢伙在搞甚麼鬼。」張風看得目瞪口呆。

「哦?風哥。」明天南打了個招呼,旋即奸笑起來:「還打算給你個驚喜。」

這時,姜小哲也走了過來:「我們想替這台機甲改造一下,當作送你的禮物。」此刻的姜小哲大有不同,耳環仍然在,但只有左右各一個,鼻環也被拆了下來,露出那乾淨的臉龐。

算不上絕色,但卻有一種清秀的感覺。

明天南一把摟住了姜小哲的肩膀。

「哦──」張風發出古怪的聲音,看著二人。姜小哲雖然男孩子性格,但終究是女生,眼珠子一瞪:「你這是甚麼聲音。」明天南卻是不以為然:「是的,風哥,我們在一起啦。」

「呵呵,好事好事。我這個媒人真是居功至偉。」

「嘿嘿,所以這才幫你改造機甲啊!」明天南得瑟的開口。

程映文在看到張風也是走了過來,很認真的道:「風哥,我認為你也是時候替我找個女朋友了。」

張風、明天南、姜小哲三人聞言一怔,旋即大笑出聲!

……………

有著三人對鐵人進行改造,張風也只是時而走過去說出自己的想法,便不顧他們搞甚麼,自己專注在觀音的修理。

觀音的修理,對於現在的他而言,難度不算高,更多只是費時罷了。他有信心在三天內完成。

時間就是這樣,一天一天過去。

真要說比較特別的,大概是卓不凡、張瑞秋這兩個傢伙,在看到范子德前往木生市以後,發現張風的套房有兩間空房以後,便厚著臉皮地搬進來。

……………

這天,張風沒有到研究室。

因為觀音在經過幾天的修理以後,已經完成,並把機甲交還給信惠自行進行測試。

在完成平常的機士訓練以後,他坐在黑球之中,看著在光幕中遊動的以軒。

「風子,你準備好了嗎?」

張風看似沒所謂的聳了聳肩,其實他內心也是有點緊張。

「那要開始了。」以軒的聲音響起,張風便登進了虛擬網。

虛擬網中,五光十色的都市,如往日一般。

在某條巷道中,荊棘同樣登錄上線。

他面色漠然,但內心也是緊張及興奮。

自遇上張風及以軒,並交了投名狀後,以軒常常會給他一些命令。而每次荊棘完成以後,以軒都會教他一些駭客命令及編程操作。對於以軒而言如本能的力量,在荊棘眼中驚為天人。

三年多過去,荊棘在駭客手段已是今非昔比,徹底踏進了【駭者】的領域。

只是所謂站得越高,看得越多,便越會敬畏。

哪怕他駭客手段越發精湛,但他仍然看不透那具藍色面具底下到底是何物。以軒就像一座隱於雲霧中的大山,不論荊棘走得多久,仍然看不到峰頂。

這種未知,令他更加敬畏,對於以軒唯命是從,但同時也視以軒為導師般尊敬著。

另一方面,他同樣很感激那位戴著狐狸面具的且隨風行。

自以軒收了荊棘之後,張風便同時賦予經濟援助。一直以來,荊棘都對駭客技術充滿沉迷,只是因為生活的緣故,不得不接下各種任務獲取聯邦幣,以繼續生存下去。

當張風接管了金錢的部份後,荊棘更是沒有了後顧之憂,一心效忠以軒及張風。

縱是如此,荊棘還是有點緊張。

因為關於今天的任務,以軒有跟他說過。

他們這次對付的人,很可能便是另一位駭者!

…………

「準備。」

荊棘耳邊響起以軒的聲音。

聲音形同在他身周響起,令荊棘內心生出深深的敬畏。

比起未知的駭者,荊棘更信奉以軒的力量。這因為多年間,以軒在虛擬網中如無所不能的力量,徹底折服了他的緣故。

他深呼吸一口氣,於無人看見的巷道之下,他雙手舉起。

寬大的袖袍之間,無數深綠色、猙獰至極的【荊棘】,如一條條大蛇般鑽出來。只是若仔細看上去,會從那些大蛇當中看出數據流的虛幻之感。

形同實質的【荊棘】自袍子探出來後,便沒入虛空,消失不見。

袍子仍然不斷蠕動,如大蛇不斷把身子鑽進虛空,彷彿身體無限延長。

三年過去,他雖然在以軒教導之下實力大漲,但正所謂術有專精。他終究不能像以軒那般無所不能。

他最擅長的領域,還是搜索及捕捉。

只是比起當年,他能夠同時散發出的【荊棘】駭客程序,不論是精細度及數量,都遠超曾經。

此刻,他拿著以軒給予他的程序進行搜索。

駭客以程序為命。

越是強大的駭客,便越有著自己一套無人得知、強大而神秘的程序。這是力量,也是他們的簽名,身份象徵。同時,也代表──若這套程序被人完全解碼之後,駭客在虛擬網便等同無所遁形。

現在荊棘正是拿著經以軒破解以後,那位駭者的程序碼於整個虛擬網中進行搜索。

……………

虛擬網,浩瀚無邊。

因為虛擬,因為存於虛幻,所以無邊無界。真要說的話,虛擬網沒有一個真正的界限。只能說以六大燈塔為中心,但向外能延伸到多遠,沒有人能說得準。

此刻,遠在虛擬網一片無人之境。

那是一處霧色彌漫之地。

在這裡,難以看見一片,大概只能伸手看見五指、除此之外一片朦朧。

一般而言,進入虛擬網的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像遊樂、學習,或與朋友隔著萬里卻如親身相見一般相聚等等。所以一般這種目的,都會聚集於虛擬網中的核心區域,不會往外跑。

所以這也衍生出一種說法──外面遊離的無人之境,是駭者的天下。
2020-08-22 12:25:15
2020-08-22 13:10:10
2020-08-22 14:50:32
星期六一推推推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