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八

1001 回覆
175 Like 1 Dislike
2020-07-25 18:41:05
破紋夜3?
2020-07-25 18:50:41
……
冇咩事我都係潛番水先
2020-07-26 00:23:54
潛之前放低篇文先啦
2020-07-26 01:12:07
深夜留名
2020-07-26 01:30:33
星期日冇文
2020-07-26 03:27:44
說好的遊記
2020-07-26 10:19:34
2020-07-26 11:28:45
冇講定幾時寫
不過岩岩爆左對馬島啦
2020-07-26 14:56:14
隻驚白金都算鬆手
幾驚要搵齊蒙古珍寶同紀錄
2020-07-26 14:56:55
未拎
寫緊Last of us遊記
2020-07-26 16:51:13



在拯救妳或拯救這世界之間,我選擇了妳。

楓語遊記-最後生還者 Last Of Us (Part 1 & 2)
https://www.penana.com/article/455676



2020-07-26 17:05:44
冇玩過tlou
乜原來2真係咁膠
諗起p記有篇文講 冇用嘅設定
2020-07-26 17:36:29
應該係呢個?

2020-07-26 18:06:14
2020-07-27 01:47:36
終於唔洗饑饉30
2020-07-27 05:10:54
本身追緊三魂行 見live就用咗一個星期睇曬遊戲之道
睇完有幾樣野想問
想問吓去到大後期打仗嗰陣群體buff用咗一月夜就唔用妲己外傳書情畫意嗰part佢最後去咗邊獨孤先生係金庸嘅獨孤求敗?六個城主同埋基斯係萬千世界嘅人定係靈魂世界嘅人?伸有最後成隻real world有冇人職業係神射手?定係只有4位異常者?
好多野問但遊戲之道真係好正 前期好有舊時打online game feel後期寫主角感情真係好感動(懷疑遊龍本身係gay所以先愛上王石)
2020-07-27 08:11:17
劇透大師
2020-07-27 09:12:23
2020-07-27 09:18:11
2020-07-27 09:25:41
2020-07-27 09:26:45
可以做掌掌入室弟子
2020-07-27 10:03:18
個故咁耐
當大家睇咗

2020-07-27 10:15:26
有d料到
大家唔好再話我劇透大師啦
2020-07-27 10:18:32
2020-07-27 10:29:52
各位早
依家TG group搞緊個Poll
關於我參唔參加Penana個訂閱計劃
類似差別連載,訂閱者可以預先早睇三十章
免費者同依家冇分別
想詢問下大家意見
希望各位入黎投個票
https://t.me/joinchat/Iw-00Bd2S1sPHkbYFciJhw


第三百三十六章──饅頭

看著楊元跟蘇寒之間的相處,張風也是有點羨慕。只是他面上不動聲色。卻又聽著二人一直喊他老闆,內心有點古怪:「不用急,我既然信任你們,也就沒有逼迫你們甚麼時候要出研究成果。」

聽著張風溫柔的安慰,二人又是感動、又是內疚。蘇寒紅著眼睛:「老闆放心!我們夫婦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楊元也是重重的點頭,然後二人便頭也不回,把張風擱在一旁,又開始吵架起來。

張風一頭冒水的離開,就連張風也想不到,他這一番安慰,反而令二人陷入更加瘋狂的研究當中。

……………

首都船場,熙來攘往。

密集的人群,無數光影穿梭,鎮守在船場的機甲,還有各種各樣的精彩,都看得夏山目不暇給。那圓滾滾的小臉上盡是好奇,還有震驚。

安特眼角瞄了他一眼,泛過一抹不喜。但她沒有吭聲,冰冷的高跟鞋踏在地上,清晰可聞。

在保鏢帶領下,安特與夏山走出了船場,登上了磁浮房車──【御璽】。御璽是今年推出最新款的頂級房車,聯邦限量只有三十台。夏山跟著爬上御璽,面上再次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光是這台車的座椅,就比起他在蒲公英孤兒院的床更大更闊!

聯邦都是這麼誇張、豪華的嗎?

安特眼角再次不動聲色的掃了夏山一眼,眸色漠然,也不知道她在想些甚麼。

御璽一路疾走,沒有花費多久,便來到了首都不顛閣。

安特雖然不年輕,而且又是穿著高跟鞋。但她走起來一點也不慢,夏山只能小跑才能跟上。他看著眼前高聳雄偉的不顛閣,與自己在虛擬網見過的不顛閣相互認證,內心便更加激動。

大概只有這種現實與虛擬網相互串連的藝術建築,才能擁有如此超然的歷史地位吧?!

他一邊狼狽地跟著安特的步伐,一邊在內心想著,自己會否有設計出這樣一種建築的一天?

……………

安特乘搭著專屬的升降機。

這座升降機只有一層停留,那便是不顛閣的頂層,也就是安特的辦公室。聽著升降機的聲音,門甫打開,便看到劉思詩恭敬地站在門外。

她在看到身後氣喘噓噓、背著如蝸牛般背包的夏山,也是泛過一抹驚愕。

安特率先而走,把身上的大衣、手提包都扔在劉思詩的辦公桌上,一邊開口道:「【安特指標】修訂版。」劉思詩帶著可憐目光掃了夏山一眼,但她也是有點自顧不暇,連忙小跑跟上去:「在這裡,上次閣主妳要求的修改都跟進了。」

「嗯。」安特脫下了墨鏡,戴著老花眼鏡看著。拿起桌上的奶香咖啡抿了一口,指著一處:「這裡。」

劉思詩順著她目光看下去:「這裡是閣主要求的雛菊花紋──」

「雛菊也是有分種類,我要的是洋金菊,是更細小一點。這個都快比輪車的車子更粗大了。跟了我三年,還不能自行想想?」

劉思詩低著頭稱是。

安特一邊說著話,劉思詩時而受罵、時而紀錄著甚麼。至於夏山一時間也是不知道該做些甚麼,只能背著巨大的背包,站在一旁不吭一聲。看著劉思詩,他內心也是有點同情。

這漂亮的姐姐,恐怕受著很大的壓力吧?

過了足足半小時,安特才舒了一口氣,把老花眼鏡擱在辦公桌上。她眼角微不可察的掃過夏山:「這小鬼就交給妳了,他便是妳的助手。」

劉思詩聞言一愣。

「呃,但他不是要進行聯邦的虛擬學院合作計劃?」

安特看了她一眼。

劉思詩頓時低下頭來,不敢直視。

良久,安特方緩緩開口:「這個小鬼,甚麼都不懂,怎麼做?」

「他有甚麼不懂,也是直接問妳。」

劉思詩張了張嘴,只是在看到夏山那無辜、可憐兮兮的樣子,最終內心暗嘆:「我知道了。」

…………

機鬥城,風起雲動。

短短三年間,機鬥城卻是產生了不少變化。當然,這些變化都是對於機鬥城那些生存在水深火熱中的人們而言。

機鬥城與其說是一座城,不如說是一座比較大的牢獄。在這裡不像在聯邦的監獄那般無自由。但在機鬥城裡,生死都是等閒事。每天在這裡死去的人不知凡幾,遠遠比起聯邦處決死囚的速度更快。

機鬥城之所以存在,很大原因便是聯邦睜一眼閉一眼下的產物。很多的官員,都不介意有這一個地方,「洗除」一部份的囚犯。

而除了因為機鬥城是個不法之地,在這裡殺戮都是隨處可見。在機鬥城死去的人,很多都是因為餓死。

機鬥城不管飯。

餓了?拿錢去吃飯。

沒錢?去打機鬥比賽,贏了就有錢吃飯。若輸了──很多機士輸了,直接連人帶機炸了,也不再介意肚子餓。

而很多怕死的,不敢打機鬥比賽,便就這樣活活餓死。

這是個比起監獄更加殘酷的世界。

直至最近,那天神教竟然開始派起糧食來。

一開始,很多人以為只是空口說白話。畢竟機鬥城,人人自危。天神教看起來地位超然,但在機鬥城中,不單止是不法之地,更是無神之地。天神的光芒,是照耀不進這血腥的地獄。真要得罪了某些大人物,天神教堂也是能夠被拆掉。

縱是如此,對於那些餓得飢腸轆轆的人而言,自然不介意來碰碰運氣。

但當他們拿到了一個平平無奇、至少熱呼呼的饅頭之後,一個個都是露出匪夷所思之色。

一名中年女人吃著饅頭,吃著,吃著。竟然不自禁的哭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名瘦弱的青年走過來。

比起這青年,那中年女人甚至都比他更健康、強壯。只是這青年的眼眸卻是閃亮如星。而在這青年身後,有著一名壯碩的青年,面色冰冷。

為首的瘦弱青年看著她,柔和一笑。單單一個普通的笑容,便令中年女人渾身上下都溫暖起來:「慢慢吃,每人一天可以領取一個饅頭。」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