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4-27 23:30:07
我感到…大師兄返嚟了
10個正皮追加一篇
================

================
第四季 第一版: https://lihkg.com/thread/826044/page/1
第四季 第二版: https://lihkg.com/thread/1018116/page/1
第四季 第三版:https://lihkg.com/thread/1186922/page/1
======================
第一季:https://lihkg.com/thread/41632/page/1
第二季:https://lihkg.com/thread/66216/page/1
外傳 :https://lihkg.com/thread/294898/page/1
第三季:https://lihkg.com/thread/363068/page/1
=======================

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g/Pure-White-453476685018862/about/?ref=page_internal

紙言: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96926.html
不定時更新

==================================
已知職業表:

==================================
一起討伐魔王吧!
2020-04-27 23:30:45
留名!
2020-04-27 23:31:44
留名
文啊!!!!
2020-04-27 23:31:55
2020-04-27 23:32:28
10正皮一篇我驚你寫唔切炸
2020-04-27 23:32:47
2020-04-27 23:33:37
上回提要:真子為了賺旅費,決定參加法國人的PvP比賽賺獎金。

。。。。。。。。。。。。。。。。。。
第五十三章—————最強的邀請(下)

。。。。。。。。。。。。。。。。。。
三教九流的狗圈角落坐着一群特別安靜的玩家。

他們每看完一場比賽都會做筆記,然後交到藏在暗影處的某人查看。

「亞洲玩家…真子…牧羊人…800級…

不明火系召喚獸…具相當二轉的體術?」某人問。

「對。她以物理攻擊摧毀了鏡像師的鏡體,再放火逼他現身。鏡像師最後投降了。」部下匯報。

「下一輪真子跟誰打?」某人又問。
部下們嘆一口氣,答

「她要跟—————」
。。。。。。。。。。。。

「艾莉妮拉?!」廢青狼他們擠到真子面前,查看場刊。

「嗯……」本來真子連勝兩場,心情稍為放鬆,想不到第三輪就對上惡名滿貫的殺人狂。

「不如棄權吧真子,留得青山在。」廢青狼認真道。

「不行!假如她明天又參賽,我們豈不是一世困在巴黎嗎?放心吧,我…我不會被打死的。」真子握緊魔杖,口吃道。

「哼嗯~~~你就是真子嗎?」一把傲慢不屑的女聲忽然在後面說。

一回頭———艾莉妮拉就站在身後!

「認錯人了。」廢青狼不以為然道,暗地用眼神叫其他人別管她。

「居然請人恐嚇我…作為新人,你膽子不小阿。」艾莉妮拉瞇起她那雙酒紅色的眼睛,打量着真子說。

「吓?恐嚇你?我才沒有——————」真子說到一半,立即咬住自己的舌頭。

「唉……」廢青狼、積狗及月夜神同時搖頭嘆息。

「怕死的話,自動退出比賽不就可以了嗎?」艾莉妮拉冷笑道。

真子站起來,瞪着艾莉妮拉。

「我怕死,但不怕你。」她說。

艾莉妮拉一時間被真子的氣勢壓住,然後開始傻笑。

「哼哼哼…輕蔑的人。你以為自己可以得到冠軍嗎?賽果是內訂的,除非你有信心可以打敗所有人。」艾莉妮拉輕輕搭住真子肩膀,貼到她耳邊細聲說,期間偷偷摸了真子後腦一下。

廢青狼全程都看在眼內,卻沒有出手阻止。

「謝謝你的提醒。我們狗圈內見吧。」轁子微笑道。

「嘖,蠢材。」艾莉妮拉勸退失敗,沒趣地離開。

「真子好勇…想不到你敢挑釁那傢伙。」月夜神抹一把冷汗,說。

「那個…我不覺得她有多可怕。」真子苦笑道。

「要是她有信心打贏真子的話,就不會過來勸退真子吧?」積狗笑道。
此時廢青狼一言不發,撥開真子的頭髮。

「矣…甚麼事?」真子立即臉紅避開。

「別動。」廢青狼冷冷道。

他仔細地檢查真子的頭皮,果然在後腦中央發現一個深紅色的斑。

「哇~~~這是甚麼鬼?!」積狗及月夜神嚇得彈開。

「怎…怎麼了?!蟲子嗎?!」真子情急下抓緊積狗的手臂,幾乎掐出一塊肉。

廢青狼發現紅斑裡有很多符號,似乎在哪裡見過。

「等等,這豈不是———血法的符號嗎?!」廢青狼一手按住真子的頭髮,一手翻閱「血法手記」。

果然在後面的中階「血詛陣」分頁發現一模一樣的法陣!

「背源性咒詛:目標所有加持將轉換成症狀」

「這是中階的血法!比我高一級!」廢青狼驚道。

「難怪聖職者的加護無法生效!」積狗與月夜神異口同聲說。

「趕快幫我解除吧。」真子急道。

廢青狼忽略捂着嘴巴,又打起鬼主意來。

「不…我倒想知道她會耍出甚麼花樣。真子,當你覺得打不贏才吃下這顆藥丸吧。」廢青狼交了一顆粉紅色的小藥丸給她。

「要是來不及呢?!」真子驚道。

廢青狼搭住她肩膀,露出罕有的陽光笑容。

「我信你!去吧!」
。。。。。。。。。。。。。。。。。。

「載入中,請稍侯————————」

張開眼,真子已經站在狗圈之內。

「Yo~~~初來報到的真子以全勝姿態進入第三輪比賽,卻對上殺人不眨眼的艾莉妮拉。結果會是如何呢?讓我們————SHOW TIME!」喇叭一響,真子馬上放出麟獸,平持火杖,對準艾莉妮拉。

「今場真子不打算留力呢。」場外的積狗擔憂說。

「……………」廢青狼一言不發,盯實艾莉妮拉的一舉一動。

艾莉妮拉站得遠遠,高舉法杖,地面馬上冒出紫色的霧。

「虛弱03秒」
「虛弱07秒」

真子身上的症狀開始疊加。

「炎彈!」她打出火球,試探對手的反應。

艾莉妮拉法杖篤地,竟然召出一個護盾擋下火球。

「法師哪來這麼強的護盾技?!」真子大吃一驚,以為自己眼花,亦可能是「虛弱」的減傷效果太強,才傷不到敵人。

艾莉妮拉在空中畫點幾下,真子馬上眼冒金星———暈眩!

接下來開始渾身皮膚刺痛——破甲;腳踝酸痛——鈍足;眼前發黑——盲目。艾莉妮拉一下子上了整排症狀到真子身上,現在她只能勉強扶着法杖站穩。

真子突然感到胸口納悶非常,好像有隻異形要爬出來般劇痛。

「哼………放逐!」艾莉妮拉冷笑一聲,握緊高舉的拳頭。

真子身上所有症狀被她一手掐爆,化成真實傷害,一口氣炸掉半血。

「嗚~~~~~~~~~~咳咳咳………」真子吃下一記無形重拳,摔到地面。

「哇!艾莉妮拉再次使出怪異的魔法,不知道新來報到的真子是否要裁在殺人魔手上呢?!」旁述員大叫。

附近的玩家紛紛呼喊着艾莉妮拉的名字,也有人為真子打氣。

「真子!趕快吃藥吧!」廢青狼想不到血魔法有輸出技能,隔着鐵絲網對真子呼喊,可是場內的真子根本聽不到外面的聲音。

「你要棄權了嗎?」艾莉妮拉冷笑道。

真子痛得說不上話,沒氣力跟她嘴炮。

「她為甚麼她可以上我症狀…稱魂師好歹要用法碼…可是她…」真子一時間搞不清艾莉妮拉的攻擊方法。

「你這麼弱,還是回去PvE就好了。現甚麼PvP?」艾莉妮拉冷笑道。

這一句可戳到真子的癢處。

「假如你只靠症狀輸出的話…我單手都可以打贏你。」真子擦去嘴角血絲,反唇恥笑。

「馬上要你後悔!」艾莉妮拉再高舉法杖,真子開始七孔流血。

「真子,別鬥氣了!」廢青狼抓住鐵絲網大吼。

「…………………」角落某人也觀看着這埸比賽。

不出數秒,真子被附上如出血、神經錯亂等攻擊性更強的症狀。

她終於站不住腳,跪下來。

「馬上超渡你!」艾莉妮拉舉起魔杖。

「真子,食藥阿!!!!!!!!!!!!!」廢青狼怒吼。

真子垂下魔法,輕輕在腳下一點———————————「聖燃術。」
一圈白火從腳跟漫涎上頭,她伴隨着一陣毒霧站起來——身上症狀一個都不剩。

「這…這是甚麼技能?!她竟然可以『自燃』,燒光艾莉妮拉的症狀?!」旁述員驚呼。

「不可能?!召喚師哪來這麼強大的淨化技能?!」現在換成艾莉妮拉驚道。

「PvE阿…」真子冷笑一聲,然後邁開大步衝鋒!

她跟麟獸從左右兩邊夾擊,同時攻向艾莉妮拉。

玩咒語流派的法師從來都不怕近戰,因為他們沒可能接近自己。
艾莉妮拉也不例外。

她馬上被麟獸撲倒,再被真子踩住持杖的手臂。

「GG…」真子咧嘴一起,將白楊魔杖瞄準艾莉妮拉的腦袋。

「大炎上——————」她大喝一聲。

「投降!」艾莉妮拉尖叫。

「……………」真子皺眉眼眉,猶豫着要不要轟下去。

「投降!我認輸了!快將我傳送出去。」艾莉妮拉怒吼。

「請稍侯————————」真子腳下一輕,身體被巨力扯高,回神過來已經回到觀眾席上!

「來自亞洲的真子打敗艾莉妮拉了!!!」
「哇!!!!!!!!!!!!!」
「真子!真子!真子!真子!真子!」全場都在高呼真子的名字。

「你那招…是甚麼來頭,」積狗及月夜神驚問。

「只是解除症狀而已,冷卻時間好長。」真子苦笑道,正想將藥丸還給廢青狼,卻發現他不見了。

「廢青狼呢?」真子好奇問。

「他說走開一會,就走開了。」積狗說。
。。。。。。。。。。。。。。。。。。。。。
廢青狼在觀眾席繞了一圈,剛好發現艾莉妮拉從離處離開。

他立即戴上血銀戒,準備跟第一個血法師相認。
步出狗圈,艾莉妮拉被人群認出並恥笑,逐奔入後巷。

廢青狼快步跟上。

他順着路一拐彎,發現艾莉妮拉躺在地上。

「打輸一場PvP而已…有甚麼好傷心。」廢青狼嘆氣,想扶起艾莉妮拉時發現她壓着一灘血!

他立即翻轉她,驚見艾莉妣拉已經被剖開頸部,眼睛也變成灰白色,當埸死去。

半秒時間———他抓起艾莉妮拉的背包,沒命地跑回大街,然後坐回觀眾席融入人群後才鬆一口氣。

「你去哪了?一臉是血。」月夜神驚問。
廢青狼稍為定神,翻開艾莉妣拉的背包,果然看到一本更華麗的「血信徒手記」。

「……………」
。。。。。。。。。。。。。。。。。。。。。
2020-04-27 23:34:27
真子進入第四輪比賽,今回的對手是名叫埃迪的守魂使。

可是埃迪的重裝甲全部透現暗紅光,多重抗火附魔的象徵———顯然是針對真子的配裝。

現在炎彈、大炎上炮、星火燎原等真子的主要輸出技能都替他抓癢。

然而,真子及麟獸的近戰攻擊也被埃迪的「秘晶鎧甲」擋下來。

反而埃迪走「靈化武器」流,身邊浮着幾把「靈弓」對真子喪射。真子又碰它不得,又打不入埃迪針對性的配裝。

最終她全身都插滿靈箭,失血過多,耗時半小時輸掉比賽。

「唉呀~~~~首次參賽的真子終於被針對了!不過她可愛動人的樣子會長留在我們心目中。希望短時間內再見到你阿,真子!」旁述員笑道。

一名工作人員交來4000歐羅,作為打入第四輪比賽的安慰。

「連違約金也付不起…sorry…我盡力了。」真子回到觀眾席,對眾人道歉。

「不要緊,我們賣一賣裝備,湊幾個錢出發吧。」廢青狼似乎興莫明,急着要上奧林匹克山。

正當他們打道回府之時,一群玩家在狗圈外截住他們。

他們全部披着灰色的公會袍,胸口繡着「AGG」3個字。

「誰?」眾人馬上圍住真子,警覺問。

「別緊張,這是送給真子的邀請函,然後是見面禮。」某人遞出一張封蠟的信件,及一個沒封口的信封。

「等一下…AGG…難道——————」積狗醒起這個名字!

「有興趣的話,隨時歡迎來我們大廳一聚。」灰袍玩家向他們微笑揮手,慢步離去。

「AGG是甚麼?」柑柑問。

「傳奇GvG公會——Aggression!長年排行第三的老牌公會!」積狗拉住眾人來到積分板,指着昂高頭才仰望到的名字。

真子打開那個沒封口的信封,發現裡面是6000歐羅!

「又信件又送錢……難道想招你入會?!」月夜神驚道。

「真子,別忘記我,我是積狗。」積狗握住她的手說,誠懇說。

「……我不打算去。」真子苦笑,準備將AGG的邀請函燒掉。

「矣~~~~等等。留個紀念也好!」積狗將AGG的信搶過來,自己藏住。

「隨你便吧。」真子不以為然。
。。。。。。。。。。。。。。。。。。。。。。

眾人回到餐廳,收拾行裝準出發。

她找到查曼德,送了一袋香噴噴的麵包給他。

「謝謝…剛才順利嗎?」查曼德問。

「還好,遇到不少奇怪人。」真子微笑答道。

「那就好…」查曼德冷冷道。

「你怎麼不開心?我們馬上要去醫病了。」真子擔憂問。

「沒甚麼…」查曼德皺眉,別過頭。

真子卻貼到他面前,他轉到哪兒就跟到那兒。

「你想怎樣阿…?」查曼德沒好氣問。

「你不開心要告訴我。」真子不悅道。

「我沒有不開心。」查曼德不耐煩,想離開,又被真子按回來。

「要告訴我。」真子厲詞道。

「好吧好吧…不會心會告訴你。」查曼德隨口說。

真子突然伸出小尾指。

「這是甚麼?」查曼德皺眉問。

「勾手指尾,我們就立下契約了。」真子笑道。

查曼德一愣,哭艾啼非。

「好吧…」他搖頭苦笑,跟真子勾下尾指。
。。。。。。。。。。。。。。。。。。。。。

白境——————

「唉~~~丁格消失後人群都集中不起來。」鬼魂埋冤道。

突然,一向灰蒙蒙的天空冒出幾個黑影。

「那是甚麼?」數百個玩家舉目望向那幾個黑影。

它們緩緩降落在彌賽孤兒院上…………

眾玩家面面相覷…

轟隆!!!

大家一時間都錯愕起來,然後又是一波爆炸!

白境……被攻擊了?!
。。。。。。。。。。。。。。。。。。。。
2020-04-27 23:34:58
等我病好先得唔得?我仲有啲痾
2020-04-28 00:06:59























講笑,樓B快啲休息下,再用文射到我地一臉都係
2020-04-28 00:24:13
如果血魔法師作為特殊地下勢力又幾有趣

唔係以公會 國家做單位 反而係以邪術聚集會員
類似skyrim 黑暗兄弟會 賊公會咁幾特別

唔通廢青狼繼之前狂熱癲佬組織終於可以搞個新嘅出嚟玩嘢?
2020-04-28 00:40:33
正皮 3萬Thx
2020-04-28 02:23:29
2020-04-28 02:32:41
2020-04-28 04:11:08
大大力一推
2020-04-28 06:46:21
2020-04-28 07:18:30
好耐之前好似睇到第二季尾,依家重新睇過
2020-04-28 07:23:52
感謝陰陽巴幫我收錄 全文合集:https://mm.onmyoji.io/zh-tw
2020-04-28 07:34:08
2020-04-28 07:55:19
這裡甚麼也沒有?
2020-04-28 08:02:50
右上角
2020-04-28 08:20:24
笑左
2020-04-28 10:19:03
「你那招…是甚麼來頭,」積狗及月夜神驚問。


「不要緊,我們賣一賣裝備,湊幾個錢出發吧。」廢青狼似乎興莫明,急着要上奧林匹克山。
興緻莫明?

「好吧好吧…不會心會告訴你。」查曼德隨口說。
不開心

查曼德一愣,哭艾啼非。
啼笑皆非
2020-04-28 10:31:58
2020-04-28 10:57:04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