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9-29 21:56:15
能成為密友
2020-10-01 12:11:12
屌,冇文,又食一更
2020-10-01 17:42:42
屌你老母 冇文
2020-10-01 18:21:56
假期休息吓好正常啫
2020-10-02 14:33:14
星期六出番兩更是咪合情合理先
2020-10-02 14:55:04
星期六又會話返唔到屋企
2020-10-03 10:54:02
2020-10-03 21:41:55
繼續冇文
2020-10-04 09:47:00
繼續無文
2020-10-04 09:53:47
講個笑話 星期三 星期六
2020-10-04 11:47:41
幻覺
其實今日星期二
2020-10-04 12:03:04
依家失撚左蹤
2020-10-04 20:14:51
冇出事呀嘛上下水好喎
2020-10-04 21:30:08
2020-10-04 23:27:29
======================
第一百二十章——————大航海時代

======================
「獲得道具:夢之島入港證」

「就是它了。」尼菲特看着手中霉黃的舊紙,上面寫着不明的文字,角落燙着金蠟印,蠟印上有一個骷髏圖案。

「好大的一艘船阿…」懶然扶着欄杆,昂望直插雲層的主旗杆。

「你肯定不跟我們同行嗎?」尼菲特重深長問。

「假如我有選擇一定會跟你們出,可是我沒有,我必須要回去。」懶然苦笑說。

「大伙兒還好嗎?」尼菲特突然握緊拳頭問,幾乎忘記手裡握有貴重的道具。

「看你怎定義好了。神神子把艾德格都城打理得有模有樣,暫時跟武士結盟韜光養晦。然而加奈為了供養我們似乎跟六口彌生鬧反,不過她剛好遇上五轉的任務,所以跟————」懶然說着,全部突然髒大眼睛。

「五轉?!魔源師五轉?!你必須要一五一十告訴我!」丁格抓住懶然肩膀,激動問。

「你是誰,為甚麼我要告訴你?」懶然甩開丁格的手,皺眉說。
眾人回頭,等待尼菲特的答案。

「丁格先生是我們很重要的朋友,船上每一位都是。從今日開始我會跟他們分享所有秘密,所以放心講吧,懶然。」尼菲特堅定說。

帕修斯聞言立即上下打量丁格、桑雅及墨斯武三人,然後擠開丁格,站在尼菲特身邊。

「加奈被太陽女王艾蕾卡邀請解讀一本古代魔法書,據稱就是五轉的轉職任務了。」懶然如實相告。

「又一個五轉…我們公會實力慢慢提升了。」火良野咧嘴大笑。

「我要趕回去了,你們好好保重。」懶然打開雙臂,逐一跟帕修斯、火良野、里奧及依時擁抱。

「等一下,這裡有點錢及水晶!」尼菲特從幅裡掏出一大包水晶及三袋金幣,塞到懶然手中。

「吓…我們暫時用不著這些…」懶然呆望着水晶,笑道。

「尼菲特!出海後金幣就用不著,水晶才保值阿!」火良野焦急說。

「來!我們還有一點水果及啤酒。」尼菲特無視火良野,掀起旁邊木箱的蓋布,將一盤橘子捧到懶然面前。

「吓…我要這些橙幹甚麼?」懶然接過木盤,傻笑問。

「我還有餅乾,呃…這是『祝福白色藥水』,可以回很多血,你先拿着。然後我有…………」尼菲特將藥水、止血布、解毒劑、強化針統統放到懶然手上的木盤中。

火良野看到尼菲特的蠢樣,搖頭嘆息。他突然跟懶然對上眼神,苦笑聳肩。

「尼菲特…」懶然柔聲說。

「這是魔杖的拋光粉。」尼菲特說,她差不多掏空背包,下一步就要脫下內褲了。

「尼菲特…」懶然更柔聲說。

「嗯?」尼菲特已經再沒有東西可以送給懶然,現在才跟懶然對上一眼。

懶然正想揶揄她這些垃圾沒有用,赫見尼菲舟雙眼已經紅了一圈,幾滴眼淚就在眼框打轉。

火良野皺着眉,搖頭。

「尼菲特…我們過得很好,吃飽穿暖。這些補給你說留着,趕快在大海發現寶藏,帶領我們重返巔峰吧。」懶然苦笑道,然後將整箱物資塞回尼菲特手足。

「嗚嗚……對不起。」尼菲特攬着那箱沉重的橙,啜泣道。

「才不用。我們等你的好消息,各位保重,後會有期!」懶然站在欄杆上揮手,然後大字型摔出船外—————

下一秒,他騎着羽龍竄上高空,飛得比船杆更高。

「那些爛橙留給你吧。我回去吃燒豬了!哈哈哈哈!」懶然咻一聲飛回陸地去。
。。。。。。。。。。。。。。。。。。。。。

「你聽到吧?尼菲特。沒有後顧之憂了。」火良野拍拍她肩膀,笑道。

「現在我們要駛向哪?尼菲特船長?」丁格提起精神,朗聲問。
尼菲特拿出蒙畫地圖,將指南針拼到上面。

「這張地圖有點簡略…只知道是東北方。」尼菲特指着右前方的大海,說。

「好!船長有命令了,揚帆,起航!」火良野大聲說。

「太好了!!!!!!」玩家們振臂高呼。

此時一名身穿腥紅色軍服軍人站在尼菲特身邊,敬禮。

「尼菲特艦長,火良野先生要求將『五月花號』的指揮權交予你,請問你接受嗎?」

「系統提示:接受『五月花號』的指揮權(Y/N)」

尼菲特望向火良野,只見他豎起大大隻姆指。

Y!

「系統提示:已成為 『五月花號』艦長」

「新增介面:戰艦」

「介面簡介:戰艦

在這裡你可以管理整艘戰艦的運作。

由設定大炮的數目、種類及兵種安排,你也可以——」
————SKIP。

「兵長,我沒有時間細讀戰艦如何運作。你可以告訴我重點嗎?」尼菲特直接問兵長。

「停泊、航行、戰鬥,船上的事主要圍繞以上三項活動進行。」兵長回答。

「那麼我們第一件事就是航行吧?」尼菲特鬆一口氣,開始露出笑容,問。

「是的,尼菲特艦長。」兵長說。

「你有名字嗎?」尼菲特又問。

「我叫門達尼亞,奧蘭多爾帝國海軍參謀,艦長。」門達尼亞挺胸說。

「門達尼亞,請勞煩你教授我基本航海術的重點吧。」尼菲特客氣地說。

「好…好的艦長。」門達尼亞口吃答。

「叫我尼菲舟好了。」尼菲特笑道。

「系統提示:門達尼亞 對你好感度+1」

「好的……尼菲特。」二人一言一語,走向舵手去。

「我又要聽~~~」丁格興致大好,跟上去。

「尼菲特!當心———」帕修斯正想跟上去,卻被一隻厚重的手掌按住。

「你整天捧着小鳥,它怎會學懂飛呢?」火良野苦笑道。

「那個丁格、桑雅及墨斯武是甚麼人?感覺他們的氣場很不一樣,尼菲特安全嗎?」帕修斯急問。

「噢~~~你更加不用擔心了。」火良野攬着秀子,搖着一瓶朗姆酒走入船艙去。

「…………」帕修斯站在人來人往的甲板上,突然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除了他以外,還有里奧及依時,三傻併排在人群中間,你眼望我眼。

「開布了!」此時,像猴子一樣靈活的水手攀上主杆,然後大叫。

「當心!」前後兩枝輔杆上的水手回應。

甲板上的水手全部回頭,望向船尾高最的舵手層。

「真的要叫嗎?」尼菲特舵手層邊緣,尷尬問。

「不一定,只是一種儀式。」門達尼亞說。

「那…試一下吧。」尼菲特抓住欄杆,深呼吸————

「起航!」尼菲特痛快地叫喊,嘴角忍不住泛起笑容。

「YONA!!!」水手們齊聲吶喊!

三枝杆同時落下大帆,帆布立即兜住生猛的海風變得漲鼓鼓。

船隻開始前航,陸地的樹線慢慢後退。

水手們開始歌唱着————

「揚帆了,偉大的海洋,我來也。
會有甚麼的故事呢,會有甚麼的故事呢?
那怕幽冥水域裡的海怪、那怕秘聞島上的毒花,
隱藏在注洋裡的寶藏,我來也。
也許我回不來了,也許我回不來了。
讓我們記下彼此的故事,成為流傳世間的傳奇。
揚帆了,偉大的海洋,我來也。」

。。。。。。。。。。。。。。。。。
2020-10-04 23:28:00
我買咗兩本書睇,為咗接下來嘅情節
2020-10-05 13:21:38
「叫我尼菲舟好了。」尼菲特笑道。

「系統提示:門達尼亞 對你好感度+1」

「好的……尼菲特。」二人一言一語,走向舵手去。


明明柒尼咁醒用假名唔想俾太陽國知自己已復活,點解個AI又會知佢真名?
2020-10-05 13:23:01
火良野
2020-10-05 13:28:12
條柒頭打錯人名就係基本野
2020-10-05 13:29:58
見到你依句我真係要俾夠一打膠你唔洗找



聖二一的尼菲舟出海唔洗你教。
2020-10-05 21:46:17
呢個係特色佢想加更
2020-10-05 22:37:27
差緊一更數 仲想話有得加
2020-10-08 00:20:08
比多一晚我要搵好多資料
2020-10-08 06:41:48
話都冇咁易就差兩更
2020-10-08 17:40:38
。。。。。。。。。。。。。。。。。
第一百二十一章——————各顯神通

。。。。。。。。。。。。。。。。。
隨着戰艦慢慢前進,岸上矮小的檉樹縮成棉花,變成一條連綿數公里毛毛蟲黏着海岸線。

「嗯…這就是———」尼菲特站在甲板邊緣感受清勁的海風,殊不知聖袍的一條垂掛突然被狂風翻起來,啪一聲擊中她的眼睛。

她痛得連退三步,沒注意旁邊就是樓梯,步伐一晃,就摔下去!

可是她馬上被穩穩接住,那人正是帕修斯。

「小心阿…」他苦笑道,然後將她抱回頂層甲板。

「抱歉,一時沒注意。你不是在內艙休息嗎?」尼菲特驚喜道。

「我一直看着你,只是你身邊的人變多了,沒注意到我而已。」帕修斯瞇起眼睛,酸溜溜說。

「現在不是只看到你嗎?」尼菲特依在他肩上,甜笑道。

帕修斯攬住尼菲特,終於聞到失而復得的香味。他腦海閃過見紅櫻要塞一役後的點點滴滴,不知不覺攬得更緊,生怕她又從自己眼前消失。

「咳咳…」後面傳來不識趣的咳嗽聲。

二人回頭,發現丁格正奸笑着。

「矣~帕修斯,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恩人,丁———」尼菲特興奮地介紹。

「我知道。丁~格~先生嘛。」帕修斯輕蔑說。

他上下打量丁格,發現丁格身上的白銀聖袍繡有金花,層次比尼菲特的更豐富,但質地卻更加輕盈,在風中像魷魚翼一樣泛起波浪皺紋。而且他的神枚也鑲有更多寶石,似乎等級比尼菲特高—————即是比自己更高。

「你就是那個保護不到女友的廢柴?」丁格譏笑道。

「你說甚麼?!」帕修斯猶如一根優質火柴,一擦就著。

他走前,用胸甲壓向丁格。

可是他未碰到丁格,就被丁格的護罩頂住。而且護罩更慢慢膨脹,將帕修斯反推向欄杆,半身壓出船外!

「你恐嚇的手段太嫩了。沒有殺人的覺悟,就不要給我裝腔作勢。」丁格放下狠詞,然後護罩無聲無息消失,帕修斯才得以獲救。

「好了,你別嚇人吧。」尼菲特苦笑道。

「尼菲特小姐,今晚我們打算在甲板搞一埸燒烤會,慶祝啟航。你意下如何?」丁格無視帕修斯,問。

「在船上燒烤太危險了吧?」尼菲特反問。

「所以才有意思,不是嗎?你不反對就當同意囉。」丁格興奮說。

「好吧,我同意了。」尼菲特笑說。

「好,今晚見。」丁格轉身步下樓梯,卻突然停步折返。

他輕輕提起尼菲特的手,禮貌地彎腰,在手背上親一下。

「謝謝你,尼菲特艦長。」丁格奸笑道,然後對旁邊氣綠臉的帕修斯單眼。

「他肯定心懷不軌!」帕修斯氣得牙癢癢說。

「好了好了~~~別氣了。你去休息吧。」尼菲特苦笑說。
。。。。。。。。。。。。。。。。。。。

時值中午,海岸線已經變成一條迷幻的幼線。

附近的海域由天藍色變成海軍藍,白頭浪從右舷的開放水域源源不絕拍過來,令戰艦變成一個大搖籃。

隨着陸地褪去,當你置身汪洋之中望向左邊是海;望向右邊亦是海,抬頭就是萬里無雲的藍天。

初時有着還覺得心曠神怡,是當你幾小時都對着沒有變化的景色時就很快膩。

尼菲特逐開始探索五月花號。
。。。。。。。。。。。。

她在頂層甲板踱步,發現船上的NPC原來分了兩種。一種是工作的水手,另一種是全副武裝的海軍士兵。雖然他們同屬奧蘭多爾帝國,但裝備跟陸軍截然不同。他們沒有穿鎧甲,反而穿着腥紅色的布質軍服,武器也由長矛變成燧發火槍。

「艦長…」
「艦長好…」正在洗地的水手看到尼菲特後紛紛站立,然後脫帽低頭致意。

相反海軍士兵好像雕像般雙眼凝視着大海,並未對尼菲特有所表示。

「各位辛苦了。」尼菲特客氣說,然後急急腳步下樓梯。並非因為她友善——而是水手身上散發着長期不洗澡的酸臭味,隔幾米都聞到。
下一層,稱為『一樓』的甲板,這裡—————

「哇~~~~」一股臭味從木板隙縫飄上來,臭得尼菲特急忙掐着鼻子。

這裡樓底很矮,所有水手都需要彎着腰行動。

中間的位置掛着多層吊床,上面躺着不用值班的水手。可是空間之狹窄,他們的鼻尖幾乎碰到上面的人的後腦,聞着彼此的頭油熟睡。

肉疊肉疊肉,水手們猶如掛在樹上的香蕉束。

雖然這裡男人味異常濃烈,不過鮮風從旁邊炮眼源源不絕吹進來,令氣味尚可接受。

尼菲特走到旁邊,看到水手們正保養大炮。

有些人用長杆刷清潔炮管內腔;有些人用布抹炮彈;有些人則清點火藥。

他們好像一級方程式賽車的換胎小隊般各司其職,讓尼菲特看得嘖嘖稱奇。

「艦長!」
「艦長!」水手們發現尼菲特後立即肅立低頭。

「你們今日負責保養大炮嗎?辛苦了。」尼菲特笑道。

水手們相覤一眼,一臉茫然。

「報告艦長,我們只負責照料這門大炮。」他們說。

「矣?只照顧一門火炮,其他工作呢?」尼菲特一愣,問。

水手們又對望一眼。

「不關我們事阿…」水手們苦笑說。

尼菲特眉頭一皺,清空喉嚨,打算向水手灌輸正確價值觀時———

「尼菲特艦長,請容許我向你介紹這戰艦。」門達尼亞碰巧路過,上前請纓。

「呃…好。」尼菲特將說話嚥下,說。

「你們繼續工作。」門達尼亞對水手冷冷道。

水手們不屑地蹲下,繼續保養大炮。

「艦長,請跟我來…」高大的門達尼亞蹲在大炮旁。

「這是12磅輕炮,這寶貝有效射程是1800米,最遠射程是2200米。是我們最常用的火炮。」他一邊說,一邊輕拍炮身,好像介紹老朋友似的。

「2200米……原來炮彈可以打這麼遠…」尼菲特從着炮口望向海洋,想像炮彈落水的畫面。

門達尼亞帶尼菲特走到二樓,這裡跟一樓佈局基本相同。

來到三樓,事情變得有趣起來。

這層比較闊,因為架設的火炮明顯更粗更長。

「這玩意是24磅火炮,有效射程2200米,最遠射程2500米。」門達尼亞說。

「咦,這算是重炮嗎?」尼菲特好奇問。

「很好的問題,艦長,請跟我到第四層。」門達尼亞再帶尼菲特深入一層。

隨着越深入戰艦內部,臭味就越濃,幾乎令尼菲特窒息。

來到第四層,這裡昏暗得需要油燈照明。

然而,兩邊架設的大炮如象腿一樣粗長,而且配有滾輪,再用繩索綁穩。

「這就是42磅重炮,是艦上威力最強的大炮。有效射距2500米,最遠射程2600米。它的炮彈就是……這玩意~」門達尼亞舉起地上的鐵球。

「喂~~~你幹甚麼?!快放下來阿~~~」尼菲特大驚,急忙後退。

水手們跟門達尼亞一臉狐疑。

「這不是炮彈嗎?會爆炸阿!」尼菲特驚道。

「它只是一枚鐵球,裡面沒有火藥。」門達尼亞無奈說。

「這是常識吧?」

「她甚麼都不懂,真的可以當艦長嗎?」水手們也議論紛紛。

「為甚麼重炮不放上面,有更好的視野而且可以射更遠阿。」尼菲特急忙轉移話題。

門達尼亞呆望着尼菲特。

「不…不是嗎?」尼菲特輕聲問。

「因為它們重…放上層會影響艦隻平衡。而且這裡最接近吃水線,可以對敵艦造成最大破壞。」門達尼亞一本正經說,更顯得尼菲特無知。

水手們開始竊笑,讓尼菲特非常難堪。

「安靜!」門達尼亞怒吼一聲,全部水手立即回到工作崗位。

「我們繼續走吧。」尼菲特灰頭土臉說。

「下面兩層處於吃水線以下,只作倉庫用途。」門達尼亞說。

「是嗎…….」尼菲特臉紅耳赤說。

水手們聞言更是哈哈大笑。

今回門達尼亞沒有喝止水手,反而意味深長地凝視尼菲特。

「艦長,請你別怪我們。我們全艦士兵連同水手共854人奉艾蕾卡陛下之命伴隨你探索外海。幾乎每個人都留下遺書,跟家人道別後才出航。」門達尼亞認真說。

「矣?為甚麼?」尼菲特衝口而出問。

「系統提示:門達尼亞 對你好感度-1」
「系提提示:區域聲望(五月花號)-1」

「艦長…只要一場風暴將我們吹離原本航線,我們就會在船上活生生渴死。航海生活遠比你想像中危險。」門達尼亞說。

「不會吧?你們航海經驗那麼豐富。」尼菲特以為對方想嚇怕自己,故作鎮定說。

「我們只負責帝國沿岸巡防,從未離開海岸線50哩範圍。恕我直言,數小時後我們便會進入外海範圍。我也不知道伯遇上甚麼。所以…拜託你了。」門達尼亞深深鞠躬,附近的水手見狀也脫鞠躬。

本來熱鬧的船艙忽然肅靜,只聽到外邊的沙沙浪聲。

尼菲特慌張的眼睛在人群中游走,赫然發現有幾雙小腳站在大炮後。

她穿過人群,走向那尊大炮,果然看到三個髒小孩。

「為甚麼有小孩在船上?」尼菲特驚問。

「他們專門負責運送火藥,因為身軀細小方便在船艙內活動。」門達尼亞說。

「運送火藥?!太危險了吧。」尼菲特無名火起,問。

「艦長…我們一直都這樣運作。而且他們是正式的船員,請別因為他們年紀小便看輕他們的能力。」門達尼亞說。

那三個小孩也抬頭望着尼菲特。

雖然他們仍是娃娃臉,但眼神無比堅定,跟其他水手無異。

這些小孩、水手、士兵的生命也在自己手上,那種無形的責任再次王在她肩上。

她終於意識到艦長跟會長是同一回事。

「放心,我會帶領你們安全回家。」尼菲特堅定說。
。。。。。。。。。。。。。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