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6-22 14:28:49
正 又有得食俄妹
2020-06-22 19:58:56
加紙
2020-06-23 09:12:42
魔力灼傷個形容,好似中左核輻射咁
2020-06-24 19:10:54


今晚有多餐生日飯 聽日出文下
2020-06-24 22:11:51
屌 又冇文
2020-06-24 23:30:29
早幾日雪地求文個毒毒凍L死咗喇
2020-06-25 00:18:13
25號已到 文呢屌你個嘴
2020-06-25 11:48:32
文呢屌你 50正皮 加更呢 屌你
2020-06-25 22:37:50
=====================
第七十七章----牧羊者的晉見

=====================
聖園舊址的旁邊,一批勞工正在以木樁圍地。

「住手,你們在幹甚麼!」兩名巡防的法國玩家經過,立即阻止勞工。
勞工根本不知情,他們只知道自己受薪於太陽帝國,所以全部人繼續插樁。

玩家對望一眼,然後放火燒了一根木樁,然後附近的木樁像火柴一樣燃燒起來。

「快救火阿!」勞工們大驚,急忙取來水桶。
玩家將他單手舉起來,狠狠摔回去,又對另一人拳打腳踢,順勢踩碎他的水桶。

不消半響,勞工已經被他打得不似人形,伏在地面動彈不得。

別說救火,其他人連人也不敢救,紛紛退開。

「沒有我們的同意,你們不可以在這裡施工。」玩家拔出大劍指嚇他們。

此時,一隊太陽帝國的精兵馳馬而來,為首二人穿着金袍白甲,氣場比其他人明顯強勁。

「系統提示:太陽騎士‧貝倫 出現。」
「系統提示:太陽騎士‧古瑪 出現。」

「怎麼了?嫌打得少嗎?」大劍玩家朝二人馬前吐口水,扛着大劍叫囂。

另一個法師卻偷偷拉他的衣袖。

「太陽騎士乃菁英頭目級的怪物…直屬艾蕾卡,別惹他們吧。」法師輕聲說。

大劍玩家聞言一怒,直接朝貝倫吐口水,可是口水被貝倫身上的熱勁蒸發,在臉上化成一團小蒸汽消失。

貝倫臉色越來越沉…將手中的馬韁揉成一球。

「太陽騎士又怎樣?!現在老子我無限復活,終有一日打入彌法,找你們的女王-----」大劍玩家有持無恐,大放厥詞之際,貝倫以無影疾速拔出金紅色的火劍,高高舉起空中,即將劈下去---

「貝倫!」古瑪立即拉住他的金袍。

「你住口吧!」法師玩家也拉起同伴。

「陛下仍未想打…你想殺敵立功,機會多的是。」古瑪輕聲說。

貝倫強忍怒火,放下顫抖的麟臂,然後朝大劍玩家反吐一口水。
那杖口水卻是沸騰冒煙,直接擊中大劍玩家的眼睛,疼得他馬上倒地打滾。

「按奧蘭多爾帝國跟聖三一簽下的協議,這裡屬於太陽帝國的領土。我們在自己國土修築工事並無不妥。反觀,你們,包括那團口水,均非法進入奧蘭多爾帝國國境。」古瑪拿出一張條約說,上面還有尼菲特的簽名。

「你認為一紙之約有實際用途嗎?」法師冷笑道。

「很好的問題,我也想知道。」古瑪沒有退讓,反唇相譏。

法師見對方人多勢眾,便扶着隊友離開。

古瑪一直盯着二人背影,直到他們回到聖園才鬆一口氣,跑過去扶起被打傷的勞工。

可是勞工早已經傷重氣絕,變成一具冷凍凍的屍體。

「哈~整天示弱,下具屍體就是我們了。」貝倫站起來,冷笑道。

古瑪沒有反駁,她也無法反駁,默默忍受這一切,
。。。。。。。。。。。。。。。。。。。。。。。。

翌日早上,雞啼的破曉時份,古瑪已經爬起床,準備巡邏。

可是她的計劃被一名快騎擾亂。

他撞開軍營大閘,直奔到古瑪帳前。

「古瑪大人!」騎兵神色慌張,定是遇上甚麼大事。

「馬上帶我去。」古瑪已經知道邊境工地又出事了。
。。。。。。。。。。。。。。。。。。。。。。。。
她騎着重裝戰馬,高舉軍旗,另一手已經按住魔杖,準備隨時投入戰鬥。

當古瑪到達現場時,有一群人圍勸着甚麼。

此時貝倫亦在人群裡。他發現古瑪,然後凝重地搖頭。

古瑪擠入人群,馬上聞到濃烈的血腥味。

好不容易穿過去,她發現地上有一堆血肉模擬的屍體。

它們四肢被扯斷,傷口如綻開的麻花繩一樣血肉模糊。
然而…屍體後豎起五根長矛,上面各刺着一顆頭顱---正是昨日在這裡施工的工人。

「這塊板剛才放在屍體上…」貝倫將一塊血淋淋的木板遞到古瑪面前。
上面以斷裂的手指及嫩腸砌成一句:替太陽國打工的下埸。
其他工人看到木板後紛紛後退,跟太陽騎士保持距離。

「古瑪大人,出擊吧!」

「我們不還以顏色,怎能立足?!」士兵們紛紛請求出戰。

「不行!」古瑪大吼一聲,將部下的聲音都壓下去。

「陛下有令,建成這個前沿基地之前都要避免衝突。」古瑪重覆艾蕾卡的旨意,可是士兵們仍然不服。

「我們的國民被殺,你不反擊,豈不是示弱嗎?!」士兵們反駁。

「要是你不敢…貝倫帶我們出擊吧!」

「血債血償!!!」士兵們圍着貝倫歡呼。

可是貝倫並沒有回應他們。

他走向古瑪,輕輕搭着她肩膀。

「我們都避不了,趁可以選擇如何戰死時,選擇吧。」他說,然後離開。
。。。。。。。。。。。。。。。。。。。。。。。。。。。。

當日,古瑪將軍營搬到工地。

她全日都在馬背上警戒,吃飯都不下馬。

今天法軍並沒有來犯,工人異常賣力地工作,不消半日已經圈出一個小
鎮大地的土地,開始砌磚起牆。

直到深夜,古瑪仍然騎在馬上。但她已經連續監視十二小時,雙眼疲憊不堪。

古瑪的眼皮垂如千斤重,她死命撐開眼睛,可是幾秒後又合起來。

突然臉頰一燙,燙走纏繞古瑪的睡魔。

貝倫遞上一杯咖啡到自己面前。

「謝謝。」古瑪接過咖啡,攪動幾下,呷了一小口。
咖啡又苦又澀,她不禁皺起眉頭,但精神值馬上恢復起來。

「你不是很討厭旅人嗎?為甚麼會喝他們的產品?」古瑪問,又呷一小口。

「我在學習…學習旅人的方式。」貝倫看着前方無盡的黑暗說。

「有甚麼好學習,使盡卑鄙下流的手段就是了。」古瑪冷笑道。

「我也…做過卑鄙的事。但我仍然跟旅人差遠了。」貝倫一臉嚴肅道。
古瑪知道他未曾原諒自己,故急功近利,變成帝國裡的鷹派主戰份子。

「蜜塔琳呢?」古瑪突然問起貝倫的妻子。

「她在家…怎麼了?」貝倫聽到蜜塔琳的名字後始露微笑,整個人都放鬆下來。

「她說你都不碰她。為甚麼?」古瑪呷一大口咖啡,問。

「我…我很忙。」貝倫立即慌亂起來,別過臉。

古瑪湊過去,用勾指將他的臉勾過來。

「太陽騎士‧貝倫,你該不會性無能吧?」古瑪奸笑起來。

貝倫打走古瑪的手,厭惡地瞪她一眼。

「可憐了如花似玉的姑娘阿~~~~~」古瑪大聲揶揄,貝倫急忙掩住她的嘴巴。

「才沒有…自從那件事後……我很認真地戒女色。」貝倫黯然道。

古瑪一愣,想不到這是貝倫不碰蜜塔琳的原因。

「你犯了錯,受了罰。為何仍要懲罰自己?連伊莫珍都走出陰影了。」古瑪直接說出被貝倫污辱的女孩的名字。

貝倫彷彿聽到無上聖母的尊名一樣後退,渾身發抖。

「喂…醒醒吧。」古瑪突然捉住他的手臂,將貝倫拉到自己身邊。

「你不放過自己,就沒可能為陛下效力。看,你整天嚷着跟旅人開戰,還不是為了戴罪立功。」古瑪說。

貝倫欲否認,最後卻深深嘆了一氣。

「這樣…我會好過一點。」貝倫如垂下耳朵的小狗,哀道。

「但蜜塔琳,你的妻子不好過阿。你要振作,沒有人可以救你。好好反省吧。」古瑪豪爽地拍拍貝倫胸膛,笑道。

經古瑪一說,貝倫內心釋懷不少,眼神也和善起來。

正當他想回應時,發現聖園方向出現一點火光。

「哪是甚麼?」貝倫指着火光,皺眉問。

那點光左右微晃,下一秒,附近亮起數十點光!

「敵軍來襲。全部給我醒來阿!!!!!!」古瑪立即舉起魔杖,在空中放出兩枚照明彈。

黑暗的草原被照得一清二楚———一群全副武裝的法國重騎士正全速衝他們的陣地!

「糟…糟糕………」古瑪身邊只有二十餘人,大部隊要十分鐘才到達。

貝倫拔出金火長劍,馬出半陣,回頭向古瑪微笑。

「讓我來吧。」
。。。。。。。。。。。。。。。。。。。。。。。。。。
2020-06-25 22:38:14
旭日高懸,一匹快馬衝入彌法的王宮,直入艾蕾卡的大殿。

「陛下!古瑪將軍的部隊在深夜被旅人偷襲,前沿陣地全數被燒毀了!」快騎急報。

艾蕾卡聞言立即站起來。

「我方傷亡如何?」艾蕾卡永遠先關心自己的人民。

「古瑪將軍被送到道勒城的大修道院搶救中。」快騎報。

「貝倫呢?!」艾蕾卡又問。

「…………我仍未打聽到貝倫騎士的下落。」快騎說。

「快去!該死的!」艾蕾卡氣得來回踱步,一腳踢向王座旁的香爐,灑出的香花燃起半塊地毯,宮女急忙衝出來救火。

「老師!他們已經擺明車馬挑釁了,為甚麼我們仍不出擊?!」艾蕾卡對六口彌生已經忍無可忍,恨不得親手燒死她。

「艾蕾卡。我們仍未有必勝之算,現在是正確的出擊時間,但不是正確的時機。一日旅人可以無限復活,我們仍然不可以跟他們全面開戰。盡管打,也是規模戰爭,絕不可跟他們決戰。」法爾奧說。

「你所說的必勝之算到底在哪兒?!我的國家快沒落了!」艾蕾卡怒道。

正當二人激辯之制,一個水手步入大廳,向艾蕾卡跪安。

「艾蕾卡陛下。我是第一艦艦長‧哥尼哥夫派遣的信使。」水手說。

「甚麼第一艦?呃……不重要,你的事可以等!我沒空閒去管海上的事了!」艾蕾卡怒道。

「呃…好的……」水手一臉錯愕,緩步退出。

接下來法爾奧跟艾蕾卡又展開更激烈的爭論,今回群臣加入,討論要不要對法國人開戰。

突然,又有一個水手步入大廳,打斷眾人說話。

「艾蕾卡陛下。我是第二艦艦長‧阿眠派遣的信使。」水手說。

「我不聽阿!陸上的事都未管好阿!」艾蕾卡咆哮道。

「等一下!第一艦隊跟第二艦隊相隔整整兩星期出發,卻短時間內同時傳回信使,一定有大發現,已經與本土距離不離。」法爾奧說。

「那…你說吧。有甚麼事?」艾蕾卡勉為其難說。

「我們已經確認『浮游島』大約七十平方公里,上面住了近80萬人。」水手說。

艾蕾卡跟法爾奧不約而同皺眉,望向水手。

「甚麼島阿…你發神經了嗎?」艾蕾卡一臉狐疑。

「矣…第一艦隊發現一個浮動的島嶼正飄向我國。我們合力調查浮島的資料,特意回來報告。」水手說。

「浮島?甚麼浮島?」艾蕾卡仍未聽明白。

「浮島…就是在浮上飄浮的島。它的速度不比船慢…事實上昨天它已經距離本土20哩而已。」水手說。

「等一下!你說有80萬人…停在我國國土20哩外?!」艾蕾卡對造個悄報特別敏感。

「是的陛下。」水手說。

「準備我的戰馬!」艾蕾卡已經聽不下去,馬上召集軍隊,準備血洗小島。

「艾蕾卡陛上,宮外有一人求見!」此時衛兵衝入大殿報告。

「又是誰阿?!」艾蕾卡已經沒有耐性,怒吼。

「他…自稱蒙。」
2020-06-26 02:43:46
蒙!
2020-06-26 15:33:35
一個80萬人的浮島……AI的挪亞方舟
2020-06-26 15:35:02
移動城堡
2020-06-26 17:35:16
2020-06-27 13:20:24
原來蒙先係領軍角色
2020-06-27 22:54:17
冇文?
2020-06-27 23:44:21
===================
第七十八章———以色列人

===================
「蒙先生入殿!」衛兵大叫。

艾蕾卡立即坐正身體,擺出最莊嚴的姿態。

蒙,浮島島主,80萬人的首領,一定是個狠角色。

可是艾蕾卡只看到一個彬彬有禮的黃毛小子。

蒙看到艾蕾卡後一愣,然後立正身體,深深鞠躬。

鞠躬時,他稍微後擺左足,以最標準的貴族敬禮向女王致意,令艾蕾卡立生好感。

「矣?很少外邦人曉得奧蘭多爾的禮節。」艾蕾卡微笑道。

「女王見笑。恕我直言…我以為是奧伯倫親王登上王座呢。」蒙苦笑道。

艾蕾卡臉色一沉,剛才對蒙的好感一掃而空,取而代之是無窮無盡的不安。

「你認識我弟弟?」艾蕾卡甚少跟外人提起自己的弟弟。

「噢~亦不見得。我跟他有一臉之緣。當時奧蘭多爾帝國陷入內戰邊緣,我的朋友出手阻止,你、查曼德及奧伯倫和解。最後奧伯倫與陛下變成帝國的共主,實行雙君制,令太陽國吞併了整個唐卡拉。」蒙笑道。

蒙說得頭頭是道,令艾蕾卡不由自自聽得神往,開始幻想當初家族內戰的另一結局,內心突然不勝唏噓。

「陛下…陛下!」法爾奧赫見艾蕾卡被蒙兩句說話迷得如痴如醉,大感緊張,馬上喚醒艾蕾卡。

「哼,你的故事編得不錯。但你再以我的家族開玩笑,我就斬下你的頭,明白沒有。」艾蕾卡不悅道。

「矣?!好吧…我明白了。」蒙大吃一驚,急忙點頭。

「你來到奧蘭多爾帝國所謂何事?」艾蕾卡問。

「我正在尋找『闇之宮』,途經貴國,特意前拜訪,別無他意。」蒙笑道。

「『闇之宮』?你想要甚麼?」法爾奧讀遍太陽帝國的古書,對闇之宮略知一二。

「我想要提勒斯的祝福,然後亞特蘭蒂斯重塑到最理想的狀態。」蒙說着,不禁自信地挺起胸膛。

艾蕾卡跟法爾奧對望一眼,覺得正被這個小子耍。

「女王陛下,原諒鄙人冒昧請求。我的族人想途經你的首都,然後穿過
紅櫻要塞到境外之地。未知陛下同意嗎?」蒙苦笑道。

「哈,馬上露出狐狸尾巴了。艾蕾卡,你一定不可以————」法爾奧冷笑道,馬上勸阻艾蕾卡。

「老師,安靜。」艾蕾卡叫法爾奧住嘴。

她站起來,來下階級,來到蒙面前。

她用劍柄挑起蒙的下巴,仔細打量。

蒙其貌不揚,就像普通農民,但他眼神裡的自信不亞於查曼德,卻沒有哥哥的自大;表情神泰自若如奧伯倫,卻沒有弟弟的傲慢,彷彿是兩人優點的共載體。

「你知道彌法有多少人嗎?光是彌法已經有400萬人,假如你想以80萬人推翻我的帝國,遠遠不夠呢。」艾蕾卡冷冷道。

「噢~陛下,你誤會了,我絕不會侵犯太陽國分毫。事實上…我還準備了一止見面禮。」蒙拍拍手,三個土人各搬了一隻大箱進入大殿。

法爾奧用魔杖小心翼翼挑開木箱,發現是滿滿一箱的黃金。

另一箱是亞特蘭萬斯原水晶,最後一箱是白色的種子。

「女神乳果的種子?!」法爾奧抓起一把種子,驚呼。

「起死回生果實的種子?!」群臣大吃一驚,開始對蒙另眼相看。

「我的島上有乳果樹。假如女王不嫌棄的話,歡迎太陽帝國取用島上的資源阿!」蒙笑道。

「這…這個………」艾蕾卡萬萬想不到蒙可以開出自己無法拒絕的條件,馬上尋求法爾奧的同意。

「等一下,我知道有沒有詐?你白白送出整座島?」法爾奧後退兩步,覺得蒙已經超出自己的理解。

「其實…島上的資源足夠所有生命使用,只要取自己需要的份量就可以。我也會對其他人開放『迦南島』的。」蒙騷着後腦,苦笑道。
迦南島,就是蒙為浮島取的名字。

正當艾蕾卡沉淫在無限資源的幻想之中時,馬上被蒙的說話扯回現實中。

「你對其他人開放?!那豈不是全世界都會湧來奧蘭多爾了?!」艾蕾卡急道。

「矣…我不是說島上的資源夠分嗎?」蒙苦笑道。

「不~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各取所需。貪婪是人性阿!」法爾奧勃然大怒,彷彿蒙抵觸了到他的天條。

蒙突然眼珠一翻,認真地凝視着法爾奧。

「貪婪…是落後的想法,源於對匱乏的恐懼。假如…所有人都過着富足的生活,就肯定不會再有貪婪。」蒙認真說。

「哈…哈哈哈!你聽到嗎?艾蕾卡!」法爾奧放聲恥笑。

「蒙,我很認同你的想法,但實在太天真了。」艾蕾卡會心微笑說。

「為甚麼?」蒙一本正經,反問。

「就…人不可能不貪婪,就是這麼簡單而已。」艾蕾卡說。

「你是貪婪的人嗎?艾蕾卡?」蒙突然厲起眼神,問。

「我?我貪阿。我會不擇手段毀滅對我國有害的事物。」艾蕾卡認真答道。

「假如你的國家不再受威脅呢?」蒙再問。

「甚麼意思?」艾蕾卡追問。

「我將會保護奧蘭多爾帝國一切。你願意與我創造一個理性、和平的亞特蘭大蒂斯嗎?」蒙向女王伸出手。

這下子艾蕾卡愣住了。

她很想握下去,但理性告訴她這只是痴人說夢的笑話。

保護奧蘭多爾帝國……艾蕾卡花了整輩子在做的事,在蒙眼中好像彈指可成的小事。

「你是一個很好的遊說者,蒙。但我不承認你這一套。」最終,艾蕾卡收起手臂,冷笑道。

「我的族人打了七千年仗,根本沒有盡頭,然後開始共享這個世界。發現這是最合理的演化結果,我想將這個果實帶到你的世界,讓你們明白分享才是真正之道。」蒙略感失望,故解釋。

艾蕾卡思前想後,最終仍然拒絕了蒙的手。

「你的送人可以通過,但浮島不可以停在奧蘭多爾帝國海岸30哩的範圍。這是我最終的決定。」艾蕾卡笑道。

「………她的,謝過艾蕾卡女王陛下。」蒙嘆息道,點頭說。

此時法爾奧突然捉住歉的手,認真地打量他雙眼。

「告訴我…你有沒有聽說『意大利』這個國家。」法爾奧瞪起鋒利的眼睛,說。

「有。怎麼了?」蒙若無其事反問。

「矣……抱歉,我搞錯了。」法爾奧尷尬地放手。

「貴國是我在大陸第一個接觸的國家,雖然失敗,但我不會放棄的。我會定時派使者拜訪貴國的,再見,尊貴的女王陛下。」蒙微笑說,再次以貴族禮節鞠躬,轉身離去。

「老師……他到底………」艾蕾卡看着蒙的背影,覺得他強大得令人生畏。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思想革新的旅人…吧?」
2020-06-28 00:35:48
你的人可以通過

此時法爾奧突然捉住的手
2020-06-28 00:43:28
「………的,謝過艾蕾卡女王陛下。」

好的?

定係她媽的?
2020-06-28 01:30:22
法爾奧懷疑佢係耶穌?
2020-06-28 01:47:32
2020-06-28 09:04:23
打了七千年的亞洲人,蝗國自稱五千年文化,個故係二千年後?
2020-06-29 00:29:08
蒙唔係ai 咩?
開始唔記得啲劇情了
2020-06-29 07:19:08
又亂估下先

神神子係遊戲AI而去現實生活想成為人類

法爾奧係遊戲AI而留在遊戲想遊戲中的AI覺醒

蒙就係現實中實現烏托邦的AI,再去一個充滿鬥爭的遊戲思考如何改進烏托邦。

隻game如果放在只有美好的世界裡就是反映人性醜惡的異類,作為實現烏托邦的AI,插手遊戲免得影響玩家思緒太深,將遊戲的想法帶回現實給烏托邦帶來破壞。

所以蒙經歷過遊戲不停的測試,經歷過重生時不同的亞特蘭蒂斯,甚至是用同一個帳號登入遊戲。
2020-06-29 07:24:32
仲有再誇啲會出現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