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萬字][RPG][冒險]一起討伐魔王吧!

888 回覆
164 Like 3 Dislike
2016-12-16 12:47:56
大家好,《一起討伐魔王吧!》第一季已經係高登完左,第二季將會改係Lihkg出。

因為有好多巴絲打叫我過檔嚟,作為新仔初嚟報到決定出次第一季比大家認識下我先。第二季已有一定存貨,為免舊讀者話我拖稿 ,第一季將以一日一萬~數萬字既速度更新,希望盡快推出第二季比大家

喜歡既巴打留個言同正皮啦
-------------------------------
已知職業表: (四轉已經完成設計,只係未公佈)


一轉  二轉  三轉    四轉(隱藏)       

         血魔  -
     浪人<
         狂戰士 -
劍士<
         禁衛軍 -
     騎士<
         騎兵  -  
------------------------
         行刑官 -
     神官<
         主教  -
神職者<
         木靈  -             
     異教徙<
         修羅  -
------------------------

         賢者  -
     巫師<
         鏡像師 -
魔法師<
         馭魔師 -
     召喚使<
         靈媒  -
--------------------
         影鬼  -
     刺客<
         毒劑師 -
弓箭手<
         陷阱師 -
     獵人<
         狙擊手-
2016-12-16 12:49:09
你終於過左黎啦
又有故睇 正
2016-12-16 12:49:38
第一章-綠色重炮手
2016-12-16 12:53:06
「你在哪兒阿?!我快急死了阿!」紅髮少女看著地圖焦急問。

「羅。。。羅勒醫師的家?」語音系統裡傳來一把滑膩的少女聲音。

「那麼沿著馬車路向前走,到達噴泉後轉右就找到我們了!」紅髮少
女用低沉的聲線說。

「算了吧~松美。真子一直欠缺方向感阿。」俊俏的黃髮大哥說。

「快二十分鐘了阿!新手村有多大阿~天~~~阿~~~。」松美沮
喪得趴在地上。

「別氣餒麻~趁機欣賞一下山明水秀的城鎮也不錯阿。」大哥微笑
說,張開雙臂深呼吸。

「帕修斯你大錯特錯!遊戲就是要衝!首批封頂的人才可以橫行無忌
阿!其他人都接受任務出發了~我們還卡在新手村~天~~~阿~~
~」松美說。

「這遊戲剛開始兩星期,沒那麼快封頂吧~~~我們還是首批玩家
阿。」帕修斯說。

「久等了!」一個紫色長髮,身穿白色輕布衣的美少女慢慢走向他
們。

「辛苦了~真子。」帕修斯溫柔地瞇起雙眼說。

「咦?松太呢?」真子嘟起嘴唇左顧右盼,尋找著誰人。

「我在這裡阿!」松美氣得雙手交疊胸前,側目看著真子。

真子認真看著松美,突然頭一側。

「你是誰?」真子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問。

松美眼前一黑,氣衝腦門。

「都說了我是松太阿!!!」松美喊大嗓門說。

「松太?」真子皺眉看著紅髮少女的胸脯,猶勝白雪的大腿,嬌小玲
瓏的身形。

「不意外吧!遊戲中用女角色是常識阿!」松美朝氣勃勃,單眼指著
真子。

「噗哈哈哈!和你現實的樣子太不配了!」真子忍不住哈哈大笑。

「真失禮阿!你也偷偷把角色的胸部調大阿!看我把它搓回原形!」
松美話畢撲到真子身上一陣蹂躪,二人在地上纏在一起。

「真傷腦筋阿~」帕修斯按摩著太陽穴說。
2016-12-16 12:53:35
你終於過左黎啦
又有故睇 正

巴打未見過你個名,舊post有冇留言?
2016-12-16 12:54:13
「你就是傳說中的勇者嗎?」村長激動說。

「沒錯!就是本大爺了!哈哈哈哈!」松美得意洋洋笑起來。

「實不相瞞。最近農田被妖魔襲擊了,可以幫我討伐妖魔嗎?」村長
抓著松美的手問。

「交給本大爺吧!」松美豎起大拇指笑說。

「太好了勇者!請務必小心,一但死亡後便不能再次冒險。請討伐二
十隻妖魔。」村長目無表情說。

松美再向村長搭話。

「請討伐二十隻妖魔。」村長目無表情說。

「請討伐二十隻妖魔。」村長目無表情說。

「請討伐二十隻妖魔。」村長目無表情說。

「夠了吧!你不是趕時間的嗎?!別跟NPC聊天阿!」帕修斯火冒三
丈,硬生生把松美扯走。



三人穿著新手的麻布裝,在離開新手村的路上翻尋背包。

松美找到一把弓,三十枝羽箭。

帕修斯找到一柄鈍劍。

真子找到了一根長木杖。

「意外地寫實呢~只有三十枝箭。每次都要補給豈不麻煩死我
了?!」松美低頭看著羽箭,大受打擊說。

「的確呢,說不定日後會有箭筒之類的道具吧。對了,真子又選擇補
師呢~真不膩阿。」帕修斯說。

「不是喔~我選擇了魔法使喔。」真子答。

「竟然!那你二轉時候想選擇巫師還是召喚使?」帕修斯追問。

「二轉?」真子無知地側著頭問。

「對阿~四大基本職業。見習劍士,見習弓箭手,見習魔法使,見習
神職者為一轉。每個職業也有二轉。你不會沒搜尋資料便選擇角色
吧?」松美奸笑問。

「聽上去好複雜阿。魔法使的服裝最漂亮,所以真子選擇魔法使。」
真子笑著回答。

帕修斯和松美同時嘆一口氣。

突然,眼前出現一隻身形高大,綠皮膚,手執木棍的怪物───妖
魔。

「來了來了!!!」松美急不及待射出一箭,正中妖魔前胸。

「吼阿!!!」妖魔吃痛後退兩步,隨即舉起木棍衝向松美。

嗖!松美再射出一箭插在它肚子上,妖魔身體一軟,倒在地上死去。

「果然本大爺是最強─────」松美興奮得跳起來,突然左邊爆出
一道強光。

「白箭術!」

啪!妖魔被炸得肢離破碎。

松美和帕修斯嚇得跳到一旁。

「咦?是我嗎?」真子驚訝地看著妖魔的殘骸。

松美的下巴掉到地上。

真子對著另一隻妖魔伸出長杖。

「白箭術!」

轟!一道白色的閃光從長杖頂端冒出,轟向妖魔。

啪!妖魔再次被炸成肉醬。

真子驚喜萬分看著手中的武器。

「真子好利害阿!」她高興得跳起來。

「帕修斯。。。以後的路。。。交給你了。」松美雙眼變得空空如
也。

「吓?甚麼交給我?」帕修斯奇怪問。

「這遊戲怎麼玩阿!!!太不平衡了阿!!!」松美氣得噴火大叫。

「魔法使的技能要消耗魔力,所以攻擊次數有限吧。嘻,我也試試
看!」帕修斯拿著單手劍走到妖魔身後。

他大喝一聲,往妖魔背後斬出一刀,然後自信滿滿看著怪物倒下。

妖魔沒有倒下,而且慢慢回頭看著他。

「吼阿!!!」它拿起木棍往帕修斯身上揮去。

帕修斯沒料到妖魔依然氣力十足,來不及閃避。

「帕修斯!白箭術!」真子立即對準妖魔施法。

重重光源聚集在長杖頂端,噗!噴出一炮空氣。

「魔力不足。」真子眼前浮出這一句。

「糟糕!」她驚慌大叫。

「嗚阿~~~」帕修斯閉起雙眼,本能舉起雙
臂格檔。

嗖~!松美一箭命中妖魔後腦,它向前軟走數步後跌倒。

「一箭還是爆擊!果然本大爺是最強!」松美直指天空,呵呵大笑。
2016-12-16 12:54:43
「辛苦了勇者大人。這裡是三十羊幣及五張經驗卡。」村長把一個小
布袋交給松美。

「三十羊幣?這裡的貨幣如何計算阿?」松美打開布袋,看到裡面有
一堆污黑霉爛,刻著羊頭的硬幣。

「姆大陸上流通的貨幣有三種。分別是羊幣、狼幣、龍幣。每一百羊
幣等於一狼幣,一百狼幣等於一龍幣。」村長說。

「那麼主城在哪?」松美問。

「主線任務往下一個主城為:普拉姆斯中央衛城。需要通過村長北邊
的妖魔森林及河靈流域便到達的中央主城。」村長答。

「危險嗎?」帕修斯想到剛剛的情況,擔憂問。

「妖魔森林深處有妖魔首領,主動攻擊屬性。而河靈流域則是水精靈
的根據地,非主動攻擊屬性。」村長答。

「還有下一個任務嗎?」帕修斯問。

「多謝勇者大人的美意,但六小時內只可以接受一次任務。」村長慈
祥笑著拒絕三人。

「為了不讓玩家盲衝等級,忽略遊戲細節嗎?也好。」帕修斯認真
說。

「不過,勇者大人可以給我30羊幣,老夫可以跳過六小時的限制給予
大人任務喔~」村長慈祥的笑容變得陰森,渾身散發出下流的氣味。

「我們才不會課金阿!!!」松美對著村長噴火。
2016-12-16 12:56:02
三人走到噴泉附近的一間旅客坐下,大廳中坐著形形色色的人,拿著
不同的武器,但都是穿著麻布裝。

大家有著一個共通點───都是新手。

「一瓶體力藥水要15羊幣?!」帕修斯驚訝說。

「另外基本的防具要20羊幣一件。」松美分享打聽到的情報說。

「真子要把錢花在魔力藥水呢~~~」真子看著自己輕得可憐的小布
袋說。

「我們用怪物掉落的道具撐到10等級吧。轉成正式職業便送一套裝
備。」帕修斯說。

「好!趁現在刷怪物先升級吧!」松美舉起酒杯說。

「好!」真子和帕修斯一起碰杯。

「請問三位主人要離開了嗎?」NPC女僕問。

「沒錯!這個世界正等著本大爺拯救阿!」松美又自我感覺良好起
來。

「多謝三位主人,盛惠66羊幣。」NPC女僕笑容可掬說。

一陣寒風吹過~~~



「可惡!根本打劫阿!」松美一邊說,一邊射殺附近的妖魔。

「我們不應該買飯菜的,反正還有疲勞值。」真子笑容靦腆說。

「算了吧~~~我們慢慢儲錢就是了。」帕修斯在妖魔的屍體搜索值
錢的道具。

「嘖!」松美一臉不悅繼續獵殺妖魔。

「這遊戲好多玩家呢~~~」真子看著附近三五成群的玩家說。

「畢竟是大作嘛~隔壁班別也有四人團玩呢。不知道在那個伺服
器。」帕修斯說。

「遊戲還是要一起玩好呢~~~不然真子一個人會覺得好無聊的
說。」真子笑著說。

「哈哈,沒問題的,我們三人合作無間,征服了不少遊戲嘛~」帕修
斯答。

「你們倆也幫幫忙阿!不要在旁打嘴炮只剩我一人殺怪物阿!!!」
松美破口大罵。

「別這樣嘛~體力藥水很貴,近戰消費太高了。」帕修斯強顏歡笑
說。

松美怒氣衝衝瞪著真子。

「真子的魔力也耗盡了~」真子吐出小舌頭賣萌說。

「你不是要買魔力藥水嗎?」松美擺出臭臉問。

「那個。。。那個。。。」真子臉頰紅起來,夾緊雙腿扭動身體。

「怎麼了?」帕修斯問。

真子害羞地梳起長髮,耳根露出一個粉紅色的史萊姆髮夾。

「魔力道具?加攻擊力嗎?」松美看著精美的髮夾問。

「它太可愛了。。。」真子尷尬笑著說。

「我果然單刷比較好阿!!!!!!!!!!!」松美仰天長嘯,語
氣何等悲壯。
2016-12-16 12:57:44
兩小時過去,三人也升到10等成為正式職業,得到了第一套職業裝備。

「呵呵呵呵!本大爺的升等速度簡直是神速阿~~~」松美穿著弓箭
手的皮甲得意笑著。

「比想像中要快嘛~」帕修斯也穿上第一套鐵片甲。

「醬醬~~~~~!」真子單著眼,吐出粉紅色的小舌,輕輕掀起黑
色的短裙子。

「哇!好可愛阿真子!」帕修斯一陣小鹿亂撞說。

「咳咳~~~跟你髮夾挺配的嘛~」松美鼓著氣說。

「走吧!向召喚使的路出發!」真子神氣地指著妖魔森林說。



他們沿著小路走到森林外,有一塊木告示牌。

「建議等級15。」

「十五級~不如。。。」帕修斯看著告示牌擔憂起來。

「LETS GO!!!」松美拉著真子衝進森林。

「喂!等等阿!」帕修斯穿著沉重的鐵甲追上去。



前方是深幽無盡的樹海,四周一片昏暗,危機四伏。

氣氛明顯和新手村附近不一樣,三人也警覺起來。

「唉唷~」前方傳來一聲呻吟。

三人大吃一驚。

「難道有玩家要Game Over了?!」松美緊張得啃食指甲說。

「真子不喜歡黑黑的地方喔~」真子把身體縮成一小團說。

「已經進來了,回頭也可能遇到危險。相反這是一個得到情報的機
會,去看看吧!」帕修斯皺眉說。

他們小心翼翼,循著音源探索。

突然一個綠髮雙馬尾,身穿長白衣小妹妹跌倒在地上,眼神空洞看著
眼前的妖魔。

此妖魔身穿鐵甲,手執釘鎚,滿口獠牙。明顯比新手村附近的妖魔利
害多了。

它口中發出野獸的吼叫,舉起釘鎚向小妹妹頭上打去。

嗖~!叮!一枝羽箭被它臂甲反彈開去。

「吓?!哪來的防禦力阿?!」松美看到後大吃一驚。

鐵甲妖魔舉起釘鎚向松美衝去。

松美立即閃到另一棵樹幹後。

「白箭術!」
2016-12-16 13:00:24
轟!一道閃光從後轟向妖魔。

「吼阿~~~」妖魔被擊開數步,一個傖促跌倒。

它立即掙扎爬起來,松美搭上羽箭牽制著它的動作。

妖魔舉起手臂擋著羽箭攻勢,一邊怒吼。

「到手了!」帕修斯從樹上跳下來,一劍刺進妖魔的頭裡。

妖魔低吟兩聲,化成一團光塵消失.

「哇~~~!它有9羊幣阿!」帕修斯撿起它的錢包,雙眼發光。

「很多經驗值阿!」松美看到自己經驗條暴長7%。

「說不定它的裝甲可以賣錢呢!」真子指著妖魔的鐵甲說。

「阿!!!!!你果然是天才阿!!!!!!」帕修斯和松美如夢初
醒,搭著真子的肩膀大叫。

三人興高彩烈圍著怪物的屍體研究。

綠髮少女依然坐在地上,迷迷糊糊。

「你沒事吧?」帕修斯伸出手扶起綠髮少女。

「甚麼事?」綠髮少女問。

「她是不是被怪物嚇傻了阿?」松美皺眉問。

「嚇?」綠髮少女開張瞇成一線的眼問。

「對阿!剛剛本大爺救了你一命阿!」松美用姆指指著自己說。

「你一個人嗎?要不要一起冒險阿?」真子笑著問。

「一個人。冒險?」綠髮少女問。

「對阿!一個人太危險了,何況。。。等等!!!」真子看到綠髮少
女白色長裙的服後想到了甚麼。

「對了!你是神職者吧!怎可能單練呢~加入我們隊伍吧!」松美也
注意到少女就是神職者的服裝,拿著鈍器。

「組隊?和我?」綠髮少女迷糊問。

「別囉嗦了!一起出發吧!補血就交給你了!」松美發出組隊邀請後
便拉著綠髮少女一起走了。

「松太!你也太自說自話了。」帕修斯急忙說。

「我們剛剛救了她阿,不然她就Game Over了阿。」松美不屑說。

「隨便吧。。。」綠髮少女毫不在意說。

「我叫帕修斯,紅髮的叫松美,紫髮的叫真子。你呢?」帕修斯問。

「加奈。」加奈說。

「好吧加奈!你有幸遇到救世主了!呵呵呵呵!」松美得意忘形笑起
來。



松美機械性搭上兩枝箭同時射擊,對一隻鐵甲妖魔造成大量傷害。

她的步法也輕巧起來,在樹林中像松鼠靈活穿梭。

一隻妖魔突然出現在松美面前直揮釘鎚,她急忙向後跳躍,但依然被
釘鎚割破手臂,鮮血直流。

「冰牢!」

妖魔雙腳突然被冰封著,彈動不得。

「喝!!!」帕修斯揮動單手劍把妖魔雙腳連冰粉碎。

妖魔倒下來,雙手不斷亂舞。

松美立即往它眉心補上兩箭,把它擊殺。

「呼~~~」松美擦一擦汗。

真子和帕修斯也氣喘如牛。

松美失血過多感到暈眩。

「補血魔法呢?!」松美對著加奈怒吼。

「阿~對了。」加奈像剛剛睡醒一樣對松美的傷口伸出掌心,一陣綠
光包圍著松美手臂,舒服得難以言喻。

松美的傷口瞬間治好。

「下一次反應快一點阿!」松美充滿冤念看著加奈。

「算了~大家也是新手嘛。」真子嘗試解解釋。

「你反應慢的話我們隨時Game Over的阿!再說,神職者的回復量
好低阿,連四份之一總血量也不到。」松美看著自己的體力表說。

「嗯。」加奈再次瞇起雙眼回應。

「你這傢伙!怎可以把性命交給你阿?!」松美火山爆發,叫喊聲在
四處迴盪。

「輕聲一點!別忘了這森林有妖魔頭目的!」帕修斯急忙壓低松美的
聲線。

「嘖!不能怪我阿!補師不能好好補血有屁用阿!」松美依然不放過
加奈,加奈則是睡眼惺忪毫不在意。

「那。。。。。那個。。。。。好像被包圍了喔。」真子聲音發抖,
雙手捉緊長杖說。
2016-12-16 13:06:40
「甚麼?!」松美和帕修斯大吃一驚。

四人背靠背縮成一團。

濃密的樹林間冒出無數紅眼凝視著他們。

突然地面砰砰震動,前方的大樹不斷被劈倒。

「吼阿!!!」一隻四人高大的紅皮鐵甲妖魔出現在眾人面前。

它渾身都是肌肉,手執大鐵斧,身穿著厚重的鎖子甲。

無疑它就是妖魔首領。

「那。。。那個頭目等級多少阿?」松美看到勢色不對問。

「建議等級加上四,五等吧。」帕修斯雙手發抖拿著劍,和潛伏四周
的妖魔之眼對視。

「那只不過十五等阿!」松美突然自信大增。

「那是二十等阿,松太。」真子嚥下口水說。

「吼!!!」妖魔首領拿著大鐵斧亂舞,砍下四周的樹木。

它挑釁四人,宣示自己的武力。


「怎麼辦?!那傢伙好強阿!我不想剛開始便Game Over阿。」松
美緊張得開始發軟。

「對了加奈!神職者有短時間增加物理防禦的加護技能我被加
護後吸引王的注意力,你們趁機輸出!」帕修斯咬緊牙關說。

「好,典型團練!」松美振作起來。


「抱歉,忘記了學。。。」加奈打開自己的技能表查看,然後默默宣
告大家死刑。

「畜。。。畜牲!!!!!!!!!!你是營養不足,還是腦細胞殘
缺阿?!」松美發出靈魂的慟哭。

「加奈。。。這不是開玩笑的阿。」真子快嚇出尿來。

「嗯,真的忘記了。」加奈關上技能書,語氣堅定說。

「你不要那麼鎮定好嗎?!」松美氣急敗壞趴在地上,一邊哭一邊捉
著加奈的腳說。

「我會承擔責任。」加奈目無表情小步走向頭目。

「等等!加奈!」帕修斯立即擋在她身前。

「死也要有骨氣阿!」松美也跟上來。

「這遊戲好貴的說~但也沒法了」真子抓起魔杖說。

「阿。。。大家。」加奈的眼睛終於張開。

「相處時間不長,有緣下個遊戲再見吧!」帕修斯苦笑著說。

「嗯。。。」加奈盯著頭目說。

「好!最後也要。。。。。」松美打算來一個最後的中二病爆發。

突然身後發出一聲大銅鐘被重敲,響徹雲霄的音爆。

一條黑色纏著紅閃雷的激光炮直轟向頭目。

轟隆!!!!!!!!!

激光炮在森林裡轟出一條火車闊的路,四周的樹林紛紛被激光燒焦,
冒出團團黑煙。

目頭被直接超渡,灰飛煙滅,留下裝備和數大個錢袋。

三人立即跳升四級,渾身發光。

包圍他們的獸人眼睛瞪得像盾牌一樣大,下巴掉到地上,紛紛四散逃
跑。

松美,帕修斯和真子嚇得魂飛魄散,整個世界變成黑白色。

加奈逐一用回復魔法喚醒他們。

「是我吧?我是命中注定的孩子阿!!!!!!!!」松美看到
激光炮的破壞力後對自己的潛力恐懼起來。

「黑雷。。。」加奈瞇起眼說。

「吶呢?!」松美的喜悅被瞬間抽乾。

加奈點頭。

「畜牲!!!!!!!!!!!!我居然不是主角!!!!」松美不
甘心鎚地。

「那個。。。神職者的技能比魔法使還利害。。。。」真子軟坐在地
上。

「那個是魔法啦。。。」加奈說。

「沒可能,我找不到!」真子急忙打開自己的技能表翻尋‘黑雷’,沒
有發現。

「等等!真子。。。你使用魔法時要喊出技能名,詠唱是嗎?」帕修
斯驚覺說。

「對阿!不詠唱不可能使用魔法的。」真子回答。

帕修斯的臉容變成鐵青色,他雙手發抖打開隊伍資訊,然後暈倒在
地。

「嗯。。。我是不用詠唱的魔法師,三轉的賢者喔。」加奈若無其事說。
2016-12-16 13:08:33
第二章-護心石
2016-12-16 13:10:46
「三.。。三轉。。。。。」松美聽到後暈倒在地上,把頭塞進泥土
裡。

「甚麼?!」真子也打開隊伍資料表列。

「二百六十一級?!」真子看到加奈的等級後也暈倒在地。

加奈再次用回復魔法喚醒他們,走到松美身邊時,松美舉起手。

「不用。。。讓我多挫敗一會。。。。。」松美從泥土裡說。



「加奈這麼高等級早說嘛!」真子語帶忌意,鼓著嘴巴說。

「這裡好睏。。。」加奈打了一個呵欠說。

「加。。。加奈小姐。你在低等級區域幹甚麼呢?」帕修斯恭恭敬敬
問。

「如你所見,我在練神職者的技能。」加奈掀一掀身上的修道服說。

「但你應該把時間花在本家職業阿?」帕修斯認真追問。

「我是為了神職者一轉的被動回魔技能才練的。。。因為升級技能要
重覆使用,所以我回到新手村被怪攻擊,再不斷用回復魔法治療自
己。」加奈回答。

真子的白眼翻到後腦,昏死過去。


「咦!!!在這裡等我!!!」松美心頭一震,發現了甚麼寶物。

三人坐在石上休息。

「不要跑太遠喔~」帕修斯說著,松美已經消失得無影無縱。

「加奈好利害呢~等級升好快。」帕修斯尷尬說。

真子縮在一角不敢直視加奈。

「因為參加了封測,很多人也知道如何快速升等。」加奈繼續用矇矓
的聲線說。

「加奈是不是已經封頂。。。所以練其他職業的技能阿?」真子戰戰
兢兢問。

「怎可能~已知職業有五轉,大約是六百到七百等左右吧。。。」加
奈用食指篤著嘴唇說。

真子和帕修斯再次暈倒在地。

「已經有玩家六百等級了嗎?!」帕修斯跳起來追問。

「不是啦~應該還沒有到達頂級的玩家。不過我在極北的地圖看過四
轉的玩家喔。。。好利害的說。」加奈笑著說。

「真子好像太晚加入這遊戲呢。。。」真子勉強笑著說。

「有沒有最終目標阿?擊倒大魔王或是救出公主之類。」帕修斯問。

「我沒有留意主線劇情呢。總是把對話都跳過了。。。」加奈回想
著。

「松太在這方面可靠多了。。。」帕修斯頭疼說。

「不過,到達50級後地圖性質就不一樣喔。」加奈突然炯炯有神
說。

「怎麼不一樣?」帕修斯問。

「PVP開放~」加奈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

「PVP開放?!意味可以在野外隨意攻擊其他玩家?」真子大吃一
驚。

「嗯~所以到了200級以後大部份玩家也著重獵殺其他玩家,很少
人專注升級呢。一來擊殺其他玩家可以奪取裝備和金錢,二來在練功
時會被偷襲。結果大家都不升級去殺人了。」加奈緊握自己雙手,既
興奮又害怕說。

「那就沒有人可以完成這遊戲了阿?!」帕修斯追問。

「非也。要打倒大魔王要先集齊四城主的金鑰去打開魔王城堡的大
門。而四城分別為人類,精靈,獸人及蟲族的首都。」加奈在空中比
劃手勢解釋。

「打倒領主便可以得到金鑰吧~這和PVP無關阿?」真子問。

「嘻!領主就是一位玩家阿!」加奈剔起一邊嘴角笑著說。

「甚麼?!」帕修斯和真子同時發出驚叫。

「遊戲開始時的確是位NPC。但在第一位玩家擊敗NPC後便會成為該
城城主。所有在城裡的交易、傳送點及材料的價格也由城主決定。同
時城主可以收取城市15%的稅務作為己用。簡單說就是國王啦!」
加奈數著小指頭說。

「首都所有交易的15%~~~到底是多有錢阿~~~~!」帕修斯
抱緊自己的頭大叫。

「真子還是不明白,PVP和END GAME有甚麼關係。。。」
真子尷尬問。

「攻城阿。很多人窺視著城主的寶座,每一個月便會開放一次攻城。
屆時便有很多高手雲集於各首都展開激烈的血戰,就是為了城主的金
鑰。同時城主會重金聘請其他公會守城。一場城戰大約有四百名玩家
左右參與吧。意味著PVP才是主要內容阿。」加奈繪形繪聲說著,
帕修斯和真子也掌心冒汗。

「四城主。。。嗎?」帕修斯握緊自己發抖的雙手。

「真子不懂PVP呢。。。」真子害怕起來。

「嘛~是很長遠的路,加油吧~說起話來。紅髮的去那了?」加奈左
顧右盼,尋找松美的身影。

此時左邊的林木中傳來赫赫震動,四周落起一陣葉雨。
2016-12-16 13:10:59
「又是首領嗎?我們不怕了喔。」帕修斯拿起單手劍看著震動的方
向。

加奈神色慌張,握著鈍器站在大石上警覺萬分。

「加奈?你再使出‘黑雷’不就可以了嗎?」真子注意到加奈神情有
異,問。

「CD阿!」加奈咬緊牙齒說。

帕修斯晴天霹靂,猶如後背中箭一樣。

「CD?」真子疑問。

「我的技能還沒冷卻阿!」加奈害怕起來。

「大家~~~~~我拉了50隻鐵甲妖魔回來了喔~~~!」松美一
邊跑一邊揮手,身後沙塵滾滾。

妖魔大軍浩浩蕩蕩追殺松美,向三人衝去。

「加奈!你總有其他技能吧!不可能只有一招吧?!」帕修斯猛烈搖
動加奈的小身軀逼問。

「我現在只是一轉的神職者,只可以帶其他職業一招技能阿!」加奈
開始恐懼起來。

「大家~~~經驗值和金幣火車來囉~~~」松美邊跑邊跳說。

「笨~~~笨蛋!快遠離我們阿!」帕修斯大叫。

「吓?」松美怪問。

「可惡!跑吧!加奈沒關係吧?」帕修斯抱起真子拔足狂奔。

加奈也跟著一起逃命。

「如果我的修道服被破壞的話便要重新修練阿!我不想浪費時間。那
個笨蛋!」加奈邊跑邊說。

「咦?!大家為甚麼逃跑阿?!」松美驚叫,雙腿像摩打一樣快速跑
動。

「別問了快跑阿!!!!!」
2016-12-16 13:20:58
松美鼻腫眼青,頭髮蓬鬆,額角流著血坐在森地上。

「哇!我的回復等級升好快阿!」加奈看著技能表興奮說著。

「加奈醬。為甚麼不讓我們還手?」帕修斯口齒不清問。

他臉腫如豬,門牙也被打掉。

「真。。。真子好害怕的說。」真子天旋地轉躺在地上。

「這樣加奈的回血才有效發揮嘛!怪物攻擊太低,傷不了加奈。但打

在你們身上痛多了。」加奈滿意說著。

「呀。。。。。。。。」三人氣餒地趴在地上。

轟!又是大銅鐘重敲的音爆,剛想跳出來的妖魔首領被燒成灰燼。

三人各升三個等級,容光煥發,渾身閃光,但他們卻高興不起來。

「看嘛~你們等級也升好快。繼~續~拉~怪~吧~」加奈甜笑著,
三人相擁而哭。

「媽阿~~~本大爺不是M屬性阿!!!」松美掩臉淚奔。

「就這樣衝到45等再刷副本吧!呵呵呵呵。」加奈指著天空說。

真子和帕修斯癱瘓在地。


大銅鐘重敲的音爆。

松美被毆打的聲音。

大銅鐘重敲的音爆。

帕修斯被毆打的聲音。

大銅鐘重敲的音爆。

真子尖叫的聲音。

大銅鐘重敲的音爆。



鏗~。

帕修斯把水紋劍收回劍鞘,背上銀色的精鋼盾。

松美換了一把狼毛弓,買了一件墨綠色的披風。

真子買了兩隻魔力增幅戒指,以及兩對款式不同的魔法師長靴。

「喂!就只有你買時裝阿!我們都買裝備阿!」松美指著真子的靴子
怒罵。

「這是增加智力屬性的靴喔!真子要生氣了!」真子鼓著嘴巴,瞇起
眼。

「呃!對不起,真子,是我衝動。。。等等!你不是買了兩對嗎?!
還是兩個款式!」松美本來低頭道歉,突然又指著真子罵起來。

「哈哈哈。你們真有趣阿!」加奈掩著嘴巴笑起來。

「加奈,你有沒有其他朋友一起玩阿?」帕修斯問道。

「沒有呢。我是SOLO PLAYER。」加奈淡淡說。

「那麼加奈要一個人升級嗎?好悶的說。」真子抓著魔杖依依不捨。

「嘛~習慣了。有被動回魔技能後單刷變得十分輕鬆。有問題的話在
好友頻道密我吧。」加奈心滿意足看著技能表說。

「多謝你阿。加奈醬~」帕修斯和加奈握手微笑。

「一星期後本大爺就會追上你的等級了喔!」松美笑著揮手。

「再見了~加奈醬。」真子側著頭,可愛笑著說。

加奈苦笑一下,從腰包拿出一塊鑲有紅寶珠的黑色石塊送給真子。

「咦?」真子拿著石塊在掌心看著。

「加奈乾脆送我們錢吧!這樣更直接喔!」帕修斯看著石塊貪心得口
水直流。

「這是護心石。」加奈說。

「護心石?」三人低頭打量著不怎樣起眼的石塊。

「當你角色進入死亡狀態後護心石會立即傳送你到最近的教堂重生,
但隨即會被毀滅。」加奈看著護心石認真說。

「好實用的道具阿!一定好貴。」帕修斯托著下巴打量價錢。

「護心石不能買賣的。暫時已知的方法只有到達80級系統送一顆給
你,所以是極珍貴的道具之一。再者,PVP把對手擊殺後護心石的
效果會立即發動,意味著不可能搶其他玩家的護心石。請好好珍
惜。」加奈說。

「等一下!只有一顆的話,加奈豈不是沒有護心石了?!」松美驚訝
說。

真子把護心石塞回加奈手中。

「加奈也要好好活著阿!我們等級追上後要一起冒險的!」真子開始
掉下眼淚。

「傻瓜。暫時我算是頂級的精英玩家組別,即使戰鬥起來對方也沒
有好處。相反,有部份高級玩家會伏擊低級玩家,再略奪他們的裝備
財物。魔法師,神職者這類脆皮職業就是首選。謹記,看到穿著黑色
斗篷的玩家一定要避開。因為披上黑斗篷意味進入了殺戮狀態,俗
稱‘開紅’。你是不會知道他的等級和職業,進入殺戮狀態後擊殺其
他玩家名字會變成紅色,屆時會被姆大陸上所有NPC通緝及攻擊。你
們要小心阿。」加奈說著。

「這樣可以嗎?」真子低頭看著心中的護心石說。

「嗯~我也差不多回去繼續升等級了。有緣再會。」加奈揮手。

「再見了~~~」真子熱烈回應。

加奈打開介面,輕按地圖,然後變成一條光柱消失了。



三人原封不動站在水池噴聽著流水的聲音。

「有點寂寞呢。」真子軟坐下來說。

「嗯。。。」帕修斯黯然說。

「喲!我們繼續吧!追上加奈的等級,同時向討伐魔王的道路出
發!」松美舉起手大叫說。
2016-12-16 13:21:50
終於等到你過黎啦
2016-12-16 13:23:15
第三章-水藍色的神職少年
2016-12-16 13:24:21
「抱歉勇者大人。你的等級已經超過老夫的任務上限。」村長靦腆笑
著說。

「吓?!太快了吧?下一個任務的NPC在哪?」松美性急問。

「請到普拉姆斯主城尋找雜貨商人萊特吧。」村長慈祥笑著說。

「好!向第一個主城出發囉!」松美大步踏出新手村。

帕修斯和真子也緊隨其後。

=============================



三人像皇者一樣昂首闊步走過妖魔森林,進入河靈流域。

四周綠草如茵,沿著河流空中浮著一團團人形水泡。

水精靈看到他們後繼續悠然自得飄浮著,沒有攻擊的意思。

他們興高采烈探索著大地,突然看到遠方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尖塔。

「普拉姆斯中央衛城!我來也!」松美如脫韁的野馬跑向高塔。

熊~~~~!

松美面前突然燒起一道火牆,她停不下來,直撲進去。

「嗚阿~~~咦?!不痛呢?」松美呆站在火牆裡。

她伸手到熊熊烈焰中,卻沒有任何感覺。

「來者何人?」一個紅髮的男生冷酷問。

「松美!」帕修斯立即把松美拉出火牆,真子也趕到。

「帕修斯。。。」松美嚴肅看著火牆。

「超刺激阿!完全不痛!」松美把火牆當成機動遊戲說。

「對你沒傷害是因為我沒有‘開紅’而已。來者何人?」紅髮男目露兇
光說。

「呸!你算哪根蔥管本大爺?!」松美吐出口水,面目猙獰回罵。

「最後警告。報上名來,否則後果自負。」紅髮男拿出一枝鑲著藍寶
石的象牙魔杖及黑斗篷,準備戰鬥。

「等等!」帕修斯大叫。

「看看他的套裝,畫著金紋的黑長袍,手執長杖。應該是二轉的職
業!」帕修斯說。

「真子好害怕的說。。。」真子握著魔杖發抖。

「怎麼了?」紅髮男問。

「我們剛剛離開新手村,前往中央衛城完成任務。」帕修斯說。

「打開背包讓我檢查。」紅髮男說。

「吓?!你憑甚麼阿?!」松美踏前一步嚇逼說。

「可以知道原因嗎?」帕修斯據理力爭。

紅髮男注意到真子害怕得不敢說話,嘆一口氣。

「這是我的公會會徽,和主城掛的旗幟一樣。攻城戰五天後開始,城
主命令檢查入城者的背包。確保沒有炸藥及群體傳送道具。只要合乎
條件便放行。」紅髮男露出衣領的龍紋徽章說。

「丫!差不多了阿。」帕修斯說。

「好嚴格的說。。。」真子戰戰兢兢脫下背包。

「嘖!真麻煩!」松美忿忿不平。

他們三人就範,交出背包。
2016-12-16 13:25:39
終於等到你過黎啦

2016-12-16 13:27:18
「嗯。你們都是新手,打攪了。歡迎來到中央衛城,這是城主的小小
補償。」紅髮男送出三個狼幣。

「要不要脫下我的裝備繼續檢查?」松美立即換上嬌滴滴的語氣問。

「保安工作還是緊慎一點好!」帕修斯附和。

「喂!」真子滲出濃濃怨氣。



穿過大門閘,繁華的街道映入眼簾。

道路上熙來攘往,人頭湧湧。

移道兩邊商品林立,餐廳、裝備店、道具店、坐騎、時裝。。。應有
盡有。

主城圍牆呈正方形,中央是一個山丘,正是尖塔和宏偉宮殿所在。

「城主一定長期躲在宮殿裡吧。」松美指著山丘說。

「到底一個月15%稅務有多少阿?」帕修斯看著商業街繁榮的景象
沉思。

大街上不乏殺氣騰騰,渾身重甲,拿著發光武器的玩家流連。

「氣氛和新手村截然不同呢,已經感受到攻城的壓迫感了。」松美興
奮地看著四周的人說。

「說起話來,真子呢?」帕修斯說。

「喲~~~」真子揮著手,她換上一件黑白相間的哥德洋裝短裙配搭
黑色絲襪。

「絕!對!領!域!最!高!」帕修斯噴出鼻血激動說。

「拿你沒法阿。多少錢阿?」松美已經累了。

「三狼幣。」真子吐出小舌頭說。

松美感到被搾乾了血液。

「該不會是城主送的錢吧?!」松美抓緊真子問。

「嗯!」真子微笑點頭。

「天阿~~~~!我的提子味史萊姆阿~~~~!」松美倒地大哭。

「算了吧。真子穿上去很可愛阿!」帕修斯說。

「還我錢來~~~~~!」松美渾身滲出霉爛的氣息,張開手掌要錢。

「我們還是快點找到雜貨商人吧。」帕修斯急忙轉移話題。



「那個~請問雜貨商人萊特在哪裡呢?」真子用萌萌的聲音問兩個正
在巡邏的重甲衛兵。

「呃~我也不太清楚呢。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一起找吧。」重甲衛兵
說。

「嗯!我也陪你一起!」另一個衛兵加入對話。

「咦?NPC可以自由活動的嗎?」真子好奇問。

「真子!他們是玩家啦!」帕修斯急忙賠笑說。

「沒關係。我們裝備上都會刻著公會會徽的。如果想知道商人位置可
以問城門的NPC士兵喔。他們的穿著比較普通的裝備及沒有公會會
徽。」重甲衛兵說,心想這妹妹太可愛了。


「勇者大人!你終於。。。」雜貨商人萊特興奮說。

「對阿!最近。。。」雜貨商人萊特嚴肅說。

「嗯!我們要小心,因為。。。」雜貨商人萊特點頭同意說。

「聽說。。。」雜貨商人萊特說。

「他媽的誰在意你的劇情阿?!趕快給我任務!老子缺錢阿!!!」
松美抓起NPC的衣領,鼻孔噴火說。

-------------------

「呸!收集一株光芒草,哪來那麼多廢話!」松美踢開路邊一顆小石
說。

三人離開主城,走到東邊的地圖───綠歌丘陵。

「畢竟遊戲需要基本劇情嘛。」帕修斯苦笑說。

「真子有時間的話也會仔細看呢。」真子篤著嘴唇說。

「要不是你亂花錢。。。。。」松美黑色的眼睛激射出怨念。
2016-12-16 13:28:18
接著地圖指示,他們走上一條長梯級,到達正方形的平台,中央聚集
了一大團玩家。

有的對著空氣揮動武器,有的握著屏息以待,有的躲在角落睡教。

「這裡跟平日刷怪的地方差太多了吧?」松美觀察著四周。

「可能是為攻城戰訓練嗎?」帕修斯想著。

「真子的地圖指示在人群中間喔。」真子看著地圖上的任務標示說。

「甚麼?難道。。。」帕修斯一悟。

啪!轟!砰砰砰砰砰!

一陣槍林彈雨,刀光劍影。

「神聖淨土!」「導雷術!」「阿里斯的祝福!」「冰牢!」「風之
刃!」

人群中央瞬間爆出五光十色的技能或魔法特效,強光令人難以目視該
位置。

碰!甚麼被爆破了。

「耶!得到光芒草了!」

「我也有阿!回去吧!」

突然有五人高興大叫。

「嘖!又搶不到。」其他人怨毒看著五人的背影,暗動殺機。

「該不會是。。。」松美指著人群驚訝問。

「嗯。要搶王阿!」帕修斯嚥下口水說。

三人站在人海,被重重的無力感淹沒。



日換星移,不知不覺已經深夜。

「帕修斯!你該不會偷懶吧!一小時還沒搶到阿!」松美指著帕修斯
大罵。

「煩不煩阿!你不幫忙?!我已經揮了一小時劍了!」帕修斯盛怒反
罵。

「無的放矢浪費我的箭阿~」松美立即換成一張臭臉挖著鼻孔說。

「真子沒有火系魔法,要有目標才可以攻擊呢~」真子無辜說著。

「唉~近戰真苦命阿。」帕修斯繼續在人群中胡亂揮劍。

突然地板冒出一個個寫滿咒文的魔法陣。

砰砰砰砰砰!又是一陣煙火匯演。

「喲呵~~~搶到喇!」另一個五人對伍笑著說。

「可惡阿!!!!!!」帕修斯累得躺在地上。

「真子已經不斷按技能呢,但來不及。。。」真子沮喪說。

「我知道了。。。」松美捂著嘴巴認真思考。

「甚麼?」帕修斯和真子大吃一驚。

「真子,你有技能是區域持續輸出嗎?像火牆一樣。」松美一臉認真
問。

「真子看看~沒有呢,只有火系魔法才有。」真子查看著技能表。

「謎底已經解開了。」松美在地上寫出一大串數學公式,用手指套著
臉說。

「怎麼了?」帕修斯問。

「我們欠缺的是~~~神職者!」松美說。
2016-12-16 13:29:06
「何以見得?」帕修斯問。

「首位玩家對王輸出的話系統便會當成是我們隊伍的任務,意味成
功‘搶王’。魔法陣總會在王重生一瞬間被觸發打出傷害。不是火系魔
法的話,一定是神職者了。」松美自信說。

「哦~~松太好利害阿!」真子敬佩地看著松美。

「那我們如何找到神職者阿?」帕修斯問。

「這裡不好找呢。。。」松美左顧右盼,附近的玩家都組成隊伍了。

「的確。神職者單練太辛苦的關係,幾乎都有固定隊伍。單走的神職
者太罕見了。」帕修斯低頭沉思。

「回到新手村招募?」松美認真說。

「太遠了,再者可能要花數小時幫他升級。」帕修斯苦惱說。

「如果。。。」松美說著。

「系統提示:尼菲特已經加入隊伍。」

「WHAT?!」帕修斯和松美立即查看隊伍資訊。

51級的神職者,跟他們一樣。

「大家~這是尼菲特喔~」真子揮手說,身後跟著一個短藍髮少年。

「嗨。。。」尼菲特低下頭害羞說。

「真子在那裡找到他阿?好利害阿!」帕修斯驚喜說。

「太好了終於有神職者了!快開始吧!」松美上前熱情握手說。

尼菲特被熱切期待著,幸福地笑起來。

「嗯!我會努力的!」尼菲特的聲音像銀鈴一樣清脆。

「咦?!尼菲特不會是女生吧?!」真子看著尼菲特的男角色說。

「嗯。。。女生。」尼菲特紅著臉得低下頭。

「吶呢?!?!?!」松美立即鬆開手說。

「松美!太失禮了!你也是人妖阿。」帕修斯急忙說。

「帕修斯!你也太失禮了!」真子生氣說。

「呃!沒注意,對不起呢。」帕修斯騷著頭說。

「我會努力的!決不會拖累大家進度!」尼菲特猛然說。

「如此高貴動人的女孩阿~能和你在茫茫人海相遇真是。。。」松美
跪下說。

「你煩不煩阿!」帕修斯一拳把他揍飛。

「對了~尼菲特有沒有持續區域輸出的技能阿?」真子問。

「嗯!因為要單刷的關係,我把‘神聖淨土’技能等級升滿了。」尼菲
特點頭說。

「就是那個!!!」其他三人興奮大叫。

帕修斯握緊武器,嚥下口水滋潤乾如木柴的口嚨。

咸汗流進真子的眼睛卻忍著刺痛不敢眨眼。

「現在!!!」松美大叫。

「神聖淨土!」尼菲特立即使出技能。

接下來玩家們對著連樣子也看不清楚的王狂轟濫炸。

一段訊息彈出來。

「系統:收集光芒草(1/1)」。

「YESSSSS!」帕修斯舉著一株亮白色的藥草大叫。

「太利害了尼菲特!!!」松美一個熊抱攬著尼菲特說。

「太好了,幫得上忙。」尼菲特笑著說。

四人心滿意足回去主城。
2016-12-16 13:29:11
留名
2016-12-16 13:29:41
「尼菲特為甚麼要一個人升級呢?」真子問。

尼菲特低下頭不敢說話。

「對阿~單刷用弓箭手或魔法師更理想阿。」帕修斯說。

「我因為技術太差被罵好慘。所以決定獨自升級,不麻煩其他人。」
尼菲特吞吐說。

「放心吧!你已經比我們上一個神職者利害多了~~~」松美感動得
口沬橫飛說。

「一起升級吧!我們也欠一個神職者。」帕修斯豎起姆指說。

「嗯!」尼菲特高興地點頭。



「哼~~~~~好愉快的隊伍呢~~~~」路上突然出現一個看不到
武器或樣子的人────穿上黑斗篷的玩家。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