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9-23 17:09:19
話撚左啦
仆街
仲未有文
2020-09-23 17:36:37
我仲未同柑柑交合 唔想死啊
2020-09-23 20:51:57
幫惡魔生仔啦
2020-09-23 22:13:59
唔要呀
2020-09-23 23:17:04
「聽日」都就完了
2020-09-24 00:36:34
=================
第一百一十八章———愛與慾

=================
困於世界的慾火在神殿得到解放,曖曖齷齪的聲音就是這裡的聖詩。

「嘻嘻…你忍耐得很辛苦呢…」薩希拉搖着電臀走到牆邊,跟一個綁在木架上的男玩家笑道。

男玩家只能扭動身體,點頭示意。

「乖………」薩希拉輕輕招手,將木架移到地面。

附近的修女走過來,溫柔地拔開他嘴巴裡的鐵球。

「想要……我想要………」他張大嘴巴,口水源源不絕湧出來。

「你肯定?你知道代價吧?」薩希拉軟綿綿地伏在他身上,指尖在他乳頭上打轉,奸笑問。

「我不知道…只想要……」那名玩家的老二已經怒髮衝冠,變成一條紅巨龍。

「那麼…………」薩布拉雙手捉緊他的腰,慢慢坐在巨龍上……

她突然嬌喘一聲——————

「阿~~~~!!!」男玩家立即爆出慘叫。

他出盡全力挺起腰,頂向薩希拉深處。

「阿……旅人…你精華的生命力好強阿~~~~~」薩布拉開始喘氣,隨着歡悅感提升,她不知不覺收緊花莖的肌肉。

「阿——阿~~~~!!!!!!!」玩家全身猛烈抽搐,雙眼反白。

薩希拉身體上的魔紋亮起誘人的螢光紫色,背後長出一對半透明的惡魔巨翼。

可是玩家已經沉溺在一浪接一接的高潮之中,身體不聽使喚。

「阿……再給我多一點…多一點~~~~」薩希拉前後擺動,將玩家慢慢冷卻的巨龍塞回自己的母巢裡,然後她下體獨特的肉芽開始螺旋,產力強大的吸力啜住龍頭,將它硬生生扯起來。

「阿~~~~~~~!!!我———不行了…阿~~~~!!!!」玩家拼命敲打木架,慘叫。

「再…再撐一會!」薩希拉臉頰緋紅,加大抽插的幅度,每一次都深深坐下去。

「我———阿~~~~~阿………」玩家的臉頰開始凹陷,雙眼無法聚焦。

薩希拉突然停下來。

「旅者大人……我還有一個更刺激的玩法…但你的身體可能承受不了……」薩希拉伏在他胸上,墊住自己的巨乳,嬌羞說。

「更…更爽…?」他大吃一燕,問。

「嗯,保證你體會到前受未有的高潮。」薩布拉舔唇說道。

「那…試試看吧……」玩家苦笑道。

薩希拉焉然一笑,然後伸出小舌頭,一路向下舔,開始為玩家口交。

她的唾液具催情及硬化功能,不一會巨龍再次覺醒。

「旅者大人…你輕輕張開腿…」薩希拉坐回他身上,笑說。

玩家乖乖打開雙腿,突然感到一條圓渾滑溜的東西插入自己肛門。

它深入直腸,然後用力壓住某一個位置,強大的快感突然從下體飆上大腦,爽得玩家渾身騷麻。

「我的尾巴令你舒服嗎?」薩布拉淫笑問,一邊揉搓自己的乳房。

「這…阿………」玩家只能虛弱地呻吟。

「還有呢………」薩希拉奸笑道。

她下體突然伸出一條細長的器具插入龍眼,然後一直鑽向深處,直到跟直腸內的尾巴隔壁抵住。

巨龍瞬間全身鍍鐵一樣堅硬。

「我要開動了……」薩希拉開始前後擺動身體。

啵滋~~~~~

抽插第一下,玩家已經洩在她體內。

可是巨龍並沒有軟下來———————

「阿……阿~~~旅者大人……你好強阿!!!!」薩希拉打開M字腿,快速前後擺動,浪叫聲越來越響。

啵滋~~~~~~~~~~

她二人激烈交合的位置不斷噴出帶微光的黏液。

薩希拉一邊搖,一邊用手指挖起溢出來的黏液,送入嘴裡舔食。

不一會,她全身都發出微光。

玩家初時還有一點呻吟,現在完全默沉,然後身邊冒出一件甲靴。

薩希拉繼續搖,他身邊多出一柄紅冥長劍———

再搖,多出一個盾牌,然後是胸甲、戒指、頸鏈,全身的裝備都噴得一乾二淨。

直到最後,薩希拉身上的魔紋亮如燈光,可是玩家已經洩不出任何東西了。

「矣……旅者大人?」薩希拉呼喚他,可是玩家已經陷入深度昏迷。

「多謝款待了…」薩心滿意足地站起來,立即用手指掩着下體,再用魔力封住自己的陰戶。她突然全身散發出紫紅色的亮光,額上長出兩隻羊角,而且身體變得更火辣了!

她輕輕親玩家嘴唇一下,待玩家的臉色紅潤起來才離開,再繼續在教堂閒晃,一邊欣賞掛在牆上的玩偶。

修女舔乾淨薩希拉的身體後將玩家的裝備扔到教堂外,任由玩家躺在地上休息。

整個過程都被坐在長椅上的柑柑、乞丐王子、真子及查曼德看到眼內。

「原來教堂外的裝甲……全部都是玩家的掉落物。」柑柑吃驚道。

「哇…原來這隻魅魔真是殺人不眨眼的怪物。」乞丐王子打從心底佩服,說。

可是真子跟查曼德正尷尬地擔天望地。

「你們有聽到嗎?」柑柑皺眉問。

「吓?隨便啦…」真子臉紅耳赤說。

查曼德更是用力按住自己褲檔,只懂點頭。

「兩個小朋友~」柑柑冷笑搖頭。

三人坐着,被曖曖之聲立體包圍。

「咳咳…」查曼德立坐不安,換了好幾個坐姿也感到不自在,期間更撞到柑柑幾次。

「抱歉,我沒有意!」查曼德急忙道歉。

柑柑用鄙視臭蟲的眼光瞪着他,嘖一聲離座。

「她鬧脾氣而已。」乞丐王子急忙跟上去。

「矣?我沒有碰到她阿。」查曼德望向真子,想不到真子也在瞪着自己,只好乖乖閉嘴。
。。。。。。。。。
2020-09-24 00:38:06
「美女…有興趣玩一下嗎?」角落有少數全身赤裸的玩家逗留在這裡,對着柑柑淫笑問。

「咳咳…」此時乞丐王子沉穩地乾咳兩次,不經意露出背後巨型的噬魂大劍。

「你們先顧好自己吧…小心不留神被吸乾阿白痴。」柑柑冷笑,拂袖而去。

她沿着牆壁走着,發現剛才被薩希拉搾乾的玩家。

現在他已經呼吸穩定,臉色紅潤,驟眼看與常人無異。

「水…我想要水………」他虛弱地向柑柑伸手說。

「你飲惡魔的愛液解渴吧。」柑柑才不會白白浪費自己的物資,轉身離去。

「我背包…有…幫幫我…行個善心………」他變出背包,有氣無力說。

柑柑欲走,卻又覺得餵他飲水實在是舉手之勞。

「唉…你班男人真是單細胞生物。」柑柑翻尋他的背包,找到一枝黃色的體力藥水,餵他喝。

豈料體力藥水剛剛沾濕他嘴唇,該玩家整條體力計瞬間爆滿。

「哇…你的髒力也太差了吧。」柑柑冷笑,然後再餵他喝回血藥水。

她扭開初級回復藥,倒入他口中,赫見血量也瞬間爆滿。

柑柑疑惑地檢查回復藥………

「你這瓶藥水效果太強了吧?」她望向玩家,驚覺他只有五千餘血,惚自己更少。

「喂,你這隻近戰也太少血了吧?」柑柑驚訝問。

「我…我降級了……」玩家虛弱說。

「降級?!」柑柑跟乞丐王子不約而同驚呼。

「薩希拉的特技……抽取我們的經驗值………」他說。

柑柑突然腦海空白—————

「糟糕!」
。。。。。。。。。。。。。。。。

查曼德正值血氣方剛之年,身邊坐着一個如花似玉的少女,在這座色慾性殿的氣氛薰陶下難免胡思亂想。

他想着想着,火燒心的感覺再次湧上喉嚨,拼命咳嗽也無法舒緩痛楚。

「來。」真子一聽到他咳已經條件反射般變出冰粒,讓他躺在自己大髀上,用冰敷喉。

也許是冰粒,或是真子為自己擔憂的眼神有鎮痛作用,查曼德也不再咳嗽。

他靜靜地看着真子。

「甚麼阿…」真子傻笑道,一邊撥弄他的頭髮。

她忽然覺得這個陌生的查曼德比以前多出幾分純真傻勁。

「你好美…」查曼德衝口而出說。

「哼…那麼你執到寶了。」真子笑道。

「真子…我————咳!」查曼德突然猛力一咳,吐出一大口黑血。

「你還好吧?!唉…我都告訴他們別浪費時間!」真子立即慌張起來,用袖擦乾淨他嘴角的血污。

「不要緊…讓我睡一會就好…」查曼德眨眼間變得臉青口唇白,說話畢已經沉睡或是昏迷去。

「鎖魂詛咒。」突然,真子旁邊冒出一把滑膩的聲音。

她回頭一望———竟然是薩希拉。

「鎖魂詛咒?」真子皺眉問。

薩希拉坐下來,真子立即感受到對方軟熟的大髀肌膚,同時聞到濃烈的香味。

「我不會傷害他,放心。」魅魔用指甲刺傷查曼德的姆指,沾了一滴血送入口中。

「嗯,鎖魂詛咒。」薩希拉不以為然說。

「那是甚麼?!告訴我!」真子用力捉住薩希拉手臂,瞪大眼睛說。

「等…等一下……好痛……」薩布拉想不到真子力氣這麼大,吃痛求饒。

真子想不到這隻惡魔如此脆弱,急忙放手,但已經在薩布拉雪白的手臂上抓出紅印。

薩希拉揉着傷口,卻開始對真子瞇起眼睛。

「你想知道?那就滿足我吧…」薩希拉將手搭在真子大髀上。

「我對女孩子沒有興趣。」真子苦笑,推開薩希拉。

「你說謊…」可是薩希拉卻哄得更近,奸笑。

「我不會滿足你任何事。你要麼告訴我,要麼走開,反正我的目標十分清晰。」真子不以為然說。

「到大波妹家裡祈禱,想勾這個男人的靈魂上來吧?」薩希拉輕挑地道出真子的計劃。

「大波女神…?」真子不明白。

「第五神宮,豐饒女神‧提勒斯。」薩希拉冷笑道。

「……………」真子沉默不語。

「反正我今日吃很飽,就當我賣你人情吧。有巫師將這個男人的靈魂與
另一個在冥宮的靈魂鎖在一起了。」薩希拉說。

「矣?!所以他才有這個病嗎?」真子驚問。

「嚴格上…這個不算病,是代價。巫師幫你鎖定冥宮的靈魂,但會消耗這個男人的生命。所以你必須在他生命完任消耗時趕到冥宮,然後對調兩者的靈魂。」薩希拉說。

「對…對調靈魂?!」真子嚇得仰後身體。

「你以為勾魂不用代價嗎?所以你想勾一個魂,必須消耗另一個魂的力量。」薩希拉說。

真子突然看着大腿上的查曼德,百感交集。

「怒我直言…你想以這個男人作替身吧?為甚麼你要執著死去的人?」薩布拉突然躺在椅背,仰望殘舊的教堂頂。

「我……我害死了他。」真子低頭說。

「那你從中學到教訓不就可以了嗎?你之後做任何事也改變不了你害死他這個事實阿。復活也是滿足你個人慾望罷了。」薩希拉笑道。

真子突然無名火起,可是立即心虛,氣場瞬間塌縮。

「我可是知道每個人內心的慾望阿…真子。其實…我可以用魔力創造一個一模一樣的人偶給你,假如…你可以滿足我的話。」薩希拉突然哄近真子,夾住她下巴笑道。

「不…我只想要他。」真子一本正經地拒絕。

薩希拉不以為然,伸手揉着查曼德的頭髮。

「愛情嗎…真有趣。」她苦笑說。

「有甚麼好…為人做傻天。」真子也搖頭苦笑。

「我嘗遍天下男人,由老爺子、少年到新婚兩日的新郎,全部都試過。
上晝跟妻子山盟海誓,下晝跟我淫亂地交合。
愛是如此廉價而不保值阿~~~」薩希拉笑道。

「你未遇上願意為你犧牲的人罷了。」真子淡笑說。
薩希拉突然愣住,瞇起眼睛深思這句說話。

「犧牲…我只知道阿爾蘭姐姐為了守護冥宮被旅人殺害了。」薩痛拉皺眉說。

「矣…冥宮那隻惡魔被旅人殺害?」真子大吃一驚,問。

「這是亞柏的預言之一,旅人將打破『鎮魂寶鐘』令解放冥神阿蒙德的力量,令世界失衡,『破鏡之日』的序章。」薩希拉說。

「等等…我不明白。『鎮魂寶鐘』是白境裡的大白鐘!?」真子追問,薩希拉點頭。

「當年亞柏殺死阿蒙德的肉身,再用大波妹的老泥鑄成白鐘,鎮住阿蒙德的力量以防止旅人成長。可是最後阿蘭爾姐姐戰死,旅人成功敲響世界的喪鐘。」薩希拉聳肩苦笑說。

「為甚麼你可以說得如此輕鬆?」真子難以置信問。

「因為?我從來未愛過任何東西,這個世界被打壞也與我無關。反正我遠離旅人就會長生不死。我————」薩希拉說着,真子突然打斷
她。

「可是你卻放棄了魔性…想守護這個地方…」真子的聲音都變得溫柔起來。

薩希拉長嘆一口氣。

「阿爾蘭姐姐…我想知道她到底在守護甚麼……」薩希拉罕有地不再散發勾起人佔有慾的氣息,而是有一種想令人保護她的衝動。

真子看到惡魔流露這個模樣,突然同情起她來。

正當她想開口時,柑柑跟乞丐王子衝回來————

「她果然不是好東西!」柑柑指着,薩希拉大叫。

「她會直接吸經驗值阿!」乞丐王子也大叫。

真子嚇我急忙站起來,遠離薩希拉。

就在此時————積狗粉碎了背後的碎木,穿着皮衣走過來。

「寶貝……我已經…等得不耐煩了……」他說着,飢餓的小積狗劍指薩希拉。
「。。。。。。。。。」
2020-09-24 04:32:20
「更…更爽…?」他大吃一,問。
2020-09-24 10:19:54
有人走未
2020-09-24 10:28:22
係預告「明天」有人離唔開戰神宮,點知係全部人都冇離開過
2020-09-25 17:18:48
星期日先有文,今明兩日都不在家
2020-09-25 17:45:20
有交帶,但都負皮你呢個回覆發洩下先
2020-09-25 17:54:56
真係星期日出先講
2020-09-25 20:45:42
(活動)我每星期都會喺連登揀篇故,與在囚/還押手足
https://lih.kg/2217470
- 分享自 LIHKG 討論區
2020-09-25 22:20:19
太子站
2020-09-26 23:07:03
冇文
2020-09-27 02:20:29
一早話星期日嘛
我等星期一
2020-09-27 22:27:45
冇文
2020-09-27 23:59:21
「那麼…含吧,婊子。」積狗得戚一笑。

屌你型到


不過咩係聖二一
2020-09-28 00:26:57
睇怕都係打錯字
2020-09-28 00:30:03
27lv
新過新手
2020-09-28 13:42:58
我滿足了
等同爆機
2020-09-28 18:15:17
月夜神都是隱性Gay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