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885 回覆
65 Like 1 Dislike
2020-06-13 11:38:28
海王類只係食物
2020-06-13 11:58:06
咩黎?
2020-06-13 14:06:55
One Piece
2020-06-13 21:41:19
自首 聽日先出文 壓力阿....
2020-06-13 23:04:47
你無咩嘛?不如一係你就真心停一周,你搞掂好你自己先喇
2020-06-13 23:25:12
啱呀 文啫 唔好搞冧自己
2020-06-14 02:07:45
啱呀
2020-06-14 02:10:25
屌 你攰就抖下 唔出文住咪唔出囉 我哋都會等你 唔好咁緊張啦 抖下

唔洗講咩自唔自首 有交代清楚就夠 真係 加油 我哋撐你

2020-06-14 21:55:34
======================
第七十三章-----不可碰的紅線

======================
秀子一巴摑在火良野臉上。

「噢~~~痛呀!」火良野按着紅燙的臉孔,驚訝地望着秀子。

「不是做夢阿……」秀子指着涉水而來的布衣男子,目瞪口呆說。
。。。。。。。。。。。。。。。

「午安!」男子停在五月花號的影子下,抬頭向眾人問好。

「……………」甲板上寂靜無聲,沒有回應。

「請問我可以得到船長批准,登船拜訪嗎?」男子用手掌擋住陽光,嘗試在人群中找出船長。

要給他上船嗎?

這個男子彬彬有禮,笑容可掬,沒有任何可疑的地方---除了他正站
在波瀾壯闊的海面上跟你揮手。

「讓他上船是個壞主意。」火良野申明立場。

「同感………」桑雅說,墨斯武急忙點頭。

目光都停在尼菲特身上……

她深吸呼,使手勢讓水手放下救生筏。

「你又要莫視民意嗎?」丁格剔起眼眉問。

「我落去見他阿。」尼特特瞪回去,沒好氣說。

丁格一愣,仰天大笑。

「好,這個可以!」
。。。。。。。。。。。。

木筏緩緩垂降到水面,尼菲特終於看到他的樣貌。

男生一頭金髮,嘴角總掛着溫馨的微笑,人畜無害的樣子。

他慢慢走近,突然停步,瞇起眼睛打量尼菲特,然後歡呼起來。

「尼菲特!」他竟然喊出尼菲特的名字。

「矣…?」尼菲特想不到遠在外海有人認識自己,更想不到認識自己的人會站在水上。

「是我~蒙。想麼船上的人就是丁格先生了。我剛才還怕自己認錯人了。」蒙騷着後腦,像小男孩般靦腆笑道。

「不會吧…」丁格也嚇一跳,想不到離開白境後會跟他重遇。
正當尼菲特想發問時---她注意到蒙身上掛着足足兩行的狀態!

「 戰神.馬基 的祝福。」
「 水神.塞頓的祝福。」
「 火神.赫法米斯的祝福。」
「冥神.阿蒙德的祝福。」
「幻神.亞柏的祝福。」
「夜神.納特的祝福。」
「天空神.荷斯的祝福。」

「。。。。。。。。。」尼菲特呆望着眾神的祝福,不知道應該問甚麼。

「尼菲特,我正在尋找『闇之宮』,請問你知道在哪裡嗎?」蒙問。

「闇…闇之宮是甚麼?」尼菲特甩醒腦袋,反問。

蒙失望地嘆一口氣。

「矣…想不到你們進度挺慢。『闇之宮』就是隱藏的聖山,即是幻神阿柏的神宮。」蒙說。

「神宮…不是在…聖山上嗎?」尼菲特彷彿遇到曼德拉效應,一頭霧水。

「阿柏才不會在聖山上建宮。你需要找到共七座供奉她的大聖殿,然後就會找到隱藏在大陸裡的『闇之宮』。」蒙笑道。

「你…找『闇之宮』幹甚麼?」尼菲特本能地追問。

「噢~我要得到提勒斯的祝福。」蒙微笑道。

「她不是死了嗎?」尼菲特再問。

「『闇之宮』收藏了眾神的祝福,所以我們仍然有方法得到提勒斯的祝福。你們有找到『生命種子』嗎?亞柏的聖殿附近通常有生命種子。」蒙追問另一個道具。

「沒…沒有。」尼菲特自覺如無知的少女,慚愧起來。

「『重生種子』有吧?」蒙又問。

「重生種子………有阿!我們打敗唐卡拉國後得到一顆重生種子。」尼菲特終於搭上嘴,興奮說。

「可以送我嗎?我需!它啟動『闇之宮』。」蒙大喜,伸出手向尼菲特索取傳奇道具。

「吓?你讓我拱手相讓?」尼菲特一時間糊塗起來。

蒙如此率直地問,竟然讓尼菲特難以拒絕。

「那顆種子我已經————」尼菲特得到種子後馬上種在唐卡拉國裡,早已經使用了。

她正想解釋時,丁格使用重力異常,慢慢降落到尼菲特身旁。

「你蠻有趣。這是我們的道具,為甚麼要送給你。」丁格笑問。

「你們拿着也無用阿。」蒙直說。

丁格跟尼菲特對望一眼———根本沒有人知道生命種子有甚麼用。

「這樣吧。我們交換情報。」丁格馬上當回老土行,還價起來。

「可以的,丁格先生。」蒙微笑道。

「你回答我們的問題,直到我們滿足為止,我們就告訴你『重生種子』的下落。」丁格漫天殺價,以為蒙會知難而退。

可是蒙臉色一沉,搖頭嘆氣。

「重生種子只可以原地栽種或在『闇之宮』栽種,假如你們未找到『闇之宮』,即是原地消耗它了。」他憑一句說話已經判斷出重生種子的下落。

「。。。。。。。。。」丁格的算盤被摔壞,啞口無言。

「謝謝你告訴我。請發問吧,但我時間不多,5條問題可以嗎?」蒙笑道。

鼎鼎大名的情報販竟然被人施舍五條問題,丁格突然顏面掃地。

「你…如何站在水上?」尼菲特忍不住問。

「水神的祝福阿。被水神祝福,你可以在水上行走、水中呼吸及移動水上的物件。後面的浮島就是我的母艦。」蒙指着後面的小島,自豪說。

「。。。。。。。。。」尼菲特跟丁格又對望一眼————覺得蒙根本是外星人,他的答案很利害,但完全不實用。

「小子…到底你是誰?」丁格後退一步,仔細打量眼前少年。

「我名叫蒙,出生在迦南的一條小農村裡,跟姐姐相依為命。某日我決定出發尋找預言中的『應許之地』,就來到這個世界了。」蒙平緩答道,看不出說謊的端倪。

「等一下…你是玩家吧?不是該死的NPC。」丁格皺起眼眉,重新打量這個小子。

「沒錯,我是玩家。但我不認為NPC該死。」蒙認真回答。

「該死不是那個意思…」丁格反眼白道。

「你母服在哪裡?看來你比我們更早到達『新世界』阿。」尼菲特又問。

「亞洲。」蒙回答。

眾人立即起哄。

「怎可能…」

「他說謊啦…」

船上一陣騷動,尼菲特也忍不住苦笑。

「蒙…我們大部份是亞洲玩家,卻從未聽說你這號人物。」尼菲特說。

「我也未曾聽說你們。」蒙苦笑道。

「甚麼意思,兩個亞洲嗎?哈哈哈哈!」丁格挖苦蒙。

「也許我們的認知有分別。本來我以為自己會找到『流奶與蜜』之地,可是這裡只是一個更原始的世界。所以我更需要讓眾生明白處世之道。」蒙答道。

「原始?你何不告訴大家先進的世界是怎樣?」丁格開始狙擊蒙,想掀開他的面具。

「這是第六條問題了,丁格先生,但不要緊。亞特蘭蒂斯會遇上兩個主要演化事件———『魔熔彈』的研發及『大讖悔』。現在你們正向第一件事前進,假如這時候大家不同心協力重建世界的話,『大讖悔』就不會出現。亞特蘭蒂斯就會在無盡的殺戮中被毀滅。」蒙說。

「甚麼鬼阿………」尼菲特跟丁格完全跟不上蒙的節奏。

「這樣吧~」蒙走向二人,船上的人立即張弓搭箭。

他嚇得立即停步,尼菲特相信對方沒有惡意,命眾人放下武器。

蒙拿出一張羊紙皮及炭筆,開始繪畫。

「這是現在的亞特蘭蒂斯……」他畫了一個四瓣花的圖案。

「不是七瓣花嗎?」丁格又質疑。

「這裡,看……」蒙在四瓣花的右邊、右下及左下方畫出另外三塊土地。

三塊土地與亞特蘭蒂斯大陸相隔甚遠。

「等一下!這些方位—————難道?!」丁格抓住地圖,瞪大雙眼,嘴唇顫抖起來。

「美洲、大洋洲及南極洲。」蒙答道。

「不可能,你如何知道它們的準確位置?!一直以來我只從少數玩家口中得知三塊大陸的大約方位,卻不知道原來它離大陸這麼遠!」丁格搖頭,否認這張地圖。

「你們猜猜看~~~」蒙向眾人展示自己其中一個加持———

「天空神.荷斯的祝福———
*洞察水面以上,雲層以下的一切(全視野)」

「你說笑吧………你看到———整個亞特蘭蒂斯?!」尼菲特驚呼起來。

「我會避免使用,看一次會耗盡『精神值』,昏迷好幾天。」蒙苦笑道。

「哈…哈哈哈……我不玩這個遊戲了…」丁格搖頭苦笑,慢慢飛回船上。

蒙相有所失地目送丁格。

「抱歉…他的性格是這樣。」尼菲特解釋。

「不要緊。那麼…我們就此分開吧,尼菲特。」蒙點頭微笑,轉身就走。

「等一下!」尼菲特得到蒙的地圖內心無比澎湃,卻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可以…給我一點意見嗎?」尼菲特虛心下問。

「尼菲特,你在追求甚麼?」蒙走回來,反問。

尼菲特突然愣住,任由海浪搖曳身體,搖走心中的雜質。

「我…我只想跟朋友開心地玩。」尼菲特坦言自己天真且沒有野心的想法。

「那麼你的朋友呢?」蒙問。

「他們分散到世界各地了。」尼菲特突然流下眼淚來。

蒙凝視尼菲特幾秒,會心微笑。

他取回地圖,又在亞特蘭蒂斯大陸四周的海域上畫出三個小點。

三小點形成三角形,包裹着大陸。

「這些就是『夢之島』,假如你有『入港證』就可以從那裡得到超越亞特蘭蒂斯大陸所有文明的航海術。這樣你就可以遊走世界,重新集合你的同伴了。」蒙說。

尼菲特突然雙眼發亮,有一股衝上去抱住蒙衝動。

「謝謝你……」尼菲特接過地圖,淚如雨下。

「在找到『完美』之後,你想得到甚麼…」蒙突然說。

「甚麼意思?」尼菲特用袖拭淚,問。

「這是我出發前被問的問題,也許可以幫到你。我們會再見的,尼菲特。」蒙點點頭,轉身跑回浮島去。
。。。。。。。。。。。。。。。。

尼菲特升回甲板上,火良野馬上搶過地圖。

「真的嗎?!洪巴的夢之島就在附近阿!」火良野喜道。

「『入港證』,這玩意很難找到吧?」秀子苦笑道。

「打敗外海的水生怪物或海盜就有極低機率掉落。」丁格答道。

「我好像…聽說誰提及入港證呢……」尼菲特皺眉說,努力在腦海中回憶。

「快想起來!我們第一個出發尋找他,然後就可以接走所有聖三一的成員了!」火良野喜道。

尼菲特咬破手指沉思,突然瞪大眼睛。

「我記起來了!」
。。。。。。。。。。。。。。。。。。。。
2020-06-14 21:55:49
第五神宮———————

本來綠草盎然的女神宮地發生可怕的變異。

籤籤細草突然變成一塊塊肥大多汁的厚葉,參天古木也變得矮肥起來,不時滲出有毒的白汁。百花爭豔的畫面也一去不復,全部花兒都變成朱紅色,花瓣萎靡不振,配合四周腐敗的土壤形成煉獄的風光。

然而,神宮中央的土地變異得越利害,連泥土都變成不尋常的彩色。

那裡有一座被炸得半毀的工廠,大量身穿重黑布的玩家出出入入。

一輛裝甲車駛入彩泥區,附近的玩家立即肅立。

戴着防毒面具,渾身纏着不穩定閃雷的彪形大漢走下來。

他昂起頭,直進走入工廠之中。

工廠已經被炸剩外穀,卻被德國玩家嚴守着。

「大元首!」另一個戴着防毒面具的人正站在一個巨坑邊緣,看到元首後立即敬禮。

「有進展嗎?」大元首問。

「有……夜神的布料經加工後……可以困住提勒斯聖座的純魔力。它正下方就是白境,即是我們得到兩個神宮的魔力供應。」該名老鷹答道。

「你要多久時間將這些魔力用於武器之中?」元首問。

「不肯定,半年吧?」老鷹皺眉道。

「你有三個月。」大元首冷冷道,然後頭也不回,轉身離去。
2020-06-14 21:57:26
返工+學業雙重打擊,寫文減壓 但依5我想慢慢細,又唔夠時間,娛成另一個壓力次次出文都好減壓
就嚟完sem 就嚟解放

(人工高啲仲好)
2020-06-14 22:04:55
加油生活迫人
Btw蒙係耶穌?Wtf?
2020-06-14 22:18:36
我都係兩個星期前完sem 依家好撚爽
2020-06-14 22:20:06
屌你啦,我一年3個sem
sem break係-4日
sem2未完 sem3已經開始
2020-06-14 22:20:21
2020-06-14 22:28:58
啊門
2020-06-14 22:29:18
多謝你出文
2020-06-14 22:34:41
其實我想出文,但好撚多野做,結果壓力大到乜都唔想做,結果所有野都壓到最後一刻先做
2020-06-14 22:35:11
出文先有價值,工作依家搵唔到滿足感好撚痛苦
2020-06-14 22:40:13
你近排做野點 冇跟進好耐
2020-06-14 22:42:18
唔好提 老闆知我要實習 壓我價 賤過地底泥 我就嚟要賣菊花
2020-06-14 23:00:53
入港證懶然到 又要返亞洲?
2020-06-14 23:16:16
德國打爆左白境?

多多之前又打爆左”闇之宮”?

超越亞特蘭斯既技術=傳送門?

兩個亞洲 係咩玩法
2020-06-14 23:21:55
我哋呢到唔急 想冩先寫啦
2020-06-14 23:39:04
「你又要莫視民意嗎?」丁格剔起眼眉問。
漠視

「。。。。。。。。。」尼菲特跟丁格又對望一眼————覺得蒙根本是外星人,他的答案很利害,但完全不實用。
厲害

「這是第六條問題了,丁格先生,但不要緊。亞特蘭蒂斯會遇上兩個主要演化事件———『魔熔彈』的研發及『大讖悔』。現在你們正向第一件事前進,假如這時候大家不同心協力重建世界的話,『大讖悔』就不會出現。亞特蘭蒂斯就會在無盡的殺戮中被毀滅。」蒙說。
假如這時候大家不同心協力重建世界的話,『大讖悔』就不會出現。
呢句野前句同後句唔應該都係「不」,你想講
假如這時候大家不同心協力重建世界的話,『大讖悔』就「會」出現。?

蒙相有所失地目送丁格。
若有所失

籤籤細草突然變成一塊塊肥大多汁的厚葉,參天古木也變得矮肥起來,不時滲出有毒的白汁。百花爭豔的畫面也一去不復,全部花兒都變成朱紅色,花瓣萎靡不振,配合四周腐敗的土壤形成煉獄的風光。
一去不返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