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6-08 17:24:11
唉...唔怕講 兩年前冇乜生活壓力 依家開始覺得搞唔掂
開始壓力大到影響我思考 依個狀態我好似係口枯井挖水咁
所以我寧願唔寫 保住個質量仲好
2020-06-08 23:39:42
其實我自己都唔係好明樓b點解會咁-

keep返星期三六咪好囉到你真係儲左一大堆文先喇,記住讀者們係想被manage好個expectation
你想比驚喜無問題但唔該確保左正餐先喇

咁多位等佢星期三按時出十卜十卜
比d支持佢喇佢現實世界面對緊難題
2020-06-08 23:49:09
係 M底 無啦啦話自罰一篇(但係又甩底)
2020-06-08 23:56:07
佢有好好既出發點,但係係因為現實逼人

大家唔好負皮佢啦佢唔開心架
就好似佢成日唔理我個種唔開心
2020-06-09 01:30:15
支持樓 B
2020-06-09 01:31:18
慢慢啦 我等你
2020-06-09 18:15:13
繼續屌文
2020-06-09 20:08:49
即係水龍巴幫手坦左今日,變返星期三先有文?
2020-06-09 20:34:36
2020-06-09 22:59:12
聽日一次過
2020-06-09 23:16:30

補住血先,佢再甩先鞭
2020-06-10 01:33:58
巧期待 巧興奮
等樓B出文
急不及待好想玩玩了
樓B加油
2020-06-10 02:24:29
2020-06-10 11:29:32
2020-06-10 13:36:47
2020-06-10 16:47:15
文啊,屌
2020-06-10 17:01:08
2020-06-10 17:19:52
======================
第七十二章-----奴隸主

======================
柏林城郊————

風和日麗的田園風光驟變成雷電交加的天災。

「暴風雪!」
「地墁撼擊!」
「殛雷!」

上千名玩家頂着狂風暴雨在泥濘中廝殺。

本來PvP戰爭是雙方排好陣勢拼個你死我活,數小時後便成王或敗寇。

可是柏林城外的戰鬥打了足足三日三夜仍未分出勝負。

隊型早被衝散,敵我雙方好像一池魚蝦蟹混在一起,你不知道後方站着戰友還是敵人,因而多人被友軍誤傷。

數小時前天空仍被飛龍的巨翼蔽蓋,翼騎兵的空中座騎非死即傷。雙方隨即換上陸行座騎,加入地面的大混戰。

正當每個人都在無盡的戰鬥中逐漸迷失時,有一團騎士七進七出,衝鋒、輸出、撒離,每個動作也同步完成,散渙的敵軍根本擋不住他們。

「集合!!!」安多莉亞在混亂的戰場中舞動醒目的龍紋軍旗。

四周的騎兵火速湧過來,驅散附近的敵人。

「『三倍動能』要13秒冷卻,『忍耐』及『堅定』有20秒。」他們馬上報告技能冷卻時間。

「艾力奧,你的手臂。」安多莉亞發現他的臂甲有一道裂口,不斷滴出鮮血。

「不管了……」艾力奧掀起厚重的頭盔,直接將水瓶倒入盔甲裡降溫。

「安多莉亞…我只剩下這隻劍齒虎而已…只能再打兩波。」一名騎士輕撫跨下負傷的巨獸,哀道。

它崩斷一隻牙,毛髮被血染成一束束,狼狽的樣子盡失霸氣。

「該死,現在他們可以從神職者處復活…不殺死附近神職者的話就變成無盡的消耗戰。」安多莉亞知道戰友的體力已經透支,再耗下去城牆必定失守。

現在他們處於戰場的邊緣,正好停下來仔細觀察戰場。

「矣!你們看!」她站在白狐狸上眺望戰埸,發現敵軍分批從遠處的樹森中出現。

「也許…他們的先知就躲在樹林裡。」艾力奧凝重說。

騎士們不約而同投射出恐懼的目光。

「安多莉亞…你該不會…要我們突襲那個樹林吧?」他們吃驚說。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衝個魚死網破。反正---可以無限復活。」安多莉亞放下緊慎的態度,咧起輕狂的笑容。
。。。。。。。。。

騎士們騎上狐狸、雪豹、戰馬等腳伐較輕的座騎離開主戰場,悄悄繞到敵人的遠右翼進入森林。

這次由艾力奧發號司令,安多莉亞則坐在他背後。

靈巧的獸群排成密集的隊型,以最小動靜高速接近敵軍。

未幾,一發子彈正面擊中艾力奧的肩甲!

「加速!!!」艾力奧舉起大旗,騎士們紛紛換出犀牛、野豬等衝鋒型騎騎。

他們以排山倒海之勢破木前進,果然在前方遇上一道敵軍防線。

「五倍動-----」艾力奧一馬當先,騎着鐵皮犀牛撞入敵軍中央。

但敵方的守魂使以逸待勞,以堅韌的體質硬扛衝擊力,加上後面站着幾個聖職者為他們回血,令艾力奧的衝鋒無法造成傷亡,只是將防線推後幾步而已。

不過其餘的騎士也使用技能撞向同一個位置。

「五倍動-----」澎!
「五倍動-----」澎!
「五倍動-----」澎!

澎~~~~~~~整道防線被撞凹。

雖然多個守魂使重傷骨折,但躲在後方的神職者眨眼間就治好他們的傷。相反騎士們逐漸被包圍,更開始有人被拉座騎斬殺。

災難即將發生,但安多莉亞仍然未出手。

她一直昂起頭,努力尋找着……

終於---安多莉亞看幾個敵人在一個紅髮的神職者腳前復活。

他就是安多莉亞的目標---移動教會,先知!

她一躍而起,在空中張開單片黑翼,羽毛飛揚。

「她如何換座騎的?!」守魂使誤以為安多莉亞是四轉的翼騎兵,在狹窄的情況無法升空。

安多莉亞把槍尖對準先知,巨翼一收---

「天虹衝擊!」她化成一道虹炮,單槍匹馬轟入敵人核心之中。

神職者見狀頓失方寸,立即以大量神術保護先知。

剎那間,前線的守魂使失去技能輔助,buff陷入幾秒的真空---

「就是現在!!!七倍-------」艾力奧舞旗狂吼。
「七--------」
「七--------」
「七--------」
「七--------」
「七--------」
「七--------」
「七--------」
「七--------」
「七--------」
「-----部動能!」

整團騎士像人肉炮彈一樣直撞入聖職者群之中!

他們的突擊成功摌飛擋路的守魂使及數個聖職者,可是被先知的「聖之障壁」擋下來!

「快救!!!」
「殺回去!!!!」
「保護先知的命要緊阿!!!!!」四周的敵人全部放棄崗位,如潮水一樣湧回來救人。


勇敢的騎士們只有5秒輸出。

可是眼前的先知身穿重甲,體形壯健,顯然是自保型的玩家。

佔盡人數優勢的騎士們死命地砍也傷他不到半血。

下一秒,技能鋪天蓋地打來,多人落馬。

「系統提示:xxxx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xxxx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xxxx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xxxx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xxxx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xxxx 血量剩餘20%」
「系統提示:xxxx 血量剩餘20%」

安多莉亞左衝右突也殺不出重圍,最後亦在火海之中倒下了………

「----DEAD-----」

「載入中 請稍侯------」
。。。。。。。。。。。。。。。。。

純黑色的世界開始響起背境音樂,然後是登入的畫面。

安多莉亞再次張開眼,發現眼前只有一個視窗。

「角色 安多莉亞(死亡)
請選擇以下復活地點(距離排序):

A)先知‧愛謬 (0米)*消耗亞特蘭蒂斯原水晶x1
B)先知‧基建斯(355米)*消耗亞特蘭蒂斯原水晶x1
C)先知‧巴伯倫(359米)*消耗亞特蘭蒂斯原水晶x1
D)提勒斯小聖堂(540米)
E)柏林大教堂(681米)*消耗亞特蘭蒂斯原水晶x1
F)先知‧奧巴馬(1902米)
G)先知‧華盛頓(1938米)
H)先知‧羅斯福(1940米)
I)先知‧哈里遜(1977米)
Z)進入靈魂狀態」

「矣…哪來這麼多先知?!」安多莉亞驚見一批未曾聽說的玩家出現在2000米外。

5轉的先知是供不應求的職業,能夠湊上一兩個已經足夠改變戰局。

現在竟然有4個先知同時出現,絕不尋常。

「在他們身邊復活…跟教堂一樣不用消耗水晶?!」安多莉亞仔細一想,開始明白為甚麼戰鬥的人數越來越少。

他們是誰?!

為甚麼可以聚集這麼多先知?!

「反正可以無限復活…沒有問題吧……」好奇心驅使下,安多莉亞按下F。

「載入中 請稍侯-----」
。。。。。。。。。。。。。。。。。。。。

畫面慢慢變白,背景音樂也褪去。取而代之是沙沙海浪聲。

睜開眼,太陽掛在萬里無雲的晴空中。

沙沙~~~~

海浪柔波輕輕沖刷着安多莉亞疲倦的身體,加上暖暖的陽光烘着,突然有種曬太陽的舒適感。

突然,一個影子擋住陽光,向安多莉亞伸出友善之手。

「起來吧,朋友。」一把磁性的男中音以輕鬆的美式口音說。

安多莉亞站起來,瞇起眼睛查看男人,發現他是一個穿着神道服的黑人。

「你是誰…?盟軍的後援嗎?」安多莉亞問。

「不…我們是所有人的後援。」黑人苦笑道。

「裝神弄怪…我只好奇為甚麼你們可以集合 」安多莉亞說着,眼睛沿海岸線遠望,突然說不出話。

男人援援打開手臂,向安多莉亞展示整條海岸線上的戰艦!

數十艘帆船戰艦停在海岸線上,成千上萬個玩家在沙灘紮營。

帆布、帳蓬、營地豎起的旗幟全部印着同一個圖騰-----十字架與玫瑰。

「西教庭…來拯救大家了。」黑人笑道。
「………………」

。。。。。。。。。。。。。。。。。。。。。。。。。
2020-06-10 17:20:34
烈日當空的茫茫大海上------

桑雅用繩索纏住腰,半身吊在船外。她舉起長弓,瞄準在船邊游戈的鯊魚。箭尖跟着鯊魚的動作擺動,慢慢跟上它的節奏,最後更同步起來,就在這一刻----桑雅放開指尖,一杖疾箭貫穿鯊魚腦門。

「射中了~~~」眾人拍手叫好。

但他們沒有拖鯊魚上來,反而任由它在海中抖動,留下一條長長的血尾巴。

船體突然晃動,尼菲特跟丁格對望一眼,齊齊拿出神杖,對準鯊魚………

突然,一個龐然黑影在海底成形,將鯊魚附近的水域推起!

一條深海巨魚張開血盤大口咬住鯊魚,玩家馬上轟出暈眩魔法將它擊昏。

「喲阿~~~~~~~~」赤裸上身的火良野拿着一柄大劍就跳下去!

「火良野君你的腰繩未綁好阿!」秀子想捉也捉不住,眼睜睜看着繩尾跟隨火良野飛下汪洋之中。

「WTF!!!!!!!!」火良野在空中亂舞,然後扑通一聲落水。

他三扒兩撥游到反肚的巨魚旁邊,抓住它的鱗甲爬上雪白的肚皮上。

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腰繩綁得妥妥,原來秀子扔下另一段繩跟他開玩笑而已。

「你剛才不是很帥嗎?」丁格揶揄笑道。

火良野白眼一翻,用大劍劏開魚肚,然後將巨勾刺入魚腮裡,讓船上的人吊起來。

他們肢解大魚,用鹽漬好,剩下不能儲存的部份煮成簡便餐大快朵頤。

「阿~~~目的地夢之島在哪裡阿~~~~」火良野開始感到無聊,對無窮無盡的海景已經生厭。

「綜合我收集的情報,應該不遠…吧?」丁格尷尬道。

「喂!!!!!!快移動你們愚蠢的屁股上來阿!!!!!」站在帆杆上的桑雅驚呼。


瞭闊的海洋上,帆船就是你的城堡。

然而……他們看到水地線上有一條食指長的黑線。

「那是島吧?!距離這麼遠!」秀子驚呼。

大家立即歡呼,舉起暢飲。

「等一下……」桑雅舉起狙擊槍,發現那條黑線有異。

它以能夠目測的速度變大…而且附近劈開兩條海浪。

「它……該不會移向我們吧?」桑雅驚道。

「讓我看。」尼菲舉起望遠鏡,驚見黑線上有樹有山,當真是一個島嶼,而且正移向自己!

「那是…移動的島嶼?!夢之島嗎?!」尼菲特道。

「它才不會衝動好嗎?!喂,才幾分鐘它已經變大一倍有多了!」丁格慌張起來。

「吓?即是甚麼?火良野問。

「我們要撞上它了!!!!」桑雅怒吼。

尼菲特愣住一秒----

「滿左弦,全速前進!!!!!!」尼菲特馬上下令五月花號加速。

可是移動島嶼眨眼間就到臨,他們好不容易才駛到島邊,但那個島竟然轉彎飄向他們!

「撞鬼了!那是甚麼阿?!」船上的人陷入恐慌之中。
然而---那個島慢慢停下來,一波波巨浪拍向五月花號,已經令船拋來拋去。

「有人來了!!!」桑雅大叫。

「我不見船阿!?」尼菲特看穿望遠鏡也找不到船帆。

「不,他走過來!」

桑雅指着波濤大海之中---有一個穿粗衣麻布的男子踩在水面上…徒步走過來了……
2020-06-10 17:38:25
是文呀
2020-06-10 18:15:34
阿蒙
2020-06-12 09:31:50
移動島係超巨形生物,又受玩家指揮

一直冇人找到的澳洲糧倉出現了?
2020-06-12 23:38:05
海王類要出現了

btw有文無人推,幫MM回下血先
2020-06-13 04:33:26
甚平
2020-06-13 08:53:05
甚平係魚人,唔係海王類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