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9-09 23:04:14
又冇文 屌
2020-09-09 23:09:32
======================
第一百一十二章—————誰沒有罪,就用石頭砸死她

======================
「系統提示:殉道者‧惡魔‧貝亞 出現」

猙獰的少女站在祭壇中央,被玩家包圍,儼如劇院舞台上的主角。

她雙眼透出血色紅光,當你被她凝視時立即覺得渾身不自在。

這並非甚麼症狀或遊戲效果,而是……你隱若感受到她發自內心無窮無盡的憎恨及怨毒,精神上無法承受那種憎恨而想逃避的不調和感。

「惡…惡魔?!」騎士們腦海閃過貝莉亞軟懦的樣子,然後再看看眼前猙獰的惡魔,驚覺昨晚身邊躺了一隻怪物。

安多莉亞早猜到貝莉亞有古怪,可是她展露真身時仍嚇出一身冷汗。

惡魔背對自己,但散發出來的壓逼感足絕非平日輾壓的NPC能夠比擬。

「安多莉亞~這位是————」艾力奧拉着一個卷髮的黑人來到安多莉亞面前,正想介紹時馬上被黑人打斷說話。

「全部人都別碰任何東西,那麼就不會觸發『機制』!安多莉亞小姐,你叫我邁爾卡就可以了。你們有沒有跟惡魔戰鬥的經驗?」邁爾卡沒有浪費時間跟安多莉亞贅述,開門見山問。

「沒有…我們第一次遇到惡魔…」安多莉亞如實相告。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聽從我的指揮。雖然惡魔不易對付…但依照機制打就沒有危險。」邁爾卡拍胸說。

他的微笑簡單如一道雨後晨光打到安多莉亞臉上。

「不介意,請指揮我們!」安多莉亞急忙說。

「惡魔通常有兩個階段,第一段為物理攻擊,第二段為精神攻擊,可能有第三段甦生狀態。但這隻惡魔看上去甚弱,所以————」正當邁爾卡為安多莉亞惡補PVE知識時,祭壇漸漸被一個半圓血霧包裹起來。

「你看到吧………你在看吧………」貝亞撐開圓渾的眼睛,對天空自言自語。

「你們幹甚麼了?誰觸發了機制?!」邁爾卡急忙起到前方,問。

「我們甚麼都沒有碰阿!是他們吧!」鐵三角成員立即指着騎士。
騎士們立即舉起雙手,以表無辜。

「會自動觸發的機制……?不管了!全員為武器附魔,馬上要開打了!」邁爾卡舉起象牙長棍,大喝一聲—————

「撒水禮!」鐵三角的聖職者將一瓶金水濺到同伴身體,他們的武器立即發出光茫。

「系統提示:武器附魔 攻擊轉成180%聖屬傷害,剩餘時間59分59秒——」
「系統提示:武器附魔 攻擊轉成180%聖屬傷害,剩餘時間59分59秒——」
「系統提示:武器附魔 攻擊轉成180%聖屬傷害,剩餘時間59分59秒——」
「系統提示:武器附魔 攻擊轉成180%聖屬傷害,剩餘時間59分59秒——」
「系統提示:武器附魔 攻擊轉成180%聖屬傷害,剩餘時間59分59秒——」

「180%?!」騎士們不可思議地盯着手中發光的騎槍。

「這是很昂貴的『米迦撒教堂』遺址底下的不枯聖泉泉水,效果當然利害!」聖職者笑道。

「血綻蓮華…」貝亞緩緩提起右手,在人群中召出一朵血玫瑰,然後五指一扣,整朵血花像水球一樣爆開。

「安多莉亞,小—————」艾力奧赫見血球就在安多莉亞旁邊,奮不顧身撲過去。

「天使鱗片!」豈料鐵三角的聖職者反應更快,幾乎在貝亞施放技能一刻同步使用神術,為每個玩家額上黏上一根羽毛————

叮叮叮叮叮!

血球射出來的血針全數被羽毛抵銷,整個團隊未掉一血。

就在聖職者在電光石火間擋下貝亞攻擊的瞬間,守魂使立即反擊!

「血諾之盾!」貝亞蹲下來,用一個厚厚的血盾罩住自己。

「天護衝擊!」守魂使以巨盾護身,化成一道激光撞過去。

啵沙~~~~~巨盾如大石入水,撞出幾圈血花,綻到天空變成雨點灑下來。

「可惡~~~~~~!」貝亞大怒,伸手抓向守魂使,想吸他血。

「元神重擊!」可是守魂使根本沒有防守的意思,更握緊拳頭,猛力錘向地面。

貝亞頭頂突然冒出一個金色神拳,猛轟下來!

澎!!!!!

「哼~~~嗯~~~~~~」貝亞舉起雙手接下重拳,可是神拳力度異常巨大,她纖幼的腳不勝負荷,單膝跪下來。

「火龍舌息!」此時魔源師衝上前,對無法動彈的貝亞噴出一條熾熱的火焰。

本來火魔法的傷害已經夠猛,附上聖屬後殺傷力更是突破天際。

火焰變成純金色,站在數十米外的安多莉亞感到裝甲也被烘暖。

「等一下!」邁爾卡突見貝亞漆黑的身影蹲在火焰裡動也不動,三份一條血量被鎖定。

「她有『控場盾』,趕快將CC!」邁爾卡自己也舉起象牙棍攻上去。

「盾擊!」
「冰凍術!」
「拉洛的榮光!」
鐵三角的成員立即朝貝亞扔出所有控埸技能。

「甚…甚麼?!」安多莉亞反應不過去,問艾力奧。

「不知道,但我們有『重撲』這招單體暈吧?」艾力奧換上最輕巧的雪鹿座騎,朝貝亞撞過去!

「重撲!」
「重撲!」
「重撲!」
「重撲!」
「重撲!」
「重撲!」
「重撲!」
「重撲!」
「重撲!」
「重撲!」

瞬間,十多隻猛獸從四方八面撞向貝亞!

她被鎖定的血量眨眼間被打碎大半,僅剩下兩格。

「哈,她也太弱了點!」咬唇見貝亞不會反抗,抽出長劍瘋狂砍向惡魔。

「要不得!快走!!!!!!」邁爾卡急忙大叫!

鐵三角如操兵一樣同步後退,不消半秒已經彈開十丈離,留下一群傻頭傻腦的騎士。

「哼……哼哈哈哈……哇阿~~~~~~~!!!!」貝亞突然奮起,朝天狂呼。

砰一聲,她最後一格被鎖定的血量突然粉碎,然後血量如洪水般倒灌回去———瞬間滿血了!

她不但回滿血,連皮膚也長回來,變一個赤裸的少女。

「快走!聖庇所!」鐵三角的聖職者馬上召出護盾罩住騎士。

「再貢獻一點吧……旅人………」貝亞猙獰笑道,然後豎起食指,在空中畫圈。

她身邊泛起紅墨汁一樣濃的血霧。

血霧穿透入聖職者的護罩,慢慢凝聚成一個血環套住玩家。

「糟糕,快逃出那片血霧!」鐵三成的人已經跑到祭壇邊緣,朝中心的血海大叫。

「太遲了……鮮血曇花!」貝亞突然扳下食指,血環劇烈收縮!

咇咇咇~~~

「咬唇!艾力奧!!!!」安多莉亞剛剛逃到血霧外,當下回頭,赫數條血柱射上高空。

留在血霧裡的人直接被轟掉一半血。

「拉…拉我一把…………」艾力奧吃力爬出血霧。

安多莉亞馬上將他拖出來,驚覺地上留下一條鮮血軌跡。

「他們都流血不止!淨化術!天極回春!大地聖歌!」聖職者馬上打出三個神術穩住騎士們的血量。

「趕快替他們止血吧!回血不管用阿!」安多莉亞急起來。

「要冷卻阿姐姐!你們不懂就別打,避招就好了!」聖職者不悅說。

「糟!你們看她的血量!」守魂使驚道。

貝亞的血條上方突然疊了足足兩條護盾值,顯然是剛才從騎士身上吸回來的傷害。

「全部……都是我的!」此時貝亞突然高舉右手,護盾值瞬間急降,上空漸漸浮現一個巨大的黑血球。

當全部人都後退,並架好防禦姿態,突然有一人反衝向貝亞。

「銳刀懲戒!」夢魘閃到惡魔背後,使出全身之力背刺貝亞!

「阿…………………」貝亞感到整個身體劇震一下,卻不疼痛。

可是————砰!她整條護盾值應聲粉碎。

「護盾?笑話。」夢魘冷笑一聲,然後兩個走伏閃回邊緣。

「血綻蓮華…」貝亞冷冷道。

黑球突然變成一隻海膽,然後全方面射出血針。

咻咻咻~~~血針如子彈般擦過耳邊,有人閃避不及被貫穿胸膛,當場
倒地不起。幸好聖職者再次以聖術保住他的命,將他從瀕死邊緣拉回來。

「幸……她沒有技能了吧?大伙兒…上!」邁爾卡一聲令下,玩家們群起反攻。

守魂使先撞向貝亞,以巨盾壓住她的身體;夢魘從旁突襲,刀刀穿腰;甚至法師也衝上來舉魔杖敲她的頭。

貝亞的血量暴瀉,瞬間眼剩下一半。

意外地,貝亞被按在地上毒打,口腫鼻青,連右手都被夢魘砍下來。

她並非沒有反擊,而是反擊不了………縮成一團,不吭一聲。

「哈!無相惡魔是吧?!放棄魔性是吧?!給我打!」邁爾卡越打越興奮,更用長棍猛扑貝亞的頭。

「放棄魔性?」安多莉亞擠不上去,只能用長槍在後面篤篤篤,希望騙到一點傷害可以分獎勵,聽到邁爾卡講及無相惡魔時問。

「它們就是…放棄大部份魔性的惡魔。簡單之,就是垃圾!你們走運了!」守魂使舉起大盾,狠狠閂斷貝亞的右腿,然後當戰利品舉起來。

貝亞漠然地躺在地上,她沒有注視身訪的玩家,而是痴痴呆呆地仰望夜空。

「你看到嗎………你看到吧………」她喃喃自語,手中握着某樣東西。

此時騎士們不約而同退到後方,面面相覷————我們在幹甚麼?

正當玩家們化成一群鬣狗分屍時,安多莉亞赫見四周湧來一波人偶。

「小心!!!!!」她立即大叫,玩家們馬上守身。

「嗚~~呀~~~~」數十隻無相惡魔張開血盤大口咬向他們。

「退開!退開阿!!!!」騎士們嚇得圍成一團,用長槍指嚇怪物。

「我妖!」守魂使一劍刺向第一隻無相惡魔。

它突然發出尖耳的慘叫,雙手捉住玩家的劍柄,嘴巴溢血。

「你知道自己有多麼醜樣嗎?!?!?!?」守魂使運勁抽起長劍,整隻無相惡魔被他劏開一半。

「哈!他們很低防,跟紙片一樣,殺阿!」邁爾卡笑道。

無相惡魔就好像燈蛾撲火一樣,前仆後繼撲向玩家,眨眼間滿地屍骸。

背景音樂突然由輕快的牧童笛變成低沉的大提琴,整個氣氛都沉鬱下來。

「不……你們不要………」貝亞看着無相惡魔被屠殺,虛弱地搖頭。

「哈哈哈哈!這是刷裝聖地吧?!」
骨頭被敲碎———

「殺阿~~~YO HO~~~~~~」
肌肉被削斷———

「不要…不要阿!!!!!!!!!」貝亞突然聲嘶力竭狂吼,嚇得玩家急忙後退。

「嗚阿!!!!!你在看吧!!!!我知道你在看!!!!!!!!給我…看清楚了!!!!!!!!!!!!!!!!!!!」貝亞突然抓破自己胸膛,露出純黑色的內心。

剎那間,附近的無相惡魔也抓破自己的皮囊,化成縷縷輕煙飄入貝亞身體裡。
2020-09-09 23:10:04
「哈~第二段了!」邁爾卡不以為然說。

安多莉亞驚訝地看着鐵三角的隊員,不明白為何他們可以如此淡定。
這…還是劇情嗎?

可是吸收附近無相惡魔的貝亞只是回復少許血量,僅長回四肢而已,並沒有新的壓逼感。

「你在看…很好……見證我………得到旅人力量的一刻吧。」貝亞剔嘴一笑,然而蹲下來,將自己的手刺向石杯。

「等一下,她說甚麼?!」鐵三角玩家大驚。

當石杯刺穿貝亞手掌的一刻,整個祭壇爆出刺眼的藍光,然後從外圍開始一圈一圈熄滅。每一圈雕文熄滅,貝亞腳下的藍光就越強。

直到最後一刻,貝亞幾乎沐浴在無上的聖光之中。

「這就是……旅人的力量!」貝亞突然仰天大笑,然後綻放出一波閃爍光茫,點亮半個麥塔魔薩斯森林。

可是附近的夜虹樹亮沒有幾秒,光茫馬上暗淡下來,然後以驚人的退潮速度萎縮,最後變回一片漆黑。

「這……難道……」貝亞驚覺腳下的光茫也褪去。

「聖十字驅魔地符!」聖職者趁機召出神符,鎖住貝亞的活動。

「嗚夠~~~~~~~嗚阿!!!!!!!!」貝亞瞬間全身沾上白色的聖火,痛苦地猙獰。

「攻上去,攻上去!!!!」邁爾卡下命總攻命令,全埸玩家一擁而上!

最後貝亞被守魂使用巨盾倒在聖符上生烤。

「原來…都是謊言…………最會說謊的……才不是………惡魔……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貝亞在聖火中淡然苦笑,然後沉默下來,化成一堆灰燼。

「系統提示:已擊敗 殉道者‧惡魔‧貝亞」

玩家們迴起來,盯着地上一團骨灰。

「完了?」騎士們環顧四周,惡魔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應該打完了…但好像缺少一點刺激感。」鐵三角的玩家意猶未盡,說。

「惡魔也…太弱了吧?」安多莉亞皺眉問。

「他們都放棄了魔性…這種惡魔通常弱得避開玩家…為甚麼她要這樣做…」邁爾卡也百思不得其解。

「不會吧,沒有裝備?!」此時守魂使不屑地用腳撥散貝亞的骨灰。,突然發現骨灰中有一張紙,上面似乎有幾串字。

正當他彎腰打算拾起紙張時,突然全場玩家被紅光鎖定。

「這……這是—————」這種無法抵抗的感覺,只有一個可能性———被系統鎖定,即是—————

一個白袍男生緩緩飄下來。

他穿過玩家的身體,然後從貝亞的骨灰中撿走那張紙片。

「G——GM!!!」他們在白袍上認出GM獨有的彩色編號。

他是GM00—1,即是僅次大GM的管理員!

GM望了玩家一眼,再打開他的七彩介面,按幾個指令。

背景音樂突然由輕快的牧童笛變成低沉的大提琴,整個氣氛都沉鬱下來。

然後GM憑空消失,同時紅光解除,玩家再次活動。

可是連串的不協和事件令他們興奮不起來,更有種揮之不去的不安。

到底貝亞放棄魔性的原因是甚麼………
2020-09-09 23:35:10
唔夠呀
多d 多d
2020-09-10 08:34:40
打完惡魔唔出裝得張紙,之後gm出現收走張紙唔俾人睇……

點解我會諗起真子變咗做油燈NPC
2020-09-10 18:06:32
2020-09-10 18:06:42
2020-09-10 20:56:31
連串的短文令毒毒興奮不起來,更有種揮之不去的不安。

到底樓B放棄每日一萬字的原因是甚麼………
2020-09-10 20:57:50
溝女
2020-09-11 14:24:24
打機
2020-09-11 17:35:06
水龍巴












選我正解
2020-09-11 18:17:32
對唔住都要講句 一定唔係
2020-09-12 18:48:00
文呢
2020-09-12 22:19:24
星期六 冇文
2020-09-12 22:38:28
見到有新回覆滿心歡喜入黎
原來都係冇文
2020-09-12 22:51:02
聽日出 我仲未返屋企
2020-09-12 23:03:47
新回覆一定係我屌文
2020-09-13 12:46:45
2020-09-13 22:22:39
一日又就過去了
2020-09-14 00:28:30
又返唔到屋企呀屌你
2020-09-14 01:02:28
========================
第一百一十三章———————醇酒

========================
「系統提示:已擊敗 殉道者‧惡魔‧貝亞」

紅光解除,玩家們面面相覤———

「剛才那個…是GM吧?」騎士驚道。

「你們跟GM很熟嗎?」艾力奧問鐵三角的人。

「怎可能…一般GM只會在更新前後出現,這次也是我們第一次在野外見到GM。」神職者說。

當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時,邁爾卡用瓶子盛起貝亞部份骨灰。

「你知這是甚麼一回事嗎?」安多莉亞走過來,問道。

邁爾卡沾起少許骨灰,在指尖輕輕揉搓,一邊沉思。

「我們稱這類非主線或副本的劇情為『洐生劇情』,有時侯GM會出現確保沒有bug出現。但GM有一條原則,就是絕對不介入遊戲發展。惡魔理應身上有魔性燃料、咒術書或素材。可是貝亞連半分錢也沒有,十分奇怪。再者……為甚麼GM要取走她手上的紙片?」邁爾卡將問題拋回安多莉亞臉上。

「也許他不想我們得到那張紙片吧?」安多莉亞直接回答。

「那就引起更大的問題…GM直接刪除那張紙不就可以了嗎?」邁爾卡反問。

「可能他想知道那張紙寫甚麼呢~」艾力奧不以為然,笑道。

此時全埸玩家不約而同望着他,每一個都驚惶不矣。

「幹…幹甚麼阿?我有說錯嗎?」艾力奧皺眉問。

「不…你說得很對。這個正是重點……遊戲裡有甚麼是GM也不知道阿?」邁爾卡說,艾力奧恍然大悟,默默沉下頭。

「那張紙…有這麼重要?」他自言自語。

「唉~忙了半天,甚麼也打不好。我要下線了。」守魂使不悅說。

邁爾卡查看系統時間,驚覺已經深夜。

「我們要下線睡覺了,祝你們好運,萬事小心。」邁爾卡向安多莉亞伸手,笑道。

「謝謝你們出手相助。」安多莉亞欣然道謝。

「日後我遇上甚麼PVP麻煩,你要幫我們阿。」邁爾卡笑道,然後爬
上隊友的龍背。

「一言為定,交換好友?」安多莉亞問。

「系統提示:邁爾卡 已接受你的好友邀請。」

當翼騎兵準備拍翼飛上天空之際,邁爾卡再次回頭。

「如非必要…還是別上第五神宮了。」邁爾卡語重深長說。

「你是第三個告訴警告我的人…我知道那裡發生了意外,但有這麼糟嗎?」安多莉亞苦惱問。

「好自為之吧~再見。」邁爾卡揮手,帶着鐵三角的人離開麥塔魔薩斯森林。

血淋淋的祭壇再次回復平靜,可是地上躺滿七橫八豎的屍體。

石杯上盛着貝亞的骨灰,她死前的慟哭突然在安多莉亞腦海響起。

「唉…………」她嘆一口氣,然後變出座騎,沉重地攀上馬鞍。

「安多莉亞…我有點在意貝亞…」冷谷黯然說。

騎士們都默不作聲,完全感受不到分半凱旋的喜悅。

安多莉亞望了漆黑的森林一眼,知道裡面是危機四伏的深海,非自己等淺泳者可以越級挑戰的地方。

「算吧…有緣無份。回去鐵皮屋!」她一聲令下,洗走擾人的煩緒。

。。。。。。。。。。。。。

鐵屋大屋——————

「你們要的夜虹樹皮及反魔力有機質。」安多莉亞將一隻大布袋拽到守門人面前。

「不錯喔,等等,我好快回來。」守門人點算素材,笑道,然後轉身拉開鐵皮閘。

鐵閘躺開一刻,縫隙馬上透出一道昏黃的光線。

安多莉亞抬頭一望————赫見鐵皮屋內竟然放着數百台裁縫機,上面各有一個布克族人埋頭苦幹縫布。他們沒有無何表情,不斷重覆機械式的動作,甚至連門口有一群陌生人盯着自己也沒有反應。

「這…這是……」安多莉亞萬萬想不到這座鐵皮屋原來是一座工廠。
衣車嘰嘰喳喳響個不停,連站在門口的玩家也感到刺耳,他們無法想像在裡面工作的人是如何忍受這種噪音。

不一會,守門人拿着一批防毒面具回來。

「來~這是你們的貨。記住,損壞的話一定要縫補,不然你會遇到大麻煩。」守門人將面具交到安多莉亞手上。

安多莉亞接過面具,突然啞口無言。

謝謝?該感謝誰?

正當她腦袋一片空白時,守門人拿出一隻銀陀錶。

「你們隊伍中有法師或原靈嗎?」他問。

「………吓?」安多莉亞根本沒在聽,痴痴呆呆地問。

「法師,原靈,有嗎?」守門人反白眼重覆。

「沒有。」安多莉亞回答。

他隨即將陀錶交到安多莉亞手中。

「這是『魔力針』,假如它偵測到附近有魔力的話就會滋滋聲響。」守門人說,然後在安多莉亞腳邊點起一個小火球。

陀錶立即震動,並且嗡嗡響。

「哇~這玩意好實用。」安多莉亞得到新玩具大感興奮,笑道。

「讀數20開始有害、50就危險,80以上連防毒面具就救不了
你。」守門人說。

「好的……」安多莉亞馬上在陀銀上劃下記號。

「你們準備好的話,我就叫人來接你們上第五宮了~」守門人問。
安多莉亞望騎士一眼———

「好!」
。。。。。。。。。。。。。。。。。。。。

第五神宮———————

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

十多隻陀錶齊聲共鳴,激烈震動。

「白加大人,這裡93度,不可以再留了!!!!!!!」有人按住防毒面具,對白加大叫。

可是白加充耳不聞,哀怨地看着前方一個不斷噴出怪異紫漿的山洞。

「嗚……嗚!」旁邊一個暴君突然嘔吐。

他正想掀起防毒面具,附近的德軍立即撲上來按住他。

「別掀!你會害死我們阿!!!」

「快抬他走!」重裝神職者急道。

「白加!!!走了!!!」兩個人左右夾住白加,將她硬生生拖離那個山洞。

她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一直看着…看着……
。。。。。。。。。。。。。。。。。。。。。。。。

視線離開驚險的神宮,回到聖山山腳羊腸小道的一輛馬車上——————

「hEy i JusT meet yOu, aND this iS CRazy.
bUt HerE'S My nUmBer,sO Call mE mAYBE!」
柑柑戴着牛角帽,站在馬車上拿起酒樽當麥克風高歌。

她唱完,又將酒樽塞到積狗手上。

「ANd ALL THE oTHer bOYS,TRy to chasE Me!」積狗高亢地接唱,然後將酒榭塞到真子手上。

「But here's my number, so call me maybe。」真子尷尬地接下去,然後將酒樽傳給旁邊的人。可是她旁邊的查曼德急忙擰頭,雙打交叉,她只好將酒樹傳給隔一位的廢青狼。

廢青狼突然握緊酒樽,猛然站起來,深呼吸————

「為何不浪漫亦是罪名, 為何不轟烈是件壞事情?
從來未察覺我每個動作,沒有聲 都有愛你的鐵證!」他突然傾情獻唱,車上的人興奮得尖叫拍手起來。

「別胡亂站起來阿!」正在駕車的乞丐王子怒道。

查曼德根本未聽過這些歌,只好尷尬陪笑。

「抱歉,他們是這樣的,別見怪。你有甚麼懂的歌嗎?」真子苦笑道。

「我不懂唱歌啦~~」查曼德笑道。

喝得滿臉通紅的廢青狼突然瞪着他,然後將酒樽塞到他裡。

「你!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唱一首歌給真子!」廢青狼說道。

「wow~~~~~!!!」柑柑拍手叫好。

「吓,不要啦!」真子急忙拒絕。

「我真的不懂,求求你。」查曼德將酒樹傳給對面的積狗,可是積狗偏偏不接。

「那麼…真子替他唱!」廢青狼將酒樽塞到真子手上。

「矣?!」真子回神過來,酒樽已經在手裡。

查曼德突然搭着自己肩膀,感慨地點頭。

「真子!真子!真子!真子————」積狗叫囂。

「噓~~~~~~~~~」柑柑馬上叫停他,整輛車都安靜下來。

「呃……我…唱甚麼阿?」真子臉紅起來。

「唱甚麼都可以~」廢青狼雙手擱於腦後,一副等戲的樣子。

真子環顧一周,無法逃避大家熱切眼光。

「那…唱少少吧…」真子張開嘴,腦裡不知道該唱甚麼。

她想着想着,看到查曼德竟然也一臉期待。

真子腦海漸漸響起一種旋律,她嚥下口水…

「差不多冬至 一早一晚還是有雨
當初的堅持現已令你很懷疑 很懷疑
你最尾等到 只有這枯枝……」她唱着,不期然望着查曼德,然後急忙別開。

真子的歌聲細膩,在青翠的山谷中迴迴繞盪,悅耳動人。

「也許豐收 月份尚未到你也得接受」她唱着…眼睛再次望向查曼德。

今次她不再迴許,而是認真地看着對方。

「或者要到你將愛釀成醇酒,時機先至熟透……」

「wow~~~~~~~!!!」柑柑立即呼歡拍掌。

「不錯不錯。」廢青狼點頭說道。

「再來一首!」積狗笑說。

查曼德一味傻笑,卻在掌聲中悄悄別過頭去。

「好了~玩夠了,第三神宮要到了!」乞丐王子大叫,車上的人立即站起來眺望。

一個赤紅色的山谷就在前方………

「區域發現:第三神宮‧霸邪台」
2020-09-14 08:24:18
輕輕一推
2020-09-14 11:31:25
唱下歌就去咗半篇,我真係俾啲歌感動到喊啊

gm都唔知的事,睇嚟又好似前任太陽王咁,gm要清理啲AI了。
2020-09-15 08:53:55
技能解鎖:貼歌詞當寫咗文
2020-09-16 19:38:16
「區域發現:M底又無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