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5-04 19:37:47
又話爆嘅
2020-05-04 19:51:12
樓B係咁短,好似係
2020-05-04 20:29:36
乞兒仔去人妖巴應該會出事
2020-05-04 20:45:25
2020-05-04 22:34:20
五十七章———暗影的味道(下)
。。。。。。。。。。。。。。。。。
午夜,玩家們都沉淫在香酣美夢之中。

惟真子半夜爬起床,將惡魔兔裝進袋子,輕步跨過熟睡的友人,獨自走上山丘。

可是當她走到山腳,赫見查曼德弓起兩臂,伏在溪邊洗臉。

「你還好嗎?」真子生怕他病情惡化,急忙挑起他。
可是查曼德無半絲病狀,更是臉色紅潤,雙目瞪得大大。

「不知為何…我內心有般難以平息的騷動,難以入睡。」查曼德苦惱地爬頭髮。

「噢~失眠。你越逼自己睡覺會越精神,先放鬆心情吧。」真子笑道。

「你要去哪?」查曼德看到真子手中的布佞,好奇問。

「我打再探索一下遺跡。你要一起嗎?」真子問。
查曼德嚥下口水,點頭。

四周漆黑一片,可是抬頭就是一望無際的星宿,襯托出山脊完美的黑色剪影。

他們摸黑前進,真子柔軟的手不時碰到查曼德。

一暖…一冷…一暖…一冷…

查曼德眼睛看不到,卻放大了二人每次碰手的觸感。

他突然捉住真子的手,不想再放。

「幹…幹嗎?」真子被他一握,整顆心都軟下來,害羞問。

「對不起……」查曼德驚醒,馬上放手。

可是真子淡然一笑,輕輕牽着他的手前進。

「你不再放開就可以了。」她笑道。
。。。。。。。。。。。。。。。。。

來到山頂,真子沒有急着查看遺跡,更是跟查曼德坐到一塊石上,牽着手觀星。

「我以前失眠時就會坐在窗台上看星星。不知為何,看着壯闊的星空會覺得特別寂寞。」真子抬頭看着星星,苦笑。

「為甚麼你還要看?」查曼德好奇問。

「我也不知道…雖然寂寞,但內心很平靜。也許我覺得找到最美的景色,卻沒有喜愛的人分享…所以很可惜吧?」真子笑道。

查曼德看着真子,星宿的倒影就在她瞳孔裡閃礫。

他突然血衝腦門,攬住真子就是一吻。

真子先是驚嚇一跳,本能下抓緊查曼德雙臂。

查曼德越攬越緊,真子的手卻越放越鬆,二人像漿糊一樣黏起來。

「真子……我……」查曼德的手不安份起來,從真子的腰慢慢抓向胸部。

真子咬緊嘴唇,將頭牢牢扭向另一邊,拼命壓下推開查曼德的衝動。

可是查曼德見真子欲拒還迎的樣子,突然跳過她的胸部,想直接撕開真子的魔袍。

「不行!」這下出乎真子所料,大驚之下推開查曼德。

「這是…我…對不起!」查曼德晃晃頭,從美夢中驚醒。

他向真子90度鞠躬道歉,然後飛奔下山,回到馬車去。

真子抓緊自己的衣服,大口喘氣着。
。。。。。。。。。。。。。。。。

「嘖…我以為有好戲看了……」腳邊突然傳來低沉的男人聲,嚇得真子驚叫一聲。

她抓住惡魔兔的耳朵,將它揪起來。

「你果然是不折不扣的惡魔阿。」真子紅着臉說。

「當然!如果你們行房,我就以從中攝取魔力,成為強大的魅魔了!」惡魔兔奸笑道。

「明天,假如,有第三個人知這件事。你就會變成下一條香腸。」真子將它的耳朵綁起來,一邊微笑道。

「絕對不會~~~好痛阿主人!求求你放開我!」惡魔兔急忙求饒。

「你窺別人行房…就可以變成魅魔嗎?」真子好奇問。

「有機會而已…唉…魅魔是上三品位的魔種,我怎可能當上。」惡魔兔垂下耳朵,說。

「惡魔有分等級嗎?」真子好奇問。

「當然有。惡魔有五個品位。最上品的惡魔實力大概跟神使同級吧。」惡魔兔說。

「那麼你屬於那一個品位?」真子又問。

惡魔兔沉默下來。

「原來你連品位都沒有!難怪要附在兔子身上那麼廢!」真子捧腹大
笑。

「品位可以提升阿!跟要我吸收足夠的魔力就可以反殺你!」惡魔兔怒道。

「我等你~」真子訕笑,然後將惡魔兔放到地上,牽着它慢慢走向遺跡。

「剛才我在這裡晃了幾圈,然後你從我身上攝取某種力量。解釋一下。」真子站在空蕩蕩的遺跡面前,說。

惡魔兔像狗一樣嗅來嗅去,越走越接近北牆,最終跳帶真子跳上瓦礫頂上。

「嗅嗅…嗯…這裡有另一隻惡魔,但它沒有現身的意思。」惡魔兔說。

「惡魔?這裡不是教堂嗎?」真子好奇問。

「愚蠢的旅人,你沒有聽說鵲巢鳩佔的故事嗎?」惡魔兔冷笑道。

「吓?惡魔不會無源無故霸佔廢教堂吧?」真子大惑不解。

「這點我也不清楚…」惡魔兔認真說。

「你有方法跟他溝通嗎?」真子又問。

「我力量太弱了,他根本感應不到我存在。」惡魔兔用耳朵拭淚。

「那麼…我將魔力傳輸給你,讓你升級可以嗎?」真子靈機一觸,說。

「旅人阿…我準備好了。」惡魔兔慢慢站起來————在肚皮下擠出一根『小唇膏』。

真子瞬間凍僵———

「哼哼,讓你目識一下惡魔的大————————嗚呀!!!」惡魔兔正交疊雙手,『朝氣勃勃』說着,下體突然劇痛。

「讓我先廢了你的老二,再扔你入發情的母兔群中。」真子狠狠夾住「小兔根」,額角青筋暴現,說。

「嗚阿~~~~對不起!放手阿主人!!!」惡魔兔激烈跳腿,大哭求饒,真子才哼一聲將它摔到瓦礫上。

「噢………提勒斯女神阿…請看誰是真正的惡魔……」惡魔兔痛得耳朵也曲起來,抖動說。

「那麼我如何幫你升級?」真子皺眉道。

「我在剛才的帳蓬區感應到魔力流動,帶我回去,應該可以吸收足夠的魔力與這隻惡魔溝通。」惡魔兔說。

「帳蓬區?」
。。。。。。。。。。。。。。。。。。。。

「嗚阿~~~用力點…親愛的…好爽阿~~~~」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嗚阿~~~嗚阿~~~~~再快一點!」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要到了~~親愛的!!!!!」
熱泉噴射!

帳蓬中的情侶躺下來喘氣,赫見角落多出一隻兔子。

它四腳朝天,旁邊有一攤白汁,雙腳微抖。

「這隻兔子是甚麼一回事?」女玩家赤裸着身體,想抓起怪兔。

此時真子突然拉開帳蓬。

「對不起………」她全程垂下頭,拾起軟趴趴的怪兔,慢慢退出去。

「對不起…………」她再慢慢閉上拉鏈,然後飛奔離去。

「………?」
。。。。。。。。。。。。。。。。。。

回到山丘上—————

「嗝~~~~~」惡魔兔揉着肚皮傻笑。

「你吃夠了吧。」真子反白眼問。

「嗝……夠了…有凸……」惡魔兔笑道。

「那麼,你如何跟那隻惡魔溝通?」真子不耐煩問。

突然眼前一閃,一團墨黑虛光擊中真子雙眼。

再張開眼————她看到一條長滿鱗片的半透明人魚坐在瓦礫上。

「它是———」真子正想問,腦海卻響起惡魔兔的聲音。

「古老種……原生惡魔……」惡魔兔說。

「你在———」真子大驚,問。

「我只是短暫附在你眼睛裡。」惡魔兔說。

「原生惡魔————」真子害怕起來。

「原生惡魔就是初代誕生的惡魔種。我只是新生的惡魔,而它可能有幾千歲了。它只是附在人魚身上,本體跟我一樣是不折不扣的惡魔。」惡魔兔答。

「為甚麼要———」真子又問。

「別問我了,你開聲問它吧。我的力量馬上失效了。」惡魔兔急道。

真子嚥下口水。

「那個………」真子輕聲說。

人魚驚醒過來,慢慢抬頭,看着真子。

「奴役惡魔的旅人………可以算一種方法…好吧。」人魚輕輕揮手,真子身上多出「古老祝福」加持。

「請問…你為甚麼要附在人魚身上?」真子小心翼翼問。
人魚慢慢抬頭,上下打量真子。

「假如我為人類的劣根性而感慨…你相信嗎?前行吧,旅人。這是古老的祝福,永恆的詛咒。」人魚說道,然後垂下頭,再不回應真子了。

真子正想追問,眼前的鴨霧突然消失,視野變回正常。

「它沒有說謊…我感受到…他處於絕望之中。」惡魔兔渾身發抖。

「你…害怕?」真子好奇問。

「惡魔可以噬食情緒與魔力,簡言之情感越強,『魔性』越強。剛才那隻古老種實力好強…但心境卻像垂死的老人一樣。而且我們…怎可能感到悲傷?」惡魔兔越想越害怕。

「可能它無法離開這個教會,所以絕望吧?」真子又問。

「不可能的…奧林匹克聖山的『神性』自古以來一直排斥「魔性」生物。這裡與聖山僅一河之隔。以它的『魔性』計算,高神早派『神使』前來討伐了。」惡魔兔說。

「你也活得好好阿?」真子追問。

「那就證明…聖山出現天大的麻煩了…主人。」
,,,,,,,,,,,,,,
2020-05-05 00:44:31
加速
2020-05-05 00:53:26
真子嚟咗一日都未夠就搞掂咗人哋諗咗勁耐嘅嘢
2020-05-05 01:11:36
其他人都有過到,但唔係主流方法
2020-05-05 02:22:35
白海出現了?
2020-05-05 07:07:36
D神死撚左一半 惡魔要出來了
2020-05-05 09:38:54
「有…但他們都不透露如何得到。總知現眼所見的設定足夠讓你得到祝福,所以別破壞遺跡了!」歐洲玩家們異口同聲,不斷點頭。
2020-05-05 10:41:15
啲神死一半,聖山出事了

白境受襲同提勒斯死有冇關

個白鐘幾時爆

白海係咪白境出事,啲魂飛晒出嚟形成

說說好多關於神的設定背後幻神都有份搞事,幾時先講幻神線
2020-05-05 14:55:49
究竟要弒神定滅魔
2020-05-05 15:36:22
Both 啦 好撚型
2020-05-05 18:26:16
2020-05-05 20:20:49
出文答啦仲掛住
2020-05-05 20:50:38
啱呀
2020-05-05 22:08:23
有時房屋建在路中間,馬車不得不繞過去,卻又會駛入死胡同,令積狗氣得差點擋路的屋。
令積狗氣得差點擋路的屋?漏左動詞?

不時有玩家為了土地權在路邊打幹起架來,吸引不少人圍着。
打起架來/幹起架來

「哼哼,讓你目識一下惡魔的大————————嗚呀!!!」惡魔兔正交疊雙手,『朝氣勃勃』說着,下體突然劇痛。
見識SOSAD
2020-05-06 00:03:40
不時有玩家為了土地權在路邊幹起來,吸引不少人圍着。


我才是樓B想寫的真相
2020-05-06 09:15:20
文呢?
2020-05-06 17:02:08
。。。。。。。。。。。。。。。。。。。。。。
第五十八章-----彼岸灘上的迷途者

。。。。。。。。。。。。。。。。。。。。。。
「請稍侯-----」

柑柑登入後伸個大懶腰,朦朧中發現四周一片白茫茫。

「嗯?這裡是哪?」柑柑揉着眼睛,問身旁已經穿上裝甲的乞丐王子。

「我們已經上船渡河了,你也整理裝備吧。」乞丐王子扛着噬魂大劍,凝視濃厚的白霧。

「哦…好阿。」柑柑呆呆點頭,突然愣住,立即攀住馬車邊望下去---發現馬車已經駛到渡筏上,被墨色河水包圍。

「矣!?我們怎麼上船了?!」柑柑驚喜道。

「我登入時伺服器剛好半夜,真子剛好從遺跡取得祝福回來。為避惹人耳目,我們趁清醒的玩家不多,偷偷將你們搬到馬車上,再駛上渡船出發。」積狗笑道。

「對喔~我沒有扣血!」柑柑驚喜道。

「柑柑,放浮鏡在上空,以防不明物游水接近。」廢青狼蹲在車尾,凝視着後方,說。

河面一片死寂,只有月夜神輕輕撥槳的聲音。

置身在牛奶濃霧裡你根本分不清天南地北。

要不是船身晃動及微風掠過,你絕不會察覺自己在移動。

「嗯…」詭異的氣氛讓柑柑很快進入狀態。
。。。。。。。。。。。

渡船正緩緩前進,突然砰一聲,船身猛晃。

廢青狼急忙跳到船頭,發現只是撞上一塊碎木。

他正想回頭,卻察覺碎木上有窩釘---跟載着自己的渡船一樣。

廢青狼慢慢蹲下,以水平面角度望出去,發現前方凹凸不平。

「你們看……」柑柑指着浮鏡,輕聲說。

多團碎木浸在寂靜的黑水之中,某塊木板下更壓着一條腐爛的手臂。

手臂上佈滿一排排的齒印。

似乎…在這片水域他們並不孤單。
。。。。。。。。。。。

渡船安全駛出沉船帶,未見危險,真子決定打破肅默的氣氛。

「惡魔…你們有見過惡魔嗎?」真子回想昨晚與「原生惡魔」的對話,忍不住問。

「有,不多。通常是副本或地區頭目。」積狗說。

「同感,惡魔種很罕有。為甚麼世界會突然生成這種小惡魔?它說自己於午夜誕生在某個軍營中,可是翌日士兵全部出陣,再沒有回來。數日後一批旅人掠劫軍營,放火燒毀一切,自己才無法發育,最後附在兔子身上流浪。」真子揉着惡魔兔的頭說。

「這條河分隔『聖山』與『亞特蘭蒂斯大陸』,可以理解作護城河吧。但為甚麼聖山的大門由惡魔把守?這一點我不理解。」撐船的月夜神插嘴。

「說不定惡魔想分一杯分羹,在豐饒女神的騷胸上咬一口。」積狗垂幻想提勒斯的被綁住雙手求饒的樣子,垂涎三尺,說。

「但遺跡裡的惡魔聲稱自己『感慨人類的劣根性』,那是甚麼意思。」真子又問。

「它是惡魔,認真思考它的說話就輸了。對吧,查曼德。」積狗笑道。

「吓…嗯。」查曼德跟真子對上一眼,立即尷尬低頭。

「惡廚就是----」積狗說着--

「安靜!!!」廢青狼突然么喝。

所有人閉嘴,齊齊豎起耳朵………

咕嚕…
左遠傳來柔波輕泛的順滑聲音。

咚---
右邊似乎有重物入水的聲音。

幾圈漣漪飄至船邊。

前進數米,漣漪變成網狀波紋---從四方八面湧來已經分不清來源。

柑柑突然抓緊乞丐王子手臂,不斷指向浮鏡。

眾人一同仰望,發現渡船左邊遠處有個黑影浮出水面。

「柑柑,放大。」廢青狼輕聲說。

柑柑先變出凹透鏡,發現搞錯後急忙換成凸透鏡。

全部人抬望浮鏡---發現黑影是一個女人。

她在水中載浮載沉,皮膚蒼白,頭髮濕成一束束曲絲搭在肩膀上,冷漠地盯着他們。

可是女人的眼睛比一般人更圓更大,連柑柑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比不上,而且沒有眼白,猶如兩個小黑洞,加上僵硬的表情,令人不寒而慄。

「柑柑,看看她的胸。」廢青狼說。

「甚麼時侯?你竟然想意淫她?」柑柑非生氣,而是不敢放大水中女人的樣子。

「她身上好像纏着某種工具阿!」廢青狼急忙解釋。

就在二人爭論時………積狗默默站起來。

「不用放大了……你們看。」他指着渡船前方,說。

數十個人從黑水中浮起來,有男有女,赤裸上身,肩上掛着一條牽線。

數人與渡船擦肩而過,跟月夜神僅兩步距離,他赫然看到水中有鱗甲反光。

「人‧魚!他們是人‧魚!」月夜神壓低聲線,向馬車上的隊友呼喊。

柑柑急忙拔出魔杖,顫抖地瞄準最近船邊的人。

「等等…」真子按下她的魔杖。

果然…浮在渡船前方的人魚慢慢讓開。

它們沒有攻擊渡船,只是冷冷地瞪着他們而已。
。。。。。。。。

穿過沉船與人魚帶後,四周的牛奶霧開始明亮起來,像鎂光燈一樣。

四周的水面由黑色變成正常的水藍色,前方傳來固定且有節奏的漣漪。
波船搖幾下,牛奶霧慢慢變稀,純白的世界開始浮現淡綠淡黃的色彩。
再搖幾下,一個巨大的黑形漸漸成形。

再搖幾下,白霧終於散去…一座巍峨沒頂的尖山屹立眼前。

它實在太高,連雲層都只是飄浮在半山高度。巔峰處被稀素的淡霞敝住,見其形,不見其色。

他們面前終於迎來陸地,一個佈滿破船、裝備與骸骨的沙灘。

渡船自動減速,慢慢飄向沙灘。

當船邊碰到水裡第一顆沙時,眾人看到同一條訊息---

「區域發現:奧林匹克聖山(彼岸灘)」

「系統提示:稱號解鎖 迷途者」

眾人嚥下口水,仰望眼前龐然大物,從前再宏偉的建築都相形見絀。

高山上依稀看到有飛龍等生物盤旋,不過距離太遠,它們細小得像蚊一樣。

「這裡就是……聖山…」
2020-05-06 17:02:18
仲有
2020-05-06 17:08:34
話唔定講咗呢
2020-05-06 17:34:41
發生咩事好驚
2020-05-06 17:36:33
0000 要上堂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