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831 回覆
63 Like 1 Dislike
2020-05-17 19:53:35
你唔好咁痴好唔好,問返我地自己有冇寫過
2020-05-17 22:37:40
文呢
2020-05-17 23:17:22
樓主人呢
2020-05-17 23:41:45
。。。。。。。。。。。。。。。。。。。。
第六十五章————宿主

。。。。。。。。。。。。。。。。。。。
「來吧真子…你很想要這個擁抱吧…」查曼德張開雙臂,笑道。

真子斜架魔杖,擺出近戰防禦姿態。

「你如何才能附上去?」她輕聲問。

「待你先削弱它們吧。」惡魔兔凝重說。


「來…擁抱吧!」魔化查曼德一進入攻擊範圍馬上撲過來!

真子蠻臂一抽,用杖尾敲向他的腦瓜,順勢後退半步。

可是輕攻擊未能對魔化查曼德作出任何傷害,對方再次撲過來。

真子每揮一杖,都會後退半步,跟查曼德始終保持半米拒離。

「你想…逃嗎?」查曼德咧嘴一笑————突然將頭顱猛力甩向石壁!

整條隧道都聽到響亮的咚一聲,魔化查曼德馬上血流披臉。

「他要入侵你了!」皮袋中的惡魔兔急道。

「吓?!」真子大驚。

「惡意濺射!」查曼德抓起一把血珠,彈指向濺向真子。

真子別過臉,舉起手臂,以魔袍作盾擋下血珠。

可是血珠仍然沾到她手腕上。

「真子…救我……」

「真子……別讓我死阿……」

「你救不到我的…蠢材……」

她馬上聽到耳邊有多把聲音低吟。

「誰?!」真子急忙後退,環望四周卻看不到敵人。

「你被『惡意』感染了!必需要打敗它,否則它會慢慢蠶蝕你的意志阿!」惡魔兔急道。

真子聞言大吃一驚,急忙舞動魔杖搶攻。

查曼德忽然後退,反過來迴避真子的攻擊,一邊咧嘴奸笑。

「別心急嘛…真子。」

「為甚麼著急呢?」

「為甚麼你要保護騙子阿………」

他沒有說話,但真子清楚聽到他在自己耳邊恥笑。

「閉嘴阿!!!!火球術!」真子終於忍不住,平空轟出一發火球。

「忍不住了嗎?慢着————」查曼德驚覺火球拖着一條不尋常的白尾巴。

砰~~~~火球直中他的胸口,火舌散成一散白花濺滿上身。

「聖…聖火?!好痛阿!!!!!」查曼德好像沾上熾熱的岩漿,不斷扭動身體,拍打白色的火舌。

「我去了!」惡魔兔見機大叫。

查曼德突然僵住身體,突然整個人拗腰向天,張大嘴巴不斷顫抖。

「嗚阿!!!!!!!!吼阿!!!!!!」他的四肢以怪異的角度扭曲,格格作響,彷彿馬上要扭斷自己的骨頭。

他的頭突然擰向真子,整個動作止住。

「主…主人……三秒………」他的嘴巴傳來惡麼兔的聲音。

然後查曼德白眼一翻,一團龐大的黑影從背後飄起來。

「系統提示:惡魔‧瑪門 現身。」
「系統提示:魔靈 現身。」
「系統提示:魔靈 現身。」
「系統提示:魔靈 現物。」

系統顯示有4隻惡魔,可是真子只看到一團黑影,沒有任何實體。

真子從未見過這種魔物,投鼠忌器,想攻擊又怕誤傷查曼德。

但她已經沒有時間逐個技能試驗。

「星火燎原!」真子立即在查曼德四周燒起火環。

三秒過去,那團黑影再次衝向查曼德,可是被火環擋住。

「聖火?!為甚麼…你不是神職者……」真子聽到惡魔在耳邊驚呼。

此時幽暗的隧道突然亮起一波金光—————百式麟獸突然出現,龐大的身軀塞滿了隧道。

它張開金紅色的大口………

「大炎上———————」真子眼神一厲。

惡魔感應到強大的魔力匯聚在麟獸的之口,急忙後退。

其實真子不敢轟出炎炮,嚇退惡魔後急忙背着查曼德跑向地底湖。

她將查曼德放在岩石上,然後用火陣保護他,再用毛巾沾濕湖水替他清洗傷口。

查曼德終於醒來,乏力地張開眼睛。

「喂!趕快給我滾出來!」真子揪住他衣領,怒道。

「甚…甚麼?」查曼德一臉糊塗,問。

真子立即皺起眼眉,猶豫起來。

「我已經回來了……」皮袋裡的惡魔兔說。

真子解開皮繩,發現惡魔兔窩成一團,呼吸微淺。

「你…你還好嗎?」真子不由得擔心起來。

「力量…太弱了。」惡魔兔似乎隨時都會一睡不醒。

「我怎幫你補充力量?」真子急問。

惡魔兔用盡最後的氣力,睜開一隻眼睛,盯着真子蹲下來的裙底。

「水…水藍色的底褲………」它說,滿足地笑着。

真子立即反白眼,想站起來,卻又怕惡魔兔會虛弱至死。

「這…這傢伙真討厭!」真子紅着臉,蹲下來不動。

「發生…甚麼事?」查曼德坐起來,發現頭上多了一個大包,衣物有多個焦孔,渾身疼痛。

「你剛才被惡魔附身,它救了他。」真子指着裙底的惡魔兔說。

查曼德察覺惡魔兔目不轉睛盯着真子,流了一地口水。

「惡魔不會這麼好心腸的。這傢伙在看甚麼?好猥瑣。」查曼德望向真子,立即被真子推開。

「你身體好了就上船準備吧,我馬上過來。」真子尷尬說。
。。。。。。。。。。。。

「哇~~~那是巨人的骸骨嗎?!」渡湖時,查曼德看到水裡的骷髏,驚訝道。

他們安全渡過湖面,然後用最後一條垂索攀上石洞。

這裡是一條瑪瑙隧道,壁面以變幻莫測的七彩色環疊成,好像時光隧道一樣夢幻。

向前行,他們路經一間石房。

石房裡有一隻木鑒,裡面放着幾套完整的礦工套裝!

「頭燈、安全扣、防割衣、十字鎬?!」真子大喜,正想試穿時發現它
們十分迷你,好像童裝一樣。

「難怪沒有人取走…只有矮人才穿得上。」查曼德嘆氣道。

雖然他們穿不到礦工裝,但仍然在石房取得正或的頭燈及十字鎬。

得到礦洞神器後,遊戲馬上換了一個趣味。

真子輕輕在壁上一鑿,掉下一塊紫色碎石———

「拾取:紫晶石。」

「這種礦石沒甚麼用,有時平民會用作婚嫁飾品而。」查曼德說。

「那麼這塊紅色的又是甚麼?」真子又往旁邊的紅牆鑿一一1。

「拾取:赤瑪瑙。」

「這是煉金藥材,可以治『狼人』症。」查曼德說。

「矣~~~~~~」真子開始找到樂趣,到處都鑿幾下。

百米的隧道走了十多分鐘。

「好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查曼德見真子鑿個不停,苦笑道。

他們繼續向前走,經過一個藏滿亞特蘭萬斯水晶的小石室。

今回查曼德也忍不住動手挖起來。

可是這裡的水晶質素不好,只是細塊水晶,並不值錢。

繼續前行,地勢慢慢上升。

摸着嶙峋怪石的壁道前進,突然觸感一滑,四周的石壁變成冰涼的晶石。

轉角處傳來幽幽藍光及叮叮聲。

真子及查曼德對望一眼———那不是有人鑿石的聲音嗎?!

「喂!!!有人嗎?!」真子及查曼德一邊歡呼,一邊跑過去。

他們來到一個純藍色的大礦床裡。壁上、天花,連踩住的都是高純度的亞特蘭萬斯水晶!

它們不時閃着暗藍光,彷如黑暗中的藍鑽石。

然而————有一個穿着礦工裝的人正在挖石。

他個子高大,絕非矮人,肯定是玩家!

「太好了!終於遇上活人了!」真子喘氣笑道。

那個玩家停下動作,慢慢望過來。

他有着灰綠色的皮膚————雙眼卻亮起格格不入的鮮紅色。

「我幫不到你們了……」惡魔兔看到他,馬上縮回皮袋裡。

「你好…請問你知道離開的路嗎?」查曼德苦笑問。

真子馬上拉住他,拔出炫火杖。

「怎麼了?」查曼德驚問。

「那傢伙…已經被惡魔附身了。」真子憑那雙紅眼睛就知道了。

「旅人……你也像…這個宿主貪婪而殺人…才來到這裡嗎?」玩家以沙啞的聲音說着,嘴巴咧起招牌的邪笑。

「火球術!」真子二話不說,直接轟出火球。

可是玩家舉起盾牌架擋,再從背上拔出一把龍牙斧。

「呀…宿主…我們去吧…」玩家說,然後將單手斧扛在肩上,擺出戰鬥姿態。

真子舞幾下魔杖,用火環保護查曼德,自己則走到火環之外。

二人在礦室對平移對峙,進入典型的PvP格式。

「盾擊!」玩家突然挺起大盾撞過來。

如此狹隘的空間令穴子無法閃避,被巨盾撞昏兩秒。

他馬上接砍兩斧,在真子胸前及側腰劃破兩道血口。

真子吃痛醒來,馬上滾到一旁,拉開距離。

「氣刃斬!」可是玩家立即斬出一道劍氣,正正砍中真子的背脊!

他打完一套技能後馬上舉起大盾,跟真子保護距離。

真子忍痛爬起來。

她想不到被惡魔AI控制的玩家跟真人無異,連技甚至比玩家更強。

不可以輕敵…

真子今回橫架魔杖,靜待對方出手。

果然,玩家等技能冷卻好,再次以「盾擊」攻來!

真子戚嘴一笑,喚出麟獸從旁偷襲!

「虎撲!」她朝玩家一指,百式麟獸立即撲倒他,大口撕咬。

玩家被麟獸壓制,一時無法作出反擊。

「星火燎原!」
「火球術!」
「焰牙!」

真子見機,一口氣打出數技能,圖一擊秒殺對方。

可是玩家裝甲不賴,在麟獸及魔法夾擊下仍奮力頑抗。

他與麟獸糾纏時,冷不防將一把血液彈到真子臉上。

真子急忙反退,用袖擦去血污。

此時,四周的火焰變然變黑,麟獸瞬間被黑火反噬,放開玩家。

「甚麼技能?!」真子大吃一驚。

「恐懼吧…真子…」

「你可以帶來屠戮的世界。」
2020-05-17 23:41:55
她開始幻聽,而這次的聲音比剛才更響更亮。

「嗚阿~~~大炎上炮!」真子終究忍不住,近距離轟出炎炮。

玩家的大盾被炎炮燒出一個大洞,貫穿了他整個身體。

他慢慢跪下來,黑血流滿地面。

「哼哼哼哼………有趣的女孩……我們會再見的……」玩家吐着血笑道,然後躺在地上斷氣。

真子喘着氣,簡單包紮傷口,然後檢查玩家的屍體。

她赫見玩家的背包塞滿大大小小的亞特蘭蒂斯水晶及一場地圖。

他胸甲上也印有公鹿圖案。

「難道他…是湖裡屍體的隊友?」真子想,但隨即被疼痛打斷思路。

「真子…你不要緊嗎?」查曼德小心翼翼接近。

「不要緊,皮外傷而已。」真子喝下兩瓶回復藥,說。

「是嗎……」查曼德不禁後退,與真子保持距離。


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淡紫色的瞳孔開始泛紅了。
。。。。。。。。。。。。。。。。。。。

「嘻~這樣就夠我們買到祝福,上路到第三神宮了。」真子將玩家背包裡的水晶統統打包,然後研究玩家的地圖。

上面畫着幾條隧道,但全部都指向一個高處的出口。

「所以不管怎樣…向上走就對了。」真子捲起地圖,開前行。
。。。。。。。。

來到一處分岔路,真子正想打開地圖。

「走左邊……」
「左邊的路………」
「左邊的路有梯級……」她有一種極強的直覺走左邊。

「你們聽到嗎?」她問。

「甚麼?」查曼德嚇一跳,問。

「沒有了……」真子不以為然,選擇走左邊的路。

果然,前行數十米,一條樓梯就出現眼前。

樓梯的盡頭被一堆碎石擋住,並是地圖的盡頭。

碎石附近留有大量鑿痕,想必是被附身的玩家想盡辦法也無法打通這個位置,才被困在地底,終死於惡魔之手。

「這不好辦嗎?」真子讓查曼德退後,喚出百式麟獸撞開碎石。
他們終於來到一條曾加工過的礦道之中。這裡更有礦車,明顯出自矮人之手。

「很快…就自由了……」真子再次聽到聲音。

「你還好嗎?」查曼德小心翼翼問。

「別囉囉嗦嗦好不好?!」真子突然心情浮躁起來,對查曼德大吼。

查曼德急忙點頭,默默跟着真子離開。
。。。。。。。。。。。。。。。。。。。。。
尾洪礦洞————

廢青狼一行人已經買了全套礦工裝,並憑乎上的碎布確定真子及查曼德掉落的位置。

「下面是甚麼地方?」廢青狼問陪同營救的玩家。

「尾洪下方…是充滿邪靈的礦道『原德』。很少人可以從『原德』回來,回來後很快就離開聖山,去找返回大城市的教堂休養了。」其他玩家不禁嚥下口水,結巴說道。

「為甚麼要返回教堂?」廢青狼問。

「他們多半都被邪靈附身,見人就殺。不過還好,我們人多,可以擊昏他們。」玩家害怕道。
廢青狼瞪大眼睛,跟其他人交換一個糟糕的眼神,不妙阿。
2020-05-18 00:00:43
800lv 既boss 真子

真子有聖火加護都比惡魔上到身
2020-05-18 12:59:25
佢用聖火守住查曼德嘛
2020-05-18 14:46:52
估唔到故事嘅世界boss竟然係真子
2020-05-19 01:30:19
玩家都會畀邪靈影響到…
依隻係咪仲係遊戲嚟
2020-05-19 10:14:28
新毒留名. 我就黎追完第二季
有排都未 live 到
2020-05-19 13:07:13
GM長期已經長期監察玩家精神,根跟住打副本又會失憶,控制到個腦唔出奇喎
2020-05-19 14:01:53
我已經寫到 好快
2020-05-19 18:26:05
有呢隻game中共第一個推
2020-05-19 20:00:48
登出 email通知fd
係咪已經廢左密語檢查

點解密語隻雀都有得捉黎睇
2020-05-19 20:33:07
下一話真子大殺四方
先殺廢青狼,再殺柑柑
2020-05-19 20:57:15
Welcome to westworld
2020-05-19 22:02:52
======================
第六十六章-----矮人的由來

=====================
行動將定義你的人。
。。。。。。。。。。。。。

「你嗅到嗎?是自由的氣味阿…」
「前進…前進…」
「你對世界的厭惡…我感受到-----」


「煩夠未呀?!」真子突然怒吼!

可是整條隧道只有查曼德與自己。

查曼德僵住身體,連問侯真子都不敢。

「抱歉…我有點累。」她扶着牆壁坐下來,按摩着太陽穴。

自從真子打敗被附身的玩家後,她的疲勞值像漏水一樣流失,走百米的路也喘氣。

此時惡魔兔從皮袋裡鑽出來,偷偷跳到查曼德懷裡。

「怎麼了?」查曼德問。

惡魔兔沒有回答,反而鑽到他的衣服裡,躲着甚麼。
。。。。。。。。。。。。。。。

二人向高處走着,路過不少骸骨。

但屍骨並沒有散落各處,反而好像燙好的西裝整齊地疊起,頭骨置頂。

而且牆上會寫着兩句矮人語。
。。。。。。。。。

擠過狹縫、潛過一小段水坑,跟着蕭礦車的鐵軌前行,他們遠遠超出地圖顯示的範圍。

原以為會回到地面,可是出現眼前一個長方形的紅石門框。

門框上寫滿矮人文字,框下堆滿散亂的骨頭。

「哇…死屍嗎?」真子聞到門框內傳出陣陣惡臭,陷着鼻子說。

查曼德皺着眉,用力呼吸,並沒有聞到惡臭,反而聞到一陣香燭味。

「要不要我先探路?」查曼德問。

「不用,我挺得住。」真子生怕查曼德有危險,決不讓他獨行。

二人踏紅框,發現這是一個方正大石室。

三面牆放滿書籍,一面牆豎起阿希米特的聖像。

石室中央有一盞銀吊燈,上面還點着數根蠟燭。

吊燈下方就是石室最觸目的東西------一張32座的巨型餐桌。
餐桌上應該放甚麼?紅酒?生果?餐具?

統統沒有。

座位前都放着一副整齊的骸骨,彷彿看到他們生前坐無虛席的場面。

雖然這裡充滿不祥的氣氛,但整個石室被阿希米特聖像俯視着,讓人不至驚慌。

「這裡是…矮人的教會?」查曼德看到骸骨被神袍墊着,有幾副更墊着裝甲,風格跟石科聖堂的大祭司一樣。
然而,長桌有一處沒有骸骨,是唯一空置的坐位。

「管他是甚麼教會…臭成這樣就不是好東西。」真子發覺臭味來自吊燈上的煙絲,說。

此時,石室角落傳來一陣腳步聲。

一個老態龍鍾矮人提着油燈與香爐走進來,發現二人後瞬間凍僵。

真子立即拔出魔杖。

「等等……不必戰鬥。」矮人急忙道,然後吃力地拖住瘸腳走向書架。

他按着特殊次序板下幾本書,某塊石壁突然打開。

「從這裡一直向上走就到地面了。」矮人說。

真子半信半疑瞪着他,並沒有行動。

「去吧,我沒有騙你的理由。」矮人說。

「你是誰?這裡是甚麼地方?」真子問。

「………你會相信我的說話嗎?」矮人反問。

他滿頭白髮,鼻大眼圓,一副憨實戇居的老人模樣。

「視乎你的故事動不動聽。」真子冷冷道。

矮人愣住一下,然後掛起香爐,放下油燈,十指交纏小腹前,冷靜地看着真子。

「我的聖名叫麥。這裡是『洗禮堂』。」矮人說。

「系統提示: 聖殿驅魔師‧麥 出現。」

「騙子……」
「鬼話連篇………」


「是嗎?這些骸骨是你的朋友嗎?」真子戚起單邊眉,連系統訊息也質疑。

「旅人…你想去就去吧。我不會阻止你。」麥將身體挪到角落,離隱藏的出口老遠。

真子並沒有答話,牽着查曼德的手直接走向隱藏出口。

然而,麥當真沒有阻撓,他靜靜地目送真子橫過大廳,全程未發一言。
這樣反而吊起真子胃口,遂停下來。

「既然是洗禮堂,為甚麼沒有洗禮用具?屍體倒是很多。」真子質疑。

「他們都是我的親生兄弟,阿希米特的後裔。」麥說。

真子與查曼德對望一眼…

「阿布米特的後裔,你豈不是…神明嗎?!」真子驚呼。
麥擦擦鼻子,苦笑。

「看看我的兄弟,你覺得神明血統有甚麼好處嗎?」他指着長桌上的骸骨,說。

二人無言以對。

「我很好奇…旅人。到底你們惡,還是惡魔更惡。」麥冷笑道。

「此話何解?」真子反問。

「你們來到『洗禮堂』前,肯定到過到底湖,看到湖下的巨型骸骨吧?」麥問。

他們點頭。

「你們猜他是誰?」麥問。

「巨人?」真子猜。
「惡魔?」查曼德猜。

麥搖搖頭。

「他就是矮人的祖先,我的父親,阿希米特。」麥說。

二人瞪大眼睛。

那副巨型骸骨,竟然是眼前這個小不丁矮人的父親?!

「辛苦你矮小的母親了…」查曼德聯想到十分獵奇的畫面道,尷尬說。

「阿布米特…矮人的祖先…
他是亞特蘭蒂斯的『原生生命』,掌管最優秀的建築與美術。
有一日,亞柏告訴他,世界會將被他的後裔所毀滅。
我們的父親,阿希米特並無兒女,所以未理會預言。
然而,眾神合力創造亞特蘭蒂斯大陸。事成後,提勒斯為每位高神送上一個搖籃,裡面盛着一顆『生命的種子』。
『生命種子』將孕育出承繼高神力量的初代神使。
當時有兩個高神拒絕提勒斯的種子——亞柏與阿希米特。
亞柏鄙視神使的存在,並視它們為雜種狗;阿希米特則想起亞柏的預言,生怕自己的後裔會毀滅亞特蘭蒂斯。
可是『生命種子』必然被灌溉,並誕生新的生命。
亞柏將自己的『生命種子』藏起來;而阿希米特……他先詛咒自己的種子,奪去後裔的『神性』,將他們改造成不適合戰鬥的矮小身形,然後把種子分成三十二份……他們就成為亞特蘭蒂斯的第一代矮人。」麥說。

「太絕情了吧…只不過是預言罷了。」查曼德皺眉道。

「三十二……難道餐桌上的骸骨……?!」真子將故事串連起來,驚道。

「沒錯…我們就是初代矮人。阿希米特的神使。」麥說。

「我遇過火神使、海神使,它們都是以一敵百的高等生命。可是你們…怎麼死在這個不見天日的石窟裡?」真子暗暗好笑,問。

麥深深嘆了一氣,繼續說。

「亞柏的預言像病毒一樣植根阿希米特腦海裡,揮之不去。
他成立了教會,教導矮人潤澤生命,同時準備武器,防止矮人的叛亂。
然而,他的執念反而招來惡魔,一種我們無法理解的生命。
惡魔附上一群矮人身體,並告訴矮人自己種族的來由。一大撮矮人覺得被阿希米特背叛,群起反抗,引發矮人間的內戰。最後惡魔戰敗,可是我們無法殺死惡魔。阿希米特將它們趕到『原德』礦洞深處,以自己的生命作代價永遠封印它們在地底。

然而,眾神討厭出身鄙劣的矮人,矮人一族便開始自治的道路。
我們初代矮人…在這裡…『原德』礦洞的出口與惡魔展開無止境的戰鬥。

本來惡魔已經絕跡…可是隨着你們…旅人到達亞特蘭蒂斯,惡魔再次活躍。我的幾位兄弟…先後幫旅人驅魔…最後都失敗,被魔化的旅人所殺。
現在只剩下我,我決定不再驅魔。
我們的債已經還清。
假如旅人明知自己被附身…還執意要返回地面的話。與矮人無干了。」麥冷冷地看着真子說。

「你看着我幹嗎?」真子急忙問。

「與我無干…所以,請離開吧。旅人。」麥請走真子。

「喂,別令人誤會我被附身阿。我清醒得很!」真子怒道。

「你覺得這間房香還是臭?」麥問。

「怎…怎麼了?」真子慌張起來。

「你有聽到耳邊的細語嗎?」麥再問。

「………少許。那代表甚麼嗎?」真子疑問。

「但願你上到地面…不會沾上好友的血。」麥微笑道。

「瘋的……」真子扶住查曼德的手,急步走向出口。

「瘋的……」
「對阿……妖言惑眾。」

走近出口,她耳邊又聽到細語。

真子停下來,悄悄鬆開查曼德的手。

「真子?」查曼德想捉緊她,可是真子馬上縮手。

「我有被附身…嗎?」真子走到麥而前,認真問。
麥瞇起眼神,凝視真子一會。

「我不知道…旅人自帶的『魔性』不比惡魔弱,我已經分不清兩者的分別。不過你覺得香爐臭及幻聽…你十之八九已經被『精神污染』了。」他說。

「那麼…你可以『淨化』我嗎?」真子問。

「哈哈,我已經聲明———與我何干?我不會再驅魔了。」麥笑道。

「我…我必與要趕路上聖山。假如我在半路發瘋的話,我的朋友會很危險。」真子一改刁難的口吻,言不由衷地解釋。

「與我何干?」麥冷冷道。

「求求你吧…剛才她為了救我跟惡魔戰鬥兩次,她肯定不是壞人。」查曼德也幫口。

「哈~跟惡魔戰鬥?她明顯是魔法師,哪來技能與惡魔戰鬥?我見證夠死亡,不想再———」麥搖頭拒絕。
2020-05-19 22:03:02
「星火燎原!」真子突然點起火環。

麥看到火環裡閃爍着不尋常的白焰!

他急忙蹲下來,撥弄火舌。

「這種力量…火神的聖焰?!你如何得到這種力量!?」麥大吃一驚,戴上單鏡片打量真子。

「說來話長。我必需要趕上聖山,求求你幫我『淨化』吧。」真子哀求。

麥沉默下來,看着桌上的沉睡的兄弟。

「好…但我不會親自幫你驅魔。」麥說。

「那…那我自己來嗎?」真子緊張起來,問。

「驅魔…
首先將『魔性』從體內逼出來;然後飲下用『聖水』守住意識;最後將『魔性』鎖在聖陣上消毀。成功的話…就成功了。」麥說。

「吓~那麼好簡單阿,來來來,給我聖水。」真子喜道。

「當你逼出『魔性』後就會陷入『瘋狂』狀態…見人就殺。所以必需有人在你陷入完全『瘋狂』前灌你飲聖水…」麥的目光落在查曼德身上。

真子跟查曼德相覷一眼……

「呃…那麼算吧。我還是———」真子打退堂鼓。

「不,就這樣決定吧。」查曼德狠下心腸說。

「不!你有聽見嗎?很危險阿!」真子怒道。

「你救我,我救你,就這麼簡單。來,給我聖水。」查曼德心意已決。

「瘋的!我才不信這套鬼東西!走吧!」真子拉住查曼德就走。

二人言語針鋒相對,互不相讓。

就在真子將查曼德拖出「洗禮堂」時———

「你最終還是要面對。」麥說。

真子後腦被貼符似的,瞬間動彈不得。

「看!這是根治的機會。」查曼德甩開真子的手,說。

「旅人…我鮮有見到你們會關心亞特蘭蒂斯的人。我放心…我會盡最大的努力保住小伙子的性命,只是有點疼痛而已。」麥說。

「你怎保住他的性命?」真子疑問。

「用惡魔的方法…抵擋惡魔的攻擊…」麥從書櫃上抽出一本啡紅色的書———血邪大典。

「血邪…大典?」真子當場愣住。

麥拍拍書皮,搖頭苦笑。

「雖然我只懂皮毛。
但血術…就是惡魔邪術的一種阿…」
2020-05-19 22:03:40
我星期4要交功課,聽日要趕工 
所以早一晚出文。
2020-05-19 22:46:27
「哇…死屍嗎?」真子聞到門框內傳出陣陣惡臭,陷着鼻子說。
捏?

真子並沒有答話,牽着查曼德的手直接走向隱藏出口。
搭話

「我…我必與要趕路上聖山。假如我在半路發瘋的話,我的朋友會很危險。」真子一改刁難的口吻,言不由衷地解釋。
衷心?
「言不由衷」則指所說的話不是發自於內心。
2020-05-19 22:50:20
大boss廢青狼
2020-05-19 22:50:50
真子用聖火燒自己is ok啦 燃禮
2020-05-19 23:20:11
你答,最後我用錯咗,由衷先岩
2020-05-19 23:20:25
2020-05-19 23:23:24
Wa有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