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5-26 23:40:46
仆街平時無dam㗎wor
2020-05-27 15:38:25
我去到星期6先出,今個星期比較忙
2020-05-29 14:16:42
有交帶,抵讚

跟住到個人感想:
屌你咩食左一更冇文睇,星期六冇2萬字你自盡啦。
2020-05-30 19:01:13
2020-05-30 23:03:21
幫樓b講住先,佢好忙啊真實生活有d野要處理但佢出緊架啦
2020-05-31 00:46:47
======================
第六十八章————宿命

======================
「系統提示:惡魔‧瑪門 出現。」

「嗯………」瑪門附在查曼德身上,像獵犬一樣凝視着玩家,詭異地笑着。

「癒合術!」積狗眼見真子負傷,馬上用神術。

「等等!」廢青狼立即制止他,可是已經來不及。

「嗚阿~~~~~」真子的傷口不但沒有癒合,反而潰傷起來。

鮮血流滿邪陣,瑪門背後的邪氣更旺。

「聖十字驅魔地符!」月夜神將聖印烙在瑪門腳下,可以1點傷害也沒有跳出來。

「噢~~~好燙。」瑪門更作狀地裝痛,輕搖腳掌,訕笑。

「這是甚麼防禦力?太強了吧?」積狗吃驚道。

「你們需要滴血到『神式』裡,不然無法傷害它!」麥急道。

「那我們趕快—————」乞丐王子正想割指滴血,廢青狼馬上握住他的手。

「看,他等着呢。」廢青狼指着瞪大眼睛,一臉期待的瑪門說。

「來嘛…分享你朋友…的痛苦。」瑪門向他們扣手,冷笑道。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32%」

此時天花開始滴下血水,石縫裡的血液也鼓鼓作動,像變形蟲一樣聚合起來。

「召喚?它在召喚甚麼?」柑柑大驚,跳到一張木椅上避開血液。

「它正吞噬『神式』的力量召喚惡魔從僕。假如它吸乾『神式』力量的話…那隻召喚物會跟神使一樣強。」麥說。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35%」
地上的積血開始聚合,變成6個血人形,包圍神式。

它們跪下來,身體各飄起一條血絲,在神式正上方匯合,然後滴在瑪門頭上。

他一臉享受,將血液塗在身體各處,猶如美人出浴。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36%」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37%」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38%」
「系統提示:擊破 血咒儀式(0/6)」

月夜神反應最快,他箭步閃到一血人形身後,猛力抽擊十字架。

啵一聲,血人形像水彈一樣爆破。

「系統提示:擊破 血咒儀式(1/6)」

但血水散落後變成3隻有尾巴的禿頭尖鼻小惡魔,它們立即撲到月夜神
身上撕咬。

小隊見狀立即四散。

「系統提示:擊破 血咒儀式(2/6)」
「系統提示:擊破 血咒儀式(3/6)」
「系統提示:擊破 血咒儀式(4/6)」
「系統提示:擊破 血咒儀式(5/6)」

最後一隻血人形在邪陣彼端,被廢青狼用飛刀擲破。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6/6)」

讀條進度立即減慢。

血人形是擊破了,可是現在滿地小惡魔。

它們攻擊力不高,但是體形細小,令月夜神及乞丐王子等的重武器難以命中。

「全部集合到我身邊!」積狗高舉神杖大吼。隊友立即掙脫小鬼,聚集一處。

「聖十字驅魔地符!」積狗聖符烙在自己腳底。

此時所有小鬼們蜂擁而上,爆成多團血花。

「哼哼哼…蠻有趣阿。讓我多看一點…」瑪門笑道,然後蹲下來,改寫兩段經文。

石室的血液激增,眨眼間已經浸住地面。

血水裡有多條波紋游戈,突然同時衝向他們———

多隻血小鬼舉起利爪刺向他們。

當首的乞丐王子大劍一揮,打棒球似的擊碎一波小鬼。

豈料它們在空中爆破,卻變成更迷你的小鬼,撲到後方的柑柑身上!

「嗚哇~~~~~~!」小鬼竟然跳進柑柑的魔袍裡撕咬。

她嚇得扔下魔杖,在身上胡亂摸索。

「聖庇所!」積狗召出一圈光環,將血水擋拒在外。

可是血水與光環接觸時立即沸騰,不斷消耗積狗的魔力。

乞丐王子、月夜神及廢青狼已經自動站在防護罩外圍抗擊小鬼,可是它們

源源不絕跳進來,眨眼間各人身上都掛着十幾隻小鬼。

柑柑肩被咬一口、大腿被抓花、更有小鬼鑽到她兩腿之間!

「哇阿~~~~~」她大驚之下絆倒,摔到防護罩外的血水之中。

四周游戈的波紋立即嗅到獵物,同時撲向柑柑。

「柑柑,趕快回來阿!!!!」乞丐王子欲救,可是自己的眼皮也掛着兩隻小鬼,實在分身不暇。

十多隻血小鬼跳起來,準備將利爪刺入柑柑身體的瞬間———

真子提緊瑪門的腳,猛力一揪,他立即摔了個狗食屎。

他的腳離開提勒斯聖符的瞬間,「神式」外的血小鬼立即消失。

瑪門對真子搖頭苦笑,然後一腳踢向她臉門,鼻樑咔一聲斷開,血流滿臉。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43%」

瑪門站起來,重新踩住聖符。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0/12)」

今回有十二個血人形圍住邪陣,為瑪門供血,讀條進度一格格飛起來。
此時,麥召出一段經文蒸發附近的血水,為小隊開通前往邪陣的路。

「趕快『入陣』,真子一個人打不過瑪門!」他急呼。

「我快乾魔了………趕快……」積狗滿額大汗說。

「月夜神跟我入陣,其餘人拖延進度!」廢青狼說,然後用匕首劃傷掌心,將血滴在神式上。

一踏入神式,畫面瞬間變暗,空氣彌漫着腐朽的味道,魔化查曼德的樣子更猙獰。

「終於…有人敢分享真子…的恐懼了。」瑪門咧嘴微笑。

「月夜神…千萬別用治療術。」廢青狼輕聲說。

「知道……」月夜神握緊十字架,凝視聚息盯着惡魔。

「恐懼波!」瑪門伸出手,噴出一股扇形黑霧。

二人左右閃開,廢青狼更順勢擲出小刀。

嚓~~~小刀扎在瑪門手臂上,可是扣了查曼德的血,並未傷害瑪門分毫。

「喂!又話入陣可以傷害它?!」廢青狼大驚。

「瑪門改寫了三處經文,你必需要幫我更正它,然後才可以進行驅魔!」麥大吼。

突然,地上三個符號冒起紅光。

「踩上去,幫我壓止瑪門的力量!」麥大叫。

一個紅符剛好在廢青狼旁邊,他馬上踩上去,可是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系統提示:已壓止 血符 1/3。」

月夜神也踩到一個紅符上,同樣沒有效果。

「系統提示:已壓止 血符 2/3。」

數秒過去,血符突然產生一股吸力,啜住二人的腳。

「系統提示:壓止失敗。」

「警告:魔力反噬。」

二人心臟突然吃痛,同時掉了20%血量。

瑪門吸起附近的血液,搓成血球射向他們。

月夜神尚能以十字架擋格,可是廢青狼並沒有大型武器,腳被黏住閃避不得,結果被血彈轟掉半條血,然後血符才開他們。

此時,地上浮起另外三個紅符。

「我找到其他破綻了,趕快!」麥再次大叫。

「系統提示:已壓止 血符 0/3。」

「又來?!不是沒效嗎?!」月夜神看到身後就有一個紅符,可是不想踩上去。

「等一下…我們有3個人,明顯真子都要動起來!」廢青狼突然想明白機制,將目光放在地上的真子身上。

真子雖然被打癱一腳,但她仍然拼命爬向旁邊的紅符。

「快踩上去!」廢青狼見狀也管不了自己血量,踩在自己的紅符上。

「系統提示:已壓止 血符 1/3。」
「系統提示:已壓止 血符 2/3。」

他跟月夜神已經就位,真子跟紅符就差一條手臂的距離。

可是瑪門離開中央聖符,一腳踩住真子的頭。

「別亂爬阿……」他苦笑道。

時間到———

「系統提示:壓止失敗。」

「警告:魔力反噬。」

廢青狼及月夜神再次感到劇痛,失去當前20%血量。

今次廢青狼被血彈轟個半死,腳步不穩,單膝跪下。

意外地…他發現一段經文與甚是熟眼…

「這不是……『治癒反噬』的符號嗎?」他驚見「血信徒手記」的符號出現在神式中。

就在這一刻————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12/12)」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65%」

瑪門終於感到煩厭,站起來,對陣外的玩家叫囂。

廢青狼趁這個空檔偷偷抹掉符號。

瑪門本來正在大笑,突然臉色一沉,瞪着廢青狼。

「積狗,醫真子!」廢青狼急忙大叫。

「吓?」積狗一頭霧水。

「我剛剛———」廢青狼正想大叫———

「血犁!」瑪門大爪一揮————

啵沙~~~~

「………………」好不容易撿起魔杖的柑柑又掉下魔杖。

時間剎那間黏住…

廢青狼的胸口被數根血矛貫穿。

「醫……醫真子……」

他呢喃兩句,然後兩腳一軟跌到地面,失去意識。
2020-05-31 00:47:15
「廢青狼!!!!!!!!!!!!!!!!」柑柑驚呼一聲,把迷幻中的真子喚醒來。

「聖療術!」積狗一口氣使出高階神術,一招將真子拉起來。

「這…這是…」真子奏向下腰,發現傷口已經癒合。

可是她的裝備仍在神式之外,現在她赤手空拳,騷胸半露,對瑪門依舊無能為力。

兩滴新血打在神式上,一個新的挑戰進者走到邪陣裡。

乞丐王子一言不發,拔出「噬魂」及「化羽」兩柄大劍入陣。

「好…很好………讓我們節省時間吧!」瑪門仰天一笑,整個石室都隆
起人形!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0/48)」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66%」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69%」
「系統提示:召喚儀式進度 73%」

讀條進度飛起來!

「蠻牛衝擊!」乞丐王子二話不說,拔刀就斬!

「要不得!」真子突然撲過來,撞開乞丐王子。

「恐懼波!」瑪門朝二人噴出黑霧,被月夜神以聖術擋下。

「管不了那魔多,廢青狼要流血死了!」乞丐王子推開真子,舉劍就斬。

「不行阿!!!!」真子直接站在瑪門面前,打開雙臂。

「哼哼哼…很好阿…真子。」瑪門躲在真子身後冷笑。

此時邪陣上血如雨下,把眾人淋得狗血淋頭,更顯下風。

「讓我的使魔出現,你們都成為我的從僕,然後———」瑪門大笑道。
突然,石室懸浮着上百塊銀粒……

「白箭術!」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1/48)」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2/48)」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3/48)」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4/48)」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5/48)」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6/48)」
「。。。。。。。。。。。。。。。。。。。」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37/48)」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38/48)」
「系統提示:已擊破 血咒儀式(39/48)」

一道白光在銀粒間高速反射,一口氣轟破多個血人,整個石室疊起三層高的血小鬼!

「花羅萬像!」

今回石室出現9個人形,不是紅色,而是銀色———柑柑的分身。


她們一同舉起魔杖,指向空中上百塊的小銀鏡。

「黑雷!」

轟隆~~~~~~~~~~~~~

一個血潮爆炸起來,湧出石室。

「………………」瑪門目瞪口呆看着柑柑,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突然,瑪門腦海微痛一下。

「喲~~~你好強阿。」他忽然聽到一把聲音。

「難道……你竟然———」瑪門驚呼一聲,然後身體劇震。

他翻起白眼,揪住自己的頭髮大叫。

「他幹嗎?!」月夜神驚道。

「甚麼一回事!?有…有另一隻惡魔跟他爭奪身體?!」麥驚道。

「趕快,聖符!」真子抓緊機會,對麥大呼。

「系統提示:已壓止 血符 0/4。」

乞丐王子將廢青狼搬到一紅符上、自己踩一個、真子踩一個,月夜神再踩一個。

此時神式的紅光消失,幾秒沉寂,再次變回藍色!

查曼德突然昏倒,癱在地上。

一個龐大的黑影浮在空中—————

「系統提示:古代惡魔‧瑪門 出現。」

麥仰望着那個黑如墨水的影子。

「來了…它真身。」
2020-05-31 00:47:37
我遲咗半個鐘,罰自己聽日出多篇
2020-05-31 00:59:44
柑柑竟然咁勁
2020-05-31 01:04:16
廢青狼就快死所以爆seed
2020-05-31 01:04:28
加油!
2020-05-31 01:05:34
你所謂既聽日係星期一定星期日
2020-05-31 01:07:05
星期日
2020-05-31 01:27:31
2020-05-31 01:56:49
而家咪星期日
2020-05-31 03:11:34
真子隻魔鬼上咗身?
2020-05-31 03:55:24
花瓶左咁耐 有d表現都幾好
2020-05-31 09:54:00
帽事既
2020-05-31 13:43:12
乞衣仔快啲超載救狼絲

大大頂綠帽送比柑柑
2020-05-31 18:14:41
2020-05-31 18:56:23
2020-05-31 23:58:35
=======================
第六十九章————久違的感覺

=======================
「旅人……」浮在空中的黑影沉吟着。

「趕快,廢青狼快失血致死了!」積狗急道。

「你們可以借用火神的力量燒死惡魔,但必需要有人留守北宮,不可以離開!」麥說,然後法陣中泛起一個亮圓形,僅容一人。

月夜神立即動身。

「精神重擊!」瑪門召出一道黑繩,連在月夜神身上。
數秒過後,月夜神突然視野反白———開始後退。

「?!麼甚是這」月夜神的句子倒序了。

他想前進,雙腳卻不斷後退;想使用技能,卻無法喊出技能的名字。

「趕快踏上去!」麥急道。

「我來!」此時真子距離光圓最近,她二話不說撲過去。

整個法陣重新燃點起聖潔的藍光,懸浮空中的惡魔馬上顫抖起來。
「系統提示:古化惡魔‧瑪門 生命剩餘99%」
「系統提示:古化惡魔‧瑪門 生命剩餘98%」

「了效湊!」月夜神歡呼。

「好煩人的嘍囉…」瑪門大怒,眾人腳底出現一圈預警紅光。

乞丐王子馬上閃到左邊———可是腳下冒出新的紅光圓!

「別停下來!這個範圍技會跟蹤你阿!」他立即提醒隊友。

「我跟查曼德怎麼辦?!」真子赫見腳下疊了幾個紅圓,卻不覺離開。

「查曼德不會再受瑪門攻擊,但你別動!聖域障壁!」麥召出一個神術罩住真子。

「吧會不?!」可憐的月夜神仍然錯亂,像傻瓜一樣原地打轉。

他們跑來跑去,在法陣中畫出凌亂的紅線。

乞丐王子跑着跑着,驚覺廢青狼身體下已經疊了4個紅圈!

「糟糕!」

「怨念轟炸!」瑪門怒吼一聲————

砰砰砰砰砰~~~紅圈好像一串爆竹般順序爆炸。

月夜神僥倖地只被炸中一次、真子毫髮無損、乞丐王子在紅圓爆炸的瞬間推走開廢青狼,自己卻踩進紅圓之中,吃了一發四連爆炸。

重甲無法有效抵禦魔法攻擊,每一發魂爆都震入乞丐王子心坎,好像裸
體被毆打似的暈身疼痛,耳嗚大作。

「乞丐王子!不要緊嗎?!」真子驚呼。

「沒…沒事。」他撐着大劍站起來,將廢青狼扛在肩上。

「系統提示:古化惡魔‧瑪門 生命剩餘80%」

驅魔陣藍光一閃,瑪門發出慟哭悲鳴,整個石室都震動起來。

「好…好痛阿~~~~~~」

懸浮空中的黑影突然出現一個紅球。

「那是惡魔意識的實體投影,擊破它的話可以重創惡魔阿!」麥指着紅球大吼。

「!打我」月夜神正想舉起十字架,卻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動不了!」真子沒有武器在手,只有著急的份。

乞丐王子有兩個選擇,放下廢青狼攻擊,或錯過輸出機會。

他眼神一厲,納刀腰下,然後大喝一聲,朝紅球猛力擲出大劍!

紅球砰一聲爆開,瑪門的體形立即縮小!

「系統提示:古化惡魔‧瑪門 生命剩餘60%」

「旅人…今回沒有那麼簡單了!」瑪門怒吼一聲,眾人腳下再次出現紅圓。可是今次紅圓疊得特別快,明顯攻擊次數更快更密。

「可惡…動起來阿!」乞丐王子本來已經負傷,再背着廢青狼壯碩的身體更是寸步難行。

他沿着法陣邊緣飛奔,可是紅圓牢牢跟着,最後他開出「狂暴狀態」,憑那7%的額外移速剛好甩開紅圓!

「怨念轟炸!」瑪門大吼一聲————

今次的爆炸來得更早,後方立即爆聲四起。

「來得及…來得及…」乞丐王子沒好氣地直走,可是他做夢也想不到…月夜神正迎面跑向自己!

「!!!!!阿車炒~~~~喂」月夜神原來好不容易控制自己身體逆時針方向跑動,卻意外地撞上乞丐王子!

兩條紅線撞在一起,然後爆炸聲從左右兩邊襲來————

乞丐王子千鈞一髮間拋開廢青狼…

澎澎澎澎澎!

「系統提示:乞丐王子 血量餘剩20%」

兩個人被密集的魂彈擊中,雙雙倒地。

「系統提示:古化惡魔‧瑪門 生命剩餘40%」

「嗚阿~~~~~~~」瑪門再次悲嗚,空出浮現另一個紅球。
可是乞丐王子跟月夜神剛吃了重棍,一時間無法攻擊。

「貫雷之矛!」石室突然閃起雷光,被多面銀鏡聚合反射,一擊轟球紅球。

真子目瞪口呆望向前方,正是柑柑打出的雷光。

她焉然一笑,然後馬上被海量的血小鬼撲倒,其他分身也被悉數擊破。

「既然同此……今日就你死我亡吧…旅人。」瑪門再吼一聲。

法陣中冒出三團血液,它們慢慢聚合成滿嘴尖牙的血獸。

它們馬上撲向負傷的廢青狼及乞丐王子,幸好月夜神的錯亂狀態完結。

「主壇淨土!」他用十字架一釘,在地面震出聖屬衝擊波,擊退血獸。

「想打你好久了!」他舉起十字架,朝旁邊的血獸猛樁,每一樁都是爆擊。

「拉洛的榮光!」積狗用神炮擊轟出一條血路,牽着柑柑跑到他們附近。

「快聚集過來!」他向最遠的月夜神招手。

所有小隊成員全部聚集在法陣的北邊。

「大地聖歌!」「慈悲的眼淚!」「終極回復!」

「他一口氣施放三個大型回血技,將所有人的血量扯上來。

「咳……咳咳咳……」廢青狼終於醒來,發現瑪門已經進入最後一個階段。

「系統提示:古化惡魔‧瑪門 生命剩餘20%」

「……………」瑪門沉默一會,然後將所有剩餘的黑氣濃縮成一團。

「我以阿蒙德的聖名,將你烙印在這個陣式上!」麥跑到法陣邊緣,將
神杖狠狠剃在一段經文上!

法陣馬上產生出強大的吸力,將瑪門吸到地面。

它慢慢搓成人形,一個類似查曼德的人形。

「這個人…是我遇見最無知…正好讓你們見識…無知的惡吧。」瑪門笑道。

「警告:瑪門 現身。」

「它已經完全實體化,進入最後的驅魔階段了…」麥輕聲說。

眾人握緊武器,凝視着瑪門。

此時真子感到背後一痕————渾身是傷的柑柑將自己的白楊魔杖遞過來。

「別再忙記了…」她忍痛笑說。

「柑柑姊……」真子接過魔杖,內心熾熱起來。

她得心應手地旋舞幾下魔杖。

「出來吧,肥蛆!」真子喚出百式麟獸。

巨獸登埸時的光茫耀眼得逼退瑪門兩步。

「組隊…原來是這個感覺…」真子盯着瑪門,嘴角禁不住泛起微笑,說。
2020-05-31 23:58:58
太遲出…罰自己聽日出多篇 1715
2020-06-01 00:19:01
咁好
2020-06-01 00:28:47
肥蛆又出現

個名真係好得意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