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8-08 18:37:40
推推
2020-08-08 18:38:41
快撚d quit game 咪再出現
2020-08-08 19:09:37
我覺得六口太固執
學懂放下就會好開心
依家佢game入面既根本唔係朋友
自己一個打機有咩意義
2020-08-08 19:24:02
佢一人復仇搶晒聖三一啲野,跟住係要活得俾你好,如果咁就俾人KO打回原形,咪同佢憎恨的聖三一冇分別
2020-08-08 22:28:41
如果六口因為蒙而乜都輸哂真係好唔抵
付出左咁多時間心機黎換取一個小小既亞洲地區落腳點黎大展拳腳
最後因為一個來路不明既外掛狗搞到乜都冇哂
我係佢真係會棄game

屌你m底一定要交代點解蒙可以咁撚勁
直頭係開哂外掛咁

就算要六口輸都唔該比我覺得佢係輸得抵
2020-08-08 23:36:09
樓上巴打們,幫樓b同你地講聲多謝先,佢一定睇到好high
2020-08-08 23:37:59
打機其實好撚多人好似佢咁「認真」
2020-08-08 23:51:52
======================
第九十八章——————天使的綱目

======================
「喂~~~真子,你跑去哪了?要開車了~~~」廢青狼大叫。

「馬上好了!」真子在森林採了一籃滿滿的蘑菇,正想會合隊友時忽然停下腳步。

她看到地面有一灘血跡,旁邊躺着一隻皮開肉綻的小林鼠。

它合起雙眼,小嘴巴吃力地開合呼吸。

仔細一看,它的腸臟已經溢出來,沒可能救活。

「你受傷了嗎?」此時查曼德抱着一隻野豬經過,赫見真子蹲下來,急忙查問。

「我沒事…」真子凝視着小林鼠,患得患失。

「快走吧,這裡有戰神祝福的怪物,很危險。」查曼德拖住真子的手,說。

「等等…」真子站起來,用魔杖指着奄奄一息的林鼠。

「炎爆術。」她說,林鼠立即被一個小炎彈炸死,屍體眨眼間就成一堆灰色的塵粉。一股柔風吹過,將粉塵帶到天空去。

「有必要嗎?」查曼德苦笑問。

「對它有必要。」真子不以為然說,然後提着蘑菇離開。

「你真善良。」查曼德會心微笑。

「當然~」真子奸笑答道。

二人一言一語,慢慢離開這個無情的森林。
。。。。。。。。。。。。。。。。。。。。。

紅櫻要塞外一夜間插滿十字架,上面釘着仍然活生生的NPC,場面猶如活人獻祭。他們整夜哀號,讓城牆上的玩家也不是味兒。

「要不要給他們一個痛快?」有人建議。

「別碰他們為妙。」同伴立即勸止他做傻事。
。。。。。。。。。。。。。。。。。。。。。

女僕從迷糊間清醒過來,頭痛欲裂。

她正想伸手按摩後腦,驚覺手腕刺痛,本能之下立即縮手,全身卻傳來更激烈的痛楚,終於完全喚醒她的神經。

張開眼,女僕發現自己被釘在十字架上,雙手手腕、小腿也被鐵釘刺穿。

「救…救命………」她劈喉求救,但已經虛弱得喊不出聲。
烈日當空,她被釘在十字架上已經數小時,喉乾欲裂,雙嘴龜裂出血。

她嚐到自己的血液時如嚐甘露,忍痛捂緊嘴巴,從自己的嘴唇搾出血液解渴。

可是每一口都痛如針扎,她喝着喝着,眼淚就流下來。

「孩子…別哭。我們馬上要見…聖母了。」旁邊突然傳來虛弱的聲音。

女僕吃力地望過去,發現說話的是一名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老婦。她全身黝黑,骨瘦如柴,是紅櫻要塞的最低級女苦力。

「為…為甚麼…我做錯了甚麼?」女僕哭道。

「只要相信全知聖母,就不用害怕……」老婦豁達笑道。

「她在哪…為甚麼現在不出現……」女僕啜泣道。

「我等了一輩了…每次在等待時都會唱歌…心情就好過了。」老婦說着,然後開始哼唱一段樂子。

她的音調輕快悅耳,反襯附近被放血的人更顯淒涼。

不過女僕聽着聽着,心情慢慢放鬆下來,接着是濃濃的睡意,最後合起她的眼皮。

「孩子…我們…很快相見……」老婦說着,然後對着眼前的大好河山,繼續唱。


就在此時,在熱氣騰騰的地平線上出現一個白衣飄飄的男子。

「報!!他來了!」哨仔立即大叫,通報六口彌生。

六口彌生打開窗戶,眼睛瞇成一線,望向遠方。

隆……窗邊的沙塵抖下來。

隆隆…………蒙後方揚起漫天灰塵。

全場玩家同時彈出一個鮮紅色的視窗。

「系統提示:太陽女王 艾蕾卡‧奧蘭多爾 出現。」
「系統提示:太陽女王 艾蕾卡‧奧蘭多爾 出現。」
「系統提示:太陽女王 艾蕾卡‧奧蘭多爾 出現。」
「系統提示:太陽女王 艾蕾卡‧奧蘭多爾 出現。」
「系統提示:太陽女王 艾蕾卡‧奧蘭多爾 出現。」
「系統提示:太陽女王 艾蕾卡‧奧蘭多爾 出現。」

今次蒙不再獨單…旁邊站着金甲紅袍的艾蕾卡、身後數萬太陽精兵,成千上萬的旗幅擋住了後面的群巒山脈。

本來玩家對十字架上的NPC仍有惻隱之心,但看到NPC軍隊的陣容後愧疚感一掃而空,立即握緊武器,全民備戰。
。。。。。。。。。。。。。。。

「蒙。三日之約未到,為何提早出現?」六口彌生一臉得戚,問。

「我一直遵守禮道,事事前請。我實在不明白你虐待他們對自己有甚麼好處。」蒙皺眉道。

「矣。我不明白。你憑甚麼對我指指點點?」六口彌生朗聲道。

「我正是想向你證明我沒有惡意,起碼這個世界眾生可以和平共處!」蒙越說越大聲,顯然心底激動得很。

「真巧。我也想證明…你錯得離譜!」六口彌生突然點頭,遠方城牆響起一發槍聲。

一個針在十字架上的NPC的頭被一槍射爆。

不但NPC,連玩家也嘩然起來。

「你發瘋了嗎?!」蒙站前一步,旁邊又亮起一發槍響!

啪~~~又一個NPC被處決。

蒙立即剎停腳步,瞪大眼睛,啞口無言。

「你踏前一步,我就殺一個人。
你嘗試救人的話,就看你救得多,還是我是殺得快。」六口彌生以最極端的手法終於控制住蒙,首次奪得主動權。

「你到底想要甚麼?!」蒙終忍按不住怒火,對六口彌生咆哮。

「只要你乖乖等到約戰就可以。」六口彌生微笑道。

「你是逼我出手…逼我失信於人吧……」蒙瞪着六口彌生,冤毒說。

「不,我只想證明,你的想法是多麼白痴。你單純好打而已,無法改變世界。」六口彌生說。

蒙在城牆前踱步,卻萬萬不敢踏前半步。

他看着十字架上的垂死的人,心裡十萬個無奈。

「蒙,我的軍隊準備好了。」艾蕾卡上前,說。

「強攻的傷亡率高違38.53%,我早算過了。」蒙撤手道。

「這不是挺好嗎?這個傷亡數字,我可以接受。」艾蕾卡說。

「用數千人的命換數百人的名,為何?我就是為了打破苦難的輪迴而來。」蒙立即反駁,一改之前敦厚的態度。

「那很簡單。你上去打死六口彌生不就可以了嗎?」艾蕾卡皺眉望着六口彌生,說。

「那不是證明了她的說話嗎?」蒙怒道。

「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但再好的明君治國都會有窮人。你就是無法令所有人都富起來。」艾蕾卡說。

蒙聞言立即反胃,擺手支走艾蕾卡。

「這是事實。」艾蕾卡皺眉說。

「這是落後。你不明我不怪你,但他們…為甚麼不明白…唉…」蒙沉重地嘆一口氣,彷彿判了十字架上的NPC死刑。

「撤軍。」蒙說。

「見死不救,就是你的救世之道?」艾蕾卡揶揄他。

「撤。我不想再見到更多傷亡。」蒙頭痛起來,盤膝坐下。

「你呢?你不回去?」艾蕾卡問。

「不。我要好好反省。」蒙仰望着十字架上的NPC,認真說。

艾蕾卡突然揪心起來,轉身想走,又停住腳步。

「別放棄我們。」她哽咽道,然後偷偷拭淚離去。
。。。。。。。。。。。。。。。。。。。。。。。。。

蒙徹夜未晚,獨個兒站在大櫻門前,對着十字架思考。

城牆橙紅色的火光投射到漆黑的稻田裡,只有蒙一個身影,更顯得他孤伶伶。

「他在堅持甚麼……」城牆的人原禁討論起來。

「NPC買就有,為甚麼要著緊。」另一人說。

就在此時,遠端突然傳來一股小騷動。

但蒙沉醉在思考的旋渦之中,未有察覺。

突然,旁邊的十字架炸出一團爆風,將他從深海拽出來。

「蒙先生,你先照顧着她!」一個女法師突然拖住一個十字架跑過來,。

「你…夏舒洛?!」蒙發現這個女法師正是昨天跟自己交好友的女孩子。

他低頭,赫見十字架上的NPC女僕仍活着。

「矣?等一下。」蒙既驚又怕,立即望向其他十字架。

下一秒———澎澎澎澎澎澎!四周連環炸爆,然後城牆開始有人開槍。

但牆下突然冒出一批玩家,他們一邊擋住子彈,一邊抱住重傷的NPC跑向蒙。

「蒙先生!我們決定加入你!」他們向蒙大叫。
可是子彈及魔法擦耳而過,有人被冷槍放倒,旁邊的戰友跟得放棄NPC,抱住朋友跑向蒙。

「嗚阿~~~」「我這訪不行了!」

倖存者拼命逃離城牆上的火力,一邊向蒙求救。

蒙剛想踏出半步,霍地想起自己跟六口彌生有三日之約。

這一步猶豫,又有人被冷槍放倒。

「我————」蒙正想豁出去,田裡的夜色突然褪去,整個天空亮如白晝,然後整個地面泛起AOE紅光。

「警告: 天火狂潮 05秒」
「警告: 天火狂潮 04秒」
「警告: 天火狂潮 03秒」
「警告: 天火狂潮 02秒」
「警告: 天火狂潮 01秒」
「警告: 天火狂潮 00秒」

天空瞬間變成赤紅色,全人屁股發燙。

蒙回頭一望,赫見一波城牆高的烈焰海嘯直拍紅櫻要塞。

狂潮瞬如洪水,根本沒有時間逃命。

投靠蒙的玩家以為自己死定時卻驚覺火海只是微暖,不傷自己分毫。

但當烈焰海嘯擊中紅櫻要塞城牆時,火勢一下子竄高數十米,燒著牆上的箭樓。蒙立即回望…始見艾蕾卡一直守在自己背後不遠處,這波天災級的大火肯定是她的傑作。可是與此同時,天空突然烏雲蓋頂,突然下起暴雨來。

「蒙先生,我們已經盡力了。」該批投靠蒙的玩家只救出百餘名NPC。

「謝謝你們……走!」蒙忍住淚眼,帶着倖存的人就走。
。。。。。。。。。。。。。。。。。。。

翌日,六口彌生來到城牆上,發現紅櫻要塞外數哩範圍全部被燒焦。

「多少人叛變?」六口彌生冷靜問。

「AGG和ZDS兩個公會,約130人。」曼尼說。

六口彌生搖頭嘆一口氣。
。。。。。。。。。。。。。。。。。。。

再過一日,終來到約戰之日。

蒙率領全族瑪娜族來到紅櫻要塞之前。聲勢之浩大,遠超太陽兵的氣勢。

但是今次蒙並沒有停在大櫻門前,等待玩家跳下來單挑。

今次他一直向前走,直到大櫻門前—————一拳打向鐵門!

澎!!!!!整座紅櫻要塞也感受到震動。

蒙深呼吸……然後抽拳再打!

轟隆~~~~~~~大櫻門冒出一道裂痕。

蒙嚥下口水,力貫右臂,朝同一個位置再打一拳!

咔嚓………大櫻門就在這一刻打開了。

蒙的拳頭就停在六口彌生面前。

「…………………」他慢慢收回拳頭,冷眼瞪着六口彌生。

「你只能獨自一人進入唐卡拉,找到幻神大殿後立即帶着你的族人離開。全程我要跟着你行動。」六口彌生直接開出條件。

「………好。」
2020-08-08 23:56:57


我有睇,但唔敢講嘢,只好出文
2020-08-09 09:56:15
又比六口知d隱藏劇情
2020-08-09 12:01:07
出多啲
2020-08-09 15:12:29
文呢屌你
2020-08-09 20:16:07
今晚抖抖先,要轉章
2020-08-09 20:39:25
2020-08-09 21:03:49
留名支持,開始多返文,正
2020-08-10 19:08:26
舊毒回歸
2020-08-10 19:51:25
文呢屌你
2020-08-10 22:32:46
比多一晚我,今日寫咗成日稿,食完飯先落筆,出唔切
2020-08-10 23:25:06
2020-08-11 16:38:04
應該更新埋第四季了
2020-08-11 20:01:25
我們都在蔚藍的天空下煎熬,不是嗎?

。。。。。。。。。。。。。。。。。。。
一團黑影咻一聲劃過天空————

「仍有兩隻跟尾狗!」騎雀的僚兵說。

「安多莉亞,我們再次分散吧。」另一個僚兵建議。

可是安多莉亞一聲不響,命令艾力奧剎停獅鷲,空中只留下數根羽毛。

僚兵立即回望,發現他們已經墜後百餘米。

「安…可惡!!!」他們立即拉起雀頭,以銳角仰昇,然後以垂直大迴旋掉頭。

此刻安多莉亞已經跟兩名巨蜻蜓騎士在鬥在一起。

別看蜻蜓身型瘦削,它們動作輕巧且外殼堅硬無比,近戰時可以在眨眼間垂直升降,在空中的靈活性遠比獸系座騎高。故艾力奧的獅鷲不出幾回合已經被捅了四矛,半身染血。幸好蟲系座騎的攻擊力較輕,才不至於要了它的命。

安多莉亞眼角篤見同伴來援,立即調較角度,讓敵人背向友軍,然後向前佯攻,吸引敵軍注意。

他們朝敵人的面門刺出騎矛,但只送半臂立即收手,槍尖只在蜻蜓眼前晃來晃去。

來回幾次,敵人始感到他們根本沒有意思攻擊,正想抽身拉開距離之際————

「五倍動能!」

澎!

綠汁飛濺,整隻蜻蜓被巨力撞碎。

「嗚阿~~~~~~~~~~」可憐的騎士就伴隨兩片蟲羽從萬呎高空掉落雲層之中。

「呼~來得挺合時嘛。」安多莉亞掀起頭盔,笑道。

「艾力奧,下次要急停也預先給我們訊號阿。」僚兵不悅說。

「不關我事,安多莉亞狠狠扭了我耳朵一下。我幾乎變成她的座騎了。」艾力奧耳根通紅,說道。

「你想得美。」安多莉亞呵呵大笑。

此時雲層裡傳出龍吟,似乎敵人已經換另一隻座騎。

「快退回柏林吧,這裡是休戰區,被抓到就完蛋了。」安多莉亞急道,然後換出非戰鬥用的笨重石龍,緩緩下降。
。。。。。。。。。。。。。。。。。。

回到柏林,軍用航空站的玩家看到銀色龍紋的人降落,立即準備好食水及乾糧迎接他們。

「有打聽到甚麼情報嗎?」德軍情報組的隊員馬上湊過來,問。

「西教庭有八十艘戰艦,近萬名玩家在安特衛普登陸。他們配備了大量補給,似乎有長期駐守的打算。」安多莉亞用紅筆在地圖上圈起一個柏林與倫敦之間的港口城,說道。

「有打聽到他們是哪個伺服器的玩家嗎?」情報員又問。

「假如口音沒聽錯的話…他們是美洲玩家。」安多莉亞說,全場突然沉默下來。

隱藏的外海的伺服器摸到家門來了……

「我…我立即上報…」情報員放下紙筆,騎上翼龍飛上去鷹巢。

「辛苦了,安多莉亞。」

「安多莉亞,敬你的。」其他公會的玩家紛紛對安多莉亞敬酒,她欣然接受。

她的銀色龍紋雖然人數不多,在第四帝國空軍部的離牌軍裡算是少有名氣的部隊。首先,他們是唯一一個亞洲部隊;其次是她大膽且成功的戰術;再來…是安多莉亞的斷翼。她被六口彌生拔去翅膀,所以戰鬥時多半會坐在艾力奧背後,緊急時侯才換出自己的座騎。所以他們每戰成功,都可以歸功安多莉亞出色的指揮及團員之間的配合。

「安多莉亞,我們可以加入你公會了嗎?」一個歐洲小組跑過來,希望加入銀色龍紋。

「抱歉…我仍未能收生。不過歡迎他你們跟我訓練。」安多莉亞微笑拒絕。

「安多莉亞,你要認真思考退出聖三一,重組銀色龍紋了。」艾力奧半取笑說。

「容後再談。」安多莉亞偷踩他的腳,輕聲說。

「安~~~多莉亞~~~~~」她真是一個小名人,降落才幾分鐘已經被千呼萬喚。

今次叫她的是一個鬍子大漢。

他走過來就打開雙臂,攬向安多莉亞。

安多莉亞想避,卻盛情難卻,僵硬地被他攬實,然後急忙用力握開他。

「找我有事嗎?奧托。」每次奧托拜訪安多莉亞都會笑她一大籮補給品。雖然多安多莉亞想拒絕,但這些珍貴的補給品對隊友很重要,尤其在戰場上可是生死之別,所以她也接受不少恩情。

「來~我的會長想見你。」奧托突然拖向安多莉亞的手,但她眼明手快,飄亮地梳一下頭髮,將手指勾在耳朵上,死不放下來。

「矣…他為甚麼想見我?」安多莉亞苦笑問。

「哼哼哼~~~~他想引薦你正式加入帝國空軍,從此舉起雙頭鷹旗作戰。那麼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奧托興奮地舉起雙臂,笑道。

「加入帝國空軍?!」安多莉亞瞪大雙眼,彷彿這是聖母瑪莉亞的喜帖,佛祖的百日宴,從天上掉下來的邀請函。
她回頭,望向自己的老隊友。

「是福不是禍,是禍擋不過。」艾力奧苦笑道。

「去吧~安多莉亞!」他們紛紛豎起大姆指,以示支持。

「聽一下…無妨。」安多莉亞婉轉道。

「哈~~來吧!」奧托今次搭住安多莉亞的肩膀,大步離去。
。。。。。。。。。。。。。。
2020-08-11 20:19:28
2020-08-11 20:25:08
又想搞鳩日本仔
2020-08-11 20:58:00
可以同戰神匹敵
都打輸比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