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7-31 19:43:26
說好的文呢
2020-07-31 19:43:33
樓豬今季大約幾時完
諗住儲文一次過睇
2020-07-31 20:56:14
比多日
2020-07-31 20:56:36
依家75%左右
2020-07-31 21:08:35
都預咗你又要被人屌
2020-08-01 20:51:17
=========================
九十四章-----雙子超新星(下)

=========================
蒙帶領着追隨者深入亞特蘭蒂斯大陸尋找闇之宮。

隨眾連綿數十里,聲勢之浩大,場面猶如動物大遷徙。

人數雖多,隊伍對環境的影響卻出奇地少,甚至沿途撤種,令綠化面積擴展開來。
。。。。。。。。。。。。。。

翻過高山,跨過小河,純潔的信仰潮水終於泛到太陽帝國的邊界。

人群們被簡陋的木樁擋住,面面相覷,不敢僭越雷池半步。

某瑪娜族的小孩看到一隻火蝴蝶從頭上飛過,像落葉一樣飄到木樁外,大感新奇。

「媽媽,看!」他說,然後甩開媽媽的手撲蝶。

「不可以過去!」不過媽媽眼疾手快,立即捉緊兒子的手臂,將他拽回來。

蒙站在兩根木樁之間,疑惑地摸着這根木頭。

「再向前行就進入旅人的領土,非法越界等於宣戰。」法爾奧騎着快馬到來,警告蒙。

「嗯…我也苦惱着這件事。」蒙蹲下來,盯着木樁沉思。

此時艾蕾卡及白聖女也來到前線,對蒙怪異的舉動大惑不解,卻不敢驚動他。

「你知道嗎…亞特蘭蒂斯屬於眾生,因為各種原因才洐生出不同族群,再演變成多個文明。人民的環境變好了,但生活卻越來越糟糕。」蒙皺眉說道,再放眼遠望排列整齊的木樁線。

「環境變好生活又怎會糟糕?這就是國家存在的目的,保護自己的國民阿。」艾蕾卡大膽發言。

「因為保護國民…所以連他們的自由都剝奪了。
看,這排只是普遍的木頭,卻好像附魔般嚇怕你們,碰一下也不敢。
這一切…都是建基於恐懼之上,本質就是恐怖主義。眾生又怎可能得到真正的幸福?」蒙話畢,雙手牢牢握住木樁,然後用力將它從泥裡拔起來。

本來整齊有序的木樁瞬間崩缺一角,猶如大壩決堤,瞬間令國界模糊不清。

「你這種行為藝術未必得到其他旅人認同阿。」法爾奧再次警告他。
蒙挺起胸膛,大步跨過界線,正式踩入法屬領土,然後回首看着迷惘的人們。

「神明是一種信仰,自由也是一種信仰,但這種信仰只可以由你自己實踐出來。在這個世界裡你們有選擇自由。只要你們前進,這個世界必然變得更美好!」蒙打開雙臂,振振有詞道。

人們瞬間變成初孵的小鴨,站到河邊,戰戰競競地探出小腳掌。
滴水穿石。

先是兩人跨過界線,然後急腳跑向蒙身邊;接下來是數十人;數百人;然後人們都鼓起勇氣,大步前進。

滴水穿石,匯水成流,最終沖破這道隱形的障壁。
。。。。。。。。。。。。。。。。。。。。

他們繼續前行,很快就來聖三一曾經的家,白色的圓形城堡——聖園。

NPC穿過無人看守的城門,立即被這裡的景色迷住。

大門前是一座大理石主教雕像噴泉。雖然噴泉已經沒有運作,但池裡的水仍清澈透明,倒映着附近的優雅的白色排屋。當年索菲亞依照精靈主城設計聖園,規定每一棟房都需要種一株樹。所以聖園好像一顆隱藏在森林中的鑽石,文明與自然完美結合的藝術品。

「天色已暗,我們今日在這座美麗建築休息吧。」蒙笑道。

艾蕾卡跟白聖女馬上皺眉,對望一眼。

「蒙…你我們已經進入敵人的領土了。」艾蕾卡凝重說。

「從某個觀點定義,是的,艾蕾卡女王,我們進入敵人的領土了。」蒙笑說。

「我們住在哪裡?」艾蕾卡疑問。

「噢~你們隨便挑一棟建築吧。喜歡就好。」蒙一臉輕鬆說

「不!我指巡邏隊呢?主力團駐守在哪裡?突擊部隊又該如何?你不會打算讓軍隊跟平民住在一起吧?萬一敵人來襲就來不及組織反抗了。」艾蕾卡自幼便跟隨不同名師征戰,深知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所以更不明白為何蒙仍未下達任何命令。

蒙聞言一愣,茫然地望向白聖女,發現白聖女的神情只艾蕾卡一樣迷失。

「兩位聖女…我與眾生同行,並不代表我有權力主宰一切。你們該相信我的道,而非臣服於我的武力之下,所以我不能夠調派你們戰鬥。」蒙苦笑回答。

「你不打算調兵遣將,難道要獨自一人攻破紅櫻要塞嗎?」艾蕾於反問。

「不,我並不打算征服任何一片土地。因為土地從來都未被佔有過,只是有人以為自己擁有了那片土地。」蒙耐心解釋,有人送來一窩燉菜也拒絕了。

「你———」艾蕾卡立即氣上心頭,踏前半步有所行動,卻馬上被白聖女按住。

「好的,蒙先生。我們不妨礎你休息了。」白聖女微笑道。

「你們不滿足,我做錯甚麼了嗎?」蒙卻在意起來,追問。

「不,你正確得很~」艾蕾卡搖頭嘆息,跟隨白聖女離開。
。。。。。。。。。。。。。。。。。。

聖園雖大,卻不足以容納這麼多人。

龐大的隊伍從黃昏開始入城,直到午夜才安頓下來。

更有數以十萬計的人無法進城,只能依牆搭帳,便居下來。

艾蕾卡讓重裝兵分成四團,守住東南西北四門;白聖女考慮到狐鬼人數稀少,故分散城牆上作第二道防守圈。
。。。。。。。。。。。。。。。。。。


「媽媽,我們還要走多遠?」那個小孩對火蝴蝶念念不忘,問道。

「我們要跟隨蒙先生到很遠的地方。雖然過程可能很痛苦,但那裡沒有疾病,沒有死亡,兒子,你忍耐一下吧。」媽親用樹皮蓋在兒子身上,輕按着他的額頭笑道。


平民營中鼻鼾聲震耳欲聾,耳朵靈敏的小伙子自然睡不着。

他在床上輾轉反側,赫見窗外的花圃停了一隻火蝴蝶。它在夜空中如夜光精靈一樣醒目迷人。他忍不住爬出屋,突然孩撲過去想捉住火蝴蝶。

蝴蝶受驚,拍翼飛到城邊去。

「哈~差一點。我一定捉到你的!」小孩就左一跳右一撲跟上去。
。。。。。。。。。。。。。。。。。。。

深夜,蒙來到聖園旁邊的小山丘,靜觀月明星稀的夜空。

「唉……」他對着明月嘆一口氣,摸出遠行前姐姐送他的麥餅。

麥餅所剩不多,他只敢扳下小塊,珍而重之地送到嘴裡,細味久違的感覺。

「假如我預先打招乎,會令你失望嗎?」他對住夜空,突然說。

「嘖~~~原來你早就發現我了?」原來白聖女偷偷走上山丘,本想作弄蒙一下。

「我看得到…但無能為力。」蒙突然感慨起來。
但正因為他占這種忽明忽暗的深度才令白聖女不斷思考他的說話,對他越來越感趣。

「你的家鄉一定很先進,才可以培養到你這種人材。」白聖女羨慕道。

「我的家鄉~~~就是一條農村,沒甚麼特別。」蒙邀請聖女坐在草地上,然後自故自地躺下來,對着月光發呆。

「假如我有你的力量就好了……」白聖女看到蒙總是那麼輕鬆自信,忽然感到自愧不如。

「不…這是業。我們都是一體。只不過………」蒙說着,然後深深嘆一口氣。

「你也有煩惱?不介意的話告訴姐姐吧。」白聖女在蒙身邊也不知不覺輕鬆起來。她放下平日端莊的外殼,慢慢坐在下來。

「當日我穿過黑鏡尋找全知聖母…卻來到這個世界。
難道教導眾生,帶領亞特蘭蒂斯就是聖母給我的考驗?」蒙皺眉思考。
這番話遠遠超出白聖女的認知範圍,她只能夠傻頭傻腦地支吾着。

「這層嘛…也許你未找到自己的宿命吧?」白聖女苦笑道。
蒙聽到『宿命』二者,突然彈起來。

「宿命?」他重覆咀嚼這個字。

「嗯…好像我跟艾蕾卡的宿命早已經寫好。她是太陽帝國的女王,而我是卡伯萊斯族的聖女。我們都要帶領自己人民,苦他們所苦,樂他們所樂。」白聖女說道。

「你喜歡這樣的生活嗎?」蒙問。

白聖女突然瞪大眼睛,張大嘴巴,某句說話已經吐到舌尖上,最後仍硬生生吞回去。

「喜歡與否也不重要吧?」她苦笑道。

「不~你不想當聖女,就不要當。只要你想清楚後果就可以了。」蒙說道。

「你…重覆…一次?」白聖女的眼皮突然飛快地眨着。

「系統提示:白聖女 正凝視你。」

「矣…果然有分別。」蒙心想,然後端正地坐起來。

「當聖女與否…是你的選擇。」蒙說。

白聖女突然停機,雙眼空洞地凝視着蒙,然後太陽穴劇痛一下。

「這…這是……抱歉,我有點反胃……我先回去了。」白聖女站起來,跌跌盪盪地落山。

「對不起,我送你吧!」蒙心想仍未是時侯,嘆氣道。

「不用了,打擾蒙先生休息,實在對不起。」白聖女急忙婉拒。

「不用怕。我很享受跟你聊天。」蒙笑道。

「是…是嗎?」白聖女聽到這番話,痛楚也減輕了。

「你跟艾蕾卡—————」蒙說着,突然,聖園傳來一聲巨響!

二人相覤一眼,急步回城。

住在城外帳篷內的人睡得香甜,但是城牆上的狐鬼已經對巨響有所反應。

「蒙先生,這邊來!」他們在城牆上招手,指引蒙走向北門。

他牽着聖女的手,穿過密集的帳篷,接近北牆事看到一大群瑪娜族人向城內跪地禱告。

「這是甚麼儀式嗎?好有趣阿。」白聖女好奇問。

「這是…喪別式。」蒙冷靜說,但白聖女已經感到他的手握得越來越緊。

他穿過人群,發現前面有一圈重裝甲擋住圍觀的人群,裝甲兵後傳來呼天搶地的哭泣聲。

蒙擠過人群,穿過兵圈,看到艾蕾卡已經站在這裡。

她看到蒙跟白聖女牽着手,立即驚訝得張大嘴巴,但隨即甩甩腦袋,嚴肅地低頭—————她腳下旁邊躺着被炸成兩截的小孩。

「我的孩子阿~~~~~~回來阿~~~~~」媽媽伏在小孩的胸前,努力地將他的下肢併回來。

「蒙先生!請你再次施者神蹟,救他回來吧!」旁邊的瑪娜族人跑過來,挾住蒙的腳說乞求。

「抱歉……白境已經消失了,現在我也無能為力……」蒙慚愧說。

艾蕾卡將一塊碎鐵交到蒙手上。

「幻像炸彈…專門誘殺小童的陷阱。」艾蕾卡說。

「………………………」蒙接過炸彈碎片,陷入無盡的沉思之中。

。。。。。。。。。。。。。。。。。。。。。。。
2020-08-01 20:51:50
翌日,清晏,蒙邀請艾蕾卡及白聖女到自己的小房吃早餐。

他親自煮了炒蛋、香腸及烘麵包。

雖然只是平民食物,但在這個民居吃起來特別有味。

艾蕾卡小嚐一口,驚覺炒蛋滑嫩可口,不斷點頭稱讚。

「香腸也不錯阿。」白聖女又發掘到蒙一個優點。

「謝謝。」蒙笑道。

但他只是喝茶,不動桌上的食物。

「你不食嗎?」艾蕾卡問。

「我…為小杰守三天靈,期間只喝水。」蒙嘆氣道。

「別自責了…蒙。」白聖女握住他的手,憂心道。

「昨晚你們那麼親暱。不用跟我交換信物了,你跟蒙艾換吧。」艾蕾卡反白眼,將白聖女的『闇月聖書』吊墜放到桌上。

「艾蕾卡!你怎可以意氣用事?!」白聖女惱羞起來,急忙將吊墜塞回她手裡。

「其實今日邀請你們到來,因為另有一事……」蒙嚴肅起來,艾蕾卡及白聖女停止鬥嘴,放下食物。

他從腰帶摸出一塊完全透明的立方晶體。它清澈得彷彿不存在,只能靠它不斷散發出來的冷霧氣辦知存在。

「這是用納特布以純魔力熔成的『永存冰』,它不能被攻擊,只有用極高純度的魔力才可以破壞它,所以十分堅固。但終有一日,它仍會自然融化消失。」他說道,然後將晶文放到艾蕾卡及白聖女心上傳閱。

「挺可愛,但有甚麼用?」艾蕾卡凝問。

「昨晚的事令我深切反省。盡管我們沒有惡意,但為了保護所有人,我們必需要有所準備。」蒙認真說。

「噢~那個小孩死得值阿。」艾蕾卡突然笑道。

蒙及白聖女不約而同看着她。

「正因如此,我們更需要信心。」蒙說。

「抱歉…」艾蕾卡微微點頭,說。

「這塊晶體…就是我們的兵符。只要你們見這塊冰,就代表是我的軍令。你們必須配合,可以嗎?」蒙問。

「好!」白聖女馬上答應。

「嗯~可以阿。」艾蕾卡笑道。

「那麼…艾蕾卡,聖園西南三十里有一處窄山岰,乃通往紅櫻要塞最快之路。我在該區域已經發現六口彌生的人員活動。我要你馬上派一批先遣隊到該山區。但不要埋伏,反而要大方地守在山峰之上,令六口彌生清楚看到我們。」蒙說。

「好!」
。。。。。。。。。。。。。。。。。。。。。。。

兩日後,艾蕾卡竟然乖乖地在山頭設兵營,豎起顯眼的旗幟。

「陛下,這樣太蠢了吧?」太陽騎士問。

「唉………相信蒙吧。再者,旅人實力之強,我們應該避免戰鬥。也許蒙是正確的。」艾蕾卡嘆氣說。

「要是我們能夠解讀『闇月聖書』跟『正陽寶典』就好了。為甚麼一定要靠旅人。」白聖女苦惱說。

「嗯~~~也許…我們注定要依賴旅人。畢竟蒙也是旅人一份子……也許…他就是我們共存的未來。」艾蕾卡忽然感性起來,笑道。
忽然,山下森林傳來打鬥之聲。

白聖女及艾蕾卡舉起望遠鏡查看————赫見旅人自相殘殺起來。

可是艾蕾卡仔細一看,驚見某旅人背着一個身形像貝倫的大漢。

「那個…是貝倫跟蜜塔琳嗎?」艾蕾卡大驚,將望遠鏡交給旁邊的騎士。

他們看畢也紛紛點頭。

「是的,他逃出來了?!」

艾蕾卡聞言,立即翻身上馬,準殺下去救人,可是立即被其他騎士阻止。

「陛下,你決不可為小事親征!讓我們去吧!」太陽騎士們說,然後調兵去。
。。。。。。。。。。。。。。。。

艾蕾卡跟白聖女在山上觀虎鬥,看到旅人的翼騎兵出現心也涼了半截。
可是原平突然一閃,一爆,整隻獅鷲瞬間被某個旅人法師炸成碎片。

「那個旅人好強!連六口彌生的人也打不過他?!」白聖女吃驚道。

艾蕾卡慢慢放下望遠鏡,摸着掛在胸前的『闇月聖書』。

此時白聖女也似乎接到艾蕾卡的電波,悄悄握住『金陽戒』。

二女不約而同望看着那個人的身影………
。。。。。。。。。。。。。。。。。。。。。。
2020-08-01 21:21:08
2020-08-01 21:23:37
唔怪得要搵法師
2020-08-01 23:27:42
兩個都用火魔法
2020-08-02 11:20:35
打幾個月伊甸園,又係講緊自己之後寫落故
2020-08-03 14:56:49
加速
2020-08-03 17:56:05
冇文講經
2020-08-03 19:11:42
2020-08-03 19:13:10
幾時加速
2020-08-03 21:21:44
推呀
2020-08-03 21:21:56
2020-08-04 19:32:13
2020-08-04 21:49:47
今日last day 聽日開始
2020-08-04 22:15:57
2020-08-05 09:27:38
文呢
2020-08-05 14:35:22
========================
第九十五章—————昇

========================
「各位請用冰點。」侍女捧來多碟甜果刨冰,供帳篷裡的大爺享用。

「不用了。我們趕時間,到底艾蕾卡因何事召見?」加奈不耐煩問。

「艾…艾蕾卡陛下的意旨小婢並不知道。有甚麼需便要呼喚小婢吧。」
侍女說出艾蕾卡的名字已經害怕起來,急忙退出去。

「好好享受一下吧,加奈。」和也呷着刨冰,滿臉不在乎笑道。

加奈正想反駁,突然一波小涼風吹入來,它變成一個身輕如燕的小仙女在帳篷繞了一圈,輕吻眾人的臉蛋,然後掀起帳布悄然離去。

加奈篤見翠綠的山脈,空氣之清澈,萬里外的景色只蓋上一抹藍霞。
這窗良辰美景如悅耳的歌段,令人聽得如痴如醉。

「原來亞洲這麼多高山……」加奈第一次放下腳步欣賞自己的家園。

她的臉蛋一冰,原來樹將碎冰沾上來。

「好甜的喔~」樹勺起小匙碎兵,送到加奈嘴邊。

「哼~算你吧。」加奈終於就範,含春地讓樹餵自己。

二人瞬間引爆閃光彈,閃盲了里奧及依時,他們識趣地別過臉。

惟仍有另一對眼凝視他們………

和也認真地打量着樹,再看到加奈甜笑的樣子,然後默默低頭,笑着吃自己的刨冰。

可是和平下巴突然出現一匙碎片,他循手臂望過去,竟然是維克洛餵自己。

「好好笑阿。」和也白他一眼,撻指燒熔維克洛的刨冰。

此時,一名金袍騎士掀起帳布走進來。

「各位,女王要見你們了。」
。。。。。。。。。。。。。。。。。。

手腳並用,攀上乾旱的山峰。太陽與月亮的金銀旗豎立在山口當風處,迎風招展。

五步一崗,十步一哨,沿路不但有太陽兵駐守,在碎石嶙峋的山坡上不
時站着一兩個狐鬼。所有人都不苟言笑,氣氛比軍營更肅殺。

「你猜為甚麼女王要見我們?」加奈急步追上和也,問。

「感示謝意吧?誰知道。」和也不以為然,笑說。

加奈幻想一下,但想到艾蕾卡及白聖女都是副本傳說級的頭目就渾身顫抖。

樹突然拖緊加奈的手,四周的涼風也放緩下來。

「放心吧~她們有惡意的話,這批太陽騎士已經足令讓我們無法脫身了。」他似乎讀懂加奈的心,溫柔道。

終於,他們來到山峰之巔,兩個聖女已經並肩坐在一張華麗的紅絨大地毯上。

左邊的聖女身穿盔甲,盤膝而坐,她一頭黃金曲髮,瞳孔也是金色,眼角如鋼鐵一起上翹;右邊的聖女身穿柔袍,挺腰正坐,她一頭銀髮,有紫藍色的瞳孔,雙眼渾圓水潤。

「各位旅人,這位是太陽帝國的女王,艾蕾卡‧奧蘭多爾陛下。」太陽騎士介紹盔甲聖女。

「各位旅人,這位是卡伯萊斯月氐族的白聖女殿下。」太陽騎士介紹柔袍聖女。

「請宮本和也及宮本加奈坐到聖女面前,其他人就自便吧。」太陽騎士二人來到兩個聖女前方的坐圃。

「午安。」和也禮貌地點頭。

「午…午安。」加奈跟着點頭。

「各位請坐吧。」白聖女伸出玉臂,邀請眾人就坐。

「剛才諸位仗義出手,救了我們的朋友,實在不勝感激。」白聖女誠懇地向他們點頭。

「乜說話~」坐在後面的帕修斯突然洋洋得意,傻笑起來。

眾人立即狠狠瞪着住他,讓他閉嘴。

「兩位聖女不必客套…我們有要事趕路,有話不妨直說。」和也相當直接,說。

艾蕾卡跟白聖女對望一眼,白聖女聳聳肩,沒有說話。

「我們有事能幫上忙嗎?」和也問。

「宮本加奈…聖三一還好嗎?」艾蕾卡突然將注意力放在加奈身上,問。

「矣?你為甚麼想知道?」加奈也不客氣,反問。

「我後悔了。」艾蕾卡深深嘆一口氣,說。

「後悔甚麼?」加奈追問。

「當年武士扼守紅櫻要塞,對我國徵收沉重的關稅,令我國難以發展。加上武士好戰,跟境外的旅人廝殺連場,令境內之地與外界斷絕來往。所以…我想改變。」艾蕾卡皺眉說。

加奈聞言,立即瞇起眼睛。

「所以你跟六口彌生合謀,一次推翻聖三一跟紅櫻武士,然後坐收漁翁之利……」加奈凝重說。

「絕無此事!我跟六口彌生從未合謀!只是…她幾次拜訪我都十分誠懇。我覺得她治國有道,文武雙全,總覺得假如由她接管旅人勢力…太陽帝國就可以與她互惠雙贏。」艾蕾卡話畢,又嘆一口氣。

「所以呢?現在得償所望了吧?」加奈出口揶揄太陽女王。

「系統提示:艾蕾卡‧奧蘭多爾 對你好感度+2」

「所以我後悔了。當日我目光短視,看不穿六口彌生的野心。」艾蕾卡說。

「往事已矣。聖三一仍然四分五裂,希望可以早日重建。」加奈回答。

「我其實蠻欣賞聖三一…你的會長尼菲特雖然做事一股蠻勁,但比起六口彌生…我覺得跟她相處輕髮太多了。」艾蕾卡不禁搖頭。

「哼~那個白痴,只剩這個優點而已。」聽到尼菲特被稱讚,加奈得戚笑道。

「咳咳。」和也突然乾咳,打斷二人的對話。

「你們敘舊的話,我不必在場。」和也苦笑道。

「對了,到底你為甚麼要見我們?」加奈再次回到軌上,並對艾蕾卡放下警心問。

艾蕾卡及白聖女互相點頭,各自從懷裡摸出一粒發光的飾物。

不但玩家,連在場的親兵也忍不住望向聖物,一睹盧山真面目。

「我們兩族的聖物,『正陽寶典』及『闇月聖書』。」艾蕾卡凝重說。

加奈跟和也對望一眼,不約而同皺眉。

「然…後呢?」加奈問道。

「蒙先生讓我看清一個事實。光有力量並不足夠……」話畢,艾蕾卡喚來親兵。

親兵彎着腰,捧來一隻純金大盤。

兩聖女分別將金戒指銀吊墜放到金盤上。

親兵將金盤高舉齊眉,然後猶豫地看着艾蕾卡。

「去阿。」艾蕾卡不悅道。

親兵嚥下口水,走到和也及加奈之間,單膝下跪,俯首視地,將金盤降到自己後腦上。

兩顆發光的寶石就在咫尺之間,二人隱約感到它們散發的熱氣涼風。

「甚麼意思?」加奈受夠這種莫明奇妙的劇情,總覺得自己被耍似的。

「它們是複製品吧?不然你們怎可能將如此貴重的寶物放在旅人面前。」和也輕挑地夾起銀石。

「系統提示:發現 闇月聖書(史詩級)
*闇月族聖物
—闇月聖書乃『長夜經』(卷三)的節錄,記載着夜神‧納特的加護祝福及『闇月系魔法』的古藉,由卡伯萊斯族的大祭司保管。


和也的指尖突然刺痛,被銀石的魔力灼傷了。

他急忙放下銀石,當場瞠目結舌。

「甚麼阿…」加奈不信邪,夾起金戒指查看。

「系統提示:發現 正陽寶典(史詩級)
*聖陽國聖物
—聖陽教乃火神信仰的異化分支,以正陽寶典保存演變千年的『聖陽御法』,由奧蘭多爾帝國國王所持有。


加奈瞬間全身僵住,小心翼翼將金戒放回原位。

「這對寶石,就是我們兩族力量的化身。但光有力量並不足夠…蒙先生教會我們要信任身邊的人、信任自己的眼光……」白聖女微笑道。

「我不明白…你想我們做國王?」和也大膽說。

艾蕾卡忍不住哈哈大笑,差點掉下眼淚。

「怎可能,信任別人並非變成白痴。」她擦眼淚笑道。

「但有時侯分不清天真或弱智。」加奈冷笑道。

「系統提示:艾蕾卡‧奧蘭多爾 對你好感度+5」

「沒錯!我們一直小心保管聖物,但一直不信用它的用處。
直到蒙先說告訴我們…聖物需要由旅人進行『逆讀』,才可以翻譯出裡面的秘法。屆時我們兩族就可以互補長短,得到抗衡旅人的力量。」艾蕾卡笑道。

加奈突然瞪大眼睛,看着艾蕾卡及白聖女。

「等一下…你該不會…想叫我們幫你『逆讀』這兩件東西吧?」加奈驚訝問。

「逆讀石頭?有這個玩法嗎?」後面的里奧跟依時交頭接耳。
依時用力肘了里奧一下,叫他閉嘴。

「就看你們賞不賞面了。」艾蕾卡微笑道。

此時和也一聲不發,臉上時紅時青,呆望着金盤上的寶石。

「逆讀…史詩級秘法書…豈不是………」和也生硬地回頭,問維克洛。
維克洛肯定地點頭。

「嗯,傳說中法師五轉,破魔師的轉職任務。」維克洛說。

和也暈言,白眼一翻,昏倒過去。

「破魔師?!」加奈突然全身的細胞都跳起舞來。

「在歐洲,這種級別的秘法書已經絕種,為甚麼你會捨得免費供旅人解讀?」維克洛問兩個聖女。

艾蕾卡嘆一口氣,白聖女則甜笑起來。

「剛才諸位捨身救人,我們相信你們的是善良的人。」白聖女回答。

「僅此而已?相信?」維克洛重覆。

「僅此而已。」白聖女點頭說。

「其實你要我逆讀,我當然ok阿。但我逆讀完不告訴你內容,或者故意告訴你錯的內容呢?你很沒有保障阿!」加奈立即反問。

「我相信加奈不是小偷。你的朋友也不是小偷。」白聖女笑道。

「我———我……才不是小偷。」加奈說着,突然慚愧起來。

「好了,該問的都問完了。你們願意幫我們這個忙嗎?」艾蕾卡問道。

「系統提示:接受 艾蕾卡‧奧蘭多爾 及 白聖女的委託,逆讀『正陽寶典』及『闇月聖書』(Y/N)」

加奈及和也面前浮出同樣的視窗。

「但…我的朋友要趕到外海,恐怕時間———」加奈從未在遊戲裡走運,突然天降頭獎,剎那間拿不定主意。

艾蕾卡擺手,命親兵送各人一塊小金牌。

「系統提示:獲得道具 帝國貴族通行證。
*奧蘭多爾帝國全境流通(軍事禁區及皇家禁區除外)

「我保證他們安全到達海岸。」艾蕾卡豪言道。

所有的借口都消失了。

To be or not to be.
2020-08-05 14:35:49
「但我公會的人……現在…………」加奈竟在關鍵一刻糾結起來。

「系統提示:里奧 已退出隊伍。」
「系統提示:依時 已退出隊伍。」

加奈大吃一驚,立即火爆回頭———

「當年我研發小烏龜靠你們carry,現在換你花時間在自己身上了。」里奧笑道。

「系統提示:帕修斯 已退出隊伍。」
「系統提示:懶然 已退出隊伍。」

「如尼菲特說,我們都有自己的道路,不必強求,不是嗎?」帕修斯笑道。

「最危險的路已經走完了,接下來我可以載他們飛過去。」懶然豎起姆指笑道。

「系統提示:宮本和也 已接受任務。」

「這個機會在歐洲也找不到…要好好把握阿加奈。」和也語重深長說。

加奈豎起小手,指尖在Y字上方懸浮。

樹突然從後抱攬住加奈,並捉住她的手按下Y。

「系統提示:艾蕾卡‧奧蘭多爾 對你好感度+20」

「很好,那麼,準備好就跟我來吧。」艾蕾卡命人回收聖物,跟白聖女走入旁邊的山洞去。

「我不知道要逆讀多久及成不成功…萬一這段時間索菲亞她們被攻擊呢?」加奈擔憂問。

「加奈,別擔心。」帕修斯拍拍加奈的頭,笑道。

「喂~~~上來了~~~」懶然在山崖邊喚出石龍,向其他人招手。

依時、里奧、帕修斯攀上龍背,跟加奈揮手道別。

「下次見面,我們要—————」里奧話未說完,懶賴就大鞭一抽,石龍張開巨翼,向東邊振翅高飛。

剎那間,隊伍冷清不少。

加奈有種莫明奇妙的失落感。

「今次看誰讀得更快吧。」突然,和也搭住加奈肩膀,打趣說。

「哼,手下敗將。」加奈冷笑一聲,推開和也的髒手,拖住樹走向山洞去。

和也跟維克洛對望一眼………

「你要拖手嗎?」維克洛伸出左手,問。

和也深呼吸,默默跟上去。
。。。。。。。。。。。。。。。。。。。。。。。
艾德格都城———————

「神神子,唐卡拉近8成公會都離開了!」索菲亞跑入公會大廳,驚呼。

「往哪裡了?」神神子冷冷問。

「紅櫻要塞,好像準備一場世紀大戰。」索菲亞說。

「世紀大戰?」神神子疑惑着。
。。。。。。。。。。。。。。。。。。。。。。。。

大櫻門,數萬名玩家塞滿紅櫻要塞每一個角落。

六口彌生也登上城樓,看着城下的稻田。

傳說某人帶了百萬野蠻人大軍,準備搶掠亞洲組玩家的一切。

可是來犯者只有一人。

「哇…………」
蒙看到城牆上密麻麻的血條,不禁驚嘆。
2020-08-05 15:10:28
點解npc 會叫加奈做宮本加奈
佢驚名唔係只係叫加奈咩?
又有bug 屌你老母
加字啦
2020-08-05 16:03:10
冷靜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