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890 回覆
65 Like 1 Dislike
2020-05-11 01:49:13
前排神神子唔係有d殺npc殺到過龍
好似無左件事咁
佢地宜家係咪開緊真子個friend宜家做左公主條線
2020-05-11 02:10:57
大單嘢嚟
2020-05-11 02:21:28
噢 睇黎m底要歸位了
各位師兄弟出力推post屌文未?
2020-05-11 11:25:28
2020-05-11 11:35:56
I am ready !
2020-05-11 13:02:01
。。。。。。。。。。。。。。。。。。。。。。。
第六十二章-----危險的觸感

。。。。。。。。。。。。。。。。。。。。。。。
進入礦洞,溫度明顯驟降。

不過「法索礦洞」尚算寬敞。伸手摸不著頂,張開雙臂也掂不到兩邊石壁。

石壁上釘着一束殘舊的繩索,不斷延伸到礦洞內部。

廢青狼在地面碎石中發現一顆顯示為「????」的銀色礦物,遂用鑒定鏡一照,發現是一種名為「鏮」的礦物。

「矣你幹甚麼?」查曼德發現廢青狼將礦物隨意放入褲袋,急問。

「收集樣本,不是嗎?」廢青狼不以為然。

「你怎知道那玩意有沒有毒?」查曼德反問。

廢青狼一愣,馬上將礦石放入皮袋,勾在腰帶上。
。。。。。。。。。。。。。。。。

沿着彎彎曲曲的礦道前行,他們終於找到第一點光。

石壁上插着一根火把,它正是以「鏮石」為燃料,點起青藍色的火焰照明。

「原來這玩意用來照明…」廢青狼取出鏮石,嘗試將它舉向火把。

「矣等一下!」查曼德急忙叫停他。

「這玩意用來照明,點著它總沒有問題吧。」廢青狼不耐煩,說。

「你怎知道這玩意會不會爆炸?」查曼德又問。

廢青狼再次頓住,隨即將銀礦塞到查曼德手裡。

「那你有甚麼高見。」他問。

查曼德戴上皮手套,再用鐵鉗夾起礦物,在石壁上輕輕磨擦,並未點著它。

「看~你也不是很利害嘛。」廢青狼嘲笑道。

查曼德沒有理會,反而將注意力放在火把上,發現「鏮石火把」的木柄底端有吊着一塊灰色礦物,上面有刮痕。

他將鏮石抵在灰礦上輕輕一刮,成功點著了鏮石。

「照明工具一定便於使用,可能你的家鄉太先進了才不懂。」查曼德笑道。
。。。。。。。。。。。。。。。。。。

礦壁凹凸不平,加上曲折的結構令回音時大時小,盪出去又彈回來,令你的感官無法得到統一的反應。

柑柑走着走着,開始感到暈眩及噁心。

「不行…我要休息一下。」她扶着石壁喘氣。
。。。。。。。。。。。。。。。。
廢青狼不需要休息,故獨自前行探路。

未幾,他發現回音開始消褪,世界安靜下來。

旁邊石壁釘着一塊寫上「500」的螢光牌。

奇怪地,火把無法照亮螢光牌之後的地方,彷彿礦道被一幅黑色的牆擋住。

廢青狼舉起火把,接近黑牆。

他小心翼翼摸向它,卻摸了一把空。

「甚麼鬼…」廢青狼大惑不解,決定再向前踏一步。

沙啦………腳邊有碎石滑落的聲音。

他急忙低頭---發現「黑牆」原來是一個大斷崖,下方是一個深淵!

廢青狼已經踏出一腳,將重心移到懸崖外。

重力開始作功,將他吸入深淵!

「救---」他正想呼喊,突然有一般巨力將他扯回來。

「當心阿。」查曼德說,將廢青狼牢牢攬實。

不知廢青狼是否驚魂未定,他伏在查曼德懷裡不知反應。

「昏了嗎?」查曼德問。

「喂唔該。」廢青狼回神過來,狠狠推開查曼德。

可是他用力過猛,令查曼德後腦咚一聲撞在石壁上。

「抱歉!」廢青狼大驚,正想伸手安慰,卻又縮回來。

「我就知你這種自信的人很危險。」查曼德揉着後腦,笑道。

「你又知?」廢青狼疑問。

「你必須接受自己無法征服大自然。越自信,死越快。所以阿…你還是對眾神帶點尊重吧,畢竟這一切都是祂們所創造阿。」查曼德笑道。

「哦…」廢青狼敷衍說。

查曼德意外地看着他。

「怎麼了?」廢青狼不敢耐煩,問。

「你不吐槽眾神嗎?」查曼德喜問。

「不關你事………」
。。。。。。。。。。。

他們伏在懸崖邊,探頭出去,發現深淵亦非深不見底。

下方有一點點微弱的青光,應該是鏮石火把。

「這個落差最少一百米,應該是礦洞主要結構。」查曼德說。

他們注意到路牌下有一束陳舊的繩索,一直延伸到深淵裡。

「看來那套『礦工裝』非買不可了。」廢青狼嘆氣道。

「不一定……給我素材,我可以鑄出你們想要的工具。」查曼德笑道。

「你那來熔爐?」廢青狼反問。

「噢…你太天真了。」查曼德搖頭苦笑。
。。。。。。。。。。。。。。

「警告: 瑪門三刃劍 耐久度剩餘20%」
「警告: 瑪門三刃劍 耐久度剩餘10%」
「警告: 瑪門三刃劍 耐久度剩餘0%」

「你別失敗阿…」乞丐王子忍痛,將備用大劍擱在真子的炫火杖上悶燒。

劍身開始發紅、變軟,最後在土坑裡溶成一泡橙紅色的鐵液。

「系統提示: 瑪門三刃劍 已經損毀。」


查曼德再將鐵液注入勾型模具,稀微冷卻後放在小鐵砧上猛打。

叮~叮~叮~

不一會,他就打出十多個簡易鐵扣。雖然外形有瑕疵,但不損實用性。

此外,他在各人的頭盔上焊上一盞小鏮石燈,唯獨柑柑力量不足,戴不到重甲頭盔。

查曼德再用一條長繩連接所有人的腰帶。

「一個扣勾在安全繩上,另一個勾在腰繩上。游繩時以腿部作力,手臂輔助。最重的人先下去吧。」他說。

「為甚麼不是最輕的人在底部?上重下輕最省力阿。」月夜神疑問。

「要是上重下輕,重的人失手下墮,輕的人肯定拉不住他,最後整條繩索的人都會被扯下去,齊齊跌死。」查曼德解釋。

眾人目光不約而同望和向乞丐王子。

「怎麼了,我不肥阿。」乞丐王子皺眉說。

「重甲呀。」廢青狼沒好氣說。

「對喔……好。」乞丐王子如夢初醒,第一個走到崖邊。

他將安全繩「之」型繞住軀幹,雙腳撐着崖邊。

這一刻已經全身懸空,腳下就是萬丈深淵。

「好,我去也!」他背向地面,以後退方式慢慢走下去。

「好!下一個!」

他們慢慢游繩下降,沉降越百米,始聽到下方傳來鑿敲之聲。

再沉降一會,乞丐王子開始看到燈光。

他將一顆燃燒的鏮石扔下去,它就停在腳下數米的地面。

「到了!」乞丐王子率先踏在洞底,然後解開安全扣,逐一接下同伴。

這裡是一個圓柱型的中空大洞,石壁上全是鎬鑿的痕跡。

柑柑發現腳邊有幾顆閃爍的晶石,蹲下來一看。

「亞特蘭蒂斯碎水晶?!」她吃驚道。

惡魔兔探出頭來,鼻子一煽一煽嗅着,突然望向某方向。

「好香……」它說,一批玩家剛好從那方向走過來。

查曼德抬望眼,發現這裡多個洞口分支,通往山體深處。

入口都以木柱加固,附近有礦車等建設。

旁邊更有一個小帳蓬區,讓人可以小居幾日。

「這裡才是地素礦洞的入口阿…」他笑道。
2020-05-11 17:20:56
挖水晶
發達了
2020-05-11 17:21:03
來自深淵
2020-05-11 17:22:48
我冇睇 但有聽聞 兩年前篇 布達坎村同佢幾似
2020-05-11 18:19:12
原來已經兩年前
2020-05-11 21:07:53
狼絲同真子爭老查
我睇緊啲咩
2020-05-11 23:15:15
狼絲已經變返狼巴
2020-05-12 01:52:56
原來已經兩年前
2020-05-12 01:59:06
佢嚟緊會出黎明卿篇劇場版
2020-05-12 14:58:41
「沒有,我的視角跟一般玩家無異,從未見過奇怪的影像。不過我在‘魔源禁書’中看到一套冷門的技能樹——‘破魔師’。‘破魔師’的技能均以針殺另一法師而存在,他們可以感知敵人的魔力及剩式,更可以自動進行‘逆唱’把敵人的魔法中和,甚至令敵人自爆。我一直覺得這是就5轉。」娜茜提亞竟然分享如此重要的情報。

2020-05-13 10:29:28
文呢
2020-05-13 10:36:07
寫梗 1700有
2020-05-13 12:47:13
2020-05-13 13:48:54
2020-05-13 17:00:28
等多陣,搵唔到位停 我收工先,晏小小出
2020-05-13 19:46:09
幫你戴定頭盔-樓b12點前會出野架喇

我今晚再幫大家懲罰佢
2020-05-13 20:29:05
推一推文
2020-05-13 22:02:05
停唔到
想屌文
2020-05-13 22:12:10
走入礦洞,馬上看到垂直排立的三條礦道。

「我們分頭探索礦道,半小時後回來這裡。記得萬事小心。」廢青狼說,歪腦筋小隊分頭行事。
。。。。。。。。。。。。。。。。。。。。。。。。

柑柑跟乞丐王子爬上木梯,探索最上層礦道。

這條礦道又闊又亮,不遠處已經看到作業的玩家。

他們一邊聽歌,一邊挖石,未察覺兩張生臉孔經過。

柑柑剛好看到地面有一把生鏽的鐵鎬,馬上撿起來。

「矣,你幹甚麼?」乞丐王子驚問。

「試試看阿~好似幾好玩!」柑柑舉起十字鎬,向石壁用力一鑿!

「系統提示: 鐵十字鎬 已損毀。」

澎冷~~~~整個鐵鎬應聲粉碎,碎片更割傷柑柑雙手。

她傷勢並不嚴重,可是吃了一驚,含着一泡眼淚望向乞丐王子。

「別哭阿。」乞丐王子沒好氣,替她消毒傷口。

上層礦道的分支路很明顯,而且全部都有箭嘴引路。他們漸漸放下警戒,享受起探索的樂趣。

礦道好像無限迴廊一樣向黑暗延伸。左邊一組玩家,右邊一組玩家,甚至分支路裡面都有玩家。他們全部都穿着礦工裝,拿着鐵鎬埋頭苦幹。
有人更在礦道裡挖出一條新路,可是有人幫他守住入口,無法得知裡面挖到甚麼好東西。

二人馬上發現一個問題-----他們仍未發現任何礦石!

「是不是…隨便找個位置挖就可以?」乞丐王子左顧右盼,在一個無人挖掘的胡同停下來。

他用大劍在牆上寫下「柑柑」二字,刀痕順滑清晰,證明石質柔軟。

「甚麼阿~~~」柑柑心裡甜絲絲的,牽住他的手。

「他們用鎬,我用大鎚,豈不是事半功倍?」乞丐王子靈機一觸,拿出雙手大鎚,狠狠將轟向「柑柑」。

轟隆~~~~~~整幅石壁碎成沙礫,像瀑布一樣傾瀉下來。

柑柑嚇一跳,然後不可思議地瞪着乞丐王子。

沙礫中夾雜着一些紅碎粒。

「蔓珠莎華石碎片?」乞丐王子不以為然,將砰石放入皮袋中。

「你們還好嗎?!」一批玩家聞聲趕過來,手上拿着繩索及鐵鏟等工具。

「喔…沒事。我用大鎚敲牆而已。」乞丐王子微笑道。

可是其他礦工臉色一沉,對二人投以厭惡目光。

「你們不懂就別鬧事好不好?」有人罵道。

「怎麼害死人?我試敲一下而已。」乞丐王子大呼冤枉。

「你敲碎石牆,埋住下面的人怎麼辦?!再者,你一定要用『鎬』才可以挖出完整的寶石,不然再珍貴的寶石都會被敲成碎片。你別自作聰明了!」礦工們怒道。
。。。。。。。。。。。。。。。。。

積狗、月夜神及廢青狼走中層的礦道。

礦道也沒有木柱加固,某些位置更有破牆,摔出去的話就要重練角色了。

這層玩家不多,但氣場明顯較強。

他們並不會盲目地挖,而是不斷輕敲石壁,然在特定地點深挖下去。

三人路過一個挖寶點,裡面更有幾顆不明寶石曝露出來。

可是他們手上並沒有鎬,無法取出寶石。

頭上突然轟隆一聲,一顆落石剛好擊中廢青狼的額頭,隆起一個大包。

其餘玩家因為戴着安全帽,落石無法傷害他們。

「看來我們的確需要礦工裝阿……」
。。。。。。。。。。。。。。。。。

「法索」的入口熱鬧如市集,「尾洪」則冷清如墳場。

離開人群,真子的心情反而輕鬆起來。

「尾洪」一樣有地圖,但礦道明顯比「法索」短很多。

她在寂靜的礦洞口牽着查曼德的手。

「進去吧。」她說。


「法索」雖暗,但仍然有基礎的照明措施;然而「尾洪」則漆黑一片,需要靠自己的頭燈照明。

而且礦道的質感也大相徑庭。

「法索」有大概的礦道輪廓,壁面平涌;但「尾洪」到處都是嶙峋怪石擋路。天花垂下一枝枝的鐘乳石,石壁粗糙不堪,一不留神就會被刮傷。

二人牽着手,在蜿蜒彎曲的礦道慢慢前進。

狹窄的空間也放大了對方的存在感。

「為甚麼你不跟着同伴行動?」查曼德忍不住問。

「我不認同所謂的公平。廢青狼說得對,為甚麼這些天然資源會變成他們的私人產物?」真子說。

查曼德聞言笑而不語。

石壁突然出現一幅鏮石床。

查曼德用廢鐵鑄了一把鎬出來,鑿出幾顆鏮石備用,

再走幾步,他們來到一個分岔路口。

她取出截圖,發現分岔路分別通往小分枝及主礦道。

「先查看分枝路吧?路程比較短。」真子說。

二人逐走入分枝小路。
。。。。。。。。

小路微微下斜,附近未見任何玩家鑿石之聲。

「我走前面吧。」查曼德突然覺得有危險,主動走在真子前方。

他們不斷向下探索,遇到斷壁又疊人梯攀上去。

然而----他們來到一個死胡同之中。

「矣…應該還有路阿?」真子急忙查看地圖,發現第一個死胡同之前會經過兩個分岔路。

自己完美地錯過路口!

「好…別慌…原路折返。」真子今回看着地圖,記下每個地形落差,努力定位。

「向右轉,前面應該有一個Y型分岔路…」真子說,果然看到一個分岔路。

她總算成功定位自己。

原來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走到分枝路的中間。

「原如我們先回去,跟他們從長計議。」查曼德虛驚一場,說。

真子同意,決定先退出去再算。

可是經過某個位置時,她發現牆上有閃閃發光之物。

真子湊過去,發現發光物並非寶石,而是水。

這幅石壁表面微濕,反射了他們頭燈的冷光,才令人誤會是寶石。

因為這面牆是背向入口,所以甚少人會留意。

「咦……」查曼德突然蹲下來,發現滴水在地面匯成小水流,流向旁邊石壁下的洞裡。

他伏在地上,靠近石洞,聽到裡面傳來滴滴咚的落水聲,甚是美妙。

「真子,你聽,這個洞裡面是---」

查曼德話未說完,胸前的碎岩突然下陷!

原來石洞上全部都是流水沖涮下來的細積石,這個洞口根本有食人之大小。

「嗚阿~~~~~」查曼德半身瞬間被吸入石洞。

真子見狀飛撲過去,一手抓住他腳踝,一手抓住石洞邊緣。

沙石像水泥一樣沙啦沙啦淋到二人身上,重量暴增。

泰山壓頂之力全部扣在真子指尖之上。

她死命抓住鋒利的石緣,傷口深可見骨,血液更潤滑了石面,令她開始無法使上力。抓得緊、血越多、然後越得更緊、流更多的血。

「嗚…」真子半塊指腩削走,痛得抖身發抖。

最終,石緣越割越深,真子痛得使不上力,手指最終一鬆。

「嗚阿~~~~~~~~」二人雙雙墜落去。

。。。。。。。。。。。。。。。。。。。

二人下跌了十餘秒仍未到地,只能在空中緊緊相擁。

「真子,對不起,我-----」查曼德想道歉。

「別說廢話了!」真子死眼盯着下方。

二人突然臉上一涼----扑通!

他們跌入一池冰之中。

然而上方的落石如子彈一樣轟下來,查曼德想不假思索,牢牢抱住真子。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落石入水時擊起一條大水柱;砰砰砰砰砰,擊中查曼德時發出納感之聲。

真子從氣泡中掙扎出水面,發現落石雨已經停止,但附近的水已經染紅。

查曼德的後腦被擊出一個大包,不斷滲出血絲。

「查曼德!!!!」真子猛力晃動他。

可是查曼德已經無法說話,只能唯唯吾吾回應。

「該死你的你別睡着阿!!!!!」真子突然崩潰嚎哭,可是一秒過後立即逼自己收聲。

她壓下恐慌,探望附近,發現水池旁有一塊小岩,馬上抓住查曼德攀上去。

幸好查曼德並沒有致命傷,只是要昏迷一段時間。

「廢青狼!!!!!!!」真子高呼,可是她的回音直通天際----證明此處乃密封的空間,無人聽到。

「別慌…別慌…這是遊戲…一定有路走。」真子揉搓自己雙手,安慰自己。

正當她全神貫注,思考脫險方法時,感到腰包在震動。

「咳……咳咳……」原來她訛記了惡魔兔,它差點窒息而死。

「抱歉…」真子餵了一條蘿蔔給它。

可是惡魔兔拒絕了蘿蔔,更用力地扭動身體,甩出水份。

「哇~這是甚麼地方阿主人。」惡魔兔甚是興奮,到處張望。

「我也…不知道。」真子擔憂道。

「這感覺到…這裡好多『朋友』阿!」惡魔兔豎起耳朵笑道。

「朋…朋友?」真子甚感不安。

「對~~~~到處…都是朋友阿這裡。」惡魔兔啼起嘴巴,婢笑起來。

真子腦海突然閃過一番話。

「地素礦洞」有三個入口…

法索最安全、尾洪多礦石…原德鬧鬼進不得……

「oh shit.....」真子大概知道自己的位置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