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885 回覆
65 Like 1 Dislike
2020-04-28 10:57:04
2020-04-28 12:22:52
諗諗下唔係啼笑皆非,應該係哭笑不得
2020-04-28 12:23:56
同埋係興奮莫名?朝早個腦塞住左

「你那招…是甚麼來頭,」積狗及月夜神驚問。


「不要緊,我們賣一賣裝備,湊幾個錢出發吧。」廢青狼似乎興莫明,急着要上奧林匹克山。
興奮莫名?

「好吧好吧…不會心會告訴你。」查曼德隨口說。
不開心

查曼德一愣,哭艾啼非。
哭笑不得
2020-04-28 14:32:41
「謝謝你的提醒。我們狗圈內見吧。」子微笑道。

廢青狼忽捂着嘴巴,又打起鬼主意來。

「她為甚麼可以上我症狀…稱魂師好歹要用法碼…可是她…」真子一時間搞不清艾莉妮拉的攻擊方法。

「你這麼弱,還是回去PvE就好了。甚麼PvP?」艾莉妮拉冷笑道。

「……………」真子皺眼眉,猶豫着要不要轟下去。

廢青狼在觀眾席繞了一圈,剛好發現艾莉妮拉從處離開。

他立即翻轉她,驚見艾莉拉已經被剖開頸部,眼睛也變成灰白色,當埸死去。

廢青狼稍為定神,翻開艾莉拉的背包,果然看到一本更華麗的「血信徒手記」。
2020-04-28 15:14:03
轁子微笑道

我再重睇竟然搵唔返轁子XD
2020-04-28 16:20:39
借用
2020-04-28 18:50:30
場pvp係轁子vs艾莉妣拉
2020-04-28 19:33:39
有咩漏咗可以同我講返
2020-04-28 20:03:50
你真好
2020-04-29 18:37:57
文呢?
2020-04-29 22:10:12
加更呢
2020-04-29 22:36:02
。。。。。。。。。。。。。。。。。。。。
第五十五章—終焉的審判

。。。。。。。。。。。。。。。。。。。。
「系統提示:真子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查曼德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柑柑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乞丐王子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廢青狼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積狗 已加入隊伍。」
「系統提示:月夜神 已加入隊伍。」

「為…為甚麼我要幫你們提行季?」月夜神的背包疊至頭頂,猶如負了整座山在肩膀。

「這樣配上你的十字架武器才像苦行呀。」廢青狼奸笑道。

他們思前想後,覺得馬車雖貴,但騁請車夫上路更貴,故決定到全費購入馬車。

來到市郊的馬車店,草棚下泊滿風格不一的馬車。

有的以木雕裝飾;有的鑲金;有的包有鐵甲,包羅萬有。

「為甚麼馬車要有裝甲?」積狗輕掐鐵皮,發現它半截姆指之厚。

「對!我們要去迪士尼樂園,裝甲有甚麼用?應該選一輛南瓜馬車就最好。」廢青狼嘲笑道。

「各位旅人想去哪兒呢?老夫可以按功能介紹給你們喔。」店主禮貌地說。

「為甚麼要告訴你?」廢青狼立即瞪住店主,打下打量他。

「矣…?對不起…」店主嚇一跳,慢慢後退。

「哇~~~老闆,你藏起好多寶藏呢。」此時柑柑撬開了角落的寶箱,發現裡面存了少舊貨幣及黃金。

「矣!旅者大人,那是我的私人財物。你怎可以————」店主大驚,立即撲過去想關上寶箱。

可是柑柑突然上前,伏在他胸口上。

「讓人家看一下嘛~~~原來你這麼富有~~~」柑柑嬌嫡嫡說,一邊用手指在店主胸上劃來劃去。

「但是姑娘———矣?!」店主發現還有另一個柑柑,她正翻尋自己的寶箱。

「喂,讓你攬我的分身已經值回票價啦。」柑柑的真身不以為然說。
店主想掙開,卻見胸前的柑柑突然變成一圈銀環,套住自己。

「旅者大人,求求你們吧。那是我辛辛苦苦儲下來的錢阿。」店主哀求。

其他人視若無睹,開始隨意參觀。

正當柑柑搜得起勁,木箱輕輕關起來。

她抬頭一望———是查曼德。

「嗯?怎麼了?」柑柑眨着紅眼睛,天真問。

「柑柑姑娘…你長得如此美麗卻做出這些缺德行為,豈不是浪費了你的美貌?」查曼德一臉可惜說。

「我有那麼漂亮嗎?」柑柑按住自己的臉傻笑,胸海過濾了對自己缺德的指控。

「少爺!幫幫我吧!那是我全部的積儲蓄阿!」店主聲淚俱下說。

「柑柑姑娘…念在他年老的份上,放過他吧。」查曼德皺眉說。

「這是我憑自己實力找到的寶箱,為甚麼我要還他?」柑柑大惑不解問。

查曼德一愣,彷彿聽到宇宙大爆炸及量子身理學的理論,捲入無盡的思考旋渦。

「柑柑姊,你就還他吧。」真子苦笑道。


「系統提示:店主‧凱恩 對你好感度+5」

「矣……這些黃金………」柑柑捧住懷裡的黃金,好像自己的孩子一樣不捨。

「今次就算吧…我們很需要馬車。」乞丐王子也加嘴。

「哦~~~」柑柑扁着嘴,物歸原位,關上寶箱。

「旅者大人實在太心腸好了。你們看上的馬車算七折吧!」店主握住查曼德及真子的手,感激流涕說。

「我們要上聖山…不知道那種馬車比較適合?」真子問。

「聖山?你們要上奧林匹克聖山?」店主眨眨眼,重覆。

「對…有甚麼特別嗎?」真子好奇問。

店主凝重地吞口水,環顧四周包圍自己的旅人。

「有,聖山乃眾神的住所,你的馬車需要『祭台』,才可以安全駛上去。可是…我只有一輛『祭台馬車』自用……」店主臉有難色說。

「我們必須上山,你可以讓給我們嗎?」真子皺眉問。

「那個………」店主支吾以對。

澎冷~~~~~旁邊馬車的車輪突然粉碎。

「噢…我不小心踩壞了。我要賠幾錢?」廢青狼奸笑問。

「不用了…小意思。我明白了…那台馬車就以3000歐羅或兩塊亞特蒂斯大水晶賣給你們吧。」店主沮喪說。

他在倉庫內拖出一輛特別巨型的馬車。

它有六個輪子,四方露天、車箱內有一個圓石盤,盤中間陷下去。

「我們如何使用這個祭台?」廢青狼跳上去,摸着石盤問。

「我也不知道…我小時侯只去過匠神‧阿希米特的宮門,其餘時間都在山腳兜載客人而已。」店主回答。

「為甚麼你不再上聖山?」廢青狼再次質疑,問。

「因為山路被旅人封了。」店主平淡說。

「……………………」查曼德冷冷看着廢青狼。

「好吧。將行季搬上車。」廢青狼不以然為,開始將背包扔上去。

「你…說得容易…阿…」月夜神一步一艱辛,走過去。

店主仍未收錢,卻不又好意思叫停他們,只好在馬車下著急。

「你看甚麼?幫忙搬阿。」柑柑對他不悅道。

「姑娘說得對!」店立苦笑,開始幫忙搬箱。
。。。。。。。。。。。。。

「真子…可以付他3500元嗎?」查曼德將真子拉到一旁,問。

「吓?3000元,不是嗎?」真子反問。

「他們打壞了另一輛馬車逼他出讓。太野蠻了。」查曼德瞪着廢青狼說。

此時廢青狼正在車上搬箱,剛好對上查曼德的眼神,向他剔眉挑逗一眼。

二人隔空交火,真子全部看在眼內。

「好吧………」真子百般無奈,掏出餓扁的錢包。
。。。。。。。。。。。。。。。

他們打算買馬時驚覺隊伍中沒有翼騎兵,無法使用上等馬匹,只能用一般NPC騎的「運輸馬」。然而,隊伍中只有廢青狼及積狗有駕使執照,所以讓他們來開。

「拉起韁繩,馬兒就停步;搖曳韁繩,馬兒就前進;鞭打加速…不算難!」積狗短短數分鐘就掌握馬車的操作。

真子跟查曼德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來。

「來,墊着較舒服。」真子找出一塊羊皮,讓查曼德墊着坐。

「不用了。」查曼德拒絕真子的好意,別過臉看風景。

「………OK.」真子不是味兒,安靜地坐在他身邊。

對面的柑柑跟乞丐王子目睹這一幕,交換一個眼神,搖頭嘆息。

「好了~要出發了!」積狗大力鞭打馬兒,馬車隨隨前進,駛向廣闊的世界去。
。。。。。。。。。。。。。。。。

白境——————

隆……隆隆…………

山頂的彌賽孤兒附突然崩塌半邊,大量鬼魂從破口飆出來。

「到底發生甚麼事阿?!」白境的玩家陷入恐慌之中,站在山下遠眺。

「這裡豈容你放肆?!」一把半人半魔的聲音突然咆哮。
轟隆~~~~一個黑皮人被攆出孤兒院,然後被一條綠色的鞭纏住腳踝,狠狠甩向地面。

大地竟然碎裂,炸出一團白色的星塵!

「為甚麼這裡有物理反應?!」玩家開始熱議起來。
孤兒院又傳來一陣震動…

砰砰砰~石牆上發生三點爆炸!

砰~~~~~~又有三個黑皮人被擊飛。

孤兒院的斷牆上突然站着一個人,她身形修長,皮膚白得像牛奶一樣。她穿着修女袍,可是頭上長着兩隻彎角,屁股冒出一條黝黑的尾巴———惡魔種!

全埸玩家同時冒出一條訊息————

「系統提示:噬夢惡魔‧阿爾蘭 出現。」

「惡魔?!為甚麼白境會有惡魔?!」他們不禁後退。

摔到地面上的黑皮人爬起來,發現村莊內成群驚惶失措的綿羊,開始舞動大刀攻過來!

「哇~~~快跑阿!!!」玩家們頓時尖叫起來,化成一股白潮向四方八面逃命。

「下流的人渣!!!」阿爾蘭突然向孤兒院內抽一鞭,勾起一個純紅色的靈魂。

她將靈魂挫在掌心,然後整條手臂都燃燒起來。

「地獄火!」阿爾蘭向莊內的黑皮人噴出一波扇型烈焰,本來平靜的亡魂之地燒起熊熊大火。

黑皮人抵不住烈焰,蒼忙逃出火焰範圍。

此時有玩家回頭—————驚見黑皮之下,他們是有眼耳口鼻的人!

阿爾蘭再抽出綠鞭,勒住地上爬行的黑皮人。

「接下這些可憐的靈魂吧,阿蒙德—————終焉審判!」阿爾蘭猛力躍起,在空中拔出一個白十字架————

「終焉審判!」她抱住十字架,垂直轟向黑皮人,將它狠狠釘在地面。
其他黑皮人馬上飄走,消失在灰蒙蒙的天空之中。

此時火焰熄滅,但大半個莊子都燻成黑色,唯獨白鐘依然純白。

碎裂的地面不斷冒出白星塵,懸浮在空中。

驚呆的眾人看着惡魔阿爾蘭。

她靜靜地看着眾人,長嘆一聲,然後默默走回孤兒院去。

「這是……甚麼一回事阿?!」
2020-04-29 22:36:26
聽日嚟多劑
2020-04-29 23:07:47
唔夠 唔夠 唔夠呀
2020-04-29 23:38:55
哩篇加更?咁正更呢?定你未病好
2020-04-29 23:43:03
一唔小心又唔記得stronghold正皮
2020-04-30 04:15:48
有文正
2020-04-30 20:05:36
2020-04-30 23:19:30
。。。。。。。。。。。。。。。。。。。。。
第五十六章————素食者

。。。。。。。。。。。。。。。。。。。。。
離開瘋狂的巴黎,世界變得沉寂下來。

路上全是彈坑、焦樹及毀壞的裝備,吸引附近的NPC拾荒。

車箱外全是戰爭遺留的氣味,但車箱內卻像貓窩一樣溫馨。

「哇~~~這裡的空氣好好阿。」柑柑攀着車邊,對着藍天白雲歡呼。

「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廢青狼冷笑道。

「好了,你兩個別鬥嘴了。喝口水吧。」乞丐王子苦笑,將水樽遞到廢青狼面前。

柑柑愣住一秒,廢青狼及乞丐王子瞬間臉紅耳赤。

「為甚麼不給我?!」她怒道。

「順手而已…要不給你好了!」乞丐王子急忙將水樽塞到柑柑手上。

「你施捨我嗎?我不要!」柑柑悶哼一聲,坐到真子旁邊,繞住她的手臂。

「你這個女人好奇怪!」乞丐王子惱羞成怒,收回水樽。

「夠你們奇怪?」柑柑扁嘴,輕輕道。

「我們才不奇怪!」廢青狼跟乞丐王子異口同聲急道。

「你們有甚麼事嗎?」真子好奇問。

「唉,不理你。」廢青狼急忙跳到車夫坐位,跟積狗聊天去。
。。。。。。。。。。。。。。。
他們從日出走至日落,沿路的小鎮已經荒廢,只好在一條河邊紮營休息。

「累死我了~~~~」積狗駕了整天車,馬上登出,角色倒頭就睡。

「好~月夜神跟我收集木頭,乞丐王子去打獵,真子你負責建營地吧?」廢青狼瞬間就分好工。

各人也默契十足,分頭忙碌起來。

真子拿出帳蓬,開始拉繩,打營釘。

「真子,我該做甚麼?」查曼德未被分派工作,感到不好意思。

「呃…隨便吧。」真子久未跟玩家組隊,難得有廢青狼指揮,她也樂得清閒,苦笑答道。

「那麼…我幫你打釘吧。」查曼德只好跟在真子身後,她忙甚麼,自己也忙甚麼。

不一會,廢青狼揪住兩隻活兔回來,月夜神剛捉了幾條魚。

「嗯~~~烤吧,」柑柑只看食材一眼,就知道哪一種烹調方式最好。

。。。。。。。。

柑柑將魚放在木板上,捲起衣袖,氣勢儼如拿起畫筆的藝術家。

她三下功夫就刮好鱗,再把刀抵在魚肚上,用力一拍,內藏就被她從切口揪出來。

劏好魚,柑柑抓住活兔的耳朵,將它牢牢按在砧板上。

可是活兔死命踢腿,柑柑要用兩隻手才勉強壓住它。

「哇~這傢伙好新鮮,那個誰,幫我!」柑柑望向營火旁的查曼德。

查曼德走過去,雙手按住活兔,手臂卻莫明奇妙痕癢起來。

「放心…不會痛的!」柑柑手起刀落—————

「別殺我阿!!!!!!!!!」兔子竟然尖叫。

柑柑與查曼德一呆————

「嗚呀!」柑柑嚇得靈魂出竅,驚慌之下全力刺向兔子,卻因為發抖關係插中查曼德的手!

「查曼德!!!」真子見狀驚叫。

「嗚呀!!!」查曼德吃痛慘叫。

「嗚呀!!!」底下的兔子屁股吃了一刀,同樣慘叫。

「嗚呀!!!!!!!……嗚~」柑柑心理無法承受如此獵奇的畫面,白眼一翻,當埸昏倒。

查曼德鬆手,兔子立即蹦入草叢,可是廢青狠眼明手快,用影繩綁它回來。

真子將昂貴的「癒合藥」澆在查曼德手背,傷口立即屬騷痕癢,眨眼間就痊癒。

「這是甚麼玩意。」廢青狼吊起小兔,皺眉打量它。

「別殺我阿!我有毒的!」發抖的小兔有着一把成熟的男人聲,顫抖道。

「我的十字架對那傢伙有反應…」月夜神發現十字架發熱起來。

「它是惡魔…專門迷惑人心的邪物。」查曼德揉着掌心說。

「吓…惡魔?」廢青狼忍不住恥笑,將兔子高高吊起來。

「對!我就是好可怕的惡魔!快點放走我,不然要你好看!」兔子猛力踢腿,可是只能在空中抖來抖去,不一會因為失血過多而力衰。

「你們食過惡魔肉嗎?」廢青狼笑問。
眾人立即擺出厭惡的表情。

「做人總要有第一次。」廢青狼再次將兔子擱在砧板上。

他的動作毫不緒亂,舉起刀,像屠夫一樣冷靜。

兔子彷彿看懂廢青狼的眼神,知道這次劫數難逃。

它放棄掙扎,平靜地看着真子。

廢青狼手起刀落—————

「等…等。」真子有種莫明奇妙的衝動,說。

刀鋒就停在兔毛上。

廢青狼皺眉着,望向真子。

「說不定它知道甚麼呢?」真子苦笑說。

眾人疑惑地望向那隻兔子。

此時它也意識到這是得救的唯一機會,馬上點頭。

「你敢逃,我就立即宰了你。」廢青狼對兔子說,慢慢鬆開手。

「你叫甚麼名字?」真子問。

「我沒有名字……」兔子垂下耳朵,楚楚可憐說。

「怎可能沒有名字?」月夜神不信,質問。

「惡魔…需要人賜予它名字。沒有名字的惡魔…就是很弱的惡魔。」查曼德插嘴。

「是這樣嗎?」廢青狼疑問,兔子點點頭。

「我是初生的惡魔…因為附近已經沒有『人』。我又不夠力量附到『旅人』身上,只好附在兔子上。但我的力量已經弱得被兔子同化…求求你不要殺我。我仍未姦淫處女;仍未生食初生嬰兒;我仍未放火燒教堂阿!」兔子急道。

「……………」眾人臉色一沉—————惡魔還是殺掉好。

「留你活命,對我們有甚麼好處嗎?聽上去你好危險阿。」真子苦笑問。

「我……我發現危險可以吠。」兔子尷尬說。

眾人圍住惡魔,面面相覷。

「殺掉吧。別節外生枝。」月夜神認真說。

第一票已經投了。

廢青狼不表態,默默看着真子與查曼德。

「惡魔這東西…還是殺掉好。」查曼德對兔子甚是厭惡。

此時…真子默默舉起手。
「我…想養。」她苦笑道。

全人目瞪口呆看着真子。

「惡魔阿!你要養惡魔在身邊?!」月夜神驚問。

「你看…他弱成這樣,怎看都沒有害吧。再者,會說話的兔子好可愛阿!」真子終於蓋不住弱智的一面,捧住兔子笑道。

「廢青狼,你說句話吧!」月夜神急道。

廢青狼沉思一會———將匕首插腰帶裡,投下棄權票。

不過他經過查曼德身邊時,輕輕搭住他肩膀。

「為甚麼這次…你就不保護它的性命阿?」廢青狼問。

「它是惡魔!跟我們是不同等的生命。」查曼德理所當然答。

「那麼…有生命是等同嗎?你……與我嗎?」話畢,廢青狼冷笑一聲,坐到營火前烤魚去。

現埸剩下真子、查曼德與月夜神。

月夜神知道查曼德不敢逆真子意,識趣地離開。

真子搓了一條皮繩,套住惡魔兔的頸,然後治好它的傷。

「這隻也是惡魔嗎?」真子指着另一隻兔,問。

「不…它只是野兔而已。」惡魔兔說。


他們喚醒柑柑,她驚魂未定,連兔肉都不敢碰,坐在真子正對面,眼神一直盯着那隻惡魔兔。

「還是殺掉好吧。那麼嘔心。」柑柑扁嘴說。

「聽到沒有?你敢說話,柑柑姊就殺了你。」真子對惡魔兔說。

惡魔兔急忙點頭,窩在真子腳後。

此時查曼德握着烤魚串和兔腿肉,腦海不斷回想那條問題———

有生命是等同嗎?
2020-05-01 00:01:01
無啦啦又會有惡魔既

又話惡魔比神困住左係白境以外既地方
2020-05-01 01:35:53
唔通隻惡魔遲啲附身落老查度…
2020-05-01 01:53:27
lm
2020-05-01 11:28:23
又係兔,會唔會關兔兔事?
2020-05-01 13:03:42
又屌兔仔
2020-05-01 21:33:31
聽日有嘢做 得星期日先出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