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9-16 19:38:53
馬車遂駛向赤漠深處,未幾,他們又遇到另一堆告示牌。

「趕快回頭,前面對是惡魔的居所了。」

「再不走就無法離開了!」

眾人看着告示牌,開始動搖起來。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真子皺眉說。

「與其擔心,倒不如大步走過去吧!」積狗仰天大笑,大步跨過那堆告示牌。

他們繼續前進,發現赤漠中冒出多個沙圈。

沙圈中央都有一副骸骨。

他們見狀更是打醒十二分清醒,武器不離手,警剔地張望。

未幾,前面有一排長長的告示牌,好像欄柵一樣擋住去路。

告示牌後方站着一個黑袍修女。

她臉帶微笑,安靜地看着他們。

「在這裡等…」廢青狼跳出馬車,決定先探路。
。。。。。。。。。。。。。。。。。

他後手握着匕首,放輕腳步,慢慢接近修女。

修女並沒有任反應,只是對他微笑而已。

廢青狼蹲下來,仔妯閱讀告示牌————
「這是惡魔控制範圍的邊界,趕快回頭!」
「別跟修女說話!」
「千萬別跟修女走!」
「選A阿!A!A!A!A!A!A!A!A!」


廢青狼望了修女一眼,對方還以微笑,並沒有說話。

窄看修女樣貌標緻,眼睛水汪汪、皮膚像蛋白一樣滑。

「怎樣…」廢青狼抬起鼻子說。

「你想怎樣…」修女苦笑回頭。

「就這樣?這是你騙人入局的手段?」廢青狼不屑地冷笑。

「我如何騙你了,旅人?」修女反問。

「你是惡魔…想以退為進,騙我進入你的地盤吧。」廢青有在告示牌圈外踱步,笑道。

修女聞言會心微笑,然後捲起衣幅,展示手臂上的黑環紋身。

「我並非惡魔,而是『闇影神殿』的修女。這裡是『闇影神殿』的屬地,受亞柏的看顧,並不屬於任何一隻惡魔。然而,『闇影神殿』目前的確住着一隻惡魔。」修女笑道。

廢青狼早猜到對方會否認,卻料不到她說出另一個故事。

「它有甚麼能力?或許我可以幫你驅逐它喔。」廢青狼戚眉問。

「很強,目前仍未有旅人可以擊敗它。我答應它不會透露任何情報,如果你有興趣就親自拜訪它吧。」修女笑道。

「所以你們是一伙的…你勾結惡魔,再用途人餵它。」廢青狼笑道。

「很有趣的觀點。『闇影神殿』本來不歡迎旅人,但事已至此,我們決定開放神殿,你想的,就去神殿與惡魔見面吧。然而,與其說惡魔殺死旅人,倒不如說旅人利用它自殺。」修女答道。

「自殺?」廢青狼皺眉說。

「很大部份旅人都甘願奉上自己的性命。」修女苦笑道。
廢青狼越聽越疑惑。

他站起來,跨一腿到圈內,蜻蜓點水般掂一下地面。

「系統提示:已發現 闇影神殿」

修女沒有說謊…

那麼新的問題來了,為甚麼在戰神宮內會出現闇影神殿?

廢青狼想着想着,決定抽起另一條腿,將整個身體跨進神殿範圍。

「願亞柏饒恕你的靈魂,引領你看到真相。」修女圈起手指,放在自己心臟前,淡然微笑說。
。。。。。。。。。。。。。。。。。。。
2020-09-16 20:23:44
文呢屌你
2020-09-16 22:52:54
好快
2020-09-17 13:43:50
打大架
2020-09-18 14:53:13
又冇文
2020-09-19 04:38:24
BDSM
2020-09-19 07:29:24
乞丐仔又可以屌狼絲了
2020-09-19 11:35:13
「大家還想挑戰那隻惡魔嗎?」乞丐王子緊慎問。
謹慎sosad

「去吧……」真子狠下眼神,大步跨入告示牌圈。
狠下心,邊有狠下眼神呢回事

「…………」柑柑猶豫半響,最後還是拖住他的手。
半晌啊

柑柑探出半頭,悄悄打開手指,從指縫偷笑—————
偷望定偷笑sosad

今回兩柄長杖從左右架來,隔開廢青妖與美女。
廢青妖…


d錯字想點
2020-09-19 11:39:12
尋日半夜打到3點, 有啲迷,已更正
2020-09-19 15:49:28
d錯字想點

睇樓B嘅文,會學到腦海自動修正錯字嘅技能
2020-09-19 17:23:28
火狐勁d 定 惡魔勁d
2020-09-19 17:27:58
金魚同木魚
2020-09-19 18:18:26
2020-09-21 00:54:01
「真子,你的契家佬有救了!」積狗大步踏上去。

「-___________-凸」真子送他大大個表情。

「等一下…我的身體可經不起太頻繁的折騰。而且…越純粹的愉悅才可以搾取高質素的精華。想與我交合…要先測試呢…」薩希拉笑道。

「寶貝,我準備好射給你了。來吧!」積狗拋下武器,解開神袍,赤條條說。

柑柑與真子不禁側目,可是其他男玩家卻打從心底佩服積狗的勇氣。

「那麼……」薩希拉輕輕抬起右手,變出一隻長方形木架,四角都有手扣。

「測試就是…不可以在木架上洩出來。」她笑道。

「好,來吧!」積狗徑自走向木架。

修女鎖住積狗雙手雙腳,讓他大字形躺上木架。

「就這樣?你可要花一點————」積狗說着,身體突然被綁上皮繩。

陰囊被勒住,且有一顆鐵珠緊壓住肛門與陰囊之間的敏感地帶。

附近的血液猛烈注入海綿體,眨眼間喚醒小積狗。

「呃…我…我到後面看書。你不會玩太久吧?」真子對薩希拉敵意盡消,問道。

「洩的話…可要懲罰,但隨時都可以放棄。」薩希拉笑道。

「你別浪費我時間。」真子指着積狗說,然後跟柑柑退到長椅安坐。

「好的…」男生們一副憨臉說。

「你跟我來。」真子扭着查曼德的耳朵,將他硬生生從薩希拉面前扯走。

柑柑看着廢青狼跟乞丐王子,悶哼一聲,拂袖而去。

視線再次回到積狗身上……

「就…就這樣嗎寶貝?我可不會這麼易洩阿。」積狗咬緊嘴唇說。

薩希拉焉然一笑,輕輕躂響手指,兩個修女開始脫下修道服。

她們竟然穿着漁網吊帶絲襪。

「你們…幹甚麼?」積狗見修女走向自己,急忙問。

一個修女脫下絲襪,綁住積狗雙眼。

下一秒,積狗感到兩副軟滑的胴體左右夾住自己,然後有人用手套弄小積狗。

「哼…雕蟲小技。」積狗冷笑一聲。

薩希拉再次躂指,積狗突然被穿上緊身皮衣,僅露出小積狗。

全身被勒緊,反而放大了小積狗的官能剌激。

不過我們的積狗將軍久歷場,豈是小嘍囉?

再溫柔的套弄也無法擊倒小積狗。

修女們突然消失,積狗瞬間覺得空虛無比。

他想叫修女回來,可是喊不出聲,只能左右挪移身體。

正當他嗚嗚阿阿呻吟時,一陣濕潤溫暖的觸感突然從上而下套住小積狗。

因為觸感被放大關係,積狗彷彿整個身體都沉淫在那個吞吐的感覺當中。

「嗯……嗯……………」他開始不由自主弓起背,挺背配合吞吐小積狗的動作。

他剛開始還忍耐着,而完成薩希拉的挑戰。可是隨着小積狗面對漸漸增強的吸力,他的意識開始空白,只想將小積狗送到更深入的地方。

跨下再次蘊釀一股巨力,開始為小積狗注入爆發的能量。

積狗立即調整呼吸,嚴守意思,隔絕頸以下的官感刺激。

可是綁住雙眼的絲襪突然散脫,他看到修女們正合力舔吸着小積狗。

她們張大嘴巴,用濕潤的舌尖不斷挑弄小積狗的眼,雙手用力套弄。

如此強烈視覺刺激終叫積狗把持不住,雙腿蹦緊,猛射出熾熱的岩漿。

「成就解鎖:色即是空」

「嗚……嗚………」修女用嘴巴接住所有岩漿,然後更用姆指擠出小積狗裡的存貨。

「嗄……嗄……嗄……嗄……………」積狗身上的皮衣也瞬間消失,全身軟趴趴躺在木架上喘氣。

旁邊的隊友不敢笑積狗,因為他們光是做觀眾已經有種受不了的感覺。

含住積狗精華的修女慢慢站起來,回到薩希拉身邊,跟她開始舌吻。

她用舌頭盛着積狗的「萃取精華」,送到薩希拉嘴裡。薩希拉就伸出長長的舌頭卷住修女的櫻舌,將積狗的「萃取精華」一滴不剩搾入自己胃裡。

「嗯……積狗先生。你蠻有活力呢……」薩布拉笑道,身上的魔紋微微發光。

「我…我可以許願沒有?」積狗覺得下腹空虛無比,有氣無力問。

「你在木架上洩,所以這些「萃取」歸我所有,不屬於你。」薩希拉笑道。

「那好……我再來。」積狗喘氣說。

「修女可忙着呢…你在牆上掛個幾小時,不洩再算吧。假如你想退出就敲打木架,我會馬上放走你。」薩希拉笑道。

「那…兄弟們,我去了。」積狗向眾人點頭,然後躺回木架上。
木架慢慢浮起,將積狗掛到牆壁上,跟其他人放在一起。

「你們…要來嗎?」薩希拉將身體倚向另一邊,漫不經意擠出深深的乳溝。

「你指的願望是甚麼?」廢青狼問。

「榮華富貴、地位權勢、亞特蘭蒂斯的秘密、操控某個人的心智,只要你能夠取悅我,我都可以為你做。」薩布拉笑道。

「假如我想學血邪大典裡的邪術呢?」廢青狼問。
薩布拉瞇起眼睛,第一次以淫穢以外的目光打量廢青狼.

「你…想學惡魔的血邪術?」薩希拉問。

「能夠嗎?」廢青狼反問。

「血邪大典跟是坊間部份收錄惡魔能力的書典,並沒有甚麼參考價值。假如…你能夠取悅我的話,我就教你『魅惑術』,如何?」薩布拉笑問。

「魅惑…不是內部測試已經被改走的技能嗎?」乞丐王子輕聲問廢青狼。

「我怎相信你?」廢青狼疑問。

薩希拉突然對乞丐王子單眼,他腦海響起一下巨大的銅鐘聲,回神過來……身體就不受控走向薩希拉,跪下來舔她的長靴———然而,他頭上多出一個『魅惑』狀態!

眾人看得啞口無言,無法想像原來這個技能仍然存在。

薩希拉捧住乞丐王子的偶,輕吻他一下,魅惑狀況立即解除。

乞丐王子一張開眼就見到薩希拉豐滿的乳房貼到眼前,急忙退開。

「我昏迷了嗎?!發生甚麼事?!」他驚道。

「好…成交。」廢青狼藏起匕首,躺上薩希拉的木架。

「你們…想要我嗎?」薩希拉將目光放到最後二人身上。

「我想知道判官的五轉條件。」月夜神說。

「可以。」薩希拉說,月夜神也躺下去。

附近開始傳出愉悅的聲音,剩下乞丐王子一人仍然站着。

「你呢?」薩希拉問。

「我……不了,謝謝。」乞丐王子握緊拳頭,閉起雙眼,轉身回到柑柑身邊。

「旅人…」薩希拉站起來,叫停乞丐王子。

她繞了乞丐王子一圈,用粉紅色的腫孔真視他雙眼。

「你…才是最慾火最旺盛的人。你自己也不肯定發洩的方法,最終會被慾火燒死。倒不如…發洩在我身體裡吧……」薩希拉說着,然後捉住乞丐王子的手撫摸自己的臉,再慢慢吸啜他手指。

他根本無法抗拒薩希拉的身體,開始用手指攪動薩希拉的舌頭。可是他精神即將淪陷之際,腦海忽然閃過柑柑失望的樣子。

「不了…我有女朋友。」乞丐王子抽出手指,連退三步,急步離去。

薩希拉並沒有追上去,反而甜笑一下。

「你糟糕了。」她笑說。
2020-09-21 02:08:17
第一次有咁長嘅甜
2020-09-21 07:04:06
魅魔丫嘛
2020-09-21 08:39:21
唔好搞我呀 我有狼絲架喇
2020-09-21 08:47:44
可是其他人根本看到她雙眼………

此時惡魔從皮袋鑽出來,仰望着性感的薩希拉。

「你為甚麼這麼愚蠢?」惡魔兔突然肅地問。

「不…凡是有心跳的都有腐死的一日。她放棄惡魔的死不不死身,換來這副身體。」惡魔兔說。

不過我們的積狗將軍久歷場,豈是小嘍囉?

積狗立即調整呼吸,嚴守意,隔絕頸以下的官感刺激。

「你…才是慾火最旺盛的人。


因為魅魔所以咁多錯字?
2020-09-21 08:48:54
隻惡魔肯定有古怪
2020-09-21 08:50:08
知道佢真身係個大肥婆就真係不了
2020-09-21 08:58:33
整曼德識魔性 聽心跳係咩玩法
2020-09-21 09:08:02
肥婆係惡魔兔搞嘅
心跳同唔望眼都係坊間手法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